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包青天刑侦档案 > 第一案 风铃祭典

第一案 风铃祭典

  第六章 真相大白

  十一两个凶手

  包青天将大家聚集在一起,并说了复仇者杀害钟正豪时的密室事件。原理非常的简单,复仇者在下雨之前提前藏在寺庙里,因为泥土是干的,所以没有留下脚印。而钟正豪是被复仇者约到了寺庙里。恰逢下雨,经过大雨的洗涤,泥土被浸湿了。钟正豪的鞋子走在浸湿的泥土上,所以进寺庙的时候留下了脚印。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场只有钟正豪脚印的原因。

  “我想复仇者一定是早就把计划想好了吧,利用这种方法制作密室。他没想到的是,就连老天爷都在帮他的忙,因为下雨,就只留下了钟正豪的脚印。让这次的密室更加明显,给我们造成了复仇者杀人以后,神秘消失的假象。”

  “但是包青天,就像你所说的。钟正豪被杀之前,复仇者就躲在密室里了。那么他杀完人以后,又是怎么出去的呢?外面在下着雨,也没有留下脚印啊。”

  “很简单。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复仇者杀了钟正豪以后,一直躲在寺庙里,他把门窗紧闭,门闩上好,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当大家撞开门的时候,注意力都在钟正豪身上,这个时候,他在偷偷地溜到人群里,随着人群走了。”

  “好…好高明的密室杀人手法。”刘长军咽了一口唾沫。“那崔欢呢?他死的时候,现场只有你们四个人,我相信你们四个人都是不可能杀崔欢的吧。”

  “之所以我一直找不出复仇者的原因就是这个。杀害我母亲的复仇者,就是我们四个人其中的一个。”

  听了包青天的话,文园,包雨莲,赵伟都咽了咽唾沫。互相地看着对方。

  “复仇者就是你。”包青天把手指指向了一个人。“赵伟。”

  听到自己被指控为凶手,赵伟显然有些慌了,但是他还是强作镇定,想要狡辩。“你在胡说,崔阿姨对我那么好,我为什么要杀崔阿姨?我吃饱了撑的啊。”

  “我刚才就说过,这次的案件,与一年前的医疗事故有关。当时我的母亲是风铃村医院的一名护士。她用错了药,所以导致病人药物过敏而亡。其中有一个人就是你的妻子。”

  赵伟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又装镇定。“你说我杀了崔阿姨,有什么证据吗?”

  “那天晚上,你用迷香将我迷晕了。随后你就像事先约好的那样,约我母亲在屋子外见面。你怕在屋子里行凶的话,会有动静。你趁我母亲不备,将她勒死了。当时我母亲拼命挣扎,将你抓伤了。”

  包青天说完,用力扯下赵伟的两个衣袖。两个手臂都出现了长长的,红红的抓痕。众人都吃了一惊。

  “你要是不信,可以拿去与我母亲指甲里的皮肤组织做DNA鉴定,结果可想而知。”

  看到证据就在自己身上,赵伟妥协了。“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在钟叔叔死亡的那天,我们回来的时候。当时你说了一句‘也难怪,死的毕竟是他的父亲吗。’,从这一点,我就开始怀疑你了。试问,你都没有去过案发现场,你又是怎么知道死的是钟叔叔呢?”

  “原来是这样。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当初医疗事故死的是我的妻子呢?”

  “你手上的戒指。”赵伟看了看。“我在医院的废墟里也发现了一枚,跟你的型号是一模一样的,应该是结结婚戒指吧。”

  “还有一件事,我在调查医院遗址的时候,叫你去镇上帮我拿东西。你遭遇袭击了,然后名单被抢,是不。”

  “你就直说吧,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全部犯案过程了。”赵伟泄气地说道。

  “你雇人袭击了你,还留下了袭击你那人的电话。方便以后联系。你在被‘袭击’以前,怕我看到了上面有你妻子的名字,从而把名单撕掉了。为了不引起怀疑,才会雇人袭击你。”

  “这个,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在你的手机里,有一个联系人,只存了号码。我的手机里也有一个号码,这个号码跟你手机上的号码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是你叫这个人袭击了你,然后再给我打电话。”

  “包青天,你果然很聪明。”

  赵伟低下了头,然后开始讲述着自己的往事。

  “一年前,我和我的妻子刚结婚没有多久。她就听说风铃村有一个风铃祭,听说还蛮不错的,就想去看一看。谁知道,她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当时在家里等了好几天,但是还没有他的消息。我就前去风铃村四处打听。依然没有下落。后面我路过钟正豪家的时候,就听到钟正豪在和刘长军说医疗事故的事。我当时听了,顿时怒火中烧。就因为自己的失误,就放火烧了整家医院?所以我决定做一名记者,四处搜寻钟正豪的罪证。”

  “所以。你当时打算的是杀了钟正豪就完事的吧?”包青天问道。

  “是的,本来我就是打算跑路了就不回来了。但是,又怕你们怀疑我。所以,我从案发现场回来后,就一直呆在你家,这样最起码不会令你们怀疑。没想到,到了你家还有意外的收获,就是知道了你母亲原来也是那场医疗事故的护士。就是她不小心拿错了药。导致我的妻子死亡的。所以,我才会把你母亲也杀死。如果当初钟正豪不放那把火,我的妻子本来还活着的,最后就是因为那把火,让我的妻子被烧死了。所以,我要报仇。”

  赵伟突然发疯似的大笑起来,刘子豪突然上去给了赵伟一拳。“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害钟倩,她跟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说完,刘子豪又要上去揍他,众人赶紧把他拦下,劝他冷静点。

  “我只杀了钟正豪跟崔欢,其他的人我一个没动。—警官,把我带走吧。”

  赵伟走到田志成的身边,伸出了手,示意给他拷上,赵伟认罪了。拷上了赵伟,田志成就要把他带走。却被包青天拦住了。

  “田组长。别忘了,我还说过。这是两起案件,‘复仇者’的面纱已经揭开,剩下的就是揭开‘神秘人’的面纱。”

  “对。你说过的,这次案子的凶手有两个,我差点忘了。”

  “包青天,你快说。到底是谁杀死了钟倩。你,你快说啊。”

  刘子豪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那种表情就好像是,谁要是杀害钟倩的凶手,我一定会跟他拼命的眼神。

  “杀害吴妈的手法我已经说过了,先来看看神秘人是怎么布置这个局的:首先,他将钟倩迷晕,并对其进行侮辱。这一幕被吴妈看到了,就威胁吴妈不准说出去。完事以后就跑了,吴妈一时半会想不到是谁,就突然想到了混湖帮。把账算在混湖帮的头上。”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一定不是混湖帮的人做的呢?”狄仁炎打开扇子,高傲地说道。

  “有两点,第一点,如果真的是混湖帮干的。是不会将人进行迷晕再侮辱的,都是直接上的。第二点,就是吴妈的证词,他说的是进来几个混湖帮的人将钟倩进行侮辱,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吴妈还会有心情去看是几个人吗?正常人的反应都是先阻止吧。大不了就是受点伤吗。但是我看吴妈一点伤痕都没有呢。”

  “说不定,是被吓傻了呢。”包雨莲说道。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吴妈接下来说,打电话通知了刘子豪。为什么不通知小倩的父亲,反而通知刘子豪呢?不符合常理吧?”

  “你在寺庙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这件事是钟正豪干的,所以自然没有必要通知钟正豪的吧。”文园也提出了疑惑。

  “我刚才就说了,在寺庙的那番推理是中了吴妈的道了,不算数的。后面我经过仔细的思考,才发现了漏洞之处。”

  “是什么?”田志成问道。

  “吴妈如果要包庇那个神秘人的话,是没必要通知钟正豪的。因为钟正豪有把柄在神秘人手上,这个吴妈也是知道的。所以,她就想到了将这件事推给混湖帮。让混湖帮来背这个锅。”

  “原来是这样。—那吴妈的死因就是神秘人怕这件事被吴妈说出去,所以才会用她儿子作为要挟,逼吴妈上吊自尽?”刘长军疑惑地问道。

  “可以这么说。”

  “那神秘人到底是怎么要挟吴妈的?如果照你这么推理,侮辱钟倩的不是钟正豪。也就是说,吴妈的儿子没有病,他又是怎么要挟吴妈的呢?”

  “很简单。相信有很少人知道,吴妈的儿子是混湖帮成员吧?”

  听到这个结果,大家都大吃一惊。很明显,都是不知道。

  “在整个风铃村的人。知道吴妈的儿子是混湖帮成员的少之又少,而吴妈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神秘人就是用这件事来要挟吴妈,还对吴妈说你要是不听话,可以分分钟将你儿子弄死。吴妈护子心切,就只好选择上吊了。”

  “好可怕的凶手。居然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包雨莲在一旁咬牙切齿地。

  “再来说说钟倩死亡时的案子。—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我当时是因为要走了,所以打算在走之前再去看钟倩一眼,就让我看到了这么一幕。为了不让大家看到这不雅观的一幕,我就给钟倩套上了被单。”

  “原来被单是你小子搞的鬼啊,我就说怎么会有被单在死者身上呢。”田志成无语道。

  “当时在案发现场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钟倩,一个就是刘子豪。而且现场是一个密室。想要从那间房子里出去是不太可能的。”

  “是啊。神秘人是怎么出去的呢?当时钟倩已经死了,刘子豪又被迷晕了,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从门窗紧闭的房间里出去是不大可能的吧。”文园再次提出了质疑。

  “仁炎,你不是混湖帮的军师吗?相信你也是有一定的头脑的吧?你能猜猜看,这是怎么回事吗?”

  众人都很纳闷,包青天讲的好好的,怎么无缘无故的又扯到狄仁炎身上去了。而狄仁炎知道包青天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把目光聚集在一个人身上。

  包青天也笑了一下,随后把手指指向人群中的某一个人。随机说道:“没错。先是侮辱了钟倩,又是逼迫吴妈自杀,最后还把钟倩杀害的那个人,就是你。”

  十二雨过天晴

  众人朝着包青天手指指的方向看去,包青天指中的,正是刘子豪。而刘子豪也在心里暗暗地吃了一惊。而大家也似乎不相信这件事情是刘子豪干的,都在为刘子豪开脱。因为刘子豪是那么地爱钟倩。

  “神秘人是你的话,一切就可以说的通了。侮辱钟倩以后,威胁吴妈不准将此事说出去。再配合吴妈演戏,然后怕事情被吴妈抖落出去,又威胁吴妈自杀。最后又杀了钟倩。”

  “包青天,你的推理的确是丝丝入扣,没有可以攻破的地方。但是你说我是那个什么所谓的神秘人,也要讲究证据啊。空口无凭可不行啊。”

  “你喜欢小倩很久了,表达心意却一直被她拒绝。于是你就急火攻心,将小倩迷晕以后把她侮辱了。因为吴妈一直作证是混湖帮干的,所以你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件事推到了混湖帮的身上。就在我要走的前一天,你再次向小倩表达心意,结果还是被拒绝。而且还被告知,小倩喜欢的是我,当时你就怒火攻心,把她掐死了。”

  “我怎么觉得后半段是你自己编的。”文园无语地说道。

  包青天看了文园一眼,文园便不再说话了。

  “可…可是钟倩不是被…”田志成惊讶地说道。

  “后面你就做出了人面兽心的举动。你觉得掐死她还不解气,便把死后的小倩给…”

  说到这里,包青天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大家也都知道包青天要说什么了。都在骂刘子豪是人面兽心,居然jia

  尸。

  “小倩真的太可怜了,死后还要这样被侮辱。”

  包雨莲惋惜地说道。而刘长军脸转向一边,不说话。但是泪水却已经流了下来。

  “你将小倩侮辱以后,一定很害怕吧。”

  刘子豪这个时候只是紧紧的攥着拳头,脸转向一边,头低下,没有说话。

  “但是事情已经做了,索性你就一错到底。你怕自己受到怀疑,所以先将小倩吊了起来,再将门窗紧锁。用一根竹筒里面装满烟,自己把自己迷晕了。”

  包青天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竹筒。“这是我在给钟倩拿被子的时候,在床边捡到的。验证一下,上面有你的唾液。”

  刘子豪“哈哈”的笑着,不知道是屈服还是嘲讽。只是不断地在那里笑。

  “包青天,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在你面前犯了案。钟倩那个女人,不识抬举。枉我对她这么好,没想到她居然不领情。那还留着她干嘛?我只能把她杀了。—怎么样,包青天,是不是很想把我杀了啊?”

  包青天只是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久久的才说出来一句话。“我不会杀你,求爱不成,反倒杀人。自然会有法律制裁你。”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黑影快速的闪过人群。一刀刺中刘子豪的心脏。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随便冒充混湖帮,是不想活了。”话一说完,人就消失了。

  狄仁炎知道是谁,但是并没有说话。

  刘长军大声地叫着刘子豪的名字,同时泪如雨下。刘子豪没有说话,只是摸着他父亲的脸,静静地看着。随后闭上了眼睛。刘长军抱着刘子豪的尸体。痛苦不已。

  (案后)警车在“呜呜”作响,赵伟被拷上手铐带上警车。包青天从口袋里摸出了在医院捡到的那枚戒指,交到了赵伟的手上。

  “这枚戒指就是在医院发现的那一枚,给你。对于你妻子的事情,我们很抱歉。没有让你妻子做到宾至如归。”

  “该说抱歉的是我,因为复仇。从而杀害了你的母亲,你不会怪我吧?”

  “怪,又有什么用呢。人死不能复生。”

  听了包青天这段话,赵伟不知道为什么吃了一惊。随后,被警察带上警车走了。文园和包雨莲在一旁看着。

  “本来只是放暑假,好来轻轻松松地度个假,没想到居然碰到这些事情,这个假期可有的忙了。”文园无奈地说道。

  包青天走了过来。“姐,文园。你们先回家吧,我要处理一些事情。—仁炎,我们走。”

  文园和包雨莲都很疑惑,包青天处理事情。把狄仁炎叫上干什么。但是包青天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她俩也就只好回去了。

  包青天与狄仁炎边走边聊天。“狄仁炎,问你一句话?”狄仁炎疑惑地看着他。“你们混湖帮的二当家是谁?”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在去医院重新调查线索的时候,被一个人袭击。后面他告诉我,说他是混湖帮二当家。也是他告诉了我,我在推理小倩被侮辱时案子的漏洞。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他的智商绝对在我之上。”

  “他还跟你说了啥?”

  “除了告诉我推理上的漏洞之外,他还告诉我了我,说他是吴妈的儿子。说完就不见了。”

  “怪不得你会知道吴妈的儿子在混湖帮呢。”狄仁炎说道。

  随后狄仁炎向包青天介绍了这所谓的混湖帮二当家:

  二当家全名叫做赵维吹,是一个文武全才。记忆力惊人。而且他的智商估计在包青天之上,与华小操是师兄弟。同在少林寺练过武,只不过没有练那些邪门歪道的功夫。华小操是在五年前成立的混湖帮,二当家是在三年前下的山。刚下山就被华小操盯上,还比试了一下。华小操认出他这是少林武功,通过聊天也知道了是师出同门,便让他做了混湖帮的二当家。

  据说他脸上的那道刀疤也是因为小的时候跟别人打架打输了,脸上被留下了一个刀疤,他明白了练武的重要性,所以便开始上山学艺,用了三年时间,练出了少林功夫。从此做到了人人不可欺。目前的主要任务是收保护费。

  狄仁炎还向包青天说道,刚才杀死刘子豪的那个人就是他。包青天一看也知道,凭那矫健的身手,快速的步伐。跟在破案之前见到的那个人身手一模一样。这就是包青天独自约狄仁炎聊天的原因。

  “(看来这个混湖帮,别看人不多。但是,个个都有一定的本事啊。)”

  “是啊,要不然我们混湖帮人这么少,为什么敢跟真正的黑帮对抗。还被警察当做‘神’呢?就是因为我们混湖帮大部分都是高人。所以帮主才会让你加入啊。”

  狄仁炎好像能看穿包青天心里所想的一切似的,竟然把包青天的话回答了出来。搞的包青天一脸疑惑的小表情。

  “狄仁炎,这次你在我这里卧底还顺利不。”

  “不顺…”狄仁炎刚准备说,突然发现不对劲,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包青天。

  包青天笑了笑。“刚才我问你问题,就听到你左一个‘我们混湖帮’,右一个‘帮主’。我就知道了,你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卧底的。”

  “我靠,居然暴露了。”狄仁炎无语地说道。“包青天,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呢。其实说真的,我们老大很欣赏你。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所以…”

  包青天赶紧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再听下去。狄仁炎只得低下头,叹了口气。“不用再说无谓的话了。不过…”包青天话锋一转,狄仁炎觉得有戏。赶紧抬起头来。“刚才听你说的,你们混湖帮大部分都是高手。有时间我真的很想会会看。加入,我肯定是不会加入的,除非你们什么时候不让人那么害怕,我倒是可以考虑加入。虽然说我不会加入,但是我们可以合作。”

  “怎么个合作法?”

  包青天在狄仁炎旁边耳语了一阵,狄仁炎点了点头。“回去你只需要把我的原话告诉华小操就行了。就要看他考不考虑一下了。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混湖帮)华小操跑了回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华小操说了说。华小操想了一会,便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狄仁炎四处看了看,随后跑到华小操的耳边耳语了一阵。华小操哈哈笑道:“好小子,包青天这个人挺有意思的。既然他不想加入,那也不难为他。如果他想以这种方式来,也可以。好,包青天,你这人我是交定了。”

  “阿嚏。”包青天又是一声喷嚏连天,包青天有一些疑惑,最近老是在打喷嚏,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想念他。

  包青天看着自己屋子里的一切,想起了自己母亲崔欢的笑容。想起了崔欢叫他们吃饭,以及看到他们吃饭就高兴的表情。想到这些,包青天觉得自己的心里酸溜溜的。

  看着两眼无神的包青天,文园也不好打扰。便走进屋子默默地收拾行李去了。

  村长刘长军走了进来。看到包青天在发呆,便简简单单地说了几句。“包青天,怎么说呢。阿豪跟你是好朋友,他也只是因为太爱小倩了,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事。希望你能原谅他。也希望你这次回到天平市了,还能再继续保持联络。风铃村永远欢迎你。”

  “我知道了,刘叔叔。你也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刘长军点了点头。然后捏了捏包青天的肩,想要再次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随后叹了一口气,便走了。

  这边,包雨莲帮包青天把东西收拾好了,看到远去的刘长军。并且感慨的摇了摇头。毕竟,刘长军就在刚刚失去了一个儿子。他的心里也是难受的。但是他也知道,刘子豪杀了人,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也不能包庇。包雨莲感慨的就是这个。

  “包青天,说句实话。能够认识你很高兴。虽然说风铃祭没有看成,但是最起码结交到了你,还有包姐姐这样的朋友。”文园看了看包雨莲,包雨莲一脸的微笑。“我会把这次经历写在我的暑假作业里的。—我们走吧。”

  包青天点了点头。然后,坐上了包雨莲的宝马车,包雨莲把他们往火车站送去。

  这是文园第二次看风铃村的全景。虽然说发生了那么多命案,但是丝毫掩盖不住风铃村的美丽。村头的一只风铃,在风的吹舞下,正在快速地转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