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包青天刑侦档案 > 第三案 跳楼奇案

第三案 跳楼奇案

  第一章(上)    重逢校园

  一才艺表演

  几个男的拦着一个女孩,口出污秽之词。女孩想要摆脱他们,却怎么也挣不脱。其中一个男的将女孩推到在墙上,对女孩进行强吻。女孩拼命反抗。其他几个男的似乎十分高兴,任凭女孩怎么反抗也没有用。刚开始那个男的,将女孩又推倒在地上,把她强jia

  了。

  一年后。包青天双手抱着脑袋,嘴巴里叼着狗尾巴草,还在那里吹着口哨,样子优哉游哉的。文园有些十分无语地表情。

  “喂,包青天。今天可是你自己要跟着我来的。我说你也是,你这脸皮厚的,为什么非要跟着我来呢?”

  “哎呀,这不是最近都没有什么案子吗?我又无聊,所以啦,我去你们学校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看到那个叫什么华小奕的。”

  “你…”文园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我看你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难怪要跟着我死缠烂打的。”

  “行了,憋说了。再不走快点,就要迟到了。”

  包青天的助跑模式已经准备就绪,好像要随时跑掉一样,文园看了,也是十分无语。

  “嘿,我上学。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激动。—我可告诉你啊,今天我们学校要举行才艺表演,你可不要给我出洋相啊。”

  “安啦,我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这次你带我去你们学校,下次我也带你去我的母校看看,咱们两不相欠哈。”

  “滚开,谁稀罕啊。”文园笑着跑了,包青天追了上去。

  天平大学,这里就是文园上学的地方。天平大学巍峨耸立,从俯视图看,天平大学有着一个后山,有一个旧校舍。旧校舍的草已经很高了,好像从来没有除过草一样。而旧校舍有一个离地面三米高的平台,平台上也是长满了鲜草。天平大学还有着学生宿舍楼,分为AB两栋,教学楼就在旧校舍对面。因为旧校舍不是教学楼,所以这里没有学生,只有老师。而且旧校舍一般都是给学生会用的。

  伫立在天平大学门口,包青天看着这巍耸的建筑,不禁大为观止。文园拉了拉包青天的衣角,示意他进去。而学校的男同学看到文园拉着包青天的衣角,以为他们是情侣,顿时之间醋意大增,觉得文园没有品味,居然会喜欢一块黑炭。包青天被众人这么看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诶?文园,怎么这些学生都不去上课,在操场上干嘛?”“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是我们学校的才艺表演,在准备彩排呢。”

  包青天听后,看了看操场,操场搭上了一个舞台,一些同学正在那里布置舞台。由于现在是早上,才艺表演是下午才开始,所以并不是很着急,而且台子也快搭好了。

  一名头发微微有点秃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可以看到,他的秃发已经斑白。虽然是白头发,但是年龄看起来不大,也就只有五十岁上下。

  中年人咳嗽了一声,数落着文园。说她请了这么多天假,原来是去找男朋友去了,文园顿时之间,脸就红了。

  “这位老先生,我叫包青天,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包青天首先做着自我介绍。

  “包青天,不要这么没礼貌。”文园小声地对包青天说,随后对中年人报以抱歉的微笑。“校长,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就是这样的。他来我们学校只是为了看才艺表演的。校长应该不会介意吧。”

  中年人只是笑了笑。“你啊,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你要是玩嗨了的话,就不要到处跑了。省的麻烦。—这位同学,你叫包青天?”包青天点了点头。“我听过你。我叫郑礼其,是这个学校的校长。—听说你破了风铃祭一案,还有监狱一案。真是后生可畏,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校长,你过奖了。”包青天不好意思地笑道。

  “怎么说你也是文园的朋友,也是希望你玩的尽兴。”郑礼其笑着说道。“谢谢校长。”包青天鞠了一个躬。

  一个学生走在校园里,他的头发有一抹红色,看起来是染上去的,他的嘴巴里叼着狗尾巴草,很像一个学校的混子。

  告别了郑礼其以后,文园带着包青天到处闲逛,包青天看着他们的布置,不禁叹为观止。刚才那个混子学生看到文园,走到文园旁边献殷勤,完全忽略了包青天的存在。

  文园十分地恼怒。“夏平江,你不要欺人太甚。”

  文园的这一声怒吼,引来了在操场上的人观看。而包青天像一块木头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夏平江摸了摸文园的下巴,却被文园一巴掌打开。“哟!生气了。”

  “拿开你的脏手。”

  文园十分生气地转过头去,现场的人只是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上的。

  夏平江作为天平大学的一个校霸,无人敢惹,而老师对他做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造成了他嚣张跋扈的气焰。

  “别生气嘛文园,小爷只是想请你约个会。”“约你MB。”文园大骂道。

  “小样,还挺横。”说完,又要动手去轻薄文园。只见包青天一把把夏平江的手给抓住。“你小子是谁?敢多管闲事?”

  “正是你爷爷包青天。”包青天十分傲气地说道。

  “NND,我看你想死了。”

  说完,挣开包青天的手。一拳向包青天的面部打去,包青天将手一张,握住了迎面而来的拳头。任凭夏平江怎么挣也挣不脱。大家都被这场打斗吸引了,都拍手叫好。夏平江白了众人一眼,众人立刻不说话了。文园知道包青天这是要发威了,赶紧退到一旁,看着包青天与夏平江的这场战斗。

  夏平江由于手无法挣脱,打算用脚攻击。但是都被包青天制住。不服输的夏平江用头去顶包青天,包青天突然松开夏平江的手和脚,退到一旁。失去重心的夏平江由于重心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鼻子出血了。众人看着这副场景,哈哈大笑。

  夏平江从地上站了起来,怒气相向。“包青天是吧。你给老子记住。”说完,摸着伤口,扬长而去。

  对于包青天的举动,大家都是拍手叫好。文园在一旁也是看的十分高兴。

  在女生宿舍楼的二楼,一位年轻女性看到了刚才包青天的举动,不觉对包青天有些芳心暗许。这位女性年龄看起来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是天平大学三年六班的语文老师,毕业于天平大学,是最年轻的大学老师。而且因为她出众的美貌和学历,不止受到学校男老师的青睐,也受到班级男同学的喜欢。

  “陈主任,那个少年是谁?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哦,他叫做包青天。貌似是文园的朋友吧。他的老爸,就是有名的天平市首富,包一荣。而且我们这所学校,也是有着他老爸的股份的。”

  说这话的老师,叫陈子优,她的脑袋后扎着一个发髻,看起来有三十几岁左右,是三年六班的化学老师。此刻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漫不经心的说道。

  “原来是一个富二代啊。”鞠雯雯满眼桃心地说道。

  “得了吧,鞠老师。人家又看不上你。而且,听说他还破了风铃祭和监狱杀人案,跟文园耍的那么好,文园又是校花。跟包青天年龄又差不多,你觉得他看得上你不?”

  “切,就凭老娘迷倒了学校的万千少男少女,要是连包青天都搞不定的话,还会有‘万人迷’的称号吗?”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对了,今天下午就要举行才艺表演了。不知道鞠老师你为大家准备了什么才艺呢?”

  “民族舞。你也知道,我是彝族的。所以给你们见识一下彝族舞蹈。”鞠雯雯俏皮地说道。

  “哦?那我倒要看看,这彝族的民族舞是个什么样的?”陈子优笑道。

  一位男老师抽着一支烟,年龄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他的脸上写满了哀愁二字,据说他喜欢鞠雯雯,向鞠雯雯表白地时候被残忍地拒绝了。所以他此刻正躲在角落里面抽闷烟,对于刚才发生了的事情,浑然不知。

  “冯老师。”一位男同学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你果然在这里啊,今天下午就要举行才艺表演了。你怎么不去布置啊?”

  冯恩伦看了看来人,身材肥胖。有200斤左右,是属于只要一跑,就会大喘气的胖子那一种。因为他最近想追文园,所以在拼命地减肥。本来是260多斤的,现在减掉了50多斤。如果瘦下来,应该也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俗话说,胖子都是潜力股。

  “赵玉安。”冯恩伦好奇地走了过去。“怎么,你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赵宇安喘了一口粗气。“是李程老师叫我来这里找你的,他猜得到你在这里。—对了,冯老师,你知不知道,刚才在校园里夏平江与一块黑炭头少年打起来了,夏平江完败。”

  “哦?是该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狂妄无知的夏平江了。仗着自己父亲是学校的投资方,在学校里就为所欲为了。—你可曾知道那个少年叫什么名字?”

  “嗯?”赵玉安想了一下。“好像是叫包青天吧。”

  听到包青天这个名字,冯恩伦吃了一惊。随后又恢复了镇定,他的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被赵玉安发现了。便问他怎么了,冯恩伦也只是强颜欢笑,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

  “冯老师,你快点哈。李程老师还等着你呢。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要找你。你快点去吧。”

  赵玉安说完,匆忙地就跑开了,好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

  “这小子,跑的还挺快。”冯恩伦无语地说道。

  鞠雯雯伸了伸懒腰,和陈子优从女生宿舍楼下来了。看到同学们在布置现场,又有学生在向她们打招呼,感觉很是欣慰。她们看到郑礼其在那里亲自督工,便走过去跟郑礼其打了一声招呼,郑礼其也很是欣慰。

  “话说你们两位大神舍得下来啦?”郑礼其半开玩笑地说道。

  郑礼其的这番话,把鞠雯雯和陈子优搞的不好意思了。她们笑着离开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