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三十三章 将心相托

第三十三章 将心相托

  第二日,李斜睡醒后便带着高顺去拜访沮授。

  沮授,字公与,冀州巨鹿广平人。

  自从韩馥将冀州让给袁绍后,袁绍先是以沮授为别驾,后来又表荐为奋武将军,让他督军。

  李斜在前世读史书时,对沮授就比较敬佩,他认为沮授不但有智有谋,而且为人比较忠义。

  历史上袁绍败了之后,沮授被曹操抓获。曹操知道沮授有才,舍不得杀他,还任他官职。只是沮授总是要想办法逃回袁绍那里,最后曹操不得不杀了他。

  但是这么忠义的人要怎么才能让他愿意舍弃袁绍追随李斜呢。

  他绞尽脑汁想到了一些办法,有没有效不敢肯定,只能是试试看了。

  李斜来访,沮授自然是非常欢迎。

  把李斜迎进府里后,又带着李斜进了客堂入坐。

  两人客套了几句,李斜先进入正题:“公与将军以为,若袁公和曹公相争,谁人会胜?”

  沮授想不到李斜会突然问这么个问题,愣了一下,没回答,反问李斜:“不直将军以为呢?”

  李斜也没想到会被他反问,但他心里早已知道怎么回答:“若袁公与曹公相争,则曹公胜算要大一些。”

  沮授又是一愣,没想到李斜竟然会这么说,毕竟他是从曹操那边跑过来的,这么说难道不怕被当成是假投于袁公吗。

  “何以见得?”

  “当前以兵力和谋士将军算,则是袁公势力强盛。然而善于用人上,袁公不如曹公。曹公对麾下的将军谋士之言,纳谏用善,而且曹公身边有亲族夏侯和曹氏诸将,其他人无争权之志,得以忠正尽力。”

  李斜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而袁公虽有三子,却各分一党,麾下诸将谋士各选其主,内外相争,袁公又迟疑不定。公与将军亦曾建言献策,袁公却未采纳,可坐见其败啊。”

  李斜敢对着沮授谈论袁绍的不是,也是因为了解沮授,说到了他心坎上。

  沮授料不到李斜一名勇将,竟然也有这样的见识。

  “那不直将军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袁公胜呢?”

  “这个,基本上,很难。主与臣同,则权在臣。臣与主同,则谋在主。公与将军和田元皓别驾也曾多次建策,然而袁公总是未能见用,臣有谋而主不用,是为臣不谋。袁公以一己之谋,又如何敌曹公众人之策呢?”

  听了李斜之言,沮授不由得对他另眼相待,真真想不到眼前这个擅长杀贼的长戟将军,竟然看事这么明。

  而且李斜所说,他也是非常赞同,

  他曾建言让袁绍迎天子都邺,袁绍不听用。听闻袁绍欲让三子各守一州,他又谏,袁绍又不听用。

  所以,袁绍才能有几斤几两他心里也非常清楚。

  不过,李斜今日挑起这个话题,肯定有他的目的。

  “不直将军来投袁公,不是要为袁公尽力献策的吗?”

  李斜听了大笑:“公与将军和田元皓别驾之言尚未见听用,袁公会听我之言吗?况且我从曹营来,袁公就真的信我吗?”

  沮授明白了:“不直将军此来乃是暂避曹公追杀,非为真心助袁公,将军之志不小啊。”

  李斜见话已经挑明,当即庄重地说道:“我之前在曹公麾下时,本只愿助曹公早日平定天下,让百姓早日脱离苦难,过上安定的生活。然而徐州目睹曹公屠杀百姓,我知道即使助曹公平定天下,百姓未必即能得安。因此,我便立志,欲平天下,使百姓安。我也知道公与将军有志于救扶百姓,所以今日将心相托,愿求得公与将军相助,则天下可早定,百姓可得早安。”

  沮授听了脸色凝重,他确实是有志于救扶百姓,可是之前的韩馥和现在的袁绍,都只是图一己私利之人。

  而眼前的这个李斜,有勇武之名,又有仁义之心。

  最主要的,是他信任沮授,将心中隐秘之事告诉了沮授。

  沮授受到李斜的信任和看重,让他颇为感动。

  不过他也不能现在就背袁绍而去,就算要相助李斜,也需要等到时机成熟之时。

  他对李斜说道:“不直将军以心相托,让我感动莫名。只是袁公待我不薄,我不能就此而背袁公,请将军见谅。他日若有机缘,则必可助将军达成安天下之志。”

  李斜对沮授的反应还算满意,今天也不是就要沮授追随于他。

  只是让他知道自己所求,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两人又换了话题谈了一会,李斜告别回去。

  李斜又去拜访了田丰,但对田丰可不敢将心相托,他怕田丰会对袁绍出卖自己。

  他和田丰只是风花雪月的谈论一番,便告辞回去了。

  接下来的十几日,他经常去拜访沮授和田丰,而袁绍竟然像忘了他一样,没有再见过他。

  不过该给的粮食还是要给的,住在城外的赵云等人每日训练,有饭吃那些部众也就没有怨言。

  李斜和沮授田丰的过密来往,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四月六日,郭图对袁绍说李斜与沮授田丰交往过密,只怕他们会有所图谋。

  袁绍听了惊道:“真有此事?公与和元皓想必不会背我,只是李斜……”

  郭图紧接着说道:“李斜从曹营来,又是曹操女婿,其投归未必就是实意,如若是曹操使诈,派他来伺伏在袁公身边。若他日袁公与曹操相争时,李斜便会内应曹操,到时只怕……”

  郭图没有说下去,但袁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等于是身边埋伏着一个敌将啊。

  “公则以为该如何处置?”

  李斜来投,如果就这样杀了,那会让别人不敢再来投靠,只能想个更好的办法处置他。

  郭图阴笑着道:“如今黑山贼张燕聚众十几万在常山,常寇略郡县,不如给李斜少许兵马,让他去常山征剿张燕。如果他真的去了,则必死于张燕之手,如果不去,那便是违抗军令,便可斩他。就算他去了没被张燕所杀,也必定会败,到时也可以军法斩首。”

  “若是他带着兵马跑了呢?”

  袁绍觉得这也是个好办法,只是怕给了他兵马,他不去征剿张燕,而是带着兵马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郭图又献计道:“李斜本已有近千人,我们可再给他一千兵,同时让张俊乂将军领两千兵相助。只要事先和俊乂将军说好,无论胜败,他都有功。”

  袁绍又是一惊:“只给三千兵,他会去征剿张燕吗?张燕可是有十几万人啊。”

  “他若不去,岂不是违抗军令了。”

  “善。”袁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