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神医娘亲权宠天下 > 第123章,他没资格跟摄政王比

第123章,他没资格跟摄政王比

  宇文桁面色微微发青。

  他拳头慢慢攥紧,不恼不怒,反而耐着心,道:“本宫知道你遭人算计,不相信男人了,但本宫是真心的,纪姑娘,你可以考察本宫一段时间,但别找这种借口来堵本宫。”

  北渝国里,他综合条件第一。

  无人比得过他,所以他断定,纪轻羽是在找借口罢了。

  纪轻羽翻了个白眼,心想着宇文桁真是魔怔了。

  “我没堵你,我说最后一次,我心里有人。”

  她现在有点后悔,早知道不该对纪清芷赶尽杀绝啊,不然现在宇文桁也不会来缠着自己。

  宇文桁一旦认定了,就不会信纪轻羽的话。

  他咬了咬下唇,慢声说:“你喜欢的是谁?你让他来见一见本宫,若他比本宫好,本宫以后就不会再纠缠于你!”

  他心想,那个李管家肯定比不上自己。

  他就是纪轻羽最好的选择!

  “我怕你见了他,无地自容想撞墙。”纪轻羽说道,“你好歹是太子,就不能给自己留点面子?”

  说罢,转身就走。

  一个无谓人而已,她不舍得把君凌陌跑这一趟。

  要以后每个向她表白之人都提出这要求,君凌陌岂不是很忙?

  “轻羽!”宇文桁慌了神,上前想将她拉住。

  不等纪轻羽出手,她身后出现了一人,蓝眸俊脸,如妖孽,如神明降世。

  不用君凌陌吐出半字,亦不用他动手,宇文桁已然吓得退后了几步,脸色苍白。

  宇文桁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稳住了神绪,给君凌陌行礼。

  他心中震惊又惧怕,不明白君凌陌为何忽然出现在此地。

  像是试探性的,宇文桁结结巴巴的说道:“摄政王又再驾临北渝国,实乃北渝国的荣幸,不知摄政王此次来……”

  “你不是想见一见本王?”君凌陌淡声开口。

  宇文桁一听,身体一晃,整个人发软倒在地上。

  她心里的人,竟然是摄政王?!

  他呆呆的看着两人,心底还带着一丝盼望。

  宇文桁震惊开口:“摄政王,纪姑娘心里的人,是您?”

  “不够明显?”君凌陌冷声说。

  宇文桁险些晕倒过去,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明知故问。

  “是……是我唐突了。”他怕死,赶紧保证道,“纪姑娘,今日冒犯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于你了。”

  纪轻羽的目光只停留在君凌陌身上,撇撇嘴,“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府上吗?”

  “过来接你。”

  “那我今日不看卷宗了,我们先回吧。”她自然而然的牵上了君凌陌的手。

  君凌陌微微颔首,携着她走了两步,又再回头。

  宇文桁一个激灵,冷汗直冒。

  “北渝太子,本王只是她府上的一个面首,你可记着了?”

  宇文桁面色一僵,只是凭意识的点点头。

  待两人走后,他还瘫坐在地上,心里强烈翻滚着思绪。

  他早有听闻,纪轻羽养了个相貌尚可的面首,他并没当回事。

  她心里的人,是摄政王。

  她当真是留了面子,因为像他这种小喽啰,是没资格跟君凌陌比的。

  虽然君凌陌曾在卿月阁住过几日,但因为身份贵重,纪轻羽又是带着两个孩子的,他便没想到这茬去。

  原以为两人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现在……君凌陌甘愿以面首之名留在她身边,早已不言而喻了。

  宇文桁无奈的笑了笑,他输得彻底,太自不量力了。

  君凌陌在外人面前,依旧是伪了容貌。

  牵着她的手,若无旁人出了公会,再上了马车。

  他的手牵得用力,待她靠在垫子坐稳,他眸光深沉,便勾起她的下巴,俯身上去吻了上去。

  以往他的动作很是轻柔,如今是像是要宣布主权一般的长驱直入。

  她瞪了君凌陌两眼,无法推动他那堵铜墙铁壁。

  “阿羽……”君凌陌呢喃着。

  瞬间沦陷。

  纪轻羽心颤了颤,自然而然抱上了他腰。

  不知多久,君凌陌终于放过她。

  “大小姐,有人拦了车,说要见你。”

  原来是风影在说话,所以君凌陌才没有继续。

  纪轻羽脸颊微红,眸光如水,嘴唇还有些肿痛。

  她庆幸有人来拦路,不然这一吻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但心里随后就有些烦躁,究竟是哪条狗不识趣?

  正要下去瞧瞧,君凌陌摁住了她,声音干哑,不知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等会再下去。”

  她娇媚似水的模样,他不想让别人瞧见。

  纪轻羽嗔了他一眼:“你也知道自己干什么。”

  君凌陌笑了笑:“我知道,我会负责。”

  纪轻羽摸着嘴唇,没搭理他,只是隔着车帘子,提高了声响:“外面是谁?”

  “我是刘松!请纪大小姐下车说话!”

  刘松,正是她先前见过的刑部尚书,刘越的亲兄长。

  刘家人刚给刘越收了尸,刘松就来堵人了,意图明显。

  纪轻羽并没有下去,只说:“刑部尚书来拦路,莫非是想向我讨要丧葬费?”

  刘松闻言,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他气急败坏,骂道:“纪轻羽,你是仗着自己契约了圣兽,便如此目中无人了?!你杀了我弟弟,竟然说出这等羞辱之言!”

  他通敌叛国,费尽心力培养的弟弟,竟然被纪轻羽杀了!

  刘松喘着气,见纪轻羽还不肯下车,就扯着嗓子大喊:

  “大家,纪轻羽仗着自己有圣兽,就将我弟弟杀害了!简直是目无王法!”

  “我弟弟是五品炼药师 ,国之栋梁,就因为要跟纪轻羽争夺公会会长之位,纪轻羽怕输,就对我弟弟狠下杀手!”

  “我弟弟死得好惨啊!他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炼药师,一心为民为国!”

  通骂声,哭喊声,交杂而来。

  百姓驻足围观,交头接耳。

  但先前纪轻羽携着圣兽一战成名,百姓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得罪了纪轻羽。

  此时纪轻羽面色恢复了正常,便下了马车。

  刘松带着几个护卫,堵在前头,红肿的眼眸充满了恨意:“纪轻羽,你敢下来了?!”

  纪轻羽面色淡淡的:“你是刑部尚书,该知道污蔑诽谤别人,是什么罪名吧?”

  刘松失了智,根本不在意旁的。

  “污蔑诽谤?我弟弟就是你杀的,你敢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