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二十四章 收服高顺(求票啦)

第二十四章 收服高顺(求票啦)

  听到曹操要将吕布和高顺推出去斩首,李斜忙道:“将军,高顺乃忠义武勇之士,斜求将军免高顺一死。”

  曹操有些不解:“你为何劝我杀吕布,却又让我放高顺呢?”

  “吕布反复背主,不忠不义,而高顺将军却是忠勇不惧死,如此忠义之士,实在难得。”

  虽然李才在攻陷阵营的时候战死,但高顺这样忠心侍主的人,只要收服了,便可以为自己所用。

  高顺大声喝道:“贼子,勿要替高顺求活,高顺只求一死。”

  吕布对高顺说道:“高将军,你替我向曹将军求求情啊,求求他们放过你和我。”

  高顺听了大怒:“将军,何以如此怕死,兵既败于人,唯死而已,想不到将军竟折节跪求于人。”

  曹操对李斜道:“高顺一心求死,如若不杀,你不怕他日后也会反了吗?”

  李斜向曹操单膝跪地道:“将军,斜愿以性命担保,高顺必不会反。”

  高顺在一旁闭上了眼睛,痛哭流涕。

  他不是因为对李斜替他求情而感动,是因为对吕布失望而悲伤。

  曹操见李斜一心相求,此次又是李斜立了大功,不想拂了他的请求。

  而且高顺只是一个裨将而已,对自己也没有多大威胁,便同意了他的请求。

  吕布被推出去时,嘴里还在大喊:“将军饶我,将军饶我。”

  此时天已大亮,曹操命人清理城内尸体,他带着曹仁诸将领兵去陈留攻打张邈了。

  李斜替高顺解开身上所绑,说道:“将军之忠义,令李斜敬佩,将军若不愿追随李斜,自此便可归家去。”

  李斜料定高顺必不会离去,像这样秉持忠义之人,你对他有恩,他必不负你。

  高顺见李斜这么诚心对待,不念先前拒降之战,却以性命担保自己不会反叛。

  这么高看自己的人,和吕布一对比,那真是天差地别了。自己不追随他,还能去追随谁。

  他向李斜单膝跪地行礼道:“谢李将军活命之恩,既将军如此高看顺,顺此后便为将军披荆斩棘,效命马前。”

  李斜忙扶起高顺:“好,不知将军表字是什么?”

  他不知道高顺的表字是什么,历史书上也没记载。

  高顺答道:“顺表字伯平,并州上党郡人。”

  “伯平,好,我们回山阳去,你也需要好好养伤。”

  “将军,顺有一请求,还望将军准许。”

  李斜有些意外,高顺这才刚降,会有什么请求呢。不会是求封官吧,自己可没那权力。

  “你说吧。”

  “顺请求将军将顺所领陷阵营战死之营士合葬一处,不使他们暴尸露骨。他们因顺而死,而顺独活,有负于他们。”高顺说着就泪流满面,伤感万分。

  李斜听完深为感慨,他想不到高顺是要请求这个。

  “即使你不说,我也会如此做的,他们都是英勇忠义之士,只愿他们若有来世,不要再受此战乱。”

  “将军……”高顺又对李斜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李斜带着高顺亲自去让人将那七百多名陷阵营之士合葬一穴,高顺又亲自刻木碑一块,上书:陷阵营勇士。

  李斜将自己这边战死的兵士也都厚葬了。

  从山阳带来的两百名勇士也只剩下五十多人,李斜带着他们回到山阳。

  曹操攻打陈留张邈,没有带李斜去,而是让他回山阳郡去。

  因为现在兖州还是处在混乱之中,山阳也需要稳定。

  张邈和曹操在洛阳的时候就认识,两人关系一直也都不错。曹操起兵张邈帮了很多,不但让他在陈留募兵,还让卫兹带兵跟着他。

  袁绍叫曹操杀张邈时,曹操拒绝了袁绍。所以曹操和张邈关系也是非一般的。

  可是这关系非一般的人竟然背叛了自己,这让曹操不能容忍。

  他带兵急攻陈留,城里的张邈和张超据城坚守,曹操一时也难攻破。

  在攻打陈留的时候,曹操同时派夏侯惇领五千兵马去平定那些背叛的郡县。

  吕布和陈宫都已被斩,张邈又被曹操围攻,自身难保。

  之前响应背叛的各县见夏侯惇领大军来到,不是主动出降,就是县令长被县吏和当地豪族斩杀,将首级献给夏侯惇。

  夏侯惇按照曹操的指示,也只是将那些县令县长斩首,其余人等概不问罪。

  十二月的时候,陈留终于被攻破。

  曹操入城后,发现张邈和张超已经自刎而死。

  张邈张超虽死,曹操却还不能解恨,最主要也是为了警示其他人,他将张邈家族全部斩杀。

  这一年,三辅大旱,从四月到七月都没下过雨,又有蝗灾。

  当时谷卖到一斛五十万钱,豆麦卖到一斛二十万钱,人相啖食,白骨委积。

  兖州因为已经屯田一年多,虽然收成也不太好,但总算能吃饱,没有人饿死。

  回到鄄城,曹操论功行赏。

  此次陈宫和张邈迎吕布叛乱,李斜平乱功劳最大。

  曹操寻思着,李斜事事料于先,从丹阳募兵知兵欲叛。

  去琅玡接父亲时又知陶谦欲劫杀,曾要求让曹仁领大军去接,只是自己当时大意了。

  现在又知道陈宫张邈欲背叛迎吕布,而早有准备,才不使兖州落入吕布之手。

  同时他又有治民之策,有屯田之功,武又有训练破阵营之能,冲锋先登之勇。

  这个人太可怕了。

  不过幸运的是他是自己的女婿,而且对曹昂也非常好。

  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敌人,那可真是一个大劲敌啊。

  曹操思定,虽然李斜是他女婿,但他既想用李斜,又要防着李斜。

  李斜凭着平乱之功,由校尉升为裨将军,只是平时不领兵,只有战时才能领兵。

  虽然这个裨将军看起来职位很低,但当时还只是兴平元年,还没几个将军呢。

  后面各路诸侯交战多了,立的军功也多,各路诸侯大佬没办法,才会编出那多杂号将军的名号来封赏。

  曹操还将李斜调任济阴太守,他实在不放心李斜在外面独领一郡,不然像在山阳郡一样,结交地方豪族,随便就能召到两百勇士。

  要是让他再待久一点,召两千两万人都有可能。

  将他调到济阴,住在鄄城,在曹操眼皮底下,他就不能闹出什么动静了。

  高顺之前受伤不重,养了十几日也就差不多好了,他现在是李斜的部曲,也算是家将。

  张辽投降后,曹操任他为校尉,跟随着曹操攻打张邈有功,升为中郎将。

  夏侯渊为山阳太守,夏侯惇迁为陈留太守。

  因为东郡太守要让给臧洪,臧洪本来是青州刺史,只是袁绍见臧洪在青州太得民心,所以将他推给曹操。

  曹操此时和袁绍关系也比较好,袁绍实力又比曹操强,不好拒绝,只能任臧洪为东郡太守。

  曹操围攻陈留时,臧洪想要领兵来救,袁绍不肯。臧洪虽然是青州刺史,但兵马是掌握在袁谭手里,他只有治民之权。

  也是在兴平元年十二月的时候,陶谦病死,刘备代领徐州。此前他已经被陶谦表为豫州刺史,现在他得徐州后,又自领徐州牧。

  兴平二年正月。

  李斜已经带着曹敏和高顺回到鄄城,他现在除了高顺,就只有五十名府卫了。

  所以,他这个裨将军只是个名号,太守也只算是虚职。

  毕竟鄄城也是兖州的州治所,曹操就在鄄城。

  李斜除了教民耕农,捕奸缉盗外,一个兵也没有。

  二月的一天夜里,戏志才的住所发生火灾,他被烧得焦黑,难以辨认。

  曹操大为悲伤,落泪流涕,说戏志才随他征战,屡献奇谋,知他心意。现在戏志才不在了,他连个能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了。

  他厚葬了戏志才,那几天都直叹天妒英才,不延其年。

  李斜也非常难过,他和戏志才也算是朋友,虽然相处时间不多,相互也都是非常敬重。

  曹昂也长大了很多,明年就满二十,是弱冠之年了。他也聪明好学,常常来向李斜讨教。

  李斜的妻子曹敏,也已经有喜了。

  PS:上推前本来都只一更,想备点存稿。但昨天刚改了签约状态,就收到了几位书友的打赏,所以今天多加一更。

  在此感谢诸位的打赏和支持!

  另外,不求大家打赏,多给点推荐票吧,我这票票太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