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都市茅山传人 > 第十一章追魂

第十一章追魂

  妈的,如,看来这单生意很大啊,做完这笔买卖,我一定帮你去寻找那梁子默。周三炮摘了眼镜,脱了鞋一下蹦到沙发上,把脚放在茶几上一抖一抖的,他本身长得就是个奇葩脸,此时的样子更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就连我师父在他面前,估计也得低头认输。

  知道就好,这段时间我也帮了你不少了,人要知足才是,不然的话,将来肯定是要有报应的。柳如身形显现出来皱着眉头对周三炮说道。显然对周三炮叫她如表示不满,不过却也没怎么发作。她已经有了将近百年的道行,本事还真不弱,虽然现在正是下午阳光正浓之时,但是拉上窗帘出来一会儿还是可以的。

  那是,那是。嘿嘿!周三炮点头哈腰的道,在别人眼里,柳如是个女鬼,但在周三炮眼里,这柳如简直就是个财神爷呀!看着柳如妖艳的身姿,虽然明知道是鬼,可还是咽了咽口水,柳如消失后,他看着下面早已支起了小帐篷的裤裆,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不知道那梁子默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让这么漂亮的美女如此痴情。

  。。。。。。。。。

  时间一晃便到了晚上,我没有忘记答应秀清的事情,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自己一个人出门了。。临走时看了一眼熟睡的虎子,没有叫他。

  到了人稀少的地方时,我拿出了那个小饮料瓶,撕掉符咒,把秀清放了出来。

  道长!秀清一出来,就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恢复的怎么样了?我问道。

  多谢道长恩泽,我已无碍。

  嗯,那就好,我答应你的事会办到的,你可知道那郭强的生辰八字?我问道。

  秀清和那郭强处了三年有余,对此自然熟悉,一口就说了出来。

  这就好办了,我帮你找他。说完,就从我的小布兜兜里拿出一张白纸,敕笔,符纸,还有一胸蜡烛,赶紧的用白纸折叠了起来,不一会,一个不大的灯罩就成型了。

  接着拿出敕笔在复制上画起了符,边画边念:伏羲一卦,幻变乾坤,星宿明月,万里追魂!随着最后一个字念完,我完成了这最后一笔。只见这追魂符金光一闪,便恢复了原状。

  接着我点着了蜡烛,漆漆的郊外,摇曳着微弱烛火之光,一人一鬼,正常见到此景的人,保不齐会吓昏过去。

  我把红烛放进灯罩里,又将追魂符贴在了上面,在灯罩上面写上了刚才秀清报的那个生辰八字。

  此为追魂灯,其实就是追踪阴魂用的,但是也可以追踪活人,不过茅山术中一般不用这种办法,但是以我目前的道行,也只能这么做了。

  你跟着我的追魂灯,千里之外,所有这个时辰出生的人你都可以感觉的到,你对你那男朋友的气息应该会非常熟悉,应该可以知道他的方向,但是你要注意,当此烛烧尽,要是还没有找到的话,那也是天意如此,你就要去投胎了。我收拾完东西,对秀清说。

  好的,多谢道长,若找不到他的话,也是秀清命该如此!

  我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双手捏了一个法诀。

  去!这小灯笼就自己飞了起来。秀清瞬间就感觉到了几股气息从灯上传来,其中一道他怎么都不会忘记的。

  道长,这个方向。。。她用手一指,正是西北方向!

  走!我轻喝一声,跟着灯笼,便朝着西北方向疾行而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刚才点亮追魂灯的时候,西北方向远处的一栋豪华别墅中,有三个人。

  其中一个若是我看到,一定会想起来,他就是白天的那个徐峰华,另一个人则是痴痴呆呆的,口水哈喇子直往地下滴,如果秀清在此,也绝对会大吃一惊,这个人就是她的男朋友,动刀捅死她的郭强。而这第三个人是个又瘦又小的老头儿,看起来有六七十岁,双眼凹陷,皮肤枯黄,嘴唇发,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整个人给人一种快要进棺材了的感觉。

  师傅,刚才怎么了?徐峰华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桀桀桀。。。竟然有人在用玄术找这个小子,老夫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看起来本事还不小,道行挺高。那个枯瘦老者咧开嘴笑道,满口的牙,看着让人倒胃。

  孩儿们,吃饱了就回来吧。只见那老头儿对着郭强说了声,郭强立刻露出了万分痛苦的表情,只见从他的鼻孔里,耳朵里,嘴里钻出了几条白色的虫子,此时正如同蚕一般蠕动着。

  那老头嘴一张,那几条虫子便直接朝着老头嘴里钻去,哪怕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幕,徐峰华还是吓得脸色发白,身体一阵发抖。

  秀清,是这里吗?只见那追魂灯,飘到一片豪华的别墅群前,停住了。

  秀清脑中的那道气息果然越来越强烈,她知道,那郭强肯定就在这西北角的那个别墅里面,道长就在那个别墅里。

  好,我们进去。

  等走到前面保安亭的时候,果不其然,门口的保安直接就把我拦住了。

  你是谁啊?没有出入证明的话,不允许进去!那保安早就注意到了我,大老远就看着我一个人自言自语,而且穿着就和乡下里刚出来的一样。

  我看着那保安轻蔑的眼神,愣了一下淡淡的道:我进去找人。

  那保安听我说要进去找人,立刻冷冷的一笑:找人?找什么人?我看你是神经病吧,你知不知道这里面住着的都是什么人?就凭你个土包子也想进去赶紧走,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了!

  道长,让我来对付他。秀清明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就在里面却进不去,心里不免有些着急起来,她虽然没啥道行和本事,但是要现身出来吓一下这人,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别胡来,忘了我的话了么!我冷冷的说了一声。

  那保安科可看不见秀清,听到我的话,顿时愣了一下。。同时心里也更加的肯定,我就是个神经病。

  也不等我说什么,就开始把我往外面推。

  你。。。

  嘀嘀嘀。。

  就在我想要反驳几句的时候,门口一辆白色的野马按了下喇叭,看样子是要进去。

  那保安一看见这辆车,脸上里面露出一抹献媚的表情。

  小子,快滚!说完又急忙跑到警卫亭里,打开了门。

  咦?你怎么在这?正当我准备想别的方法进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不禁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美丽的面孔已经从车窗里伸了出来,满脸奇怪的看着我。

  是你?太好了!你能带我进去么?我一瞧,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此人正是下午在巷子里遇到的女警,刘心伶。

  刘心伶也很诧异,她下午回局里后立刻调出了敛房的监控,但是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那男子竟然是自己从冷库里爬出来的!

  刘心伶和局里的人还有法医商量了很久,但是也没有什么头绪,心烦意乱的她正想回家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来找我,没想到在自己家门口碰到了,也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上来吧。刘心伶没多想,就直接让我上车。

  那保安见我竟然认识刘心伶,顿时脸都抽抽成苦瓜一样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我到也不是小气之人,没有深究的意思,坐着车便进入了别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