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包青天刑侦档案 > 第一案 风铃祭典

第一案 风铃祭典

  第四章 命案勘察

  七赵伟遇袭

  看着天上的太阳,如此的柔和。与本来发生了命案的风铃村形成的“黑暗”,来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在医院遗址的包青天,经历了和华小操的决斗以后,静静地看着天空。陷入了沉思。

  包青天手机响了,是一个未知的来电号码。电话那头让包青天赶紧去镇上医院,他的好朋友赵伟被袭击了。包青天一听,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了。赶紧往镇上的医院走去。

  镇上医院离风铃村大概有十公里左右。包青天回到了家,说了赵伟被袭击一事。包雨莲叫包青天赶紧上车,带着包青天和文园就往镇上的医院开去。留下刘长军跟刘子豪看家?

  第一次坐在宝马车上看风景,当宝马驶出风铃村时,文园坐在车上再看风铃村。白天还是那么的美丽,经过太阳的照射,发出了强烈的光线。一座座大厦,现在还有施工的。再往前走,就是火车站了,就是刚开始包青天他们来的地方。开过火车站,就快到镇子上了。文园看着这一切,不禁感慨。

  (镇上医院)包青天他们到了医院,询问了赵伟的病房以后,便赶了过去。到了赵伟病房,他们看到赵伟脑袋上绑着绷带,手上还打着点滴。人醒了过来。包青天走过去询问病情,接着又问发生了什么事。

  赵伟告诉包青天,说他按照包青天交代的事情,去镇上找镇长拿一年前风铃村医院的住院者名单,刚拿到手走到路上,就不知道被谁给袭击了。一觉醒来,人就到了医院里,而且那份名单也不见了。

  听了赵伟的陈述,包青天陷入了沉思。这时赵伟又说道:“会不会是混湖帮干的?”

  包青天想了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要不然自己的行动混湖帮怎么会知道,以及下一步自己要做什么。混湖帮也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华小操在医院出现的太及时了。但是,混湖帮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包青天这点始终没想明白。

  “赵伟,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我会把这件案子破了的。给死者一个交代,把复仇者给揪出来。”

  包青天攥紧了拳头。可以看到在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姐,文园。拜托你们好好地照顾赵伟。我去找混湖帮。”

  说完就要出去,却被包雨莲拦住了。“喂,弟弟啊,你这样去太冒险了。你才跟华小操决斗过,你现在去,不是去送死吗?”

  “什么?决斗?”赵伟惊讶地说道。

  “是啊,包青天说在你走了没多久,华小操就来到医院了。跟他决斗了一番,还弄得两败俱伤。”文园说道。

  “混湖帮为什么会在那里?—那你好点了吗?”赵伟关心着。

  “差不多了,我也不清楚混湖帮为什么会在那里,所以我必须找混湖帮问个明白。我有感觉,这次的案件,肯定跟混湖帮有关系。—所以,姐,文园。赵伟就拜托你们了。”

  包青天说完,怕文园跟包雨莲再次阻拦,直接改用跑的。包雨莲和文园还没有反应过来,包青天早就不见了踪影。

  这边,跑出去医院的包青天一边跑,一边在想着关于案件的事情。“(为什么?华小操会那么准时的出现在那里?为什么,我的每一步行动,混湖帮都是了如指掌。到底是为什么?)”

  (混湖帮)华小操悠闲的躺在龙椅上,将脚放在一张凳子上。有几个小弟又是给他捏肩膀,又是给他捶腿的。华小操好不潇洒。

  “帮主,对于包青天这个人。你怎么看?”军师狄仁炎谄媚地笑道。

  “五年前我跟他交过手,那时候他的实力不怎么强。今日我又与他交手,发现他的功夫大有长进,居然能够把我打的受了内伤。看来越来越有意思了。”华小操笑道。

  “那帮主,要不要把他…”狄仁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混湖帮的原则,只求财。不做别的。我只是希望包青天能够投到我混湖帮门下。不过依他的性格,应该是不可能的。—仁炎,你不是军师吗?可有什么对策。”

  狄仁炎想了想。随后在华小操耳边耳语了一阵,华小操听了,点了点头。“不愧是军师,妙计妙计啊。”说完大笑了几声。

  这时,一名小弟来报,说包青天来到了混湖帮的门前,在那里叫唤着。华小操觉得有一些奇怪,便走出去查看。

  “华小操。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还有,我跟你何愁何怨,你要这么害我?”包青天大声地喊着话。

  “包青天。”华小操继续穿着他那红色披风走了出来。“你这是第二次来我混湖帮挑衅了。还有,我害你啥了?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那医院是我的地盘,我只是例行在那里巡逻罢了。没想到刚好看到了你,就找你对决咯。什么叫做我要害你?我怎么害你了。”

  听完华小操说的这番话,包青天竟然无言以对。“那赵伟呢?他不是你们偷袭的吗?”

  “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们混湖帮了?我们混湖帮从来不搞偷袭这种事,都是光明正大的。—怎么,你又想打一架吗?”

  华小操言语之中字字珠玑,竟然让包青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觉得华小操说的也对,顿时间案件又陷入了瓶颈之中。包青天说了句“打扰了”。便要走,却被华小操拦下了。

  “包青天,你把我们混湖帮当啥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第一次来挑衅,已经放过你了。现在你又来挑衅。你觉得你还走得掉吗?”

  “那你想怎么样啊?”包青天的言语之中带着一丝愤怒,显然他是觉得华小操非要找他的茬不可了。

  “嗯!决斗吗,就不必了。包青天,你不是挺聪明的吗?在火车上破了一件命案。这样吧。我这有一个军师,狄仁炎。你也认识他的。他这人脑袋瓜也聪明,不如你们就比比文斗咋样?”

  包青天想了一下,随即才说道:“行,你想怎么比?”

  “怎么比不是我说了算。—军师。”

  狄仁炎拿着一把扇子出来了,他那个样子真的像一个军师。

  “包青天,见笑了。我们就来比一比对对子吧。”狄仁炎笑着说道。“你要是赢了我,你就可以走。你要是输了,就得加入我们混湖帮。”

  “看来你是非要我加入混湖帮不可啊,华小操。”包青天的话里带着敌意,显然他明白,不管怎么样,华小操都想让他加入自己的混湖帮。他这一趟就不该来。

  “过奖了。要是能有你这样的能文能武的人才加入我们混湖帮,那是多大的幸运啊。”华小操邪邪的笑道。

  “你做梦。—闲话少说,出题吧。”

  “听好了,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这是一首歌名《潇洒走一回》,看你怎么对。而且你对的这个,也必须是歌名,我研究了一下。貌似还没有哪首歌有这个对子的下联。”狄仁炎笑道。

  “可恶。你好卑鄙。”包青天气道。

  其他混湖帮成员都“嘿嘿”地笑着,认为包青天肯定是答不上来了。

  包青天想了一下。“你听好了,我稍微的改编了一下。—红尘滚滚,情深痴痴,聚散亦聚合。—这也是那首歌,只不过被我改编了一下。”

  狄仁炎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包青天连这样的对子都能够对出来。不由得气打一处来。“听好了,上联是:采莲人在绿洋津,在绿洋津一阙新。一阙新歌声嗽玉,歌声嗽玉采莲人。—这是一首古诗对,古人也出过,我看你怎么对。”

  包青天想了想。“不就是作诗对对子吗?你听好了。—摘花女应红门亦,应红门亦双路聚。双路聚外公私采,外公私采摘花女。—都是写情写景。”

  狄仁炎再吃一惊,而华小操却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在一旁看起了戏。

  “最后一个对联,你要是再能对得上来,我管你叫爸爸。”狄仁炎显然是被气急了,说出来这种话。

  而包青天则是汗了一下。“不至于吧,我对出来了不就多了一个儿子了?”

  混湖帮众哄堂大笑,狄仁炎用一种带有杀气的眼神看了看众位,混湖帮众赶紧闭嘴。

  “公孙策,孙策,文一策,武一策。—公孙策是宋朝时包拯的主簿,孙策是吴大帝孙权的哥哥。一个能文,一个能武。你对啊。”

  “那恐怕你要叫爸爸了。”狄仁炎吃了一惊。“听好了,下联是:陈江流,江流,东一流,西一流。陈江流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御弟,而江流是动画片围棋少年的围棋高手,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狄仁炎被彻底折服,他没想到包青天居然这么厉害。这可都是绝对啊,他居然连一分钟时间都不到就对了出来。这智商得有多高才能对出这样的对子啊。

  “爸爸呢,就不用叫了。—帮主,我可以走了吗?”

  包青天得意的说道。华小操没有说话,包青天看了,笑着走掉了。只留下狄仁炎一个人跪在地上颓废的大叫。

  包青天并没有得意太久。他又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赵伟被袭,名单被抢,到底是谁袭击了赵伟,还有,为什么要把那份名单给抢了?以及,如果案件真的跟混湖帮有关的话,为什么华小操总是淡淡的三言两语,就化解了我的疑惑。到底是不是混湖帮干的?)”

  (混湖帮)狄仁炎跪在华小操的面前,阴险地说着:“帮主,我就说包青天这人不赖吧,你果然没有看错人。现在可以实施B计划了,要让包青天消除对我的防备之心,打入敌人内部,才能获取成功。”

  “好,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务必要把包青天收入到我的麾下,这次是不容有失的。”

  “帮主放心,小的自有对策。”狄仁炎站了起来,邪邪地笑着。“包青天。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包青天开着他姐姐的宝马车,行驶在路上。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谁想我了?”继续前进,很快便到了镇医院。

  赵伟的伤势也快好的差不多了,看到包青天进来了。赵伟也顾不上他的伤势,赶紧询问包青天什么情况。包青天便把刚才的事说了说。几个人便开始哄堂大笑。

  包青天又询问赵伟的伤势,赵伟说自己也没多严重,现在就等着出院了。而这边,包青天的手机响了,接到电话的他大吃一惊。

  八陷入瓶颈

  (公安局)田志成在整理关于案发现场的资料。包青天走到田志成的办公室,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田志成拿给包青天一份尸检报告。

  “经过尸体检测,在两名死者的鼻腔里都发现了迷药成分,也就是说,两位死者都是被迷晕的。而且据现场的进一步资料显示。两位死者都是死在了密室里面。”

  “不对吧,田组长。我母亲分明是在家里死亡的,怎么会死于密室呢?”

  “那我问你,在你家里除了你,你姐,文园,你母亲,还有那个所谓的赵伟。还有别人没?”包青天摇了摇头。“案发时,你家门,窗户都是反锁的。外人进来犯案的可能性是?”

  “几乎为零。”包青天突然说道。

  “没错。如果你不承认是密室,那就只有可能是你们四个当中的某一个人杀害了你母亲。对于这个结果,你赞同吗?”

  包青天想了想。“的确,我们四个人犯案的可能性根本就没有。也就是说如果是外人犯案,他是通过什么方法进来的,又是怎么杀死我的母亲的。所以这才是本案最大的关键。—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真的是太笨了。”包青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行了,你也不要自责了。能给你说的就这么多了。有了新的发现我会告诉你的。”

  “谢谢你,田组长。”

  “谢什么啊,你不是还帮我们警方破过案子吗?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啊。”

  包青天点了点头。随后就出了田志成的办公室。刚坐上宝马,包雨莲就打来电话,叫包青天直接回去。赵伟已经给他办了出院手续了。包青天就往自己家里走去。

  (包青天家)因为赵伟出了事,所以刘长军他们父子一直在包青天他们家等着他们回来。看到有隐隐的白色宝马的踪迹,刘长军和刘子豪他们有一些高兴,知道是包青天他们回来了。

  宝马车缓缓地停在了家门口,文园下车以后,再次看了看包青天的家。五层楼,两个人住五层楼这样大的房子,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与其说是楼房,倒不如说是别墅,因为这五层楼的家简直太气派了。

  包青天看着文园被眼前地楼房看傻了,便催促道:“你又不是没住过,有什么好看的。进去啦。”

  刘子豪看到包青天出来了,盛情地迎接。走到屋里,就看到饭菜已经摆满了桌子,三个人不住的留着口水。他们没有想到,原来刘长军父子的厨艺也是一绝,可以跟崔欢媲美了。

  “对了,包青天。你们先吃着,我去小倩家看看。离开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小倩怎么样了。”

  包青天点了点头,刘子豪说完便走了。看着自己儿子远去的背影,刘长军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算了,不理他。我们吃饭。阿豪这孩子,估计是喜欢小倩,对小倩用情太深了。”刘长军夹了一块肉,说道。看着大家都不动筷子,刘长军又劝道:“你们别光看着啊。吃啊,在难过在伤心的事情,也要把饭吃饱啊。不吃饱怎么有力气想问题。”

  听了刘长军说的话,大家这才勉勉强强的把筷子拿起来,开始吃饭了,现场的氛围好不热闹。

  刘子豪慌慌张张的跑到了钟倩的家里,看到钟倩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两眼无神。披头散发的,看来受到的打击绝对不是一点点。刘子豪走过去安慰钟倩。钟倩也只是笑笑。“我没事了,不用担心我。”

  然后他们坐在了一起,聊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包青天家)包青天他们正在吃饭,狄仁炎一身伤痕地跑了过来,而且还气喘吁吁。看起来受了很严重的伤。

  看到狄仁炎这个样子,包青天有一些好奇。便放下碗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在与包青天比对对子的时候,狄仁炎输了。被华小操暴打了一顿,差点就要气绝身亡了,然后又被华小操关押,他是拼了命才偷偷的跑了出来。现在能够救他的就只有包青天,他恳求包青天能够收留他,并且收他为徒。

  包青天听了,气愤的拍了一下墙。“(好痛。)”包青天在心里想道。

  “这个华小操,太可恶了。只是一场比试,有必要这样子吗?还把同甘共苦的兄弟害成这个样子,忒不是人了。”

  包青天扶起狄仁炎,把他带进了屋子里。众人还不明白什么情况,包青天便把前因后果都说了。没想到众人听了以后,也是摩拳擦掌,都想教训华小操。

  “你放心,狄仁炎。既然华小操都那么对你了,你就不用回去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报仇的。”

  “谢谢,谢谢你,包青天。”

  狄仁炎在地上跪了又跪,拜了又拜。包青天哪里受得起这份大礼,赶紧把他扶了起来。狄仁炎偷偷地笑了一下。

  “包青天,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赵伟问道。还时不时摸着他那缠满绷带的头。

  “不知道,现在案子一点进展都没有。”包青天叹了一口气。“还有复仇者的那张纸条,在钟正豪那里也出现过,只不过那天下雨,纸条被浸湿了。不过我估计内容应该是一样的。”包青天分析道。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混湖帮的事。你又不是警察,操心这个干嘛?”赵伟无语地说道。

  “混湖帮?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混湖帮到底是好还是坏,我也不知道华小操他究竟想干什么?每次我一去找他,他总有千万个理由回绝我,令我无言以对。我更加不知道的是,华小操跟这几件案子有没有关系。”包青天开始自暴自弃了。

  “好了老弟,你别这样。你也不用太自责了。”包雨莲安慰道。“反正风铃祭也结束了,明天你就回去吧,忘记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案子交给警方就可以了。”

  “诶?明天?本来还想看完风铃祭多耍几天的,没想到这么快。”文园失望地说道。

  “还不够看的啊?让你看了好几件案子,你还不满足。”赵伟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因为总算轮到他怼文园了。

  被赵伟这么一怼,文园顿时被气的都说不出来话了。

  “好了,这本来就是你们年轻人聊天的地方。我就不瞎掺和了。我吃饱了,就先回去了。”刘长军站了起来。

  “刘叔叔,慢点。”

  包青天居然没有一点挽留的意思?刘长军点了点头,就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包青天,不是说因为我曾经是混湖帮的人,我就维护混湖帮什么的。我敢打包票,像钟倩那件事,绝对不是混湖帮的人做的。还有,赵伟也绝对不是混湖帮的人偷袭的。因为没必要。”

  “知道了。钟倩那件事,我已经破了。”于是包青天便把风铃祭那天的推理说给了他们听。

  “什么?”文园,赵伟,狄仁炎同时惊讶地说道。

  因为当时钟倩昏倒了,文园和刘子豪把钟倩扶回去了。而赵伟那天回老家了,狄仁炎本来就没在现场,所以自然都感到惊讶。而包雨莲因为当时在现场,所以不足为奇。

  “这个钟正豪居然…禽兽。”赵伟气愤地说道。“我都没想到他会是这种人。”文园也很生气。“钟!正!豪!”狄仁炎直接被气的咬牙切齿,可以看到他的青筋都突出来了。

  “好了,我们不说他了。—综上所述,其实混湖帮和整件事情是没关系的。现在相当于,案子又回到了原点。”

  “哎呀。老弟,都跟你说了。查案是警察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们几个,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不要提案子的事情就对了。”听到包青天又在谈论案子,包雨莲生气地阻止道。因为他怕包青天如果再管这个案子的话,会遭遇不测。

  “可是姐…”话还没说完,就被包雨莲一眼给瞪回去了。包青天只好乖乖地吃饭了。

  一通电话打过来,包青天一看备注:田组长。心想是不是又有新发现了。正要准备接。却被包雨莲看到了,她一把抢过电话。这边田志成刚开口。便被包雨莲骂的狗血淋头。田志成吓得赶紧挂断了电话,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同时伴随着一脸疑惑的表情。

  看到包雨莲这浑厚的架势,都被吓到了。于是四个人便一声不吭的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还是胆战心惊的。

  华小操坐在龙椅上,他将皇冠取下。摸着他脸上的刀疤。这刀疤是他痛苦的回忆,也是他混的成功的标志。正是因为有了这道刀疤,他才会去练武,从而导致他现在成了一个人见人怕的人物。就连警察都得感谢他。说起来,他还要感谢当初给他脸上来了一刀的人物呢。

  “现在仁炎用苦肉计已经完全取得了包青天的信任,就要看仁炎能不能成功的让包青天加入我混湖帮了,像包青天这种人才,我华小操必须得要。”

  黑夜伴随着太阳的落下,月亮的升起,悄无声息地降临了。今天晚上是包青天呆在风铃村的最后一天。因为包雨莲已经给他下过通牒了,明天天一亮,就必须出发。不能够再管什么案子了。同时,包青天的离开,意味着文园跟赵伟也要走。因为毕竟他俩是包青天带过来的,不可能包青天走了,他们不走吧。所以,这个夜晚是最难熬的。导致他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觉。

  “喔喔喔”又是鸡的鸣叫,天慢慢地亮了起来。包青天,文园,赵伟都在收拾行李,狄仁炎还一脸懵,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了。包青天便向狄仁炎讲了原因。狄仁炎心里慌了,如果包青天就这么走了。那自己的计划岂不是就要泡汤了。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让包青天留下来。

  包雨莲为包青天他们准备了路上吃的东西。还特别叮嘱他们,回去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包雨莲走到宝马车旁,打算送包青天他们一程。而狄仁炎这边也慌了手脚,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任何对策。他不甘心包青天就这样离开风铃村,因为他还要实施他的计划,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