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包青天刑侦档案 > 第二案 监狱惊魂

第二案 监狱惊魂

  第一章 三年刑期

  一监狱熟人

  风铃祭事件过去一个月以后,包青天成了天平市的风云人物。为此,来找他办案的人络绎不绝,包青天由此发现了商机,便委托他的父亲出资,买了他所租房子旁边餐馆上的一块地皮,开启了侦探事务所。用来解决委托人的案件。

  “叮咚”的声音响起,包青天跑去开门。发现来的不是客人,而是警察。警察不明分说地给包青天拷上了手铐,把他抓往了天平市公安局。

  得知包青天被抓,他的家里人都来看守所看望,但是死活不让进,因为还没判刑。就算塞了钱也没用。天平市的法律是很严格的,禁止私下收受贿赂,就算你再有钱,只要犯了法,都会坐牢。因此,天平市的法律是最好的。任凭包青天父亲有再多的钱也没用。

  “我想问一下,我的儿子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连面都不让见了?”

  包青天的父亲是一个沉熟稳重的中年人,穿着西装领带,嘴上留着一撮胡子。天平市所有的经济都是他一手搞起来的。所以,就连市长都得给他面子。他没想到,这小小的看守所,居然不给他留情面。

  “想见你儿子,等判了刑再见。”从看守所里走出来一位身着军装的警卫,他的气场足以让人感到害怕。“包董事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天平市的司法机关有多严格。只要你在天平市犯了法,就连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进去蹲着。你虽然有钱,但是你能抗得过法律吗?”说完大笑了几声。

  “赵中天,算你狠。”包一荣恶狠狠地说道。“还有,包青天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把他逮捕?”

  “什么罪?难道你不知道在中国是不能够存在私家侦探的吗?你以为是在日本,拍侦探片吗?我们警方看在你的面子上,还特意提醒他,叫他关了。他非不听,那没办法,只好以非法经营罪将他逮捕了。”

  “你…”包一荣生气地指了指。“你很明显是在报复我,当初不赞助你。你是公报私仇。”

  “是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赵中天得意地说道。“而且,就因为你的不赞助,才会导致我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要报复你。告诉你,这只是第一步。等他下队(进入监狱)以后,有他好受的。”说完,大笑着走了。

  “老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说话的这个是包青天的继母,身材诱人不说,而且事业线还不错。虽然说有三十多岁,但是长期的保养,让她看起来就像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特别的年轻。而且她是一名演员,在日本演戏的时候偶遇的,后来闪婚。还生了一个女儿。目前在读天平初中。

  “这个赵中天。算了,我相信小天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先回去吧。”

  听闻包青天出事了,文园从学校请假跑到了天平市看守所,遇到了包一荣他们。

  “叔叔,你们…也是来探望的?看谁的啊?”

  “那你又是来看谁的啊?”包一荣和蔼地问道。“包青天。”文园脱颖而出。“哦?你跟他什么关系?”

  “我,也没什么关系啦。只是在一个月前的风铃祭案件中认识的,我是他的朋友。”

  “哦。那正好。”文园有一些疑惑。“不让进,我是包青天的父亲。”文园吃了一惊。

  “原来叔叔你,你就是天平市第一首富包一荣,身价几百万亿的包氏集团董事长包一荣?”

  “正是。”

  文园彻底惊呆了,她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富豪。全身的“金光闪闪”。包一荣虽然有钱,但是他从不做作,身上穿的也只是几千块钱一件的衣服而已。看到这里,文园也才明白了包青天的真实身份,原来包青天是富家子弟,不过包青天这么低调,自己还真看不出来。顿时觉得有点配不上包青天了。

  “你说你是小天的朋友。”赵艺问道,文园点了点头。“这样吧,去我们家,可以详细的讲一下你跟包青天是怎么认识的吗?”

  听到可以去著名首富的家里面,可以看看富豪家是什么样的,文园别提有多高兴了。双手双脚都赞同。于是,文园便跟着包一荣和赵艺去了包一荣的家。

  (看守所)包青天正在和看守所的一个恶霸扳手腕,全监室的人都在看热闹。只见恶霸面目狰狞,他本来就长得挺结实的,但是愣是扳不过包青天,包青天觉得毫无压力,在那里抠着鼻屎,好像是瞧不起对方似的。恶霸见状,哪里肯放过包青天。他铆足了劲,硬是把包青天扳不动。包青天看到时机一到,稍微一用力,恶霸就输了。全监室发出了一片叫好声。

  就在这时,监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位警员叫道:“包青天,上庭。”

  不光是包青天,就连众人也很疑惑。包青天才刚被关进来没有多久,这么快就上庭了,既没有提审,也没有过检。这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带着疑惑,包青天也只好出去了。

  警卫给他上了手铐脚铐,将他往法庭的方向押去。这边包一荣他们刚开车准备走,就看到包青天被押上了车,于是躲进车里,跟随着法院派来的车而去。

  (天平市法庭)法庭多多少少的聚集了一些听众,包一荣他们也混在其中。包青天被押上了审判席。审判长看了看起诉书,随后问道:“包青天,对于你非法经营一事,你可有异议?”包青天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好,既然如此。判你有期徒刑三年,押下去。”说完,庭警就把包青天押了下去。

  众人包括包一荣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案件还没有一分钟,这么快就审完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包一荣看着这一幕,想起来了十年前的情景。当时,包青天也是在这法庭之上。只不过当时判处的是死刑。后来案件真相大白,包青天才无罪释放的。

  “怎么这么快。”包一荣百思不得其解。文园和赵艺也是摇了摇头,搞不懂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在包青天判决完的第二天,就直接被押往了天平市监狱。包一荣早就雇好了人,打算劫人。在包青天被押往监狱的路上,突然出现一群黑衣人,挡住了警官们的去路,随后开始向警官们发起攻击。

  主要负责人是赵中天,他一看黑衣人的架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他冲上前去,与黑衣人展开决斗。

  他一脚干翻了一个黑衣人,准备向其他黑衣人进攻,而黑衣人都退在一旁,不知道是该进攻还是该防守。包青天看着这一切,知道怎么回事了。在赵中天准备对下一个黑衣人动手的时候,包青天一个箭步上前,阻挡住了赵中天的进攻。

  “怎么,包青天?你该不会打算想越狱吧?”

  “我既然服从了判决,就没有越狱的打算。—你们回去告诉我的父亲,我的事他不用管,我能照顾好自己。”

  黑衣人听罢,扶起刚才受伤的黑衣人,踉跄地逃跑了。

  “没想到你还挺有意思的,包青天。”赵中天欣赏地说道。

  “别说废话了,走吧。”

  包青天走进了天平监狱的大门,一位狱警过来,递给了所警一支烟,并且给包青天解开了手铐脚铐,带包青天进去了。

  (包一荣家)包一荣站在窗子前,抽了一口烟,随后沉重地说道:“他真的这么说的?”

  “是的,包董。”黑衣人汇报道。

  “包伯父,现在怎么办?”文园担心的问道。

  “包青天这孩子,他的性格我了解。既然他敢这么说,那肯定有他的用意。静观其变吧。”包一荣叹了一口气。

  (天平监狱六监区)包青天被送到了六监区生产线,狱警还特别吩咐管事犯,要好好的照顾照顾包青天。管事犯懂了狱警的意思,便领着包青天下去了。

  “陈总,没想到你还没被释放啊?”包青天一边往生产线上走着,一边说道。

  “怎么?你认识我?”那个叫做陈总的人问道。

  “害,想想十年前你还是一个小小的线长,现在直接成为主任了?”包青天的言语里充满着不可思议。

  陈总觉得奇怪,眼前这个少年竟然认识他。他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十年前被关押的包青天吗?现在怎么又进来了。

  “好小子。包青天啊,我就说怎么认识我的。怎么?你又进来了?”陈总开玩笑的说道。

  “你以为我想进来啊?还不是被冤枉的啊。”

  “害!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被冤枉的。但是光说自己是冤枉的有啥用呢。—喏,到了。”陈总指着一个地方。“祝权,过来收人。”

  接到主任的命令,线长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跑过来收人。

  在监狱里也是分职位等级的,从高到低依次是主任,线长,号舍长,老犯,新犯。其中,主任和线长属于事务犯,也叫管事犯。号舍长只属于管事犯,只能管他们号子的人,管不了其他的人。线长是号舍长,但是号舍长不一定是线长。而且监狱是以生产任务为主,完成每日生产任务,你想干什么都行,完不成就会受到处罚,不是挨打,就是晚上回去以后罚站到十二点,甚至严重的会进入管控组,做任何事都要受到约束。

  “包青天,这就是你们的线长,叫祝权。五年前入的狱。你放心,就凭你十年前帮助过我,我敢打包票,绝对没人敢欺负你。—祝权,我告诉你,你不准欺负他。如果让我知道,有你好果子吃。”说完,就走了。

  听到主任都发话了,祝权不敢不从啊。便给他找了一个师父,教包青天干活。

  “包青天,他就是你的师父了。—刘荣,给你带个徒弟吧。把他教好啊。”

  “知道了,线长。”

  刘荣让包青天坐下,教他开始干活了。包青天也很听话,一步一步地跟着刘荣教的去做。

  “我怎么看着那个新犯有点眼熟呢?”在另一个工作岗位上的人对他的同坐窃窃私语道。

  “害,包青天。这你都不认识了。十年前才来过,你忘了。”那人说道。

  “哦。怪不得这么眼熟。”

  此时,祝权巡线看到了他们二人的对话。“李宝强,何明,出工时间聊天。晚上回去给我站监规(罚站)”祝权恶狠狠地说道。

  “啊?”李宝强和何明异口同声的说道。

  二问话

  (狱警办公室)刘俊喝了一口咖啡,默默地关注着包青天的一举一动,突然,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便笑了出来。他的同伴问他笑什么?刘俊指着刘荣说道:“你没发现刘荣跟你长得有点像吗?你们该不会是双胞胎吧。”

  王云听他这么一说,便有点好奇,于是也凑近一看,发现竟然真的是这样。他到现在才发现这个问题。

  “害!世界上脸长得像的太多了,见怪不怪了。也许我是大众脸吧。你这新来的懂什么啊懂?”王云自圆其说道。

  “是是是,我是新来的。没你懂,行了吧。”刘俊没好气地说道。

  (生产线)包青天满头大汗,他正用心地做好每一个产品。刘荣告诉他不要着急,慢慢来。祝权巡线的时候看到包青天,便问他道:“十年前你做过什么对主任好的事情了?让我好好的照顾你啊?”

  “没什么,小事而已啦。不方便说,你就不要问了。”

  祝权憋着气走开了,他真的很想揍包青天一顿,但是又怕陈总,只好把怒火憋在心里。

  “还说让我们不要说话,在那里说的起劲的很。”李宝强抱怨道。“就是。”何明也附和道。不过他们这次对话没有让祝权听到,不然他俩可就惨了。

  “铃”的声响,现在是服刑人员心理保健操的时间。在大家做完心理保健操的时候,就是休息时间了,众犯人点烟的点烟,聊天的聊天,包青天找到一处坐了下来。陈总过来了。与他寒暄了一阵以后,就向他介绍了这里的犯人。

  “你这次是什么罪进来的?”陈总疑惑地问道。“非法经营罪。”包青天淡淡的回答道。

  “几年?”“三年。”

  “哟!那不是跟我一样?我还有三年就可以出去了。到时候一起啊?”

  “你不减刑?”

  “减不了了,现在新政策出来了。很难减刑了。不过还好,十二年都熬过来了,还怕这三年?”

  “也对。”包青天笑了笑。

  “主任。”

  又一名犯人过来了,他给陈总发了一支烟,又给包青天发了一支,包青天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烟。

  “主任,他是?感觉你们很熟的样子。”那名犯人说道。

  “他叫包青天,十年前曾经帮助过我。包青天,他叫杜伟,是管控组组长,级别跟我差不多。你遇到困难了找他也可以。”

  “幸会幸会。”两人同时说道,也同时握了握手。

  包青天看着天空,想起了他进来监狱的时候,监狱长对他说的话。

  “包青天,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你的案子这么快就下来了吧?”监狱长说道。

  “我兴许能够猜到。在看守所里的时候,没提审没过检,就仓促的把我往法庭上送,刚判完,还没等一个月,就一天时间把我往监狱里送。里面肯定是大有文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叫我来监狱破案的吧?”

  “不愧是包青天。跟十年前一样聪明,这么快就猜到了。”监狱长李默看了看四周,随后摆了摆手,让他的几名狱警下去。在确认无人偷听之后,才悄悄地对包青天说:“我们监狱长被偷了一副主席赐予的名画,因为这事,他被气病了。所以由我暂时替代。监狱长希望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并且给我三天时间查出偷画人,要不然他乌沙不保,我的乌沙也不保了。所以才会委托赵中天,将你抓获,以罪犯的身份调查此案,这样别人才不会起疑心。而且也可以调查画的下落。”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怪盗,绰号‘蒙面’。所以警界称她做‘怪盗蒙面’,他偷东西的水准,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连警察都被玩弄于股掌之中,更别说你们监狱长了。而且怪盗蒙面有句名言,只有她不想偷的,没有他偷不到的。”

  “你是说,这次的事件是怪盗蒙面在搞鬼?”

  “我也不确定,但是我需要进入监区,好好的了解一下。能够在监狱里偷东西,只有人身在监狱。怪盗蒙面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她不会魔术,也不会魔法。”

  “有道理。那就拜托你了,包青天。”

  想着与监狱长李默的聊天,包青天陷入了思考当中。“(能够偷走监狱长画的,只有怪盗蒙面莫属了。但是,据说怪盗蒙面是一位女性,她是怎么混到男子监狱从而不被发觉的呢?)”

  晚上七点半,由于是夏天的关系,所以天黑的比较晚。现在天平监狱外面还是亮堂的呢,但是就算再怎么亮堂,到了收工的时间还是要收工的。于是,狱警开始组织罪犯们收工了。

  到了六监区的监舍里面。众人有说有笑的进了自己的监舍。包青天因为跟主任陈安全(陈总)耍的好,于是就住进了陈总的号舍。

  由于李宝强跟何明在干活的时候说话,被罚站监规,从收工回来直到站到半夜十二点,这段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难熬的,看着别的犯人都在洗澡,看电视,而他们两个只能在这里罚站,心里好是羡慕。

  “包青天,你才刚来,怎么就跟陈总关系这么好。”一个夜哨好奇的问道。

  在监狱里,是有夜哨的。夜哨的作用就是防止犯人自杀,偷跑甚至是越狱,而且靠近狱警办公室还有监控屏幕,犯人们的一举一动都是一清二楚,也只有狱警可以操纵监控屏幕。所以,在中国的监狱里,几乎没有越狱的事情发生。狱警也是两个人一班,一天一换,只不过现在疫情期间,实行的是十天一换,因为狱警还要进行隔离。

  “也没啥啦,只不过是十年前曾经帮助过陈总破过案子,帮他洗刷了冤屈,所以他才会感谢我。仅此而已。”

  至于是什么案子,以后有专门的一案是讲述包青天此次事件的。这里先不提。

  “包青天,王干事找你。”一名穿着黄马甲,马甲背后写着“安全员”字样的犯人走了过来,看见包青天就是这一句话。包青天有一点好奇,但是也走了出去。

  (祝权号舍)刘荣因为想要减刑,所以在抄写着四书。因为下个月就是减刑假释的申报月了。而且刘荣的积极和表扬也够了。(犯人的考核制度)完全有资格申报减刑假释。现在差的就是四书了。

  “刘荣,停下你手里的工作,来一下。”祝权指挥着。

  既然是号舍长又是线长的要求,祝权只得停下手里的工作,蹲在祝权的面前,听从祝权的指挥。

  “你来监狱也有三年多了,现在你也知道,疫情这么严重。而新犯呢,来的又少,所以,你能多出点力就多出点力,等到发劳动报酬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少给你算一分。”

  “我知道了线长,我会努力的。”

  说完就要走,却又被祝权拦住。“等一下。”刘荣又得蹲下。“包青天你也知道,他跟主任耍的好,能照顾就好好的照顾一下,主任要是不高兴的话,我也让你不高兴。听到了吗?”刘荣害怕地点了点头。

  (狱警办公室)包青天半蹲在两位狱警的旁边,包青天看着两位狱警,一位比较胖,一位比较瘦,而且都戴着眼镜。

  “包青天,你知道我们叫你来干什么吗?”包青天摇了摇头。“你小子可以啊,一来就跟主任把关系搞得这么好,怎么回事?”

  包青天有点不耐烦了。“为什么每个人都会问我这个问题,我都回答烦了。—在十年前,也是这个监狱,那个时候主任还是线长,他被陷害,差点被拉去枪毙,还是我帮他洗刷了冤屈,他的那条命是我救的,当然要感谢我了。”

  “你十年前进过?那时候你才12.3岁吧?都还没成年,就进来了。怎么进来的?”王云厉声地问道。

  “抢劫,强jia

  ,杀人,盗窃。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霍,你这么猛?”刘俊感慨道。“那你为什么会没事?”

  “害,我自己为我自己洗刷了冤屈,被无罪释放了。—国家还给我赔了几十万呢。”包青天好像挺自豪的。

  刘俊从桌子上拿出了一个包袱。“这是你家里人托人给你送来的,我们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违禁品,拿去吧。”说完,就把包袱甩给了包青天。

  包青天接过包袱,还挺沉重。他打开一看,是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顿时乐开了花。“还是老爸了解我。”

  “包青天,听说你在进来以前,破过风铃祭的连环杀人案,那这么说来,你的脑袋瓜一定很聪明了?”王云问道。

  “不敢不敢。”包青天谦虚地说。

  王云拿出一张塑料薄膜,贴在铁门的指纹机上。“给你一次机会,看你能不能猜出这锁门的密码。猜对了,包你吃香的喝辣的。猜不对,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王云在指纹锁上输入了一串数字。铁门一下子打开了。王云怕犯人跑出来,赶紧给关上了。“猜吧!”

  包青天仔细端详着塑料薄膜,两位狱警在那里阴险的笑着。就等着包青天猜不出来那一刻。

  “密码是…”

  包青天知道不能说出来,毕竟有安全员在这里看守,便在王云耳边耳语,王云大惊失色,问他怎么知道的?包青天说这里不方便说话,于是包青天就被带到了狱警办公室。包青天便开始解释:

  “你输入的数字由深到浅推算,是8259,由于深的那一个是你最后按的,所以按一次就低一次。到浅的时候就是9了。所以把浅到深倒过来就是9528。”

  听了包青天的推理以后,两位狱警都赞叹似的拍了拍手。

  “小伙子,不错。看来你的确挺聪明的。去吧。”刘俊毫不客气的说道。

  包青天打了报告词以后,就离开了狱警办公室。

  “这个包青天,挺聪明的。居然这样就把密码给说出来了。人才啊。”刘俊说道。

  “看来我觉得应该换个指纹锁了,要不然包青天跑了怎么办?—该死。这疫情一天比一天还遭,越来越控制不住了,导致都没有新犯”王云抱怨道。

  “算了,不想那个。”刘俊说道。

  刘俊看了一眼办公室外的风景,不知觉的笑了一下。“(啊,等我有钱了,就出去了游玩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