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十七章 治民之策

第十七章 治民之策

  黄巾投降之后,曹操不但精选了三万壮卒为兵,更是将投降的百余万人口分散到各郡,划地为民。

  丹阳太守周昕又从丹阳募送来三千丹阳兵,曹操知道李斜想要丹阳兵,拔了五百人给他,让他补足破阵营到一千人。

  因为还有一半老兵,以老兵带新兵,李斜也不用那么辛苦。

  他有了丹阳兵,处理黄巾降卒的事他也不用操心,除了训练破阵营,曹操也经常召他谈话。

  自从荥阳之战到现在,李斜也是屡立功勋,现在官也升到陷阵校尉了。

  夏侯惇现在是东郡太守和折冲校尉,夏侯渊是骑都尉,曹仁是厉锋校尉,曹洪还只是军中司马。

  李斜实际上已经是只排在夏侯惇和曹仁之后,在夏侯渊和曹洪之上。

  可见曹操对李斜的重视程度。

  从荥阳之战的扭转战局,到丹阳募兵不乱,又到得东郡之功,荐荀彧之劳,迎护曹操家人之功,破黑山贼和破黄巾之功。

  李斜从小小的一个伍长升到现在的校尉,靠的可都是他的能力,夏侯渊与曹洪等人也没什么怨言。

  如今轻松一点了,李斜正躺在馆舍外面院子里晒着暖阳,好好的想着接下来历史上会发生哪些事情。

  这时一个门卒来报,说是公子昂来访。

  李斜忙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曹昂虽然还未及冠,但也有十七岁了,而且不管怎么说曹昂也算是少主,得待之以礼。

  曹昂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曹敏。

  曹敏现在已经十五岁,在那时候也是可以嫁人的了。

  李斜看着曹敏,只见她长得亭亭玉立,面白肤嫩,清秀可人。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过曹敏了,都说女大十八变,曹敏这算是七十二变了。

  李斜正呆呆地看着,把曹敏都看得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曹昂见状假装咳嗽了一声,这才把李斜从梦境中拉回。

  “李大哥可真会享受,竟在这里晒着暖阳。”曹昂羡慕地说道。

  他现在每天都要读书和练习射艺,觉得很闷,知道李斜得闲了,就来看看。

  曹敏知道他要来找李斜,缠着闹着要跟来,恰好曹操看见了说道:“子修,既然敏儿要去,你就让她跟着去吧。”

  曹操发话了,曹昂没办法,只能带着她来了。

  李斜说道:“昂公子,你不好好在府里读书,跑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知道大哥闲着了,心里有些问题难解,就来找大哥求解。”

  曹昂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说道。

  “什么事,说吧。”

  “父亲先击斩黄巾,而后又收以为卒为民,这治民之术到底应该要怎么做才好?”

  “治民?”李斜没想到曹昂会问这么深奥的问题,他想了一会才说道:“治民即是治人,无外乎是恩威并重。善民治以先恩后威,恶民治以先威后恩。”

  李斜屯兵在白马和顿丘时也常读古书,但他也没想到自己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其实这和他治军一样,平时和你称兄道弟,但只要你一犯了军律,绝不饶情。

  有些今天和你喝酒,第二天你犯了军律,给打了一顿军棍,隔一日又找你来喝酒,那些士卒后来也都知道。

  不管和李将军喝酒有多近乎,也不能犯军律。

  而那些平时有些威横的士卒,哪个最威横的,他就找哪个来单挑一下。

  治服了几个之后,军中就没人敢再不听他的军令了。

  “黄巾乃为恶民,所以父亲先威击而后恩赐,对吗?”

  “也对,不过黄巾之中实恶者不多,有许多人是为讨食活命而劫略。治民若要民不叛,只要让其食饱而不寒,耕有其田,宿有其屋,衣有其服,则必皆是善民。”

  李斜突然想到之后韩浩会提议曹操屯田,不如现在让曹昂去提议,也好为曹昂将来接权加分。

  “公子,现在天下已大乱,四方皆在用兵。百姓自已食用尚且缺少,征为军粮就更难了。你觉得征召无田的百姓来屯田,然后抽取成数为军粮如何?”

  “妙啊,我常听父亲说起军粮难征,甚是头痛,现在无田百姓太多,因而流落为寇。如果让他们屯田,他们得食温饱,军粮也得征足,这是两全其美之策啊。”

  曹昂想通了后大喜笑道。

  曹敏在一旁也听懂了一些,称赞李斜道:“李大哥懂的道理真多,敏儿佩服。”

  “先别太早高兴,这其中尚有许多难处。比如要如何得田?现在许多田地都在世家豪族手里,你要怎么将他们的田地征来屯田?”

  李斜犹如给曹昂泼了一盆冷水。

  曹昂想了许久,也想不出好的计策。

  “强征势必激起民变,父亲如今治兖州之权未稳,不可。如果是和他们共同分成,那到手中的军粮则微乎其微。这可如何是好?”

  “州中弃荒之地甚多,不如开荒为田?”李斜说道。

  “开荒为田?弃荒之田多为旱地,又如何耕种?”曹昂看来也是读了不少书,知道了一些问题。

  “蓄水为湖,开渠引水。”李斜只说了八个字。

  曹昂一听大喜:“对呀,如此一来,有水有地,则肥田必有。有了肥田,人亦不缺,只是,百姓恐无耕牛。”

  “百姓无钱购买耕牛者,可以租用官牛,同时设置屯田官,管理屯田事务。你看如何?”

  “李大哥,如此妙策,你为何不向我父亲提起。”

  “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但是我想让你去提,你提起时不要说是我所教,而要说是你自己所悟,明白吗?”李斜不想抢了曹昂的功劳,想让他积累多些政治资本。

  “也好,那我便去向父亲提议。”曹昂喜得手舞足蹈。

  这时,有士卒来报,说是曹将军请去紧急议事。

  李斜忙和曹昂曹敏去到州牧府。

  曹昂此时还不能参加议事,他带着曹敏回后院去了。

  李斜进到议事厅,看到夏侯渊和曹仁他们都已经到了。

  众人简单招呼了之后,曹操也来到议事厅。

  大家都安静地站在下面两侧。

  李斜一时也猜不到是什么事情,因为他刚才要仔细想历史上发生的事时,曹昂就来搅扰了。

  荀彧和戏志才倒像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一样,脸上竟不像曹仁曹洪等人一样有期待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