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 > 都市小说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 第874章 再入神棍世界(七)

第874章 再入神棍世界(七)

  何甜甜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气息有些紊乱,整个人看着也略显狼狈。

  她这幅样子,跟牛大奎想象的高人模样,有着极大的出入。

  何甜甜:……

  她也不想这样,实在是刚才装逼装大了,把好不修炼出来的灵力消耗一空。

  现在的她,十分虚弱。

  如果牛大奎忽然生出歹念,她都未必打得过一个常年在山林里与野兽pk的老猎户。

  虽然何甜甜确定,牛大奎已经信了自己是得道高人,是玄之又玄的仙姑。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何甜甜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

  提着最后一丝内力,何甜甜一个纵身,飞跃到了两三米远的一棵大树上。

  她居高临下,亲眼看着牛大奎又是跪拜、又是念念有词,一副虔诚信徒的做派。

  随后,牛大奎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仙姑归来,不敢再耽搁,将那些金银珠宝重新用包袱皮包好,往肩上一抗,拿好铁镐,便慢悠悠的下了山。

  何甜甜在牛大奎跪地等待的时候,调整好了内息。

  她又是几个飞跃,赶在牛大奎前面进了小山村。

  重新摸到牛家的院子,趁着夜色,将晾在晾衣杆上的一套深蓝色老祖布衣服顺走了。

  离开的时候,发现墙角还有个竹筐,她也顺手一并带走。

  何甜甜前脚刚走,牛大奎后脚就进了门。

  若不是何甜甜足够敏捷,估计都要跟他碰个面对面。

  何甜甜重新回到山林里,找了个粗壮的大树,一个飞跃,跳上了高高的树枝。

  她把半湿半干的粗布衣服挂在树枝上,自己着盘膝坐好,继续修炼。

  自从修炼了归元诀,何甜甜就很少睡觉。

  基本上都是用修炼代替睡眠。

  今天在野外,她更加不能睡觉,索性还是修炼吧。

  “孩子他爹,你干啥去了,咋弄了这一身的土?”

  “咦?我放在这里的竹筐哪儿去了?”

  “哎呀,杆子上怎么还少了一套衣服?好像还是老大媳妇的?!”

  “……天杀的,这是进了贼啊,来——”

  牛大奎的老伴儿提着马灯来给自家男人开门,一开始还是絮叨自家男人,但紧接着,她就着微弱的灯光,发现了院子里的异常。

  向来勤俭持家的农村老太太,顿时就炸毛了。

  这年头日子多苦啊,家里的一根草都是有大用处的。

  凭白少了一个竹筐,还有一身粗布衣裳,对于老太太来说,那就是巨大的损失。

  老人家当场就嚷了起来。

  只是,还不等老太太扯着嗓子喊“来人”,就被牛大奎一把给捂住了。

  “别吵!是我弄得!”

  竹筐和衣服,当然不是牛大奎拿的。

  但他已经猜到了是谁!

  啧,除了那位仙姑,还有谁?

  唉呀妈呀,仙姑果然厉害,忽然消失,又忽然跑到自家来“拿”东西。

  就这神出鬼没的手段,牛大奎只在民间传说或是戏文里见到过。

  他心里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人,是真正的高人,万不可得罪!

  不就是一个竹筐和一套衣服嘛,就当是孝敬给仙姑的贡品了。

  以后,万一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他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跑去找仙姑帮忙。

  巫云岭!

  牛大奎牢牢将这个地名记在了心上。

  “你、你弄得?”

  牛大奎的老伴儿顿时瞪大了眼睛。

  竹筐也就罢了,那套衣服可是儿媳妇的呀。

  自家男人身为老公公,怎么能、能拿儿媳妇的衣服?

  虽然不是什么贴身儿的,可到底应该避嫌哪!

  牛大奎见老伴儿一脸的一言难尽,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他赶忙压低声音训斥道:“你都胡想些什么?”

  “回屋,我给你慢慢说——”

  两夫妻进了屋,牛大奎继续小声的说着:“今天哪,我算是遇到高人了,一个年轻的仙姑,她说……”

  仙姑不仙姑的,老太太没看到,自然也谈不上信与不信。

  但老头子从地里挖出来的宝贝,却结结实实的摆在了炕头上,容不得老太太质疑。

  老太太惊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她用力一拍大腿,“哎呀我的娘,咱家总算是有钱盖新房、娶媳妇咯!”

  对于一个做母亲的人来说,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死去的老公公给他们送了宝贝,她的儿子能够有钱娶媳妇,能够给她生孙子!

  “对啊,终于有钱了!”

  牛大奎叹息一声,看看炕头上的金银珠宝,再看看笑得合不拢嘴的老伴儿,他忽然一阵心酸,眼角渗出了泪水。

  唉,这个大难关,总算扛过去了。

  他们老两口将来的养老钱、看病钱,也有了着落!

  牛大奎再一次在心底感谢自己的老爹,以及那位神秘莫测的仙姑。

  何·仙姑·甜甜坐在树杈上修炼了一个晚上。

  清晨时分,第一缕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大山,投射进林子里。

  何甜甜贪婪的汲取着今晨第一道先天紫气。

  呼!

  运行完一个周天,让紫气在身体的奇经八脉游走,最后汇入丹田,变成纯粹的灵力!

  昨晚被消耗一空的灵力,再次得到了补充。

  何甜甜惊喜的发现,她丹田内的灵气团似乎又壮大了一丢丢。

  修为又提升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她应该能够突破练气三层。

  如此,也就能让她成为武林二流高手的水准!

  何甜甜想到这些,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

  她扶着树干站起来,双脚踩在高高的树枝上,凭“树”远眺,正好将不远处的小山村看在眼里。

  这个时间,天光还没有大亮,但村子里的鸡早已咯咯咯的打鸣,已经有零星人家的烟囱里冒起了炊烟。

  何甜甜知道,这个小山村,即将被太阳唤醒。

  她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必须尽快穿越小山村,奔赴临近的县城。

  何甜甜扯下挂在树枝上的衣服,唔,经过一夜的晾干,衣服已经干了。

  虽然还有些许潮气,但穿着已经不会太难受。

  何甜甜将道袍脱了下来,换上了粗布衣裳。头发也放下来,编了两个麻花辫。

  将道袍团起来,放到背篓里,然后背好背篓,何甜甜一个纵身,又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双脚落地,何甜甜没有停顿,脚下用力一点,整个人如同鸟儿般,再次飞了出去。

  她一边躲避着人,一边快速奔跑。

  很快,她就穿过了小山村,来到了曲折蜿蜒的山路。

  此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山路上开始有了零星的行人,或是驴车、马车。

  何甜甜不能再使用轻功狂奔,而是像个普通的山民般,大步流星的赶路。

  中午时分,何甜甜终于走出了这片山地,来到了最近的县城。

  芙蓉县!

  何甜甜在第一次进入神棍世界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地方。

  它距离归元观所在的玫瑰县有几百里。

  但两个县都在南山山脉的区域内,无非就是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端。

  一南一北,中间隔着南山山脉的群山,说是比邻,其实还隔着很远的距离。

  在那个世界,何甜甜就没怎么踏足芙蓉县。

  不过,即便没来过,这个年代的北方小县城基本上也都差不多。

  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商铺林立,只有一些红砖红瓦的平房,偶尔有个二三层的小楼,已经算是县城的标志建筑。

  何甜甜背着竹篓,慢慢的在破旧的街道上溜达。

  芙蓉县并不大,只有一条主干道。

  何甜甜顺着主干道转了一圈,又去其他的小路转了转,便找到了黑市的所在。

  她聚集灵力,虚空给自己画了一道隐匿符。

  不是彻底的隐身,而是让最大程度降低她的存在感——

  即她穿过人群,看到她的人,只是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山里女孩儿打扮的人,却记不住她的模样。

  有些人,甚至都不记得自己身边还路过了这么一个人。

  何甜甜最想要的就是这种状态,存在却不引人注目。

  靠着隐匿符,何甜甜非常没有存在感的在黑市上转了一圈。

  她顿时有些失望。

  说是黑市,其实就是个小破集市。

  十来个遮遮掩掩的人,或是背着竹篓,或是扛着大包,偷偷摸摸的寻找买家。

  还有几个明显做了掩饰的人,小心翼翼的跟那些卖家讨价还价。

  而他们交易的物品,大多都是粮食、鱼或是野味儿。

  金银什么的,几乎很少。

  何甜甜默默的叹了口气。

  不过,来都来了,也不能白来一趟。

  何甜甜找了个看着十分精明的中年汉子,小声问了句:“收大黄鱼吗?”

  “……收!”

  何甜甜的眼光非常准,直接找到了黑市最大的一个二道贩子。

  她卖了一根大黄鱼,换了三百块钱外加一些粮票、肉票和工业票。

  何甜甜拿着钱和票,飞快的离开了黑市。

  二道贩子将成色极好的大黄鱼塞进怀里,原本还想让人去跟踪一下那个年轻姑娘。

  但,不知为何,他对于这个大客户的印象却非常淡。

  他几乎都想不起对方的模样,只记得对方背着竹篓,穿着山民最长穿的粗布衣裤。

  而这样的人,在这个县城不能说有多多,却也不是只有一两个。

  “邪了门了,我今天是不是睡迷糊了,记性怎么这么差?”

  二道贩子奇怪的喃喃自语,很快,就把整件事都丢到了脑后。

  回家后,清点“收益”的时候,看到那根大黄鱼,他甚至有一瞬间的恍惚——

  咦,这玩意儿是怎么来的?

  还是想了好半晌,才记起是个年轻的山野丫头拿它换了钱和票。

  “……我怎么忘了让二莽子去跟着她!唉,果然是年龄大了,记性越来越差!”

  二道贩子又一次的咕哝着,把大黄鱼拿去换了钱,手里没有了东西,他就彻底遗忘了黑市的这场交易!

  何甜甜拿着钱和票,在黑市里转了一圈,她的背篓里就被装满了东西。

  盐和白面、大米最多。

  然后,她出了黑市,又去供销社买了一些东西。

  铁锅、碗、盆、刀,还有肥皂、洗头膏、雪花膏等日用品。

  她手里有钱,有票,买起来也就格外的痛快。

  幸好她有隐匿符,就算售货员觉得惊奇,也记不住她这个人。

  把大锅放到固定在竹篓上,又把盆、碗等物品堆到大锅里。

  何甜甜消瘦的身体,背着大大的包裹。

  也就是她有了修为,一百来斤的负重,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供销社溜达的时候,何甜甜还不忘买了毛笔和墨水。

  唉,可惜这个年代没有公开售卖黄表纸、朱砂等物品的地方。

  不过,也难不住何甜甜。

  内行人看门道,再严苛的时代,也总有一些胆子大、隐藏手段多的人。

  更不用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灵异世界。

  国家还有专门的“非常办”,还有隐匿家族,或是避世的名门大派。

  蛇有蛇路,何甜甜靠着天眼,循着那些非人类能量体,便在小县城的某个小角落,找到了一个小院。

  何甜甜敲开了房门,当着那个开门老者的面儿,掐了一个手决。

  老者点点头:这是玄门中人。

  既然都是同道,老者也就没有遮着掩着,“要什么?”

  “黄表纸、朱砂!”

  何甜甜也言简意赅。

  “好!”

  老者没有糊弄人,直接拿出了上好的黄纸和朱砂。

  何甜甜看了成色,满意的点点头。

  她各要了十份,老者开价十块钱,何甜甜也没有杀价。

  两人很快就完成了交易。

  忽然,老者眯了眯眼睛,定定的看着何甜甜。

  何甜甜笑着回视对方。

  老者没说话,只是用力握紧手腕上挂着的一串念珠。

  “告辞!”

  何甜甜客气的告别。

  “慢走!”

  老者也客气的送客。

  只是,当何甜甜的背影消失后,老者才倒吸一口凉气,叹道:“好厉害的符箓!”

  “应该是隐匿相貌的符箓,连老夫都瞒住了!”

  是的,跟何甜甜面对面的时候,老者就有种异样的感觉。

  他赶忙握住念珠,这串念珠可是法源寺的慧智大师亲自加持过的,是真正的法器。

  慧智大师年纪虽然轻,却是佛门新一代的佛子,天生有慧根。

  是玄门的绝世双骄。

  另一人,自然是麻衣一脉的小师叔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