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二十一章 以战止战(求推荐票)

第二十一章 以战止战(求推荐票)

  兴平元年正月,鄄城。

  正月是现代人喜庆的月份,在东汉那时候却是平淡如水。

  那时候不像现在一样过春节,他们过的是立春。

  其实也算不上是节日,只是立春之月不报囚,不抓人,也就是十二月,因为立春一般都在十二月中。

  立春日,阳气至,万物生,宜生不宜杀。

  有些郡太守还会在立春之日将督邮召回,督邮就像纪委一样,下县察检过失的。

  立春日京师的官员还要全部穿上青色的衣服。

  下面郡国县道的官吏也要全部戴青帻,立青幡,用土做成牛和耕人的形状,立在门外,一直到立夏。

  不过武官不在此例。

  曹操率众回来之后,曹仁第一时间就将李斜告了,说他滥杀军候士卒。

  曹操认为李斜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便将李斜召来对质。

  “子孝所言,是否属实?”

  曹操看着李斜淡淡地问道。

  李斜理直气壮地回道:

  “子孝纵兵残杀城中无辜百姓,那军候追杀城中妇嬬幼子,我见了令他停手,哪知他竟敢违抗军令,我便就地将他处决了。”

  曹操站了起来,走到李斜面前,两只手抓着李斜的肩膀,转头看了看曹仁,说道:“子孝,不直,如今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有事不决可以相商。如若你们相商不下,可以找我定度。以后万不可再鲁莽行事了。”

  “可他杀了……”曹仁还想说什么,被曹操瞪了他一眼,他便将话生生吞了回去,拱手应了一声:“诺。”

  李斜知道曹操这话主要是说给他听,意思是怪他擅自杀了军候。

  虽然没有降罪处罚,也算是给了他一个警告。

  曹操在彭城也屠了那么多的百姓,他不可能怪罪曹仁,甚至有可能还要嘉奖,因为曹仁做了他想做之事。

  李斜只好也应了一声:“诺。”

  曹仁向曹操又行了一礼,告退出去。

  曹操回到案前坐下,又对李斜道:“听闻你教昂儿治民之策,治善民治以先恩后威,治恶民治以先威后恩?”

  “是。”

  “那你说,徐州之民是善民还是恶民?”

  曹操盯着李斜,李斜镇静地说道:“无恶即为善。”

  “那谁为恶?”曹操又追问。

  “陶谦可为恶。”

  李斜觉得,曹嵩死在陶谦部将张闿和阙宣的手里,不管张闿是不是陶谦指使,他都负首要责任。

  “陶谦为恶,其民供养陶谦,即为助恶,助恶即与恶同。你如此仁人之心,将来如何杀伐征战。”

  “你去山阳郡吧,我表你为山阳太守。”曹操又淡淡地说了一句。

  李斜明白,因为他和曹仁的冲突,曹操这是夺了他的兵权,不让他统兵了。

  虽然当上山阳郡太守算是升职,但相比不被信任,当再大官也没什么用。

  “诺。”

  李斜应了一声,又朝曹操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回到家门口,曹敏迎了出来:“夫君面色为何如此苍白?”

  李斜勉强笑了笑道:“没有啊,可能是最近征战累了,我没事。”

  曹敏对他也是非常体贴细心。

  “最近应无战事了吧?”曹敏拉着李斜的手走进屋里。

  “现在没有,即是有我也不用去了,父亲让我去山阳为太守。”

  李斜坐到了床上,平躺了下去,他感觉到自己真的是累了。

  曹敏聪明,已经猜到李斜为何显得如此疲惫,走过去坐在旁边笑着说道:“如此更好,那我就可以时常陪伴在你身边了。”

  李斜没有应话,只是,这一夜,他睡得很舒服。

  第二日早上,荀彧和戏志才来访。

  此时李斜已经起床,因为曹操让他几日后再去山阳赴任。

  他现在也不需要去军营里训兵了,便坐在院子里读书。

  荀彧此时还是军中司马,戏志才也给了一个军假司马之职。

  见二人来到,李斜忙站起向前迎了几步笑着说道:“文若兄,志才,一大早便来相访,必是有事见教,快快说吧。”

  荀彧只是笑了笑,旁边的戏志才说道:“不直兄即将往山阳赴任,我们来送行而已,哪有什么见教。”

  “哈哈……不直可以得闲,然而曹将军身旁少一大将,功业难定啊。不直可还记得白马相遇时你曾立之志?”

  荀彧坐在了李斜的靠背椅子上,这是李斜闲着的时候自己做的。

  虽然工艺粗糙,但也还算稳固。

  荀彧坐着屁股还没坐热,就站起来了。

  他觉得坐着也蛮舒服,只是心里感觉总不太好。

  这椅子李斜也只敢在自己家里坐,而且有客来时他也不坐。

  因为当时的人都是跪坐,你坐在椅子上显得高高在上,那就是对人家的不尊重了。

  李斜想了一下说道:“记得,我从小就没什么志气,自从……后来看到天下大乱,这才有了助曹将军平定天下,使百姓得安之志。可是此前在徐州,无辜百姓遭屠,我岂能坐视不理。”

  戏志才观摩了椅子半天,也坐了上去感受了一下,但也很快就站了起来。

  荀彧左右看了看,见没外人在才说道:“现在天下分崩离乱,皇权失微,各处据兵为主,相互攻伐。不直认为要如何才能平战止乱?”

  这个问题他倒没有深思过,想了一会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只好说道:“文若兄以为该如何?”

  荀彧笑着看了看戏志才道:“你问志才。”

  李斜转头看着戏志才,等着他回答。

  戏志才说道:“以战止战。”

  “以战止战?”

  李斜低着头想了一下,好像明白了点:“你们是说,要把别人都打服了,这天下才会无战乱,是吗?”

  “对,服者夺其志,不服者夺其兵。”

  李斜还是有些不解:“夺兵容易,夺志当如何夺?”

  荀彧说道:“以强兵伴其右,或质其家属。”

  戏志才在旁边接着说道:“兵有三伐,上伐心,中伐谋,下伐城。伐心者以威压,伐谋者以智取,伐城者以力攻。”

  李斜听了,一脸似悟非悟的样子。

  荀彧见了说道:“不直,你如今不懂不要紧,你只要记在心里,以后慢慢思索就能懂了。”

  “我们告辞了。”戏志才拱手作礼道。

  荀彧也作了一礼,和戏志才走出去。

  “且慢,文若,志才,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李斜把他们二人喊住。

  荀彧和志才停住脚步,转身又走了回来。

  “何事?”

  “九原人吕布,自从杀董卓后,被董卓部将李傕郭汜击败,逃出长安,现正投在张杨处。曹将军前日击陶谦不得复仇,我料今年必欲再征。到时州里空虚,吕布恐欲来袭,望文若兄与志才提醒曹将军,早为防备。”

  荀彧说道:“吕布反复多变,是应该防。即使曹将军东征徐州,兖州留兵亦多,量吕布也不敢来袭。”

  李斜不想说陈宫会叛,毕竟是还没发生的事,现在说了别人也不会信,还会认为是自己诬陷陈宫呢。

  反正他也早就有了对策,现在只是提醒曹操多加小心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