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都市茅山传人 > 第七章保安

第七章保安

  等我看过之后,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雪姨面露尴尬了,只见上面写道:小色批,我知道你早上看不见美若天仙的我一定会很难受的,不过没关系,这很正常。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下次捉鬼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要是让我知道你去抓鬼不带我,呵呵,后果你懂的。下面是个鬼脸的表情。

  顿时,我的脑海里呈现出了柳妮儿那阴险的笑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雪姨,这。。。

  她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管都管不住,不用理她雪姨最了解她姑娘的心思,无奈的说道。

  没事儿,妮儿很可爱。我将信纸叠起来装好,笑着说道。

  倒不是我敷衍,而是柳妮儿的确很调皮,和山脚下的小丹比起来,完全是两个风格,如果说小丹是是端庄矜持,那柳妮儿就是火辣热情,因为师傅的原因,在山下的县里,我通常地位也挺高,还没有人对我这样过。所以对于精灵古怪的柳妮儿我还是挺喜欢的。

  呵呵,你喜欢就好。。说着,雪姨略带深意的看了看我说道。

  雪姨,那就先这么地了,时间还早,我出去找找工作。关于秀清的事情,大白天的,还不到时候,到了晚上才能放她出来。

  嗯,好,你去吧,不要着急,慢慢来,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全是看脸看学历的单位。

  雪姨知道我有捉鬼的本事,可这是21世纪了,总不能靠着捉鬼的玄术去找工作吧,一个不小心,还会被别人当成神棍骗子揍一顿。如今要想有个好工作,那必须得有关系,有本事。

  我依然穿着那身缝制的布衣,背着我的小布口袋就出门了,我这小口袋虽然看着小,但是因为施加了乾坤咒,所以可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这里面装着我的所有法器,和布阵用的东西,所以走到哪,都必须随身带着。

  中午,我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游走在大街上,心想这工作也太难找了吧!什么只招本科以上的学历,什么不符合条件。什么不招童工。。我考,我有这么小么?

  正走着走着,忽然眼睛一瞟,旁边的电线杆儿上贴着一张招聘的秀告,顿时吸引了我的注意。

  现招保安两名,学历不限,18-40岁之间,能吃苦耐劳,包吃住,工资一千八。

  我神情一喜,这真是久旱逢甘露,缺啥来啥啊,我正符合这条件,立刻往里面走去。

  嗨嗨,那个谁,你是干啥的?我还没进去,就迎面走过来一个保安,一边走一边嚷道。

  我在表明来意之后,那保安细细的打量了我一圈,这才让我进去,毕竟以后可能一起共事,那保安还带我来到了应聘的地方。

  到了人事部,正好,我前面也有个应聘的,也是保安。只见前面这个后生一米八的个子,穿着个洗得发白的格子衣服,手里拎着个麻袋,肌肉隆起,青筋都看得一清二楚,剑眉星目,光是在那站着都让人感觉有一股压迫感。

  你也是来应聘的么?那保安部队长问道。嗯,我叫李道极。

  保安队长点了点头道:看你们俩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应该能吃苦,好吧,就你们俩了。刘虎,李道极,你们明天早上八点,直接来上班,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我俩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好,就这么定了,你俩有住的地方么?没有的话我给你们安排。刘虎刚要开口,我拉住了他的胳膊笑呵呵的和队长说:有住的地方,队长放心吧。

  嗯,那你们就先回去吧,记住,明天别迟到!

  我俩是一起出来的,出门的时候,刚才内个引我进去的保安朝我笑了笑。

  我对这个刘虎非常的感兴趣,刘虎身上的阳气特别重,而且看刘虎的样子,还能隐隐的感觉到他身上有煞气,就拿秀清来说吧,要是当时刘虎住在那出租屋,她是绝对不敢现身的。

  在茅山术中,刘虎这样的人是可以变成煞佛金刚的,只要他愿意,通过施法,刘虎会变成阴魂惧怕的恐怖存在,阳气和煞气对于鬼魂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威胁!

  你干啥拉住俺,不让队长给俺安排住的地方?一出门,刘虎就对我嚷嚷起来。

  我赶紧笑嘻嘻的道:兄弟,我对你一见如故,怕是你住了宿舍,我和你说不上话,以后要一起上班了,有个伴也方便点。正好,我有个阿姨,就在这附近开日租房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刘虎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嗯,走吧,说着,我便朝雪姨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我们刚离开没一会儿,一辆劳斯莱斯便开到这个酒店的大门前,我们保安队长赶紧的小跑出来开门,一个穿着高档西服,戴着墨镜的中年人从车里钻的出来。那地中海的脑袋锃亮锃亮的。

  周大师,老板已经在里面等你了,老板说这件事办成了,给您一百万。这时,一个戴眼镜的女秘书附在中年人的耳边说道。

  她口中的老板,就是这家豪华酒店的主人,郝氏集团的董事长郝有钱,除了名字好有钱以外,郝有钱也真的是好!有!钱!!不过最近郝家遇到了麻烦,而这个秃顶中年人,便是郝总花重金请来解决麻烦的天师。

  此时,我和刘虎正在兰州拉面馆里吃着牛肉面,还真别说,这山下的拉面就是好吃。弹力十足,香辣可口。我和刘虎边吃边聊,逐渐的,也就熟悉起来。因为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雪姨给我拿了几百块钱,虽然我极力的推脱,可依然拗不过雪姨的硬塞。

  雪姨说:道极啊,这里可不比你们的山上,没有钱的话寸步难行啊,这点钱你拿着吧,中午吃个饭啥的,到了外面找工作的时候肯定会有些用处的,大不了以后你在还我!雪姨真诚的说道,我想了想,挺在理。于是也就不再过的推辞。

  你叫俺虎子就行,俺十六岁就出来当兵了,因为在部队里打了一个二十多岁的老兵,他觉得脸上挂不住,暗地里给俺使绊子,说俺私藏弹药,想逼我认错道歉。俺一气之下就特娘的不干了。虽然虎子说的比较随意,但还是能感觉到他深深的怒火。

  我听完后点了点头,没有多问,这样的话就对了。以刘虎的身体条件,就算在部队里也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兵种,别的不说,最起码在格斗擒拿这方面,他一定极为的出色,另外,刘虎身上的煞气也证明了这一点,没有在野外长时间的杀生,是不可能带着这么厚的煞气。

  我想了下,接着说道:这样吧,虎子,你就和我住我阿姨家的出租屋,明天我们一起去上班,怎么样?

  这怎么好意思,俺随便在街上凑合一宿就行了。刘虎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本来按照刘虎的条件,要是正儿八经的退伍,不但有一笔可观的补偿金,而且还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但因为那件事,直接被开除党籍,遣回原籍了,不但不安排工作,就连一分钱也没给。

  刘虎是个命苦的人,从小就失去双亲,是跟他爷爷长大的,他到了16时,爷爷也撒手走了,也正是那一年,他经人介绍,进了部队,如今一晃,已经五年过去了,比我现在还大三岁。

  虎子,你要是不嫌弃老弟,就住我那吧,今晚过后,我就和你搬到宿舍去。其实我要搬到宿舍去也是不想再给雪姨添麻烦,老是住在人家,吃人家的喝人家的,真心不太好意思。

  嗯,那就多谢老弟了,俺虎子认你这个兄弟了!刘虎对我的印象不错,军人出身的刘虎,身上那种正直威严的气息尤其浓烈。

  我笑了笑道:快吃吧。

  说完,我俩便大口的吃了起来,好家伙,吃完一看旁边,虎子竟然吃了四碗!最后在老板呆滞的目光下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