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二十三章 吕布兵败

第二十三章 吕布兵败

  临近午夜,田单先带着三百人,悄悄地靠近南城门。

  守卫城门的有一百名兵士,虽然有敌军在城外,但此时已是午夜,很多兵士已经是昏昏欲睡的状态。

  田单带人突然杀出,那些兵士许多人都还未清楚是什么情况,就已经被砍倒在地。

  田单的这些人虽然战力一般,因为是突然袭击,很快就斩杀了五十多名守城门的兵士。

  他让一部分人去打开城门,另外的人继续斩杀吕布的兵士。

  很快,城门就被打开,田单还按计划在城门口烧起火堆,作为曹操入城的暗号。

  曹操领兵伏在城门外,见城门火起,曹仁当先带着人攻入城内。

  李斜知道城门打开之后,才带着人来攻吕布。

  如果城门还没打开,他们就出现的话,万一城门那里出现意外,那他们就一个都跑不了。

  这时城里已经混乱,各路人马不断地往南城门跑。

  李斜刚靠近吕布大营,就看到吕布和陈宫带着几十人举着火把也往南城门走去。

  因为李斜他们穿的是吕布兵士的衣服,所以靠近时吕布他们也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李斜走到吕布身旁时突然大喊一声:“贼子吕布,纳命来。”

  举着刀就向吕布砍去。

  吕布一惊,急忙以刀来挡。

  李斜和吕布平时都是使长戟,但长戟主要是马战时使用,现在他们都是步行,因此使用的兵器是环首刀。

  李才带着众人也杀向吕布的随行兵士。

  因为身上穿的衣服都一样,吕布的兵士分不清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敌人,被杀得晕头转向。

  而李才他们手臂上都缠了白巾作记号,很容易分清自己人和敌兵。

  成廉和魏续他们很勇猛,但也因为分不清敌我,身上都负了伤。

  李斜和吕布打了一会,感觉吕布和关羽一样厉害,自己很难打赢他。

  但吕布还是被李斜的人从旁边偷袭砍中了两刀,他也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兵,哪些是敌众。

  当时又是半夜,虽然有火把,但哪里能看得清人脸。

  这时,最先入城的曹仁也带着人杀到。

  之前那些人出城给曹操报信的时候,已经告知他们,李斜的人会换上吕布兵士的衣服,手臂上都会缠着一条白巾,所以他们攻到也不会杀错人。

  成廉和魏续已经战死,陈宫也被刺伤制服。

  吕布见大势已去,不想再打了,他把刀丢到地上,投降了。

  曹操这时也带着人杀到,李斜将吕布等人交给曹操,自己和曹仁带着人攻向北城,北城还有张辽和高顺的人马。

  攻到北城时,张辽带着人表示愿降,高顺却带着陷阵营列阵抵抗。

  曹仁要带着人攻阵,李斜对曹仁说道:“子孝且慢,高顺的陷阵营武勇非常,不要硬冲造成死伤。先让我去劝降高顺,不降再攻。”

  李斜对历史上的高顺非常敬重,不但因为他带领的陷阵营勇猛,更因为他忠心,又没什么野心。

  他让人喊高顺出阵答话。

  有两人持盾挡在他身前,防止敌军暗箭偷袭。

  他对高顺喊道:“高将军,吕布已经被擒,张辽也已归降,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曹将军英明神勇,志在匡扶汉室,安定天下,救助百姓。你何不归降曹将军,以成你此生安民之志。”

  高顺大声回道:“我高顺绝非惧死叛主之徒,你不要再多说了,有种就放马过来冲阵。”

  这时一支箭从陷阵营中射来,正中李斜身前盾牌之上,他急忙退后。

  他知道高顺不会投降,只能硬攻了。

  他让人从城南缴获的兵器中调来弓弩盾牌和长矛长戟,募集出一百名敢死士。

  先以弓弩压制对方,一百名敢死士身穿铠甲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冲在前面,其余兵士跟在后面,发起强攻。

  他和李才穿上铠甲带领敢死士冲锋在前,曹仁率领其他人在后面。

  几轮箭雨袭过之后,他趁着敌军躲箭之际,带领着那一百名敢死士冲向陷阵营。

  因为是夜里,敌军也看不清他们的具体位置,所射之箭也不太准。

  很快,他们就冲到了陷阵营前,一阵猛冲,冲破了一个缺口。

  不过李斜看到李才在旁边倒下了,他大怒大吼,杀得更猛了。

  曹仁也带着人冲到,一阵砍杀,陷阵营七百多人全部战死,没有一人逃跑求饶,高顺受伤被擒。

  李斜带领的一百名敢死士只剩十几人,曹仁率领的兵士也战死了五百多人。

  自称和李斜是发小的同乡李才也战死了,虽然李斜对李才所说的过去那些事一无所知,但相处几年下来,也是感情非常深厚了。

  高顺受的伤也不太重,李斜亲自帮他包扎伤口止血后,曹仁将他押到城北曹操那里。

  此时天已微亮,城内的敌军已经全部肃清。

  看着绑在面前的吕布和陈宫,曹操叹了一口气,对陈宫说道:“公台何以至此?我曾薄待于你吗?为何叛我而引吕布来此?”

  陈宫“哼”了一声说道:“君得兖州,宫之功最大,奈何君重文若仲德而轻宫,有功而不得赏,何以让宫臣服?”

  “我给你统领一千人马,这还不够重用吗?”

  “君所给皆是老弱之兵,又让宫屯在东武阳,而夏侯惇却统重兵在濮阳监视防范,这算是重用吗?”

  “你还想救你的老母和妻儿吗?”

  “宫闻以仁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不绝人之祀,老母妻儿是否能活,皆在君之念。”

  曹操看着陈宫又叹了一声,陈宫说道:“既已兵败被擒,不须再多言,请君杀宫以明军法。”

  曹操无奈命人牵出陈宫斩首。

  吕布这时在一旁急道:“孟德将军,布没想过要来攻取兖州,都是陈宫和张邈诱使,不是布的主意啊。”

  曹操只是淡淡地说道:“你来都来了,还说这些有何用。”

  吕布双腿跪在了地上,声音惊恐颤抖着说道:“孟德将军,布统领骑兵所向无前,常山张燕一万精骑,也为布所破。不如让布帮明将军统领骑兵,助明将军征讨天下如何?”

  曹操想了一下,吕布常山破张燕的事他也听说了,吕布确实勇猛。

  他转身看了看身边众将,问道:“你们以为如何?”

  李斜怕曹操真的会放了吕布,抢着说道:“将军忘了执金吾丁原和董卓是怎么死的吗?而且连袁术都不肯接纳的吕布,将军竟要接纳吗?”

  吕布听了脸色大变:“吕布是真心归降于你啊。”

  高顺在一旁大声叱道:“奉先将军,你竟跪求于人,真是让顺耻之。”

  他又对曹操说道:“曹操,高顺求与奉先将军同死。”

  曹操听了李斜的话,心想也是,吕布这么反复,谁敢保证自己不像丁原董卓一样被他杀掉。

  他又看了吕布和高顺一眼后,把手一挥,让人将他们二人推出去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