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二十章 李斜的命令没有用(求票票)

第二十章 李斜的命令没有用(求票票)

  曹操亲自率领两万大军,带着夏侯渊、曹洪、乐进、于禁等人,从彭城进兵。

  又令曹仁和李斜领一万人马,从泰山进兵。

  夏侯惇屯兵东郡濮阳,荀彧和程昱留守鄄城。

  陶谦知道自己的部将张闿和阙宣袭杀曹嵩之后,斩杀阙宣,并将首级送给曹操。

  但曹操认定是陶谦指使这二人杀他父亲,坚决领兵攻伐徐州。

  李斜本来刚刚成婚,曹操叫他不要出征。

  他记得历史上此次曹操可能会屠城,所以坚持要去,适当的时候可以劝阻曹操不要屠城。

  陶谦得知曹操率大军而来,领兵屯守在彭城国傅阳县。

  徐州的兵力也很强,有三万人马,其中不少是强悍的丹阳兵,因为陶谦本身就是丹阳人。

  但再强悍的徐州兵,也顶不住曹操的复仇之师。

  特别是曹仁,曹嵩是在他手里被杀的,此时他比曹操还要愤怒。

  李斜也对陶谦袭杀曹嵩的行为感到愤怒,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曹家的人了。

  虽然他没见过曹嵩,可曹嵩也是他的阿翁。

  曹仁和李斜带着一万人马浩浩荡荡地直接到了泰山郡。

  此前陶谦和阙宣攻打泰山,费县和华县现在还被他们占据。

  他们屯留在费县和华县的人马不多,当知道曹仁带着一万人马来攻的时候,就撤到了徐州琅玡郡开阳县。

  曹仁和李斜又进兵到开阳城下,要求守将出战。

  屯守开阳的是陶谦的部将吕由,开阳城内本来有五千人马,加上从费县和华县撤回来的,加起来也有八千人马。

  吕由认为曹仁领兵远师而来,兵将疲劳,于是率领八千人马出战。

  曹仁此时满肚子的怒气正没处消,还没等吕由列好阵势,他大喊一声:“为曹太公复仇,冲啊。”

  拍马就先冲了出去。

  李斜此刻也是充满了怒气,立即拍马冲向敌军。

  后面的一万人马随着冲锋。

  他们也顾不得保持阵形了,就望着敌军一个目标冲去。

  因为曹仁之前说过,凡斩敌首者皆有重赏。

  而且只要不是后退逃跑,犯了其他军律一律免罚。

  意思是让他的兵士们可以为所欲为了。

  吕由见敌军已经冲锋,忙拍马来挡。

  曹仁直接向他冲去,只用五个回合,就将他斩于马下。

  李斜和他率领的破阵营冲入敌众之中,一通砍杀,敌兵纷纷被砍死在地。

  敌兵见将领吕由已死,有许多人弃械伏地表示投降。

  曹仁大吼:“不接受投降,一律斩杀。”

  兵士们得到命令,不管敌兵是不是伏在地,只要看到是活的就杀。

  李斜本来也在一路砍杀,可是见到这样屠戮愿降之兵,他还是于心不忍。

  他拍马杀到曹仁身旁说道:“子孝,敌兵已经愿意投降,我们就不要再杀了。”

  曹仁怒道:“他们杀死曹太公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

  李斜无奈,知道劝不动他现在,只好和曹仁追杀敌兵。

  上了战场,有时候不是你想不杀就不杀的。

  杀了半日,除了少数逃脱的,最后斩杀了六千多人。

  此时,曹仁又领着兵士进到城里,大喊一声:“将城里的人全部杀光,鸡犬不留。”

  李斜当时正在城外清理战场,突然有士卒来报说曹仁在城内大肆屠戮百姓。

  李斜一听,心想坏了,急忙带着破阵营入城。

  因为曹仁是前锋主将,李斜是副将,所以除了破阵营由他统率,其他兵士都由曹仁统领。

  进到城里,只见街道上到处都是尸体,那种情景惨不忍睹。

  他急忙去找曹仁,转过几条街道后,他看到有一群兵士正在追杀几个逃跑的百姓,其中还有小孩。

  他赶紧拍马过去挡在百姓身后,大声喝道:“住手,不许残杀无辜百姓。”

  那群兵士中有个曲军候,他见是李斜,回道:“李将军,是曹将军命令我们杀的,我们现在只听命于曹将军。要让我们停手,就让曹将军给我们下命令。”

  李斜大怒,自己怎么说也是军中副将,这军候竟不把自己当回事。

  “我命令你们撤出城外,立刻。”

  那军候听了冷笑一声:“我们只听曹子孝将军的命令。”

  李斜杀敌兵的时候,还觉得是敌兵咎由自取,所以心虽有不忍,却也能下得去手。

  但是对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下手,他绝做不出来。

  毕竟他是从那个没有战争,和平安定的时代穿越来的。

  他穿越来了之后,也参加过大大小小几十场的战斗,但他所杀都是战场上的敌兵,从没杀过百姓。

  这些城里的百姓犯了什么错,竟要将他们杀死。

  他两眼冒火,怒视着那个军候,缓缓地说道:“那你是坚决不听我的命令了?”

  那个军候平时和曹仁比较亲近,得到曹仁的重用,所以也有些不将李斜放在眼里。

  他也知道李斜武艺厉害,现在又是曹操的女婿,可是他仗着曹仁为他撑腰,认为李斜不能怎么样他。

  “我只听子孝将军的命……”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斜一戟割掉脑袋。

  恰好此时曹仁拍马来到,见到此景,怒问李斜:“你为何杀他?”

  “此人残杀无辜百姓,违抗军令,我已将他就地处决。”

  李斜望着滚落在地上的脑袋,尚且愤愤地说道。

  “你……此人是我的军候,你有什么权力杀他?”

  “战场违抗军令,我身为副将,自然有权杀他。”

  “那我也杀了百姓,你是不是也要杀我呀?”

  曹仁显然已经怒到极点。

  “子孝,曹将军正是欲得天下人之心的时候,你如此残杀无辜百姓,不是给曹将军带来恶名吗?”

  “我不管,曹太公死于徐州人之手,我就要他们血债血偿。”

  曹仁将曹嵩之死归为自己护卫不力的责任,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怒气。

  李斜想要维护曹操的名声,干脆拍马向前两步说道:“如果你一定要残杀百姓,那就先杀了我吧。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如此残杀百姓。”

  曹仁气得把刀一举,李斜马上把眼睛闭上,做出准备受死的样子。

  他不相信曹仁会杀他,不杀他,那城中百姓便也不能再杀。

  果然,曹仁“哼”了一声后说道:“你自己到将军那里解释吧。”

  领着他的兵马撤出城外。

  李斜见到满街的尸体,有老人,有女人,也有小孩。

  他不禁泪流满面。

  战场上死了几千人,甚至在曹昂遇袭时,他将山贼尸体堆积起来,他都觉得没什么。

  可见到这些无辜的百姓就这样死掉,他心里真的非常难过。

  他想早点结束战争。

  他让人传知城中百姓,让他们自己收拾城中尸体,然后领兵出城,急忙追随曹仁到即丘。

  他怕曹仁会再残杀百姓,所以要紧紧地跟着他。

  即丘的守将知道开阳兵败,百姓被屠,早就吓得弃城逃跑了。

  此时曹操也已经在彭城击败陶谦,陶谦死了一万多士卒。

  曹操又屠了傅阳,尸体沉入泗水河,河水因此堵住而不能流。

  陶谦退到东海郯县固守,不敢再出战。

  曹仁和李斜此时也领兵来到郯县,和曹操一起围攻郯县。

  攻城打了十几日,死伤了三千多士卒也没破城。

  陶谦虽然彭城兵败,但他也还有几千人马守在郯县。

  曹操一时也难攻下,粮食也即将吃完,不得已领兵回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