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盗墓:从精绝女王开始 > 第0136章 镇妖符(第三更求订阅)

第0136章 镇妖符(第三更求订阅)

  身后,

  楚尧踏步而来,速度极快。

  几乎眨眼的功夫就追上了狐仙。

  而这却不是令狐仙花容失色的原因,真正让后者感到惊恐的是血气,

  一团澎湃无比,强大到令人窒息的血气。

  就在那个年轻男子胸口的位置。

  狐仙惊惧,

  它是山精野怪,最怕这种至强至阳的血气。

  “逃。”

  这是狐仙此刻唯一的念头。

  然而对面那个家伙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嘴角勾起,冰冷嘲笑。

  下一刻,

  男子咬破手指,并迅速逼出一滴鲜血。

  从那滴鲜血中,她感受到了毁灭。

  “不可能,人类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血气。”

  狐仙感应到了毁灭,她无法相信。

  可下一瞬,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恐道,“我知道了,你是张家,东北张家人。”

  然而血滴急速打来,

  正中她的眉心。

  “啊~”

  狐仙只感觉到神魂剧颤,抱着脑袋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楚尧直接探出手掌将她擒住,喝声道,“出来!”

  狐仙跪地求饶,“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啊。”

  身后的尕娃早已看懵了。

  本来狐仙的出现,让他就惊恐不已。

  这世上竟真有仙?

  可下一秒,

  这,这仙竟对着楚爷跪地求饶!!!

  不过转念再一想,

  这狐仙也是动物,楚爷连史前霸主蝾螈都能击杀,那可是动物界的老祖宗啊,一头狐狸就算修炼时间再长也一定比不上蝾螈。

  “嗯,可以理解。”

  尕娃是这样自我安慰的。

  一下子,尕娃轻松了很多,

  再看这间石室,什么虫丝,什么神仙,都不如我家爷。

  尕娃当即跑到石室另一头将军刀捡回,并递到楚尧手中。

  狐仙一瞧这样,当下更是连连求饶。

  “公子,我被那牛鼻子困在体内已有百年,神魂早就破碎不堪,您现在逼我出来必定魂飞魄散啊。”

  楚尧冷哼,“这与我何干?”

  “公子你听我说,我能感觉到这女子的肉身虚弱,我在她体内能保她一时无碍。”

  楚尧眼睛一亮,“真的?”

  “爷,你可千万别听她妖言蛊惑。”

  “哦?”

  楚尧眉头一挑看向尕娃,以为后者察觉到了什么。

  结果,

  “我娘常说狐狸精懂媚术,最会骗男人。”

  楚尧,“。。。。。”

  狐仙则盯着尕娃咬牙切齿,、

  数百年修行,就是为了一朝得道。

  精怪是什么鬼,你是在侮辱我么!!!

  “爷你快看,这家伙露凶相了。”

  狐仙,“#¥@&*……”

  楚尧笑着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大概能猜到狐仙选择小依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小依脖子上那串尸香魔芋,

  当然,狐仙可能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误认为小依的体魄适合她。

  至于她能伤到小依?

  楚尧不信。

  小依是千秋不死人,岂会怕一个小小狐仙?

  楚尧之所以会犹豫,主要是考虑到两个方面,一个正如狐仙刚才所说,她能保小依肉身一时无碍。

  这就给楚尧找到矿墓增加了些时间。

  二个嘛,

  则是楚尧需要帮手。

  要知道,当年日本人枪火精良,尚且拿矿墓没有一点办法,

  张大佛爷更是几次在矿下遇险,若非有二爷,八爷,以及他那个副官护着,早就陨落在了里面。

  即便是后来佛爷联合半个老九门的势力,最终也是铩羽折返,无奈只能炸毁所有入口,封禁一切。

  楚尧虽然自信,但不自负。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比不上当年的张大佛爷,所以他需要帮手。

  强力的帮手。

  而眼前的狐仙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狐仙看见楚尧点头,只当这公子心善,压根也没想到对方将自己看做免费的打手了。

  “我暂且放你一马,但接下来你要听我,否则,”

  楚尧冷哼,

  狐仙当即一颤,连连道,“感谢公子不杀之恩,奴家愿伴左右,听从差遣。”

  “嗯。”

  楚尧淡淡应了一声,同时瞥了一眼手上的伤口。

  蝾螈血。

  这是在龙岭迷窟下发现的,

  在一次生死危机时刻,他显化了蝾螈纹身,当即明白了一切。

  只是这种力量,他并不能随心掌控,否则新月饭店那一战,他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但他发现自己的血确实具备一些克制精怪邪祟的能力。

  也正因为如此,这狐仙才把他当做了张家人。

  对此,楚尧也没有要去解释的意思,毕竟张家这块虎皮确实够硬。

  收拾起心思,楚尧再次望着狐仙,淡淡道,“好了,现在告诉我这里的秘密。”

  狐仙一愣,“秘密?什么秘密?”

  楚尧眉头一皱,

  狐仙赶忙道,“公子,我真的不知道啊,这牛鼻子将我封印,只交代我守好这里。”

  “这里有什么好守的?”瞧着满屋子的虫丝,尕娃撇了撇嘴。

  狐仙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

  狐仙想了一下,“可能和那个罐子有关吧。”

  “罐子?”

  顺着狐仙手指的方向,楚尧再次走到墙角的位置。

  刚才高人的尸体就在那里被发现,

  那之后因为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尸体和棺钉上面,倒是没想过墙角后面还会有别的东西。

  此刻走近,确实在一层薄薄的丝网后面看见了一个陶罐。

  陶罐外面贴满了黄符纸,一层包裹一层,

  用军刀挑开那层丝网,楚尧发现贴在陶罐上的黄符纸有许多都已经腐烂成灰了,

  而最外面的也都有残缺,

  用军刀一层层挑起,好不容易在中间一层黄符纸中找到了一张还算完整的。

  不过上面的字迹却有些模糊,

  楚尧反复辨认数十次,才算将内容完整复议。

  “天有天将,地有地邸,斩邪除恶,解困安危,如千神怒,粉骨扬灰。”

  尕娃凑近,“爷,这什么意思啊?”

  楚尧沉默,若有所思。

  这时狐仙开口,“那是镇妖符。”

  “镇妖符?”

  尕娃嘀咕道,“那不就是镇你的?”

  “我…”狐仙咬牙,恨恨的盯着尕娃。

  “你什么你?”尕娃撇了撇嘴,有楚爷在,他才不怕。

  狐仙攥着秀拳,想要发作,

  但看了看楚尧,最后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尕娃得意的晃了晃脑袋,然后凑近楚尧道,“爷,这镇妖符贴在陶罐上,那是不是就是说这罐子里有妖啊?”

  楚尧点了点头,大概就是如此吧。

  不过,总有哪里感觉怪怪的。

  再次提起军刀慢慢挑开一些黄符纸,

  好像,有东西。

  楚尧定睛一瞧,

  “嘶~”

  当即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爷,怎么了?”

  楚尧伸手,示意后者自己看。

  于是尕娃往墙角又靠近了一些,然后顺着手电光线看去,

  只见军刀挑开的镇妖符下,暴露出陶罐的表面,

  而在那表面上,密密麻麻趴着无数虫蛹,

  有的早已干化,有的还能看见幼虫在蠕动,

  光线下,密集一片,看得人头皮发麻。

  而在镇妖符和虫蛹之间还能看见一些早已发黑的破烂棉絮。

  “该死,这是有人在故意孵化尸蛾子吗?”

  尕娃怒骂,这养尸蛾之人简直太歹毒了。

  楚尧却摇头,“你仔细看,这些尸蛾并不是害人的关键。”

  尕娃偷偷撇嘴,眼前这都死了十几个了,一个个脸都驻成蜂窝煤了,还不害人呢?

  心里虽然偷偷哼哼了几句,但行动上还是配合着楚尧再次看向那里。

  楚尧指点道,“你看,这些虫蛹明显是被人故意粘在陶罐表面的,然后在外面覆盖一层棉絮孵化,最后再贴上一层层镇妖符。”

  尕娃点头,没毛病啊。

  楚尧当下给了尕娃一个脑瓜崩,骂道,“真笨。”

  “到底啥意思嘛。”尕娃捂着脑袋,一脸迷糊。

  这时狐仙再次开口,“公子的意思是,镇妖符不是用来镇压陶罐的,而是用来镇压虫蛹的,而那些虫蛹才是封住陶罐里东西的关键。”

  楚尧点头,“不错。”

  瞧着真被狐仙蒙中了,尕娃脸上有些挂不住,

  狐仙则报了先前之仇,扬眉吐气,一脸的得意。

  楚尧没去在意这些小事,自顾道,“我猜这些尸蛾子是罐里东西的天敌,被人粘在罐子外面,是希望幼虫孵出来之后吐丝做茧,把这陶罐包在里面。”

  “只不过,封印时间太久,镇妖符慢慢失去了作用,许多尸蛾都逃了出来,所以才会将整个石室都吐满丝,而这些人也只能说是运气不好,并非前辈本意。”

  尕娃一惊,“爷,那您将虫丝撕裂了,这罐子里的妖怪会不会跑出来啊?”

  楚尧看了看罐口,那里明显是用被褥包裹,再用泥土封死,最上面还裹了一层铁皮,

  虽然有些锈迹,但仍密封的很好。

  而且,

  楚尧用手电扫了扫四周,

  屋顶,地面,墙壁,到处都凝结成一层层厚厚的虫网,

  可以说整间石室就是一个巨大的虫茧,陶罐里的东西出不来的。

  听到这,尕娃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时狐仙嘲笑,“这么胆小,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留在公子身边的。”

  尕娃脸色涨红,“你说谁胆小?”

  “这里还有别人吗?”

  狐仙盈盈一笑,明明很美,但却充满了嘲讽。

  “都给我闭嘴。”楚尧皱眉呵斥。

  尕娃低头,

  狐仙则傲娇的将脸转到一边。

  楚尧看了尕娃一眼,而后将手电了过去,“帮我照着点。”

  尕娃赶忙接过,

  楚尧再次蹲在墙角,开始用刀刃一点一点的剥开罐上的虫蛹,

  尕娃奇怪,“爷,您这是在干嘛?”

  楚尧抬了抬下巴,“有字。”

  尕娃看去,真的有的字。

  字刻在陶罐表面,不过此刻被虫蛹挡住了大半。

  楚尧正试图将虫蛹起开,看个究竟。

  可很快他发现,这很难。

  虫蛹粘连的太久,很多都已风化,

  此刻仿佛与陶罐连成一体,很难剥离。

  若是力气太大,说不得就会将陶罐捣破。

  于是楚尧不得不停下,

  不过,就从已经露出的部分比划来看,那应该是一个人的名字,似乎是姓姜,而最下面隐约可以看到‘真人’二字。

  姜真人?

  道士?

  楚尧怀疑这是传说中的‘缸葬’。

  可如果真的是缸葬,再结合之前分析出的论点。

  那也就是说,这陶罐里装的是某位道士的尸体,而外面那些虫蛹则是镇压尸体的法宝!

  ???

  缸葬,尸虫,镇妖符…

  为什么这位姜真人的尸体要如此大动干戈?

  楚尧先是抬头看了看,又向着石室另一边的水潭看了看,

  似乎,

  墙角的位置正对上方的宝塔。

  宝塔上雕刻十一镇邪神兽,

  这简直就是镇妖五件套啊。

  侧头再看那张耷拉在地上的死人皮,

  他好像也是这里的道士吧。

  楚尧不禁眉头一皱,

  “难不成这个道观里的道士都成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