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诡秘之主打破次元壁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擦身而过(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九章 擦身而过(求订阅~)

  把第一笔研究资金转进廷根大学实验室的帐户里后,看着帐户上的金额锐减大半,西法感觉到一阵心痛。

  没关系的。

  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

  今天我花了四千镑,明天我就能赚回四万镑,甚至后面加个零!

  人嘛,眼光得长远一些,格局得大一点才行。

  安慰着自己的西法,在旁边公司雇员崇拜的眼光里,离开了银行。

  西法今天没什么安排,便在附近花店买了一束鲜花,再次来到拉斐尔墓园。来到墓园已经超过十点了,但墓园依旧清冷、安静。

  西法没让格鲁陪伴,他独自一人走进墓园。捧着鲜花向灰熊他们墓碑附近走去时,听到了一两声小声的抽泣。

  西法随既发现,前面走来了几个人。他们都穿着纯黑的正装,男士拿着手杖,胸口塞了一条白色手帕。女士头戴白色小花,身穿黑色长裙。

  看样子,他们刚参加了一场葬礼。他们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悲伤。

  西法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年纪大概三十左右,鼻梁高挺,灰色深邃的眼眸中,满溢着深沉的悲伤,仿佛正送走了一个最亲近的人。

  走在灰眸男子稍后的,是一个年轻人。他有着黑色的鬓角,绿色的眼瞳,十分英俊,有股诗人的浪漫气质。

  但现在,这位诗人表现得很忧郁,他视线低垂,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西法还看到一个中等身材,黑发褐瞳,有着明显书卷气的年轻人。他正在安慰那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姑娘,似乎感觉到西法的视线,他看了过来。

  两人目光交错的瞬间,西法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在哪里见过,却又说不上来。

  很快西法和这几人擦身而过,他独自来到距离灰熊墓碑附近,今天同样也把花放到一位陌生人的墓前。

  突然,他往来时的方向看去,看到那几人消失在墓园大门。

  西法一阵心跳加速。

  他知道那些人是谁了。

  他们是值夜者,刚才和自己对望的,应该就是克莱恩!

  他们的样子,完全符合原著的描述!

  值夜者来这里,难道,他们有同事牺牲了?

  说起来,我记得他们当中应该有位老者。

  那位老先生教结克莱恩不少神秘学的知识。

  他没有在这,难道说这个葬礼,是为他举行的?

  无来由的,西法想起了凯尔的话。

  行走在神秘世界里,谁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

  我们,都是努力挣扎的可怜虫啊。

  没有说话,西法安静站了十几分钟后,才离开了墓园。

  到了晚上,他来到安全屋,从信箱前经过之后,他又退了回来。

  西法有记得他对侦探先生说过,如果下次有新的报告,可以寄到这里来。这是‘公爵’的住所,‘公爵’是艾洛斯安保公司的雇员,曾经处理过山迪的委托。

  现在山迪出事了,‘公爵’委托私家侦探调查原因,虽然有点牵强,但总比男爵儿子插手来得合理。

  打开信箱,西法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信封。

  他拿出信件,走进屋子,把客厅的煤气灯亮了起来。

  灯光下,西法看到这封信没有收信人信息,也没有署名,信封上空白一片。

  他用裁信刀打开了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信,打开,上面写着几行字。

  ‘非常抱歉,先生。’

  ‘我有急事需要返回故乡,你委托的事件,我无法再进行下去。在这里,容我真诚地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您应该知道我是谁。’

  我当然知道。

  西法把信随手丢进壁炉里,并点了火,看着炉火中那封信变成了灰烬。

  罗宾中止调查?

  那样的话,我是否应该重新委托一位侦察,例如那位享利先生,他的委托应该处理完毕了吧?

  罗宾应该没事吧?

  没有熄灭炉火,让壁炉维持原状,在自家屋顶的烟囱冒出轻烟的时候,西法悄然离去。

  走进猎人俱尔部的大厅里,西法就听到一阵敲敲打打的声音,昨晚让奈菲一脚跺碎的地板附近,围起了一圈警示栏。

  在那里面,西法看到了奈菲。这个高大的女孩今天穿着灰蓝色的工人服,戴着鸭舌帽,秀丽的脸上涂着石灰。

  她正把一块块木板敲钉拼接,看样子,今天一整天都在努力工作,修补着昨晚被她破坏的大厅地板。

  “这样不是挺好的。怎么样,这一天过得很快吧?”西法站在警示栏旁边,向里面正在进行修补作业的姑娘看去。

  “老大!”

  奈菲一脸郁闷地说:“这一点都不好,我活跃的舞台,应该是在战场上,和那些怪物厮杀,而不是在这里修地板!”

  “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再说,哪里有那么多怪物让你杀。”西法呵呵笑了声,丢下这姑娘,径直来到吧台。

  今天打了个红领结的帕克先生看了他一眼:“看上去,你的麻烦解决了?”

  “算是吧。”

  西法坐到椅子上:“灰熊的事有进展了吗?”

  帕克先生擦拭着杯子并反问:“你觉得我会知道吗?”

  西法微微倾前,小声地说:“帕克先生,你其实是非凡者吧?”

  帕克先生动作不停:“照你这么说,难道非凡者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能碰上一个?”

  “那你怎么确定灰熊他们被扣押的地点,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救下他们,可如果不是你的话,尸体估计还要再晚一点才能够找得着。”

  老人嘴角刚往上扬,还没来得及释放笑意就消失了:“经验、渠道、再加上一点相像力,你也可以办得到。”

  “你别让帕克先生骗了。”负责人艾洛斯的声音响起来,他看上去似乎刚回来,“别看帕克先生这个样子,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位优秀的猎人。他的经验之丰富,远超我们在场所有人。”

  帕克先生脸上没什么表情,仿佛艾洛斯说的是别人。

  艾洛斯走进了吧台里,拿出几瓶酒,开始调制起来。

  他还朝修理着地面的奈菲叫道:“小姑娘,把活先放一放,过来喝一杯吧。”

  “人嘛,不能总把时间花在工作上,偶尔也得享受生活。”

  西法朝后面的女孩看了眼,心想人家可一点都不小,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皆如此。

  他又看着负责人:“我记得你说过,这两天要住在俱乐部里?”

  “可我不能总呆在酒吧里,我有家庭的,公爵。不过你放心,晚上我会住在俱乐部,有几个壮汉拿枪保护我,我可以睡个好觉。”

  艾洛斯调好了一杯酒时,刚好奈菲过来,他微笑着酒杯推给了奈菲:“这杯算我的。”

  “谢谢你,艾洛斯先生。”奈菲把帽子拿下来,就要伸手去捉酒杯。

  这时艾洛斯咳嗽了几声。

  西法现在听到咳嗽都相当警惕,他立刻启动灵神,发现艾洛斯的气场还算健康。

  除了嘴边有一团散发着微光,并且浮现出模糊人脸的烟雾外,负责人很正常。

  才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