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包青天刑侦档案 > 第二案 监狱惊魂

第二案 监狱惊魂

  第四章   毫无头绪

  七与狼共舞

  何明的尸体被放了下来,包青天检查着尸体。他的脖子上有很明显的勒痕,双手半张开,舌头外张。说明何明在临死前曾经试图吐舌挣扎,又用手去抓绳子,但还是被勒死了。因为在命案发生以后,王云叫所有罪犯都在外面待着,免得破坏了现场,所以罪犯们也只好在外面等待,还时不时地议论纷纷。

  “(自从我进入监狱以来,这是第三起命案了,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上两次的命案,死者不是没有头颅,就是被分尸,这次为什么是一个全尸呢?难道凶手不是一个人?)”

  “在罪犯们做心里保健操之前,并没有看到死者,在做完保健操,进来以后,就看到死者了。也就是说,命案发生在这短短的五分钟之内。”田志成分析道。

  包青天想了想与命案所有有关的情况,奇怪的监控,迷晕夜哨和医院里面的人,医院里的蓝色内务箱。突然,包青天好像想到了什么。他赶紧往狱警办公室跑去,把田志成搞得是一头雾水。

  (狱警办公室)刘俊跟王云正在玩电脑,虽然说发生了案件,但是发生了三起,所以他们也就见怪不怪了。只负责打电话把警察叫过来就可以了。叫过来以后,他们就在办公室执勤去了。

  “啊,今天是第八天,还有两天就可以解放了,就可以进行换班了。”王云高兴地说道。

  刘俊刚想说什么,包青天就跑了进来。逮着刘俊就问,他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为什么不让人看,又为什么要送到医院去。刘俊被他这么一问,倒是有点懵了。随后才解释,那箱子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是一个神秘人物给他的,并叫他送到医院去,还给了他一笔钱。

  听到这里,包青天陷入了沉思。又是一个神秘人物,上次的风铃祭案件的时候,在他快要破案的时候,出现了二当家赵维吹这个神秘人物,这次在案件陷入瓶颈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该不会也是二当家?包青天在心里想道。

  (天平市公安局)华小操带着狄仁炎跟赵中天谈判,赵中天翘着二郎腿,手上拿着一支笔在那里转动着。由于上次进来匆匆忙忙的,没有仔细看赵中天办公室的布置,现在仔细一看,收拾的干净整洁。物品也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在他的办公室里看不到一点点的灰尘。可以看出赵中天这个人有多么的爱干净。从窗户可以看到,在不远处就是天平市的火车站。耀眼的“天平站”三个大字,在那里熠熠生辉。

  赵中天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支烟,还不忘给华小操和狄仁炎发一支,他俩都摆了摆手,表示不吸烟。“从你们进来找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了。果不其然啊。”

  “我不相信你能知道我们要干什么。”狄仁炎傲慢地说道。

  “一切皆有可能。”淡淡的几个字,却暴露出了赵中天的老谋深算。“的确,你们混湖帮要想在天平市立足,而且为了防止被打垮。就必须找个警察合作。我呢,和你们合作不是不可以,但是…”赵中天邪魅一笑。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绝不手软。”听到赵中天愿意合作,华小操高兴的不得了。因为只有有了警察的支持,混湖帮才能在天平市混的安稳。

  赵中天将嘴凑近华小操耳朵旁,耳语了几句。华小操听后,大吃一惊。“当然,我也不会为难你,至于愿不愿意,就看你们了。成功了,我们就合作。不过我相信这对你。混湖帮帮主来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吧。”又是邪魅的一笑。

  华小操左手摸着下巴,略微地思考了一下。“行,我可以答应你。”

  “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啦。”赵中天笑道。

  说完,就站了起来。与华小操握手,而华小操也是极不情愿地跟他握手,但是为了混湖帮能够在天平市立足,他豁出去了。

  出了警察局的门,狄仁炎特别疑惑赵中天的要求是什么?而去问华小操。华小操只是叹气,什么话也不说。随后丢下狄仁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包氏集团是天平市最大的一个集团,其下属有几百家公司,据说包氏集团偷袭了近一千个亿,才把包氏集团建好。上市以后,花了几百亿,光办公司集团的营业执照就投资了五百亿美金,折合人民币三千亿。算的上是真正的大公司了,就光花费的这些钱,都可以买包氏集团的好几家公司了。可以想象的出,包氏集团的董事长包一荣得多有钱了。用一句“富可敌国”来形容他,丝毫一点也不过分。

  因为儿子从监狱里出来也有两天了,所以他也可以完全不用担心。安安心心的在公司开创他的事业,开他的董事会。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说了一声抱歉的包一荣便离开会议,开始接电话去了。

  “什么?找到了?好,我马上过来。”包一荣开心地说道。随后,他又拨出了一个电话,是打给包青天的。

  包青天刚出去生产车间,就接到了包一荣的电话,大致内容就是有要紧的事情,让他赶紧去一趟包氏集团。尽管有一些疑惑,但是包青天还是去了。

  驾驶着奔驰车,包青天离开了天平监狱。在刚离开监狱行驶了大约十公里,就碰到了华小操,他挡在路的中间,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到华小操。此时的华小操有些异常,他的嘴里叼着狗尾巴草,狄仁炎一脸懵逼的在后面“看戏”。包青天下车打算训斥华小操一顿,却发现今天的华小操跟平时的不同,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便好心上去询问,却被华小操一掌打中了胸口,包青天痛的趴在了引擎盖上。

  “小操(帮主),你这是干什么?”包青天和狄仁炎异口同声地问道。

  “对不起了包青天,为了能够让混湖帮在天平市立足,只能对不起你了。”

  说完,华小操就要与包青天打起来,而且招招致命。狄仁炎现在也明白了,刚才赵中天说的条件是什么了。就是除掉包青天。他赶紧打电话给文园,希望文园能够帮一点忙。

  面对华小操的进攻,包青天只能选择防守,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而接到电话的文园,匆匆忙忙地打了一辆出租车赶了过来,询问狄仁炎发生了什么事,狄仁炎便把事情告诉了她。看着两位高手的对决,文园完全插不上手。也只能在现场干着急。

  华小操一个侧空翻,踢中包青天的面门。包青天当时就晕了过去,看到包青天晕了过去以后,华小操准备下死手。现场的三个人吓得都闭上了眼睛。可是久久不见动静,当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个妙龄少女正死死地抓住华小操的手不放。

  “哥,你想杀死人啊。”少女开口说道。

  此人名字叫做华小奕,是华小操的亲妹妹。时常喜欢穿着古装服,扎着双马尾。即使不化妆,也能看得出她的美是纯天然的。在她的脖子上还有一串项链,这是她过二十岁生日时,华小操亲自送的。她一直当做护身符。与文园同校不同班。而且她的相貌与文园不相上下,仔细看她的相貌,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少女居然会是华小操的亲妹妹。而且华小操对于她有一份过度的溺爱,混湖帮里华小操谁都不怕,就唯独“怕”他的妹妹。所以,华小奕是为数不多能够镇得住华小操的人物。

  包青天看着眼前的这位美丽的少女,几乎是看傻了。还不时常发出感叹:美美美。哈喇子都流了一地。看到妹妹来了,华小操也就只好收手了,呆呆地站在一旁。

  华小奕看着坐在地上的包青天,赶紧把他扶起,此时的包青天已经完全傻眼了。而文园看到这一幕,有很强烈的醋意。华小奕询问包青天的病情,而包青天久久的不能说话,显然是被迷住了。华小奕看到他这样,以为是被华小操吓的。便撂下了一句“回去有你好看的。”便气呼呼地拉着华小操走了。看到华小操走了,狄仁炎也跟着华小操走了。而包青天还楞在原地发呆。

  文园赶紧跑过来,拍了拍包青天身上的泥土,询问他有没有事,而包青天却叹道:“那个女的,好漂亮。”文园听完,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下,赏了包青天一耳光,随后气呼呼地走了。留下包青天一脸的疑惑。“什么嘛这是?吃醋啦?”

  “我告非,差点忘了正事。”

  包青天坐上他的奔驰,赶紧往包氏集团开去。路上碰到了生气而走的文园,让她上来坐。文园“哼”了一声,开始耍脾气。包青天好说歹说地才让文园上车。并且告诉了文园此次去的目的地。文园忘记了刚才的事,便与包青天聊起了天。

  “我认识刚才那个女的。”包青天一惊。“她的名字叫做华小奕,跟我同一个学校的,但是不同班。成绩位列全校第十五。”

  “华小奕吗?华小操的妹妹?那么温柔的一个女孩子,居然会是混湖帮帮主的妹妹?”包青天一边开车一边思考道。

  “对了,包青天。包伯父叫你去他的公司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不知道,父亲只是告诉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叫我赶紧去一趟。”

  听了包青天的话,文园也陷入了沉思。他在思考着为什么华小操会二话不说的就直接攻击包青天,在这当中是否有什么隐情呢?

  “(我问过刘俊,他说那个内务箱子是一个神秘人给他的,但是这个神秘人是谁他也没说。还有,那个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可恶啊,还有明天一天的时间了,如果我在破不了案,我就要被赶出监狱了。可是这个案子好像真的好难,凶手没有一点破绽。本来想从杀人动机入手。但是,我连杀人动机都不知道,可恶啊。)”包青天一边在想,一边抓头。

  一辆大货车迎面开了过来,文园大喊“小心!”包青天一个急转弯外加刹车,直接撞向了护栏。受到冲击力的奔驰,撞破护栏以后,直接飞了出去,撞到一块石头上,车体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最后翻车了。包青天和文园在车里晕了过去,鲜血直流。

  八毫无头绪

  呼吸机在“吱吱”作响,包青天戴着氧气面罩,心跳机起伏不定,一会是30,一会是19,一会又是80,感觉像是上帝的手在那里操纵似的。而包一荣听说包青天出事了,立刻跑到医院里来。看着陷入昏迷的儿子,包一荣的心情特别复杂。

  “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虽然心系包青天,但是文园也没有忘记。根据医生的供述,文园的情况比包青天好的多,现在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身体还很虚弱。听到这个答案,包一荣显然放心多了。

  “叫你开车不要想问题,现在好了。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一个声音响起,包一荣回头看去,文园脑袋上绑着绷带,身体虚弱的靠在门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医生见状,赶紧将她扶住。文园看了看,只有包一荣在包青天的病房里。

  “包伯父,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医生扶着文园往包青天的病床走去。

  “不是,我让他们都走了。因为我有事要跟包青天说,本来是让他来我公司的,没想到却出了这种事。”

  “到底什么事在电话里不能说,非要见面了才能说?”

  “也没什么大事。等包青天醒过来了再说吧。”

  看着心跳机不稳定地跳动着,包一荣和文园的心也在不稳定地跳动着。他们看着包青天,等待着他苏醒的那一刻。

  一个神秘人正在用狙击镜狙击着包青天,他露出邪魅的一笑,这个笑容似曾相识。狙击镜里,他瞄准了包青天的头。“包青天,对不起了。既然华小操没法除掉你,那我就来除掉你吧。居然破坏了组织的计划。你,不能留!”

  说完,装了消音qi的狙击qia

  g射出了一枚子弹,直直的往包青天病床边射去。可是让神秘人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家医院是包一荣投资的,而且时有暗杀事件的发生。所以包一荣向国家申请,给医院换上了防弹玻璃。子弹打在了玻璃上,只留下了刮痕,成功地引起了注意。神秘人说了一句“可恶”以后,丢下枪逃跑了。而这边听到动静的包一荣赶紧叫医生边追边报警。

  “包伯父。”文园害怕地叫着,趴在了包一荣的怀里。此刻的她,觉得包一荣的怀里是最安全的。

  “孩子别怕,有伯父在这里呢。”包一荣抚摸了一下文园那受伤的脸蛋,并且安慰着他。

  包青天也因为刚才的动静,慢慢的移动了身子。看到包青天身子在动,包一荣跟文园有一些欣喜若狂。终于,包青天睁开了眼睛。

  看到包青天醒过来了,文园别提有多高兴了,赶紧把包青天抱住,包青天突然一下脸就红了。“我,我是怎么了?”

  文园松开包青天,包一荣便把他为什么会受伤的事情说了。文园还责怪包青天,开车时想问题,才会导致这样的。

  “对了,说起这个。爸爸,你叫我去你公司是有什么事吗?”醒来的包青天还是不忘包一荣要跟他说的事情。

  “啊!怎么说呢,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随后包一荣向包青天说了,一年前他们公司曾经发生了盗窃案件,他们公司的金银首饰不翼而飞。后面抓住了盗窃之人,但是他的另一个同伙,以及金银首饰的藏身之地在什么地方他就是不说。就在今天,下水道工人在疏通下水道的时候,发现了这批金银首饰。包青天听完稍微地吃了一惊。

  “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包一荣点了点头。“那偷东西的那个人是谁呢?”

  “也许你认识。他就是在监狱案里的第一个死者—刘荣。”

  听到刘荣这个名字,包青天吃了一惊。“原来是这样,因为盗窃进去的。可是,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呢?”

  “让你帮我找出刘荣的另一个同伙,不管警方怎么对他严刑逼供,他就是不说他同伙的下落以及金银首饰的藏身之地。虽然现在找到了那些金银首饰,但是,他的同伙依然是一个谜。”

  听到这里,包青天再次陷入了思考当中。然而就在这时,刚刚出去追击杀包青天的医生回来了,他们推开包青天病房的门,有些气喘吁吁的,一个医生手上拿着一把罪犯丢失的枪。

  “包董,人没有追到,不过捡到了这个。”

  说完,便把枪扔给了包一荣。包一荣看了看,就让他们先出去了。包青天疑惑地问包一荣发生了什么事。包一荣便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

  “我知道要杀我的人是谁了。”包一荣和文园都吃了一惊。“不过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时候,包青天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接听。当听完以后,包青天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包青天,发生什么事了?”文园急促地问道。

  “田科长打来电话,叫我赶紧去监狱一趟,陈总畏罪自杀了。”

  “什么?”包一荣跟文园都很吃惊。

  (生产车间)包青天匆匆赶到,陈总已经被救了下来。现场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在陈总的手里留着一张纸条。李默,王云,刘俊三个监狱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的木在那里。田志成和他的鉴证组在拍照取证。

  包青天蹲了下来,看了看陈总手上的字条,是用电脑打印出来的,只见上面写着:我有罪,杀害了刘俊,李宝强跟何明。难逃心中的不安,所以以自杀谢罪。陈安全启!

  “包青天,现在凶手自杀了。案件也破了。不需要你插手了,你可以走了吧?”

  李默很显然现在不想多让包青天呆一秒,他多呆一秒,那么监狱里的人都知道他偷画的人,在监狱里他抬不起头。包青天要是把他偷画的事拿到外面去说,他无所谓。反正他又不跟外面的人接触。

  “亏你们还是为国家办事呢,难道连这个致命的破绽都看不出来吗?”包青天的话语里充满了嘲讽,李默,王云和刘俊听了以后,纷纷的怒气相向。“这是一起伪装成自杀的他杀事件。证据就是这张纸条,这张纸条不是手写,而是用电脑打印出来的。我想请问,身为一个犯人,哪里来的打印机打印纸条?很明显,这是凶手伪造的,目的很明显。但是,他却忘了一件事,这里是监狱,同时也忘了死者的身份是个罪犯。”

  听完包青天的分析,李默才一改刚才的态度。顿时之间对包青天产生了好感,竟然还赞同地点了点头。

  “包青天,你既然否定了这是一起自杀案件,还是那句话,你还有一天的时间。明天就是你最后的期限。”李默说完,就走了。

  “嘿,这个监狱长怎么这样?”田志成有些为包青天打抱不平。“怎么样包青天,能行不?”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包青天又一次蹲在地上,努力敲击着自己的头。

  “没事的,尽你自己最大的努力。如果这案子你都破不了的话,那不就成悬案啦!我相信你,包青天。”田志成努力安慰道。

  “对了,王干事,还有刘干事。能跟我说说陈总是怎么死的嘛?”

  “当时好像是下午休息的时候吧,每个犯人都出去了,我因为要看犯人的缘故,也跟着出去了。进来以后,就看到陈安全他…”王云说道。

  “明白了。—能不能把四个死者的案件资料给我?”

  “知道了。”田志成说道。

  随后叫鉴证把死者资料给了包青天,包青天走进狱警办公室,开始翻阅。他看了看刘荣的照片,觉得有一些疑惑。然后又从墙上的执勤人员名单,看到了一张照片,突然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第一件案子跟第二件案子要把死者的头砍掉。但是凶手是怎么犯案的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陈总的死就是最后一起案子,遗书都写好了。那就代表着凶手的杀人计划完成了。但是,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包青天又想起了自己父亲说的金银首饰被盗案件,又是灵机一动。“(难道说,凶手的目的是那个?)”

  田志成走进了办公室,问包青天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包青天还是摇了摇头。

  (混湖帮)华小操在山的外面练着功夫,狄仁炎和二当家驻足观望。

  “帮主为了我们混湖帮能够找到一个新的地方,真的很努力的。”狄仁炎叹着气。

  “哎。我听说了。好像是去找赵中天谈判,谈判成功了,但是条件好像是除掉包青天吧?”狄仁炎点了点头。“不过貌似被帮主的妹妹阻止了。回来以后,被骂了一顿。所以帮主现在在练武撒气呢。”

  “不过我搞不懂,为什么帮主这么害怕他的妹妹呢?”

  “也许这不是怕,是一种爱吧。兄妹之间的疼爱。帮主从小死了父母,一直和妹妹相依为命。所以才会什么事都听他妹妹的。”

  华小操停止了练武,一直在被说,当然觉得有一些不自在。只见华小操一个箭步就飞到了洞口。狄仁炎和二当家都拍手叫好。

  “你们俩一直嘀嘀咕咕的,真当我没听见啊。—喂,二当家的。陪我过几招吧,我心情不好。”

  “帮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虽然我跟你是师兄弟,但是论武功,我还是打不过你的。”二当家委屈地说道。

  “一句话,来还是不来。”华小操的脸色略显阴沉。

  狄仁炎推了推二当家。“你就别说那么多的废话了,先陪帮主练练吧。他本来就心情不好。”

  二当家叹了一口气,随后纵身一跃,便飞下了洞口。紧接着,华小操也飞了下去。狄仁炎在那里看着两位高手的对决。

  (天平市公安局)赵中天打着电话,那边是组织打过来的。随后,赵中天缓缓地挂断了电话。

  “包青天,在风铃祭的时候。你就坏了组织的计划,在医院里你又逃过一劫,害得我被老大训。我要是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不叫赵中天。”

  赵中天仰天长嚎,他的声音足够响彻整个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