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九千岁靠躺赢权倾朝野 > 第一百二十三章:这古代的化妆品不防水啊

第一百二十三章:这古代的化妆品不防水啊

  和洛慕川一同到了宴会处,就在苏北宁顶着这妆容,几乎接受了所有人投过来的复杂目光之后,这妆容为着的正主,终于出场了。

  皇甫泽仍旧是一身青衣,桃花眼流转,风流贵气,只是这已经微凉的秋日,配上手里面的折扇,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招摇。

  到场之后,最先同皇甫泽打招呼的是洛亦景,随后便是一众官员们。

  皇甫泽都笑着回礼,直到……目光落到苏北宁的脸上之时。

  “这位是?”

  “三皇子,这位乃是北安侯。”旁边有官员介绍着开口。

  苏北宁露出了今天自从入宫以来的标志性笑容,“三皇子,你好。”

  虽然现在但是傍晚时分,还未完全天黑,可皇甫泽后背却不自觉的冒出了几分凉意。

  “贵国的侯爷还当真是……容貌独特。”

  “三皇子过奖了,本侯也就是一不小心生的好看了些。”苏北宁十分谦虚地摆手。

  皇甫泽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移开了目光。

  而苏北宁看着对方完全没有认出自己的样子,轻轻勾了一下唇角。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应该是能够顺利糊弄过去了。

  然而,苏北宁这勾唇和松了一口气的小动作,也没能够逃过洛慕川的眼睛。

  洛慕川看着苏北宁,眼尾微挑,为何他觉得,苏北宁刚才在同皇甫泽说话的时候有些奇怪。

  而苏北宁一扭头便对上了洛慕川这狐疑的目光,心头咯噔了一声,洛慕川这眼神,难道看出什么来了?

  几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苏北宁浑不吝的开口:“五皇子这么看着本侯,莫不是被本侯今日的妆容给迷倒了?”

  感受着周围人看过来的无语目光,洛慕川笑了笑,悠悠开口:“侯爷今日这妆容……的确可爱。”

  在场众人:“……”

  五皇子真不愧是和北安侯一起传过对食谣言的人,这口味不是一般的特殊啊!

  苏北宁没想到洛慕川会这般开口,看着众人的表情,不甘示弱的说道:“什么可爱,本侯这分明是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迷倒万千少男少女!”

  一张煞白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多少原本的面貌,唯独一双眼睛,灵动狡黠,仿佛盛满了璀璨星光。

  注视着这双眼睛,洛慕川脸上的笑意更浓,有些不自觉的开口:“侯爷说的是。”

  皇甫泽看着洛慕川,又看了看苏北宁,最后在心里面得出了一个结论。

  唉,果然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啊,南临皇城的审美,和别处差异竟然这么大吗。

  那他这个上天青睐的美男子,在南临皇城会不会不吃香了?

  虽然洛帝还有陈皇后他们到的时侯,因为苏北宁这张脸表情都有些怪异,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这样,靠着“接地府”的化妆技术,苏北宁顺利的度过了整场宴会。

  散场之时,苏北宁带着连易离开,走在御花园中,心里面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秋风微凉,尤其靠近湖边,带上了几分冷意。

  连易跟在苏北宁后面,越发的不敢看自家主子那张脸,只顾埋头走路,却没想到苏北宁会突然停下来,连易差点就撞了上去。

  “主子,您怎么停了。”

  苏北宁伸手指着湖边,“你看那儿,是不是一块碎银子。”

  连易看的不明晰,走上前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真的是一块小碎银子。

  “主子,真的是银子!”

  连易弯腰捡起,而苏北宁这时也走到了他身边。

  连易一抬头,月色之下,湖水波光粼粼,映着苏北宁那张惨白的脸,尤其是……苏北宁还朝他伸出了手。

  嗷的一声,连易吓得忍不住噌的一下站起身。

  苏北宁走近了才发现,就在连易脚边,还有一枚铜板,正准备伸手捡起,就被连易这反应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后退了几步,湖边湿滑,结果一不小心,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湖里。

  “主子!”连易回过神,顿时慌的大喊,“快来人啊,侯爷落水了!”

  等到苏北宁好不容易从湖里面被拉起来之时,湖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主子,您没事吧!”连易扶着苏北宁,一脸的紧张。

  苏北宁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水,摇了摇头,还没等她开口,跟着众人一起过来的皇甫泽,惊讶的盯着苏北宁。

  “你……”

  苏北宁愣了一下,抬起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脸,袖子上干干净净,除了水渍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粉底的痕迹。

  靠,感情这是一落水,妆全洗没了?

  这古代的化妆品也太不防水了吧!

  苏北宁低下头,想要赶紧离开,而这时皇甫泽已经走到了苏北宁面前,这张脸,分明就是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个姑娘啊!

  眼见的苏北宁要走,皇甫泽立刻拉住了她的衣袖。

  “你不是个……”

  “女”字还没能说出口,苏北宁转身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皇甫泽踹进了湖里面……

  整个湖边,在这一刻安安静静,只有皇甫泽一人,有些莫名其妙的在水里面扑棱着。谁都没有想到,苏北宁竟然会突然就把人给踹湖里面了。

  而等到皇甫泽被人从水里面拉起来,到了岸边之时,众人还是静悄悄的,都没有开口说什么。

  最后,还是苏北宁深吸了一口气,指着皇甫泽刚才站里过的地方开口。

  “三皇子,你踩到本侯的铜板了!”

  众人齐刷刷的低头看去,湖边,刚才皇甫泽站立的地方,果然掉着一枚铜板,在月光之下,闪着心酸又穷酸光芒。

  心酸,是因为刚刚一个皇子,竟然因它被踹入水中,差点淹死。

  穷酸,是因为堂堂北安侯,竟然因它将一位皇子踹入水中,差点把人家淹死。

  皇甫泽看了看那铜板,又看了看苏北宁,一时之间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然了,苏北宁也没有再给他开口的机会。

  “三皇子,实在是抱歉,都怪本侯一时之间没收住脚,本侯这就带你去换衣袍,省得着凉生病了。”苏北宁语气歉疚的飞快说道。

  说完,苏北宁一把拉住了皇甫泽,丢下一堆目瞪口呆的官员,在对方开口之前,将他拽离了湖边。

  当然了,在离开的时候,苏北宁并没有忘记捡起那枚铜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