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都市茅山传人 > 第十二章斗法

第十二章斗法

  车停好后,我立刻下了车,在秀清的指引下,往西边的一栋别墅走去,心伶一肚子话还没问呢,就见我手里拿着个奇怪的纸灯笼,一脸鬼鬼祟祟的样子,心里好奇的很,也随之跟了过来。

  你来干什么?我没多想,回头便道:别跟着我我是来办事儿的。

  刘心伶顿时大怒:好你个小神棍儿,没有我,你进得来么?现在过河拆桥了是吧,还有,我是个警察,你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我怎么知道你进来干嘛?说不定是偷东西的呢,身为人民警察,我必须得对人民负责,知道么?

  这些话说的她自己都脸红,明明就是心里好奇,却说的冠冕堂皇的。

  我知道,若是我再说什么的,恐怕讨不到半点好处,就不再管她跟着我了。

  哼,算你识相。刘心伶见我吃瘪,顿时得意的笑了笑,便立刻跟上我的脚步。

  道长,就是这里,他就在里面!到了西面这栋豪华别墅面前,秀清指着里面,面色激动的说道。

  好,你进去吧,记得千万不要害人,阴鬼害人,那可是要入阿鼻地狱的大罪,因为是我收留了你,因此连我也逃脱不了责罚。我赶紧叮嘱道。

  喂,你在和谁说话呢?什么阿鼻地狱?还有,你到徐峰华家干嘛来了?刘心伶见我走到徐峰华家停了下来,还自言自语的说些奇怪的话,好奇的问道。

  徐峰华?就是我们巷子里遇到的那个年轻的警察?

  对啊,就是他,你来他家门口干什么啊?

  没什么。我淡淡的道。此时秀清已经进去了。可是我心里却隐隐觉得好似有事要发生。

  没什么?那你刚才和谁说话呢?不会是鬼吧?刘心伶忽然想起白天的一幕,以及我的本事,顿时像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蹭的一下就蹦到了我的面前,紧紧的搂着我的胳膊,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四处乱看。

  我见如此,便伸手摸了摸刘心伶的手背,笑着说道:没事儿,只是个被畜生所害的女鬼而已,我来此只是了结一场因果罢了,没事儿没事儿,别怕啊!我边说,边在刘心伶的小手上摸着。

  还真是鬼?啊!你又占我便宜,我饶不了你。刘心伶一听真有鬼,吓得嘴都张大了,忽然感觉手背上的异样,又看见我一脸陶醉的样子,脸上的惊讶随即变成羞怒,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忽然,我手里灯笼内的蜡烛毫无预兆的熄灭。

  不好!!秀清遇到麻烦了!我脸色大变,大声的说道。

  刘心伶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大喝吓了一跳,朝我扇过来的手也停了下来。

  我可没工夫在享受那丝滑的小手,立刻蹲了下来,从小布兜里拿出来一枝香,两张黄符,一张黄符赶紧的撕成了一小人,而另一张则是用敕笔在正面写上了秀清的生辰八字,反面写上了死亡年月。

  刘心伶似乎知道我遇到了麻烦,不在胡闹,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看看我究竟在弄什么。

  写完之后,我用手掐断了点燃过的香灰,用写过秀清生辰的黄符包住,左手夹住,放在眉心之间,闭上眼睛嘴里默念:太清道祖,降魂显灵,朗朗明月,来去无形,三魂稳住,七魄定形,归吾法身,秀清,此时不归,更待何时?说完,呼的一声,手里的黄纸猛地燃烧起来。

  我把这团火旺那撕好的小纸人儿上一丢。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纸人瞬间吸收了这些火光,竟然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站立起来,对着面前的别墅招手。

  嗯?茅山术招魂术?有意思,没想到在这遇到了茅山派的人。别墅内的老头儿咧开嘴笑道。刚才那秀清一进来,他便直接用惊魂铃把她收了,那个铃铛就挂在老头儿的腰间。

  他拿出铃铛,摇了摇,顿时秀清痛苦的声音从铃铛里传了出来。老头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这女鬼竟然和茅山的道士混在了一起,真是有意思,他既然想救你,那我就陪他好好的玩玩。

  那老头刚说完,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把红色的粉末,一股刺鼻的味道和淡淡的腥味散发而出。

  这老头名字叫什么,徐峰华也不知道,只知道眼前这人是他父亲花重金请来的高人,他父亲叫他鬼天师,本事大的很,不过脾气古怪,估计收下了他爹的不少好处,所以收下了他当徒弟。

  哼哼,让你尝尝我九菊一派的降头之法。鬼天师说完,便残忍的一笑,将手中的粉末洒在了惊魂铃上。

  啊!。。。

  这红色粉末乃是人的鲜血,经过这老头的一番炼制而成,对于阴魂有几大的克制作用,同时,也能追踪到刚才施法的人的身上,秀清忍不住的嘶叫了起来,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油锅炸了一边似得,浑身痛如刀割。

  榆次同时,我脸色也是陡然一变,点燃的那只香没有丝毫征兆的就灭了,我的胳膊也泛起了丝丝红点,一股灼烧感缓缓的蔓延开来。

  不好,是降头术!我顿时感觉遇到了大麻烦,扭头便对正在好奇的刘心伶说道:刘心伶,快,带我去一个僻静的地方,我要开坛做法!

  嗯,好的,走!正好我们别墅区后面有个山,是修来看日出的,我带你去。刘心伶被我的行为吓得不轻,当即不再有丝毫的犹豫,带着我便上了车,往山顶开去。

  你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刘心伶看到我脸色长白,喘着粗气,好像在忍受什么痛苦一般。好奇的问道。

  不要多问,快点。我艰难的开口道,此时我的胳膊已经布满的血色纹路,那些纹路开始慢慢变,极其恐怖。

  我紧紧的咬着牙,一时大意,中了降头术,真是不应该!

  我对降头术很熟悉,师傅曾经和我提起过,降头术,是盛行于南洋的一种法术,也有人讲是一种邪术。

  泰国的降头术起源于华夏的少数民族,是一种融合了苗族蛊术、瑶族道术和印度所逻门与当地巫术的一种法术。经过时间的流逝,长年的辗转,最终成为独树一格非常霸道的知名法术降头。

  而真正有能力施降的降头师大多隐居在金山角地带的丛林山区。目前华夏会降头术的法师少之又少。但是国内能破解降头术的办法有些的,毕竟降头术的基础是蛊术和茅山法术,万法归宗,其实茅山法术佛门法术就是克制降头术的其中两种种法门!

  刘心伶开着车,大概五分钟左右便到了山顶,我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我跑到一块空地,赶紧从小布兜里拿出布置道坛的东西,瓷碗、灵符、黄纸、米、法香。师傅给我的小布兜因为施了乾坤咒,所以另有乾坤,空间很大,我的全部家当也都放在里面。

  布置法场,开坛做法,可不是纸上谈兵,施展点小法术那么简单了。

  我将小瓷碗放在地上,把米倒了进去,接着用敕笔在黄纸上迅速的画了起来。

  刘心伶好奇的看着这一切,这样的场景,不就是和英叔的电影里一模一样吗。当即啧啧称奇。

  不多时,我画好后,把法香点燃插入小瓷碗里,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黄符上一点!大喝一声,开坛!瞬间灵符和黄符同时烧了起来。

  几乎在同时,别墅里的鬼天师也是脸色一变。

  竟然开法坛!峰华赶紧把这个人给我带过来!这鬼天师猛地站起来,手一指郭强说道。

  是,师傅!徐峰华一把拎起了呆滞的郭强,就跟着鬼天师往房间里走去。

  最里面的屋子,便是鬼天师的房间。徐峰华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但还是感到一种恐怖阴森的感觉。

  正当徐峰华要退出房间的时候,鬼天师扭头说道:别出去了,今天好好看看,这种场面可不多!说完,还没等徐峰华反应过来,突然伸出指甲弯长,像鹰爪一样的手指,直接朝着郭强脸上抓去。

  嗷。。。郭强虽然丢失了两魂,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傻子,但是他的痛觉还依然存在,不由得痛苦的嘶吼了起来,鬼天师眼露凶光,丝毫没有动容,一把将郭强的眼珠子给生生的抠了出来,随后塞到了郭强自己的嘴里,这一幕看的徐峰华胃里一阵恶心,但他还是强忍着继续看,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

  鬼天师做完这一切后,咬破了手指,他的血顿时也噗噗的流了出来,但这血液竟然是色的,还带着浓重的腥臭味,看着还在满地打滚的郭强,直接上去掐住了他的脖子,生生的将他掐死,一张口,便从那嘴里爬出两条蠕动着的虫子,那虫子顺着郭强的两个眼洞就钻了进去。

  紧接着他用右手咬破的手指点在了郭强的左右眼上,连续点了三次。

  这是从生人身上汝的方法,郭强的三魂七魄,早已经被那白色的虫子吃去了两魂,所以变的痴痴傻傻的,如今只剩下了一魂,而如今这一魂,也被这鬼天师取出,他要将之炼成厉鬼。

  而另一边,我从小布兜里拿出来一件黄色的道袍穿在了身上,这道袍虽看上去普通,但这可是从祖师那辈传下来的镇派之宝。上面有历代茅山掌门的气息,穿上之后可通九幽,固灵守魂。厉鬼见之都要绕道三分。

  看着胳膊上的纹路越来越,我赶紧取出一把糯米,一把按在了上面,滋。。。瞬间,我的胳膊上就冒起了白,那学纹路也都慢慢的变淡,感觉胳膊冰冰凉凉的,心里一阵舒坦。

  待到处理完胳膊,我便取出一张符,事到如今,我不能再有丝毫的保留,要是一个不留神中了降,可就没这么好处理了。取出师傅传于我的桃木剑后,并没有停下动作,又从兜兜里取出了几枚铜钱,和裂天符。此符乃是根据裂天油裂天咒而来,是茅山术中的高级法术,传说中的开派祖师曾经把裂天符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祭出此符,会具有天崩地裂,唯我无敌的功效。而以我现在的道行,还画不出此符,这是下山的时候,师傅特意给我画的几张。师傅说,以他的道行,也只能勉强画出来,其威力,还比不上祖师的五分之一。本来我是不准备用的,但此时的情况,已经到了非用不可的地步,事关茅山的尊严,我也只能勇往直前了。

  刘心伶见我用桃木剑挑起了裂天符,双手夹起铜钱,然后在剑身上一抹,顿时一抹微微的橘色光芒布满剑身,看的是啧啧称奇。这可比什么国外的大片带劲儿多了。

  我脚下也没闲着,开始踏起步法,左走一步,右走两步的,整个身子歪歪曲曲的感觉失去平衡快要摔倒了一样,此步法,乃是茅山步伐罡雷步,看似没有任何规律,实则暗含了阴阳命里,在加上我本就被改成阴阳五行体,此步法威力更甚。

  我来来回回的走了三回,眼睛猛地一睁,嘴中大喝道:阴阳苍苍,万法符藏,吾奉道祖之令,替天行道,裂天一出,诸邪皆诛,太上天尊,急急如律令!说完,将通体橘红的桃木钱朝天空一指,只见裂天符在剑尖呼的一下燃烧了起来,随后就消失不见。

  阴阳眼,开!我又大喝一声,双眼立刻变得血红诡异。

  阴阳眼不仅可以看到阴魂,同样,在施法中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刚才裂天符自己燃烧起来,又凭空的消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这让刘心伶目瞪口呆,看着我的背影满脸的崇拜!若是此时她能看到我的眼睛,一定会更加惊讶,因为我双眼的瞳仁儿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鬼天师的房间,徐峰华正睁大眼睛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突然,鬼天师的眼神猛地一缩,抬头向天花板方向看去,徐峰华也随着向上看去,顿时也吓得张大了嘴巴。

  只见一张金灿灿的符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而且符文正在不断的旋转着。

  这。。这竟然是裂天符!此人究竟是谁?鬼天师的师傅就是茅山一脉的,所以对茅山术中的厉害法术,也是无比的熟悉。心知此符的厉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此时鬼天师也双手掐诀,猛地一口精血喷到了手上,随着精血里,还跟着三条虫子。那鬼老头顿时握着那三条虫子,口念咒语。嘀嘀咕咕了半天徐峰华也没听懂。没几秒,只见那鬼天师大喝一声:去!便把一条虫子丢向裂天符。

  而此时他们头顶上的裂天符,也旋转到了一定的程度。

  轰

  一道伴随着轰鸣声的青雷从符里劈出,徐峰华见状,吓的腿都不好使了,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旁。

  来得好鬼天师大喝一声!只见被他扔出去的那条虫子,长大了嘴巴对着青雷就招呼了过去,那虫子的嘴巴里布满了尖尖的小牙,骇人异常,最恐怖的是,在它的头顶上,竟然出现了个人脸,像是血丝构成的,仔细看去,这人脸竟然是郭强。

  裂天符的青雷背着虫子一口给吞了进去,虫子的肚子迅速的鼓了起来,同时,郭强的脸上露出了痛苦至极的表情。

  只是几息时间,裂天符劈出来的青雷就忽然的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这时,我点燃的三柱法香,其中一只忽然熄灭。

  顿时,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此次的对手太强大了,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内。一咬牙,跟他拼了!

  我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了一起,左手持桃木剑,脚心在地上迅速的跺了起来,口中念道:天清地灵,将逐令行,万道归一。弟子李道极奉茅山道祖敕令,拜请中方金神尉迟轩,北方木神吴旭陵,西方水神欧阳震,南方火神伍子胥,东方土神郭子雄,急调天兵天将,火速前往西北方解救许秀清,速速领命,火速奉行,茅山道祖敕令!

  此为茅山五行请神法,以我的道行,要想施展此法,是极为勉强的,拜出此法后会元气大伤,起码七天才能完全恢复,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用此法的。

  此咒一念完,我便脸色便苍白了起来,一口鲜血忍不住的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坐倒在地。

  你怎么了?刘心伶见我好端端的突然吐血,焦急的问道。

  等会再说!

  我知道对面的降头术攻击马上就要到了,立刻又赶紧用黄符撕出一个小纸人,和刚才的那个一样,用敕笔在上面重写了一次秀清的生辰八字,和死亡年月。

  最后一笔刚写完,此时忽然阴风大作,一个双眼空洞,身上全是伤口的男人缓缓的飘了过来。

  不好!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虚影竟然直接往刘心伶的身上撞了过去。

  混蛋,竟然练出了冤魂!我忍不住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