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四十五章 伏杀曹仁

第四十五章 伏杀曹仁

  夏侯兰急忙带领部众尾随在曹仁后面,待前面赵云伏兵杀出时,再从后面夹攻。

  张郃见曹仁已经弃宛县逃走,也急忙领兵入城。

  宛县的县吏百姓受曹仁暴待,早就有人密议想要暗迎李斜大军夺宛,可是谋议还没定,这曹仁就自己跑了。

  众人此前早已听闻李斜大军仁义,不害百姓,因此曹仁走后他们就守在城门口,等着李斜的人马来占宛县。

  张郃带领人马到时,先是看到城外和城墙上有许多百姓,还以为他们是守城迎战的呢,还下令让兵士准备作战。

  结果来到城下时,才知道这些百姓是在城门外迎接他们。

  张郃带兵入城后,严令兵士不许侵害百姓,出榜安民,又派人到鲁阳去通知臧洪,让他带领人马和随军家属到宛县来。

  曹仁已弃宛县而走,鲁阳便也不需要再守,臧洪率领三千人马和家属来到宛县。

  且说曹仁过淯水时,因怕会被伏兵趁他半渡而击,先派一小队过河探查了一番,确定附近没有伏兵,才带着全部人马过河。

  过了河,牛金对曹仁说道:“将军,李斜志在夺宛县和攻叶县,他们绝对料不到将军会转向舞阴,到时我们杀到叶县,让子廉将军再从城中杀出,内外夹击,就凭李斜那些山贼之众,轻松便能击灭。如此将军不但无过,说不定还能立了大功呢。”

  曹仁可不像牛金那么看:“李斜不是庸才,他不在去舞阴的路上设伏,可能是因为他们兵力不多,又分散在各处,没有兵力伏击我们。否则以他的谋略,在此设伏,我们必败无疑。”

  “如果张辽这厮不降,将军现在也不用弃了宛县,只需待曹公领大军来时,便可全灭李斜。”

  “张辽当初投降曹公那么快,曹公早该知道他不够忠诚,竟还让他统兵守穰县。唉,快让兄弟们走快些,早点赶到叶县。”

  牛金对传令官吩咐道:“让各队行军速度再快些。”

  过河大概走了三十里,曹仁基本已经确定不会再有伏兵了,便又催促行军速度再快些。

  赵云说是伏兵,其实也就是在路上等着曹仁而已。

  这一带都是平原,不但没有山岭,连大点的树林都没一片,想埋伏也没地方可以隐藏。

  因此他才等在离淯水河三十里的地方,就是要以逸待劳。

  并且在曹仁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出现在面前,本身对他们就是一个威吓了。

  当探骑回报说曹仁人马即将来到时,赵云令部众做好准备,务必一击即将敌军击溃。

  赵云还多备了旌旗和战鼓,作出有上万人马的假象,给敌军一个心理威慑。

  当曹仁的人马出现时,赵云即命战鼓齐鸣,三千人齐声呐喊,旌旗飘展,攻向曹仁。

  曹仁和牛金正急匆匆地赶路,完全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前头士卒说前面有敌军。曹仁知道必是李斜派兵在此截击,急道:“大家冲过去,只有冲过去才能有活路了。”

  可是前头的士卒已经被来敌的阵势给吓到了,纷纷向后退走,还把曹仁的中军人马给冲乱了。

  曹仁和牛金也喝止不住,只能拍马向前冲去。

  那些士卒看到将军已经向前冲了,他们不得已也跟着往前冲去。

  曹仁嗷嗷地喊着,舞着大刀冲向赵云。

  赵云一马当先,也急拍马来迎,接住曹仁厮杀在一起。

  两军兵士也冲杀在一起,以士气来说,赵云的人马以逸待劳,有备而战。曹仁的人马则是奔逃而来,又放松以为没有伏兵,而且因为赵云的旌旗和战鼓的数量很多,他们搞不清敌军到底有多少人马,心里怯战,许多人纷纷向后退逃。

  所以,赵云的人马就像是在追杀曹军,而曹仁的人向后跑了不到几里,就遇到了追来的夏侯兰。

  前后都有敌兵,曹军那些兵士心理已经不敢再战,认为自己必败无疑,许多人纷纷弃械投降。

  曹仁本来就不是赵云的对手,十几回合后就被刺伤左肩,在旁边搏杀的牛金见状急忙拍马过来相救。

  可是牛金刚拍马近前,即被赵云一枪刺落马下,赵云的军士趁势斩下了首级。

  曹仁大惊,拍马想要逃跑,可是赵云哪里能容他逃走,况且此刻曹仁四周还围着许多赵云的兵士,他想逃也逃不掉。

  赵云又一枪刺向曹仁,曹仁急忙以刀来挡,赵云却突然抽回枪,重新刺出。

  曹仁已来不及回刀格挡,赵云的枪太快,他想闪也闪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云的枪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他仍然稳坐在马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赵云,他不相信自己这么快就被刺中,可是他想再举刀砍向赵云时,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再提起刀。

  赵云猛一用力,向前又一戳,紧接着用力向后抽回枪。

  枪头从曹仁胸膛里拔出来时,鲜血随着枪头喷涌而出,曹仁仍然是瞪大着眼睛,倒落马下。

  这时旁边一个兵士,箭步向前一窜,手起刀落,斩下了曹仁的首级,交给赵云。

  曹仁和牛金都已战死,曹军那些仍然在顽强抵抗的此时也都扔下了手中的兵器,伏地投降了。

  快速打扫战场后,清点战果,斩敌一千八百多人,俘虏一千多人,自损三百多人。

  赵云让夏侯兰押解俘虏回宛县,他带领部众提着曹仁和牛金的首级去叶县。

  到了叶县城外李斜大营,营门卒报入大帐,李斜忙带着众人出营迎接。

  赵云见李斜亲自出营迎接,忙单腿跪地道:“将军,云不负使命,已斩得曹仁之首,全灭曹仁人马。”

  旁边的军士将布包着的曹仁之首递了过来,李斜解开布看了一眼,确定是曹仁无疑。

  他面色悲伤,似乎有些哽咽地说道:“曹子孝,与我曾同讨山贼,共击黄巾,并肩作战。只可惜他为人残暴,屠戮无度,枉杀了许多百姓,这也算是他应得的报应吧。”

  沮授有些担忧地道:“将军此时应将首级送给曹洪,让他早些退兵。只是……曹仁之死,曹操恐怕会举大军而来,将军可要做好备敌之策。”

  “是啊,曹仁是曹操从弟,又是曹操麾下大将,他的死,必会引来曹操大军。”张辽也在旁边说道。

  “先让曹洪退兵再说吧。”

  李斜派人将曹仁和牛金首级送到叶县城门口,曹洪派人收入城中,见是曹仁之首,放声大哭。

  于禁在一旁劝道:“子孝将军已死,我们得先退到昆阳,待曹公领大军来征,再报子孝之仇。”

  曹洪觉得也是,于是带领全部兵众退到昆阳驻守,又派人将曹仁的首级送回许都,求曹操速速起兵,来报曹仁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