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 第512章:恨不得一人打一巴掌

第512章:恨不得一人打一巴掌

  到了外间,就看到容九容十萧竞几个站在花厅正中,三人都是一身劲装,腰侧配着长剑,身后背着弓和箭囊,全副武装的打扮。

  不但有他们三人,他们身后还各自带着一队人马。

  一队有七八人,三队就将近三十人!

  沈千歌出来看到三人的装扮惊讶地瞪大眼,“你们这是……”

  容九拱手对着沈千歌行礼,“属下们是奉殿下之命来保护王妃。”

  沈千歌惊愕,燕王派三十名护卫来保护她!那燕王自己怎么办!

  这一路,燕王和周子愈能带的护卫本就不多,路上陆陆续续折损了些,直到燕统领加入,怕是燕王的护卫只剩下六七十人。这还是加上周子愈的护卫人数,燕王自己的护卫怕是四十人都不到!

  现在却派快三十个人给她,那燕王身边真正的亲卫十个人都没有!

  沈千歌担忧的问:“现在前院是什么情况?可知背后之人是谁?”

  容九如实回答:“背后之人是谁还未查出,出现的灰衣人都是生面孔,且带着面罩,戌时的时候那些灰衣人就开始攻击知州府和府衙,到现在已经持续将近半个时辰了,外院,燕统领在带着府兵抵挡。”

  果然!

  沈千歌之前在后院就听到前院的声音不对,果然有人在攻打前院!

  听了容九的话,沈千歌焦急的走来走去,她脚步突然顿住问道:“殿下身边现在还有几名亲卫?”

  容九看了容十一眼,不知道该不该与王妃说实话,容十微微摇头,最后还是萧竞开的口,“回王妃,殿下身边现在只有九人,容二带着一部分护卫去支援燕统领了,外院府兵死伤不小。”

  萧竞话音一落,就被容九容十瞪了一眼。

  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在王妃面前说实话,这不是让王妃更加担心。

  萧竞的话让沈千歌的心跟着一紧,她确实更加担忧起来。

  要不是这么多人拦着,她也不会功夫,她早就想去前院亲自看看情况了。

  最后沈千歌到底还是忍不住,她对容九道:“容九,你带两个人去前院看看殿下的情况,两刻钟后来向我汇报。”

  容九咬着牙摇摇头,“王妃,殿下吩咐属下保护您,属下不能带人离开您身边。”

  沈千歌无奈地瞪了容九一眼,“这里还有容十萧竞白雪姑姑,不差你一个,快去,这是本王妃的命令!”

  见王妃如此坚决,容九等人也很担心前院的情况,容十对着他颔首,容九立马朝着沈千歌行礼,带着两名护卫,转身飞快朝着前院跑去。

  沈千歌让守在花厅里容十萧竞等人都坐下休息,她也坐到了桌边,花厅里很安静,大家都心系前院,没人说话。

  难熬的时间过的格外的慢,沈千歌竖起耳朵听着前院传过来的声音,只觉得前院打杀声好似更大了。

  她抓着帕子的手越攥越紧,指甲都戳进了手心,留下了深深的印子,她都没感觉。

  终于正院门口传来脚步声,沈千歌一下子站起来,快步往门口迎。

  回来的是容九,他原本深蓝色的衣袍上沾染了好些血迹,左脸颊多了个细长的刀口,他右手握着的长剑上还在滴血,而随着他去前院的两名护卫现在只剩下一名……

  沈千歌一见到他这模样就眼瞳震动,“容九,现在前院怎么样?!殿下有没有受伤?”

  容九喘着粗气,嘴唇抿了抿还是决定将实情告诉王妃,“回王妃,那些人数量太多了,起码有八/九百人,现在已经攻进了前院,府兵死伤了许多,殿下担心府衙那边的仓库,将我们大部分的人手都调到了那边守着,现在前院人手寡不敌众,殿下和小侯爷已经带着人亲自加入战局了。属下离开的时候,殿下还没有受伤,不过小侯爷左手臂挨了一刀。”

  容九没说的是,他回后院的时候,殿下已经带着人战斗了小半个时辰,如果一直这样,就算殿下武功盖世,也抵挡不了多久,况且他们现在根本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人。

  万一还有一千人左右,那今夜就算是他们所有的护卫都迎战,也赢不了……到时候他们只能找机会护送殿下和王妃离开了。

  周子愈的身手并不输给燕王多少,就这样,连他都受伤了,可见燕王的情况有多危险,前院有多缺人手。

  沈千歌攥紧拳头,冷着声严肃道:“容九容十萧竞,现在本王妃命令你们带着手下去前院协助殿下杀敌!一瞬都不许耽搁!现在就去!”

  听到王妃的话,容九容十萧竞三人同时抬起头,最后容九艰难地摇头道:“王妃,我们不能置您不顾,殿下之前特意吩咐了,我们三人唯一的任务就是负责您的安全,只要您安全了,殿下才能无后顾之忧。不管您怎么命令,属下也只能违命不从了。”说完,三人都低下头来。

  见到三人这般,沈千歌心急如焚,恨不能给这三人一人一巴掌。

  她深吸了口气,镇定了情绪道:“那你们想要眼睁睁看着殿下受伤甚至没了性命?知州府的地形你们都知道,我现在待的正院是最安全的地方,要想攻进来,必须先攻破前院,既然这样,你们为何还要守在我这里?”

  沈千歌说的没错,知州府确实正院最为安全,只要他们守住前院,王妃其实不会有危险。

  沈千歌的一席话让三人都动摇起来。

  可让他们违抗燕王的命令,此刻他们还是做不到。

  沈千歌心急如焚,最后一咬牙道:“你们在这里,我只不过多一层保障而已,容九,你自幼跟着殿下,应该知道殿下身边有张底牌,如今这张底牌就在我身边,我如此说,你可愿意带着人去前院协助殿下?”

  听到沈千歌这么说,容九骤然睁大眼睛,难道殿下将荣渊给了王妃?

  如果荣渊保护在王妃身侧,他们确实可以放心王妃的安全,那他也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带着兄弟们去前院支援殿下。

  容九立即对着沈千歌拱手,“王妃,属下遵命,这就带着兄弟们去前院,您与白雪姑姑在正院定要小心!”

  沈千歌点点头,亲自送容九一行人出了正院。

  直到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沈千歌才尝尝舒了口气。

  燕王有了容九等三十人的帮忙,定然能压力减小不少。

  白雪姑姑在旁叹息了一声,扶着沈千歌回了花厅坐下。

  这么一坐一等,就过了一个多时辰,可前院的喊杀声仍然没有消停,沈千歌心提地越来越高,都要跳出了嗓子眼,也不知道燕王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此时,花厅里突然传出几声诡异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