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盗墓:从精绝女王开始 > 第0138章 陷空洞(求订阅)

第0138章 陷空洞(求订阅)

  楚尧念叨着胖子命格硬,殊不知胖子这边正经历着生死险境。

  所谓的龙岭,往大里说是黄土高坡的一部分,可实际上,就是一个土岗连着一个土岗,起起伏伏落差极大,

  各个土岗之间被阳光暴晒,被雨水冲刷,早就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有的地皮看着完好,可一踩就破,被当地人叫做土壳子陷空洞。

  胡胖金三人从农户家出发,一路向西南,走了好久,他们终于看到了听说已久的鱼骨庙,

  可真到了地方,胡八一大失所望。

  这鱼骨庙建的地方根本就不是风水宝地,他笃定,这绝对是盗墓贼掩人耳目的幌子。

  而且就算有墓,也绝对不是大户人家,更早就被那个盗墓贼偷光了。

  胡八一顿时没了兴致,想着就此离开,可突然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让胡八一觉得这鱼骨庙可能另有蹊跷。

  于是决定找个更高的地方再看一眼鱼骨庙。

  当登上更高处再看,胡八一傻了眼。

  而身后,

  胖子瞅着老胡状态不对,想着跟上去看看啥情况,

  可刚上到半截腰上,脚下突然一陷,从胸口往下全部扎进了地底,

  胖子心头一惊,这是踩在陷空洞上了啊。

  抬头看老胡,那家伙还在山顶发呆,回头再看山脚,大金牙正背靠着土丘休息着呢。

  胖子想大喊,但还是忍住了。

  这土质结构有问题,严重沙化,

  胖子卡在那里是一动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又怎么敢大喊?

  他现在只能用两只手轻轻撑住,保证身体受力均匀,同时期待这两货早点发现自己。

  可这一等,

  十分钟过去了,

  也可能是五分钟吧,

  总之胖子现在是一脑门子冷汗,度日如年啊。

  慢慢的,

  胖子手臂越发吃力,快要撑不住了。

  想着万一真掉下去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直接来个活埋,那滋味可不好受。

  “不管了,死就死吧。”

  胖子还是决定大声呼救,不然等他俩发现自己,黄花菜都凉了。

  可就在他将要张嘴那一刻,

  “胖子!”

  是老胡的声音。

  “胖爷。”

  哈哈,大金牙也注意到了。

  乖乖,总算是发现了。

  胖子神情一松,吐出一口气。

  可谁成想,

  就这一口气,胸腹一张一吸之间,整个身体的力量平衡被打破。

  “哗哗~”

  是细土滑落的声音。

  胖子脸色一僵,慌忙挪动身子,再次寻找平衡点。

  但下坠的力量越来越大,胖子试图伸手抓住一旁的荒草。

  可荒草距离指尖始终有段距离。

  “簌~”

  胸前又一块泥土滑落,

  胖子只觉得一股无法抗衡的重力袭来,然后眼前一黑,

  整个人都没进了地里。

  “完犊子了。”

  胖子心头冰凉,

  可就在这时,用力向上扒拉的手掌,突然被一股力量抓住,

  “胖子,抓紧喽。”

  紧跟着上方有声音响起,

  是胡八一,

  “老金,你特娘的再用点力啊。”

  半截土下,胖子绝处逢生。

  用力抓紧胡八一的手掌,同时双腿快速打开,撑在两边泥土上。

  慢慢的,胖子再次从地下露出头来。

  晃掉脸上的泥土,

  胖子看见老胡正趴在地上,身后大金牙正拽着他一条腿。

  “别乱动,手臂和胸口用力,一点点爬过来。”

  胡八一一眼就看出这里的土质很特殊,甚至可以说这种土壳子比沙漠中某些流沙还要可怕。

  所以胖子也是一点点的向外用力,根本不敢有大动作。

  前后十分钟,终于是爬出来了。

  胖子趴在地上,脸都白了。

  胡八一和大金牙也不轻松,两人也都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死胖子,你不是恐高么,上来凑什么热闹啊。”

  胖子也不高兴了,“哼,你要不爬那么高,叫你又不答应,我至于么我。”

  胡八一坐起身子,戳了戳胖子。

  胖子蛄蛹一下,也不搭理。

  “嘿,合着我和老金刚才就不该救你。”

  大金牙那边忙摆了摆手,“哎哎哎,胡爷,您可别说气话啊,刚才胖爷要真掉下去咯,我看您八成也得跟着跳下去。”

  一路上,这俩人的感情,大金牙可看的真真的。

  就说胖子在黄河落水那次,胡爷可真是一点都不含糊,真是抬脚就要往河里跳啊。

  所以也就是这两人,大金牙是打心眼里服气。

  胖子哼哼的不说话,胡八一则摇头笑了笑。

  “不过胡爷,您刚才在上面到底看什么呢?”

  “胖爷刚才确实没说假,我们俩在山下可喊了您好几嗓子呐。”

  胡八一看了胖子一眼,然后故意清了清嗓子,“咳咳,我和你们说啊,这山里有宝贝。”

  一听有宝贝,胖子眼睛亮了,不过一抬头瞧见老胡似笑非笑的表情,胖子忙收敛神色,哼哼道,“刚才还说这地儿破呢,咋地,现在又有宝贝啦?”

  大金牙也点头,“是啊胡爷,您不是说这里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么?”

  胡八一苦笑,“我又不是圣人,还不兴我有看走眼的时候啊?”

  “再说了,这地方确实古怪。”

  “你们自己看,这四周山岭贫瘠,无帐无护,都不成事势,加之又深陷山中,阴气也重。

  如果说这山岭植被茂密,还稍微好一点,那叫‘帐中隐隐仙带飞,隐护深厚主兴旺’。

  可这到处沟沟壑壑,还有地壳子陷空洞,就这条破山沟子,按风水学的原理,别说修庙了,埋人都不合适。”

  大金牙迷糊,“胡爷,合着您这说了一大段,还是一个意思啊。”

  “可不咋地。”胖子也附和。

  胡八一笑道,“那都是我一开始的想法,后面我一合计,不对啊,就算修庙那人不懂风水,但眼睛总会看吧,修庙挑这一破地儿,要么真脑残,要么是真高手。”

  “高手?”

  “没错,刚才我站在高处才算看明白,这周围虽然山岭贫瘠,无帐无护,但上有云霓藏于绝高之顶,下有卧居深远呈安宁停蓄之势。”

  胖子一愣,“啥意思?”

  胡八一笑道,“此地必有大墓。”

  胖子先是一喜,接着脸又垮了下来,“你也说那盗墓贼已经下手了,就是真有大墓估计也早就搬空了。”

  “没错。”

  大金牙点头,“我记得那船老大提起过,说那人早就跑没影了,估计就是宝贝到手,开溜了。”

  胡八一却摇头,“能一眼看破这里真相的,绝对是高人,而高人行事一般自有规矩,就像我们摸金一脉,凡下墓,只取一到两件珍贵之物,绝不多拿。”

  “可就算是这样,这地儿这么大,怎么知道墓门在哪呢?”

  胡八一冲着两人问道,“试想一下,如果你们就是那高人,既然能看出此间有墓,又再此建庙作遮掩,那么你们会将墓道开在哪里呢?”

  胖子和大金牙对视一眼,几乎同时道,“鱼骨庙。”

  胡八一笑着打了个响指,“没错,还有什么将墓道开在庙里更能掩人耳目的呢。”

  “那还等什么呢,快走啊。”

  胖子呲溜一下从地上爬起,大金牙紧随其后。

  瞧着两人猴急的样子,胡八一摇头笑了笑,

  “祖师爷,这可真不是我想摸金啊。”

  站起身来,拍了拍泥土,便也跟了上去。

  可下一刻,

  当胡八一目光不经意落在前面胖子的肩头上时,突然脸色一变,

  急声道。

  “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