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三十二章 宴待李斜

第三十二章 宴待李斜

  李斜出发之前已经派人去告辞袁绍,说自己将来投附。

  在李斜任豫州牧的时候,曾经举荐袁谭为茂才。

  那时候的孝廉和茂才都需要本家所在地的刺史或太守举荐,袁绍是豫州汝南人,所以必须豫州牧来举荐。

  有了这一层关系,袁绍对李斜颇有好感,虽然那时候是曹操让李斜举荐的。

  而李斜背叛曹操逃亡的事,袁绍也已经知道。

  曹操迎天子都许县后,曾让天子下诏责袁绍拥兵自重,曹操又自己当了大将军,这让袁绍心里非常不爽。

  虽然后来曹操将大将军之位让给袁绍,但两人之间已经有了隔阂,袁绍甚至将曹操当成了敌人。

  敌人的敌人就可以当朋友,李斜现在背叛了曹操,来投自己,自己又岂有不纳之理。

  李斜打黑山贼时长戟将军的名号他也听说过,这样的一员猛将,送到自己身边,袁绍不知道有多喜悦。

  他连忙带领部众出城二十里迎接李斜,给了李斜高规格的接待。

  李斜知道历史上刘备曾享受了袁绍高规格的接待,但他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样的待遇。

  唯一不同的是,袁绍身去邺城二百里迎接刘备,现在迎接李斜只出城二十里。

  当袁绍见到李斜带领的那些像山贼一样的老弱之兵时,对他心中的期许降低了很多。

  客套一番之后,袁绍将李斜迎进城里。

  李斜因自己所领都是山贼出身,不想让他们入城,怕他们会本性难改,弄出乱子。

  他向袁绍求要了军帐和兵器粮食,让赵云统领兵众屯驻在城外。

  只让高顺带着二十名护卫跟着他入城。

  来到袁绍府上,袁绍早已让人备好酒菜,宴待李斜。

  众人分别入座,家仆为各人斟满酒,袁绍举起杯向众人说道:“为了欢迎扬威将军今日到来,请大家尽饮此杯。”

  大家都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伺候在旁边的家仆又为众人杯中都斟满了酒。

  李斜此前被皇帝拜为扬威将军,所以袁绍称他为扬威将军。

  就像历史上刘备后来到了益州之后,别人还称他为刘豫州。

  现在李斜也是豫州牧,别人要是称他为李豫州,那也是可以的。

  只是刘备背曹操时军职是左将军,李斜现在却只是扬威将军,扬威将军是一个杂号将军。

  袁绍又笑着说道:“李将军在东郡讨击黑山贼时,黑山贼称将军为长戟将军,贼人闻名丧胆。如今有将军来助,绍之霸业指日可成啊。”

  李斜谦虚地道:“袁公过奖,讨击黑山贼时,乃是士卒用命死战,非是斜一人功劳。”

  “扬威将军体爱士卒,常为亲密,却又军法威严,赏罚分明,难怪所领士卒用命了。”

  说话的是奋武将军沮授。

  “是啊,不直将军乃是统兵大将之才,昔日东郡遇袭时,竟以三百骑斩杀黑山贼三千多人。孟德不会用人,失去将军,而将军归我,是我的福气啊。”

  袁绍想到李斜曾经以三百骑斩杀三千山贼时,不由得真心称赞。

  最主要是,像李斜这样的猛将,曹操失去,而自己得到,这是彼消而我涨,自己的实力也就越来越强大了。

  李斜听着众人称赞,只是笑笑,也不懂该说什么。

  这时坐在李斜对面下首的一个谋士说道:“听说曹公甚爱李扬威,以女相许,又任为豫州牧。不知扬威将军为何会背叛了曹公,而投奔袁公呢?”

  李斜认得这是郭图,袁绍出城迎接李斜时介绍过了。

  郭图见袁绍过分称赞李斜,想给他一点难堪,揭他一点短,免得袁绍太看重他。

  李斜知道难免会有人问这个问题,来的路上已经想好要怎么回答:“曹公是我妻父,也是我的前主。只是他识人不明,见事不公,听信小人曹仁之言,诬我谋叛,而欲杀我,因此不得不投归袁公。”

  “听你的意思,你是被曹仁逼走,而不是曹公。若是曹公见召,你是否仍然回去呢?”郭图紧紧追问。

  “如果不是曹公的意思,曹仁也不会敢杀我。现在我既已投归袁公,除非袁公驱我,否则我便会是袁公之人。”

  袁绍见李斜郭图二人言语激烈,忙道:“公则,扬威将军见害来投,又怎么能疑于他呢。”他又转对李斜说道:“不直,我若欲迎天子于邺,你以为孟德会否应允?”

  “必不允。”

  “若使孟德迁都于鄄城呢?”

  “亦必不允。”

  “我若想离天子近,该当如何?”

  袁绍因为皇帝在曹操手里,每次有诏书来,他都觉得是曹操所发。

  他也知道要迎皇帝到邺城,曹操必不答应,所以想让曹操迁都到兖州鄄城,这样他就离皇帝近一些,有事通使也更方便。

  李斜想了想才说道:“袁公若想离天子近,唯有引兵向许都,迎天子于邺。”

  “引兵?那岂不是与孟德开战了?”

  袁绍虽然强盛,但他也还不想与曹操开战,因为冀州还有黑山贼张燕,幽州公孙瓒也还困守在易京。

  除非幽州公孙瓒解决了,那时候才能和曹操开战。

  这时田丰接着李斜的话说道:“扬威将军所言极是,曹操挟得天子,而诏令诸侯,如果袁公不想为曹操所制,必迎天子于邺,才可安守四州。”

  沮授也附和道:“扬威与元皓所议极是,如今曹操用兵荆州,我们正可趁其许都空虚,引兵突至,载迎天子。愿袁公勿再疑虑。”

  早在皇帝出长安的时候,沮授就曾建议袁绍派兵去迎接,只是当时袁绍怕接来皇帝会有诸多不便,因而作罢。

  现在见曹操接皇帝在近旁,竟然有许多好处,他自己就曾被下诏书骂了一回,害得自己上了一篇长文以表忠心。

  袁绍正在沉思,郭图又说话了:“如果引兵迎天子于邺,则与曹操决裂,要是曹操与公孙瓒南北两面出兵,内又有黑山贼张燕为乱。只怕,到时候我们是得了天子,却失了冀州。”

  袁绍身边部众当时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颖川派,一个是冀州派。

  颖川派有荀谌、郭图、辛评,还有许攸。许攸是南阳人,和颖川相邻,所以他也算是颖川派。

  冀州派有沮授、田丰、审配、张郃。

  因此,沮授和田丰都赞成引兵向许都迎天子,郭图便会找出理由反对。

  不过,郭图说的也有道理,现在北边公孙瓒虽然已被打怕,但他也还据有幽州。如果他和黑山贼张燕合兵南下,配合曹操领兵北上,那真的是难以应付。

  袁绍见属下意见并不统一,于是说道:“公则说的也有理,此事容后再议吧。”

  袁绍又唤上舞女献舞助酒兴,众人不再谈公事,尽情欢饮。

  李斜期间频频向沮授和田丰敬酒,颇得沮授与田丰好感。

  宴罢之后,李斜带着高顺和护卫宿在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