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四十六章 郭嘉三胜

第四十六章 郭嘉三胜

  建安三年,八月十一日,中午。

  曹操正在司空府中读书,突然右眼皮总是直跳,跳得他实在读不了书,便走出到院中。

  如今已是入秋,天已微寒,院中树木落叶不少。

  他俯身捡起一片落叶,突然感慨,正想要作赋一首,却见门吏急忙忙地闯了进来。

  以往府中吏役之人不可能这么鲁莽,现在门吏急得忘了规矩,定是出了大事。

  他心里隐隐有不安的感觉。

  南阳可能出事了。

  现在最让他担心的只有南阳和东郡。

  袁绍之前曾派颜良进兵屯在黎阳,欲犯东郡,不过现在颜良的兵马已经撤回去了。袁绍此时正在与公孙瓒交战,也不可能顾及兖州。

  而其实呢,东郡在河北之地已经是袁绍的地盘了,曹操遣任的东郡太守刘延此时也只屯兵在白马县。

  所以,应该不可能是东郡出事。

  门吏走近了之后对曹操说道:“明公,府外有从叶县来的军吏。”

  曹操一听果然是南阳那边出了事,但他此刻绝对想不到会是曹仁战死这样的消息,大不了就是宛县失守,然后曹仁退守叶县,这是他的猜想。

  毕竟刚刚才来报说过张辽投降李斜之事,除了曹仁失守,那还能有什么大事。

  但他还是急忙命那军吏进来,然后转身回到议事厅里坐着。

  不一会,只见从叶县来的军吏后背还背着一个木匣,进来后单腿跪于地上说道:“拜见大将军,曹洪将军派我回来报知南阳消息,宛县已经失守,曹仁将军已经……已经……”

  军吏几次都说不出口,急得曹操大骂:“子孝他怎么了?你快说啊,再不说我就斩了你。”

  其实曹操已经猜到大概是什么结果了,但他还是不敢相信,所以死死地盯着那个军吏。

  军吏鼓起勇气说道:“曹仁将军已经战死,首级被斩。”

  然后从背后解下木匣,双手捧起,献给曹操。

  曹操忽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军吏面前,盯着木匣。

  他不敢打开,怕真的会看到曹仁那熟悉的面目。

  但是他还是抱着希望,希望木匣里不是曹仁的面目,而是李斜的面目。

  他双手颤抖着,慢慢地打开了木匣,只见曹仁那久违之脸出现在他眼前。

  曹操“啊”地喊了一声,赶紧又把木匣盖上,嚎啕大哭起来。

  军吏吓得急忙后退几步,将木匣放于地上,等待着曹操的发落。

  曹操跌坐于地上,哭喊着道:“子孝,我真不该让你留在南阳,早该把你们都撤出南阳,是我低估了李斜啊,竟让你至于如此地步。李斜,李不直,我定要将你斩首于南阳。”

  曹操猛地擦了一把眼泪,重新走回案前坐下。

  此时程昱和郭嘉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原来军吏回来在府门口报知府门吏后,门吏便马上派人去通知程昱和郭嘉。

  程昱和郭嘉一听到消息,便马上赶了过来。

  南阳失守还是小事,可这曹仁被斩,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他们二人进来之后,向曹操行了礼,在旁边坐下。

  曹操问那军吏道:“子孝是如何战死的?”

  军吏回道:“李斜派夏侯兰攻宛县,被曹仁将军击走。曹仁将军领兵欲从舞阴转向叶县,与曹洪将军会合,共守叶县。哪知李斜早已派赵云率兵伏在宛县到舞阴的道上,截击曹仁将军。曹仁将军寡不敌众,被敌将赵云所杀。”

  “曹洪呢,他现在还守在叶县吗?”

  “曹洪将军已经和于禁将军退守昆阳,等待大将军的援军。”

  “赵云,李斜……你下去吧。”

  军吏又行了一礼后退了出去。

  曹操又转向程昱和郭嘉问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程昱转头看了郭嘉一眼,又看着曹操说道:“公是要击走李斜,还是要击灭李斜?”

  曹操明白程昱的意思,因为李斜是自己的女婿,怕自己会舍不得杀了他。

  别说李斜现在杀了曹仁,就凭背叛自己,和他那料事于先的本事,怎么都不会放过他。

  否则,他终将会是自己最大的隐患。

  略微思索了一下后,曹操狠狠地问道:“如何击灭?”

  “以天子诏书,北结袁绍,厚赏孙策,令他进击荆州江夏,牵制刘表。同时令益州刘璋兵出蜀地,攻击荆州,以绝李斜之援。公再亲率五万大军,进军南阳,则李斜可灭。”

  曹操点了点头,又看着郭嘉问道:“奉孝的意思呢?”

  “仲德之谋甚好,公孙瓒不灭,袁绍亦不敢进军过河,北方可无忧。江东诸县孙策已基本平定,他与刘表又有杀父之仇,若有诏令,他必执行。益州刘璋,即使他不真正出兵到荆州,只需集结兵力,作势欲出,便可起到牵制刘表兵力的作用。

  徐州刘备与袁术相攻,有得胜之势,只恐他欲乘势侵汝南之地,公可赏赐安抚他。李斜如今在南阳有近两万兵力,如果集于一城,却也难攻。即使击败,恐怕他也会向洛阳逃走。不如派一大将领兵一万从鲁阳下,堵住他的去路,而公亲领大军直攻叶县和宛县。”

  程昱在旁边笑了笑:“即使李斜集兵于一城,公若围之,而刘表自顾不暇,他也必会饿死。”

  曹操还是有些忧虑:“听闻李斜如今身边颇有几员猛将,他又智慧过人,士卒亦皆愿为他舍命,此战欲胜不易呀。”

  郭嘉哈哈一笑道:“公有三胜,以主伐叛,李斜曾效命于公,却叛于公,失于忠义,而公秉正相伐,此一胜也。以怒伐骄,李斜夺取南阳,逼降张辽,斩杀曹仁,必以此为骄,而公之师怀仇怒而去,此二胜也。以众伐寡,孙策与刘璋共击刘表,则李斜成孤寡之势,而公自许都而出,兵粮无断,此三胜也。”

  曹操听了豁然开朗,哈哈一笑道:“奉孝所言极是,使我有信心能胜者,奉孝之三胜也。”

  笑声未断,荀彧此时也来到了司空府,因曹操早已有过吩咐,荀彧来时无需禀报,所以荀彧直接进到了议事厅。

  向曹操行礼之后,荀彧也在一侧坐下。

  他也是听闻了曹仁战死的消息才急忙赶来。

  “文若必已知道南阳之事了吧?”

  “刚才闻知,子孝……真的……战死了?”

  荀彧盯着还放在地上地木匣,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曹操悲伤的向荀彧点了点头。

  “公如今有何计议?”荀彧急问。

  “出师南阳,誓报子孝之仇。”曹操激愤地说道。

  “如今北方袁绍对兖州之地虎视眈眈,徐州刘备亦是欲侵汝南之地,公不可不防。如若出征,许都亦必留守兵力,不可全师而出。”

  “这点你放心,我不会让许都空虚无兵的。”

  曹操当即召集众将听命,令夏侯渊领一万人马出到鲁阳,向宛县推进。

  他自己亲率三万大军向叶县进军,七日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