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三十七章 袁绍的烦恼

第三十七章 袁绍的烦恼

  建安二年,五月二十五日。

  袁绍把手中的竹简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大声喝道:“去,把郭图给我找来。”

  门外一个侍卫马上应了一声:“诺。”然后跑了出去。

  他侍候袁绍这么久,还没见过袁绍发这么大的火,所以容不得迟疑。

  袁绍呢,他刚刚接到了常山报回来的消息,说是张燕率众归降李斜了。

  他先前看到是常山的探卒回来,还以为会是李斜战死或战败的消息,满面含笑,却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张燕可是拥有部众十几万人,如果这十几万人都听命于李斜,如果他与自己为敌的话,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公孙瓒现在虽然躲在易京不敢出来,可是万一他和李斜联手,再加上南面的曹操,自己腹背受敌,那就是不死都不行了。

  虽然现在和曹操还没有正式决裂,可孟德那么精明的人,见自己落败还不得上来咬一口。

  袁绍正想着,郭图到了。

  郭图还不知道张燕归降李斜的消息,他知道常山的探卒回来了,以为报回来的是好消息。

  他一进来就笑着对袁绍说道:“李斜是不是死了?”

  袁绍一听,气得不想说话,只死盯着郭图,把郭图盯得眼皮直跳。

  “张燕归降李斜了,你看看你这出的是什么计谋,非但害李斜不成,还让他捡了个大便宜。最主要的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袁绍本来想把郭图大骂一顿,甚至想杀了他解恨,可是郭图不能杀。

  郭家在颖川那是有名的世家,自己当初从韩馥手里夺得冀州,也是靠的颖川这些人。

  如果杀了他,自己也就失去了颖川世家的支持,那就离败亡不远了。

  因此,他连骂都没有。

  虽然袁绍没有怒骂,郭图也是自觉形惭,不过自己惹出来的祸事,也得要自己再献计来解决:“那就让颜良将军领兵前去讨伐,趁机将李斜和张燕一同消灭了。”

  袁绍一听,恨不得马上给他一巴掌:“张燕若这么容易消灭,我还留他到现在吗?李斜是人杰,贸然杀他也会失去人心。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回家去吧。”

  袁绍觉得再让郭图献策,不知道要把自己祸祸成什么样呢,这出的都是啥主意嘛。

  把郭图赶走后,他又派人去请许攸和逢纪。

  这两人虽然没有沮授郭图那样的本家势力,却是从洛阳随袁绍跑出来的,袁绍比较信任。

  袁绍把张燕归降李斜的消息告诉他们,二人也是大惊:李斜才带去三四千人,却能让拥有十几万贼众的张燕归降?这人到底是有什么魔力?

  许攸捋着胡须说道:“袁公只给三千人马让李斜去征剿张燕,已经是得罪了李斜,现在他拥有了张燕的十几万众,如果与袁公为敌,后果不堪设想。为今之计,只有稳住李斜,然后将他送走。”

  袁绍急问:“如何稳住?又如何送走”

  “那要看袁公是否舍得割爱了。”

  “如何割爱?只要能让李斜离开冀州,我有何不舍的。”袁绍又急问。

  “李斜虽已与曹操之女成婚,然而并未有儿子,如今他已背叛曹操,与曹家女恐已无可能再在一起。袁公可将先前议欲嫁给二公子的中山甄氏女让与李斜,让他坠入温柔乡中,而无志于争雄天下。”

  逢纪接着说道:“袁公还可以表荐他为征南将军,让他前往荆州助刘景升夺取扬州之地。”

  袁绍无奈地道:“如果能将他送走,将甄氏让与他也无妨,就怕他赖在常山,与公孙瓒相通。”

  逢纪自信地道:“这个袁公勿忧,纪保一人定可让李斜离开冀州。”

  袁绍急问:“谁?”

  “沮授。”

  “公与,他真的能让李斜离开冀州?”

  “我去与他谈谈,相信他会让李斜离开的。”

  “好,那你去与公与谈谈,若能让李斜离开冀州,我记你一功。”

  自从李斜出征张燕后,袁绍就分沮授所督的三军,让郭图和淳于琼各督一军。

  沮授也感觉到袁绍对自己已经不太信任,因此平时也比较少活动,同时对袁绍也颇为失望,不再对他劝谏什么了。

  平时从未登门的逢纪来访,他感觉到必是和李斜有关,他也听到了张燕归降李斜的消息。

  果然,逢纪进府坐定后便说道:“袁公近日食宿不安,公与可知为何?”

  沮授哈哈一笑道:“元图此来,是欲让我劝扬威将军离开冀州吗?”

  逢纪一惊,他想不到自己还没说,沮授就猜到自己的来意了。

  他便也不需要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与李扬威相善,如今李扬威得张燕十几万降众,你说袁公能安心吗?曹操待李扬威恩厚如山,尚见背叛,况袁公此前曾欲图李扬威。如今能让李扬威离开冀州者,唯有公与你啊。”

  “若让扬威将军离开冀州,他将何往?”

  “荆州。”逢纪说道。

  沮授也早猜到是荆州,现在如果让李斜离开冀州,除了荆州,他也没地方可去了。

  但是荆州现在有刘表和张绣,再让他到荆州,便只能向南发展。

  而向南,则必与孙策交战。

  “就算李扬威愿意去,可刘镇南会同意吗?”

  刘表就是镇南将军,有时为了表示尊重,会以官职称呼。

  “曹操屡犯南阳,而张绣难敌曹操,南阳若为曹操所占,则刘景升必危。因此,李扬威如果领兵到南阳与张绣合兵拒曹操,使荆州安稳,刘景升又如何不同意呢。而且,李扬威坐镇南阳大郡,若再取得汝南,岂不是一方霸主。”

  逢纪意思很明显,李斜现在的实力要比张绣强,如果李斜到了南阳,则南阳必是属于他的。

  “南阳和汝南离许都太近,曹操不可能让扬威将军稳坐的,如若到荆州,必只能向南夺江东之地,刘镇南愿意相助吗?”

  曹操定都许县,怎么可能让你安稳的在南阳和汝南,这也是曹操攻打张绣的原因。

  逢纪发觉自己想的有点简单了,忙道:“刘镇南当然愿意,几年前孙策父孙坚死于荆州,孙策与刘镇南有父仇,总是想要为父复仇。刘镇南当然也希望有人助他剿灭孙策,也好让他无后顾之忧。”

  沮授认为如果能和刘表合兵夺得江东之地,那也是很好的地盘。

  毕竟北方现在是曹操与袁绍必夺之地,以李斜现在的实力还不能争夺,争到了也难守住。

  “既然袁公有所差遣,授便去与李扬威说说。”

  逢纪告辞回去向袁绍复命,让人去向中山甄氏提亲,不过是替李斜提亲。

  沮授奉命来到常山元氏,见过李斜,向李斜贺喜道:“李将军真神勇,不但收得良将万众,更是欲抱得美人归了。”

  李斜还不知道袁绍要将甄氏让给他,此前他曾听闻,袁绍要让甄宓嫁给他的二子袁熙。

  袁绍现在在冀州的势力自然不必说,甄家虽然在冀州是名门世家,也不得不给袁绍面子。

  李斜当然也知道甄宓,不过他就算得到张燕和十几万部众,也还不敢打袁绍的主意。

  袁绍拥有四州之地和十几万正规兵马,虽然自己现在也算拥有十几万部众,但那哪能一样。先不说这十几万部众是不是真心为自己效命,就算是,那战斗力也是不堪袁军一击。

  袁绍麾下的颜良和文丑二将并不是浪得虚名,几年前他们征讨于毒的时候,几乎是把黑山中的山贼全部剿灭了。

  张燕与袁绍也多次交战,却从未胜过。

  当他听到沮授之语后,有些愕然:“抱得美人归。公与这是说哪般话呀?”

  沮授笑道:“李将军如今得张燕之众,势力强盛,为袁公所忌,因此袁公欲将中山甄氏女甄宓让与李将军。”

  李斜听后是又喜又惊:“啊!公与,那你说我这该不该接受?”

  “必须要接受,你不接受,那你便是欲图袁公之冀州。袁公必定会举大兵而来,试问李将军,可挡袁公之大军否?”

  李斜一想,是这么个理,不要美人,那便是志在江山,可现在他还没有和袁绍决裂的实力。

  “我若接受了甄氏,袁公有何要求?”

  他猜想袁绍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让甄氏给他,必定会有要求。

  沮授说道:“袁公要求李将军离开冀州,到荆州助刘镇南将军征讨扬州。”

  离开冀州这个问题李斜早就想过了,不离开不行。

  别说他打不过袁绍,就算战胜了袁绍,接下来还有曹操。

  如果说让他助袁绍打曹操,就算袁绍信任他,打赢了曹操后,袁绍实力会更强,到时候他李斜也难敌袁绍。

  他的想法是先到荆州,想办法夺得荆州,然后再联合刘备打孙策,或者联合孙策打刘备。等拥有自己一块稳定的地盘后,再图谋天下。

  他回沮授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