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十六章 夺敌之气

第十六章 夺敌之气

  连骑兵和破阵营都这么惨败,又听说黄巾能战之贼有几十万人,军中士卒人心震恐。

  曹操现在只有两万人马,面对几十万贼众,害怕也是正常的。

  就是曹操也没什么信心,之前他还觉得刘岱不知兵,所以才会战死。

  现在他亲身体验,也感受到了黄巾的精悍。

  但是黄巾必须要打,不能任由他们在州内横行。

  曹操找来众将谋士商议对策。

  军中大帐内,曹操坐在案前,下面将军和谋士分列站在两边。

  鲍信之死,对曹操是个打击。

  从他起兵,鲍信就是曹操的支持者。

  荥阳之战时,鲍信也在其中,弟弟鲍韬也在荥阳战死,那时他也负伤了。

  刘岱死后,鲍信又坚定地支持迎曹操为兖州牧。

  所以,就算是为鲍信复仇,他也必须要攻打黄巾贼。

  他目光坚幽地巡视了帐下众人,一会才缓缓地道:“诸位可有击贼良策?”

  没有人说话,可能谁都没想到有什么好的计策。

  曹操看着荀彧说道:“文若,你可有击贼之策?”

  荀彧道:“贼人悍勇,贼众又多,正面对敌恐能取胜,唯有以奇兵击之方可。”

  其实荀彧主要是看战略问题,比如要打谁或先打谁,至于怎么打,那就不是他所擅长的了。

  戏志才说道:“如今军众惧贼,士气低落,将军须先案行诸军,明劝赏罚,振复军心,方可与战。”

  李斜面对这么多的敌众,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之前能战胜黑山贼,那是因为山贼的组织性和黄巾不能相比。

  这些黄巾明显有比较完整的组织,虽然和军伍有差距,但他们都是百万众中精选出来的青壮汉子,战斗力也比较强。

  不过李斜也知道此次曹操会胜,他没有计策,便只能听命出力了。

  “然后我们可以避其锐而击其弱,以夺其气,再以伏兵击其强贼,如此贼便会惧我而败。”戏志才又接着说道。

  “不直,你可有退敌之策?”曹操问李斜道。

  “我赞同志才的计策,现在贼众数量与我们相差太多,正面决战不可能。只有趁其虚弱,而每击必胜,使贼人以为我们乃不可战胜之军,如此贼人便可能降伏。”

  李斜觉得戏志才说的有道理,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可用。

  曹操也觉得只有这样了,毕竟贼众有几十万,而自己只有两万人。

  曹操亲披甲胄,巡视各军,表示此战若胜,全军皆重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士卒们心里想着奖赏,对杀敌立功也抱有很大希望。

  曹操又派出大批探马,扮作流民深入探查黄巾战卒位置。

  第二日,各路探马回报,黄巾战卒有近四十万人。

  分为四部,每部十万人。

  每部又分为十队,一队一万人,分散在各处。

  除了一部是主战之部,部卒都是精壮青年外,其他三部大多都是老弱之人。

  而且纪律极差,为了抢东西,相互间还经常打杀。

  曹操选了比较靠近的黄巾三部作为攻击目标。

  他率领大军假装要去攻击一部,吸引黄巾一部的兵力。

  然后派曹仁领一千骑兵,李斜领一千破阵营去攻击黄巾三部。

  计议妥当,他和夏侯渊领一万兵马向黄巾一部行进。

  留曹洪与荀彧守营。

  曹仁和李斜各自领兵分两边向黄巾三部发起攻击,使贼众不知有多少军兵。

  李斜领着破阵营冲到黄巾营阵中时,发现这些黄巾战卒都是四五十岁的农民。

  在一刹那间,他有些不忍,可是转念一想,现在不是发慈悲的时候,而是你死我亡的时刻,不能有仁人之心。

  他把心一狠,长戟一挥,大喊:“杀啊。”

  带领破阵营就冲入贼营中一阵乱砍。

  和前几日救曹操时遇到的黄巾相比,这些人根本就不堪一击。

  他们看到军兵杀到,举着各种简易兵器抵挡,可是哪里抵挡得住。

  曹操巡军时说过杀敌会有重赏,破阵营中也有不少是兖州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地方不受祸乱,他们也是拼了命的砍杀。

  李斜舞动长戟,所挥到之处,必有人倒下。

  冲杀了一阵,曹仁也领着骑兵从另一边杀到,两军合到一起。

  本来也只是为了灭敌之气,长己之势,不太想过多杀伤,但人杀得狠起来便收不住了。

  李斜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些农民黄巾太多了,对曹仁大喊道:“子孝,我们撤吧。”

  曹仁杀得性起,说道:“这些贼人太可恶,让我再杀一阵。”

  “快撤吧,如果有贼众来援,将我们包围再撤就迟了。”

  “这些贼人不堪一击,我们趁势多杀一些。”

  李斜没办法,也不可能自己先撤,只好又和曹仁杀了一阵。

  这些老弱黄巾遇到这两支强悍的战队,便只有待屠的份,毫无还击的能力。

  李斜与曹仁撤回营后,清点人数,自己这边合起来才死了一百多人。

  第二日传来消息,黄巾贼众昨日被杀了七千多人。

  黄巾贼众大惊。

  他们之前与刘岱战的时候总是得胜,因而轻视军兵,现在却被杀得这么惨,他们心里也害怕了。

  过了三日,曹仁和李斜又各领一千兵,攻打黄巾四部。

  因为前几日黄巾三部的惨败,黄巾四部的这些战卒一看到军兵攻到,就已经四处逃命了。

  曹仁和李斜追杀了一阵,也才斩首两千多人。

  黄巾贼众见曹操军兵太厉害,退到了须昌北部。

  黄巾贼首写书给曹操:昔在济南,毁坏神坛,其道乃与中黄太乙同,似若知道,今更迷惑。汉行已尽,黄家当立。天之大运,非君才力所能存也。

  曹操见书大骂,并且回书:天命在汉,汝聚众为贼,寇略州民,为恶已极。操奉天命而讨贼寇,汝等若降,操可免汝等之死,否则必斩汝等之首。

  黄巾贼首见书也是大怒,带着黄巾一部的战卒来攻曹操。

  曹操让曹仁和李斜领兵埋伏两边,与黄巾前部攻战时,两边人马同时杀出。

  黄巾贼众早已听闻曹操军中两员猛将,所率之兵皆如猛虎,一见他们二人领兵突然杀到,慌忙逃散。

  这些黄巾也都是农民,也没有死战之勇,所以很多逃不掉的都投降了。

  曹操此战斩敌一千多人,俘虏三千多人。

  黄巾贼首也知道自己的部众斗志已失,敌曹操不过了,于是且战且退,而每次交战都会损失几千人。

  直至黄巾退入了济北国境内。

  曹操想找鲍信的尸首,却已经找不到了。

  众人只好用木头刻成他的形状,用来祭祀。

  曹操涕泣而祭,发誓一定要平黄巾之乱。

  率众追黄巾入济北国。

  黄巾逃不掉,又战不过,便只好投降了。

  黄巾战卒三十几万人,其他男女老少更是有上百万人。

  曹操将黄巾一部的战卒,从中选出三万人,号为青州兵。

  又将其他人分散在州内为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