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四十一章 进兵南阳

第四十一章 进兵南阳

  李斜回到怀县率领人马,先到野王与臧洪合兵一处,拜臧洪为安军中郎将。然后大军渡过济水,到了轵县,又顺着轵道渡过大河,再经过平阴,进入洛阳城中。

  洛阳经过董卓火烧,又强迁百姓往长安后,洛阳城中和洛阳附近已经没有多少百姓。

  即使是两年前长安李傕和郭汜之乱时逃回了一些百姓,也还是十室九空,人烟稀少。

  李斜人马经过洛阳城中,所经之处仍然是满目苍夷,到处一片破败景象。

  他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大汉的国都。

  战争的破坏力,超出了他的想象,战场死人他见过不少,但一座曾经繁华的都市变成这样破败不堪,对他心理的冲击力也是很大的。

  虽然他现在的目标是想要成为一方霸主,但称霸的目的也是为了让百姓生活安稳。

  他还觉得现在的皇帝刘协其实挺可怜的,国和家都守不住,自己还像个玩偶一样被人追来撵去的,也算是史上最悲催的皇帝了。

  李斜作为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人,忠君思想并不严重,不过穿越过来也已经有近十年,多多少少也受了些影响,他也希望有一日自己能迎接皇帝重归洛阳。

  洛阳现在虽然有洛阳令管理,却也无事可管,得知李斜大军要经过,洛阳令和吏员全都跑光了。

  他们主要是怕李斜向他们征粮,而洛阳现在哪里能征得到粮食。

  臧洪望着那无数烧毁的房屋,悲叹了一声对李斜道:“将军,不如我们就屯住在洛阳好了,我有信心能招来百姓。有了百姓,我们就有了兵源和军粮,到时还可以到许都迎接天子回洛阳,将军便可成护国之功业。”

  旁边的沮授听了摇了摇头说道:“不可,洛阳虽败,却仍是国中之都,若屯兵在此,必遭曹操和袁绍所忌。将军此时兵力尚弱,不可太过招眼,而且洛阳没有十年也难有起色。”

  李斜觉得若是无战争,建设洛阳再成繁华都市那是轻而易举之事,可现在洛阳四方强兵环伺,哪里能让你安稳发展。

  就算是据关自守,那也只是能自保而已,要想有所发展就比较难。李斜现在想要的不只是自己安稳,他是想要所有百姓都能安稳。

  他想到了荀彧曾和他说过的“以战止战”,确实,天下已经乱成这样,不经过战火洗礼是很难能统一管理了。

  面对曹操、袁绍、刘备,还有刘表孙策等诸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与他们争鼎天下,但不管怎么说他也要去做。

  “公与说的对,洛阳现在还不适合我们安屯,我们还是要到荆州去。”他对臧洪说道。

  “张绣已降曹操,南阳现在已经在曹操手里,又有曹仁与张辽、曹洪把守,我们能轻易攻克吗?”臧洪治理州郡有一手,对行兵打仗似乎就不是那么在行了。

  李斜轻笑着说道:“子孝,莽夫而已,子龙、伯平和俊乂,哪个都能胜他,不足为虑。曹洪更不用说,只是张文远……”

  高顺接着说道:“将军,我与文远相熟,到时可让我去劝他归降。”

  “我正有此意。”李斜看着高顺大笑,他相信张辽会降的,因为张辽是一个聪明人。

  大军在洛阳屯住两日后,向南出伊阙关,经梁县,到鲁阳。

  袁绍也按照约定,此时派颜良领兵屯在黎阳,作出欲过河进军白马的态势,曹操忙命夏侯渊领一万兵马屯在陈留,防备颜良兵马过河南下许都。

  曹操亲自坐镇许都,他认为曹仁和曹洪张辽等人在南阳据城坚守,那还是能守得住的。

  不过当他知道李斜又得了臧洪和张杨的兵马时,他非常担忧。此前李斜只有一万人马,南阳曹仁他们合起来有八千人,如果坚守的话,李斜是万难攻克的。

  现在李斜已经有一万五千多人,只要攻下一城,其他两城就很难守了。

  因此他又派于禁率领两千人到昆阳,既为支援曹洪,又为万一曹洪等人失守,也可接应他们。

  五月十二日,李斜留下臧洪领三千人和随军家属守在鲁阳,亲自率领大军进到博望县。

  博望县在宛县和叶县之间,曹仁之前屠过湖阳,现在在宛县也是杀了不少县内豪强,当博望县令知道是李斜领兵来时,马上率县吏出城投降。

  李斜领兵入城,出榜安民,让百姓勿惊。

  同时让各将督领好自己的兵卒,严格遵守四条军律,凡有犯者必按律处置,绝不留情。

  军中有许多士卒是从常山带来的,之前当过山贼,李斜便任命夏侯兰为军正。

  夏侯兰在常山时也是以威严著称,况且军中士卒也知道李斜治军很严,也无人敢犯。

  袁绍只是作势欲进兵过河,却是屯在黎阳不动,李斜料想曹操必会很快领兵来南阳,必须要尽快拿下南阳诸县。

  他派人通知各将到大帐召开军事会议。

  众人到齐之后,见案上铺着一张南阳郡县地图。

  李斜指着穰县、宛县和叶县问道:“你们说说,我们该先攻打哪座城?”

  赵云向前靠了靠,指着宛县说道:“宛县,先打宛县,同时派人领兵伏在穰县来宛县的道上,阻挡从穰县来的救兵。”

  旁边的高顺马上接着道:“穰县张文远可由我去堵截。”

  李斜看着沮授,想听听他的意见。

  沮授看着地图说道:“就怕曹仁不肯出战,如果强攻城,我们必会大损兵力。就算攻下了宛县,若是曹操领兵而来,我们也必将难守。”

  李斜想起历史上周瑜前锋攻打江陵时,曹仁命牛金领三百人冲阵的事。

  曹仁是那种不服输的人,说不定他就会出战了呢。

  “伯平,你带三千人去攻穰县,不能强攻,阻止不让他们来援宛县就行。如果能劝降张文远更好。”李斜对高顺下令道。

  高顺拱手道:“诺。”

  “夏侯兰,你带两千人去宛县城下叫战,记住,若曹仁出战,你们只许败,不许胜。而且不能损失太多兄弟,就是敌军出城时你们就要跑,能做到吗?”

  夏侯兰一听让自己只许败不许胜,为难地说道:“将军,这只许败是为何?就算我只有两千人,我也必能攻下宛县。”

  “不,就算你能攻下宛县,我们也必损失兵士太多,不划算。你只要败便是立功,我会在你军后接应你。”

  夏侯兰还想再说什么,沮授笑着对夏侯兰说道:“夏侯将军,李将军这是想要麻痹曹仁,让他以为我军兵弱,并不可惧,诱他轻敌出战,从而可以败他。如果强攻城,那是下下之策。”

  夏侯兰只好应了一声:“诺。”

  第二日,高顺带领三千人前往穰县,夏侯兰带领两千人往宛县,李斜带着赵云率领三千人在夏侯兰军后十里接应。沮授和张郃留守博望县,注意叶县的动静,如果曹洪领兵来援,就在半道截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