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从怪异开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很担心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很担心

  第一百一十二章我很担心

  顾家家内,巍然有神的顾家家主双手负背,宛如一尊铁鼎,大气凛然,难以让人直视。

  他紧锁双眉,脸色不是很好看,陷入了深深的忧愁。

  顾家来到海岛的众人都端坐在桌旁。

  夜晚,现在是家宴的时间,但是家主没有坐下动筷子,没有人敢擅自僭越。

  这是顾家的家规,越是传承深远地家族,越森然有序,注重礼节,当代家主年轻时就威名在外,创下过赫赫功劳,因此,无论是家里的长辈元老,还是同辈之人,对他都很尊敬,此时看到以往泰山崩于面前而步改色的家主居然一改常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众人都十分的好奇与担忧。

  “是不是和今天鱼家的动作有关系?”

  人群里,有人小声地附耳交流,顾家近百年来实力愈发低迷,有些跟不上其它一流势力的强度,要不是出了一个顾灵汐,顾家将会十分尴尬。这些事情,众人都看在眼里。虽然平时根本没有人提及这件事情,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潜意识里,顾家最大的危机便是这个。

  鱼家今天的行为不可谓不嚣张,直接得罪了一个未来可能前途无量的选手,鱼家的那个鱼传佩并不是什么没有头脑之人,因此,他的举动,多半是胸有成竹才做的。

  连一个当代最强几人之一的选手都不放在眼里,而且行事上还如此狂妄自大,鱼家的气势,已经开始成了。换作其它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会这么做,因为未来可期,宁多一友,不多一敌。

  他们在猜测,或许家主现在是在因为鱼家的行事担忧,鱼家本来就已经足够地强大了,要是再按照这个势头发展几十年,不,不用几十年,十年,只要十年就足以成为一流势力里面当之无愧的魁首!

  除了司异以外,明面上的势力,恐怕没有一个可以与鱼家相抗衡的。

  到时候,以鱼家现在的这种行事,保不好会对最弱的顾家下手,行吞并打压之事,顾家未来,或许会有一场劫难!

  想到这里,顾家的人也不禁一起担忧起来。他们现在的处境十分尴尬,一流势力已经逐渐跟不上了,但是离二流势力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卡在这里不上不下,很多二流势力都在起心思,想着顾家什么时候倒下,汲取顾家尸体的养分,扶摇而上,成为新的一流势力。只要鱼家想要,根本不愁没有人当狗!他们现在积贫积弱如同一块肥美的肉块,被无数人觊觎着。

  他们都没有联想到鱼家宣战事件里面的主角之一,计红。顾家家主想的其实并不在那里。猜得不说完全错了,对,但也只是对了一半。顾家家主担心计红得罪了鱼家,被鱼家针对。他还惦记着计红的血脉,这是顾家目前来看最有希望的崛起机会。

  “唉。”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鱼传佩自出生以后,就声名赫赫,同辈中难逢敌手。虽然还只是小辈,却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要是自己老去,顾家的下一代家主,还能抗衡鱼家吗?

  “灵汐,等会宴后,你到家主室来,我有话跟你说。”

  顾家家主眉头伸展开来,恢复成了平时那种古井无波的样子,轻轻对顾灵汐说道,然后,终于坐了下去。一言不发举起了碗筷。

  家族里的众人虽然不明白家主心中想着什么,但是也纷纷开动了碗筷,顾灵汐修长的大腿翘了起来,一边优雅地饮下一口红酒,一边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家父这个时候叫自己……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交代吗?

  会不会和刚才表现出的苦恼有关?

  ……

  鱼家内部,原本端坐在鱼家家主面前,迎接着鱼家家主恭敬奉承的牵丝人,脸色陡然变换了一下。像是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画面,突然打破温和的氛围,“唰!”地一下站了起来。

  “这……这不可能!”

  牵丝人身体狠狠一颤,如同遇到了令他恐惧的东西,寒毛炸起,推翻了几碟卖相精致地菜肴。不断地大口呼吸着。脸色恐慌极了,变得极其难看。

  鱼家家主被吓了一跳,矮小的身体抬起脑袋,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大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让您如此动容?”

  牵丝人露出慎重的神情,正要说话,突然再度一变,手指间缠绕着的银丝咔咔咔连续绷断了好几根,他脸上一红,喷出一口鲜血,像是受了创伤,捂住肺部狠狠地咳嗽起来。血沫子溅得到处都是,鱼家家主赶紧关切地起身相扶,同时勒令衣衫半解的丰腴美妇妻子去拿药物。牵丝人却制止了他的行为,摆摆手说不用。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勉强适应之后,艰难地开口道:“失败了。”

  “失败了?”

  鱼家家主一愣,不知道牵丝人指的是什么。

  “阴宗在这里的第二个行动,失败了。而且,主要的责任,在我这里……我本来以为这是一次万无一失的行动,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居然……”

  牵丝人慢慢坐下,话说到一半,脸上又是一红,似乎是想到了令他愤懑的事情,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又是一口大血吐出,不住咳嗽。

  在牵丝人怀里的美妇人赶紧拿出手帕细心地拭去牵丝人的血痕,鱼家家主虽然看着自己的妻子跟其它男人无比亲昵,却没有任何不适,仿佛早已经习惯,与妻子一起服侍着牵丝人。

  “这次行动虽然失败了,但是我却得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算起来,勉强可以将功补过。主上大人一定会对此感兴趣的。这样的话,虽然不能完全抵消我的过错,但是也能免去实验之罪了。而且,说不定还是一场机缘。”

  牵丝人很快镇定下来,隐去了自己慌张失措的模样,重新恢复冷静。不舍地揉了揉,他把带着水渍的手指塞入美妇人的小嘴中对鱼家家主说道:“这几日,你的款待令我很满意,我不会忘记的。但是事出突然,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与主上大人对话。”

  鱼家家主听到牵丝人的话,顿时有些着急:“这……这和一开始所说的不一样啊?那我们怎么办?”

  “你们……”牵丝人犹豫一下,安抚对方道,“事情照旧,按照计划,主上大人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神龛,我只是暂时离开而已,最终,还是会回来的,要不了多久。”

  “但是没有您在场的话,我只怕发生变故,而且犬子服用息肉之后的后续处理,没有阴宗的秘药……”

  “这个你不用担心,服用完息肉之后,没有秘药,可以吃人。效果也是一样的。当然,仅限于和自己同血脉的人。”手指在怀里美妇人的口中搅动着,牵丝人感觉自己行了,美妇人当即夹道相迎。

  “这……好吧。”

  鱼家家主还想多说什么,但是又怕触怒了牵丝人,惹得对方不快,乖乖闭上了嘴。

  可以吃人,但是必须吃和自己同血脉的人。

  鱼家家主隐藏在深处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狠辣,心里开始筛选起可用的名单来。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些累了。”

  牵丝人抽出手指站起身来,怀里的美妇人则服侍他起来,牵丝人捂着胸口揉了揉,似有些疲倦,一个分身被毁去,对于他的损伤十分的大。更不用说是控制了模糊人影的分身,他在那具分身上面的投入非常大,不逊于在浮城的那次损伤。

  现在他累了,需要休息。

  看着牵丝人离开,房间里面陷入冷清。鱼家家主脸上一直保持着的毕恭毕敬,逐渐消失,化为了阴沉。

  “我连我老婆都给你睡了,现在突然跟我说毁约,不干了?这是什么道理?”

  牵丝人的话,他表面上虽然不在意,但是内心里面,还是埋下了一根刺,越想越觉得气愤不平,鱼家家主在牵丝人身上的投资非常大,不仅以最高规格款待对方,而且还给了对方不少好处。本来想着能通过他在阴宗里面多捞一些好处,但是现在看来,牵丝人并没有真心把他看作朋友,或许只是一个人傻钱多的蠢货。

  这让鱼家家主警觉了起来。

  “不能靠他,我们必须另外寻求出路……”

  “鱼家为了发展,不仅耗光了祖宗传下来的底蕴,而且还透支了未来,如果能在这一次的变故之中得利,那么就能连本带利全部赚回来,但是如果失败了,鱼家将会万劫不复,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有鱼家的名字。”

  “鳞卫,看看佩儿的情况怎么样了,明天是否可以按照预期正常出关。”

  他对空中喊了一句。

  在桌子底下,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安装着一个窃听器,用来窃听和记录在这个房间里面的一切。所有的声音都会传到鱼家家主手下的鳞卫手中,鳞卫,是鱼家直属于家主的亲卫。

  不仅仅是这个房间,事实上,整个别墅,每一个房间里面都被安装了这种窃听器,牵丝人可以发现再微弱的怪异痕迹,却绝对无法发现一枚小小的现代窃听器。

  ……

  楚城,城市边缘一间看起来格格不入的便利店之中。

  虽然一直亮着电灯,崭新的店内鹅黄色灯光看起来温暖宜人,好像一直有人在的样子,但是早在中午的时候,这家叫做“盛白便利店”的店铺就已经关闭了它的大门。

  一个铁质的牌子挂在门锁上面,“今日暂不营业。”写得理所当然。

  既没有给出理由,也没有说什么时候恢复营业。

  要是其它地方的便利店照它这种开法,早就该饿死了,好在盛白便利店从来不靠卖东西盈利,而附近的居民也都习惯了这家店铺的风格,要是什么时候盛白便利店突然全天无休,那才会令人感到惊讶。

  甚至于,有传言称,这家看起来明显一直处于盈亏状态的便利店,真正的目的不是经商,而是一个类似藤原豆腐店的高人隐居之地,里面的店员,一个个身手不凡,会呼吸吐纳、修炼内丹、御剑飞行、吞晶吐焰……

  在商店的后院里面,中年帅哥罗盛手上拿着一封刚刚拆开的信件,看着里面的内容,先是一喜,然后一愣,接着不解,隐隐还有些忧愁。

  这是一封来自司异上层,他的老大陆纬给他的亲笔信,在收到白洛水身份的秘密信息之后,时隔不久,陆纬对此十分关心,很快就发回了回复。

  原本,罗盛对于信上的内容不抱有太大期望,虽然根据白洛水的说法,阴的主力并不在这里,而是在进行另一件任务,但是有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在手中,还是令他头痛不已。

  依靠游天之锚和司天之锚,他很漂亮地接走了洛水,就像是迷宫游戏里面开透视一样根本没有其他人玩的机会,但是在久久找不到白洛水之后,阴的人就可能去那些可以接纳白洛水的地方,一个个地毯式搜索。

  所以迅速发信息给陆纬,也是想要请求上头的帮助,最好能直接接走白洛水,这样她才最安全,有陆纬亲自坐阵的地方,罗盛相信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害白洛水。

  但是在陆纬发回来的信上,却没有让白洛水得到他的庇护。

  开头陆纬先是承认了罗盛的功绩,大大的有赏,并且没有出现罗盛最害怕的事情,允许了他接纳白洛水。

  可是下一句,陆纬却说,阴宗不会对白洛水产生兴趣,可以自由收容,无需地区的庇护。

  罗盛很不解,他知道陆纬是个聪明人,肯定知道阴宗前圣女的身份代表什么。

  但是,陆纬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拒绝了庇护对方。

  这一句话,到底是在婉转地劝他放弃白洛水,还是在说实话?

  阴宗怎么可能会这么放弃自己的前圣女?

  阴宗真的会这样放弃自己的前圣女?

  “可恶……计红那小子还不回来,这比赛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他揉了揉脑袋,和大人物们说话是真的麻烦,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再次失去白洛水的,就算阴的人有可能找上门来,他也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