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十五章 鲍信战死

第十五章 鲍信战死

  初平三年四月,司徒王允与吕布合谋杀了董卓。

  董卓曾任过并州刺史,吕布便是那时因为骁武被录为并州吏士,董卓与吕布本就认识,并且关系也不一般。

  董卓也非常了解吕布贪财忘义的为人,所以才会让吕布杀丁原。

  否则,丁原待吕布那么好,别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去诱使吕布杀丁原。

  假如去诱使关羽张飞杀刘备试试,有可能吗。

  后面王允诱使吕布杀董卓也一样。

  董卓曾因不中意而以手戟扔吕布,幸好吕布身手不错躲过了,如果他身手只是一般而躲不过,那不死也会受伤了。

  同时吕布又与董卓的侍婢私通,害怕东窗事发。

  平时不如意都以手戟扔了,这个事要是让董卓知道了,那吕布还不得被杀了。

  王允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和吕布合谋杀董卓。

  董卓死了之后,李傕与郭汜率兵围长安,吕布败逃出长安。

  李傕纵兵劫略长安,城中百姓被杀之悉尽,死者狼藉。

  此时上百万青州黄巾攻入兖州,先是攻杀了任城相郑遂,又攻入东平郡界。

  兖州刺史刘岱找来鲍信商议,想要领兵出战。

  鲍信谏道:“如今贼众数有百万,百姓恐惧,士卒亦无斗志,战之难胜。贼人虽众,但老少妇孺皆相随,又无辎重,只是到处劫略。不如我们先据城固守,他们欲战不得,攻又难下。待其势疲之时,我们再以精锐之士,攻其要害,则击之可破。”

  刘岱怒道:“贼乃乌合之众,我以精锐之师,攻之必克,何用惧贼。”

  然后率领两万步骑出战,只是黄巾贼众人数太多,又已参加过多场战斗,有很多精悍之贼。

  刘岱身先士卒,冲在阵前,却不幸被贼人杀死。

  兵士们看到刺史刘岱已经战死,贼人又勇悍,不敢再战,全部逃回昌邑。

  黄巾入兖州时,李斜已经知道刘岱将要战死,他本来想要向曹操提出要去说服州吏迎曹操为牧。

  可转念一想,自己与州人又不熟,不要去了弄巧成拙。

  还不如将功劳让给陈宫,让他去作说客。

  毕竟陈宫是兖州人,又有名气。

  所以他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只照常练兵,等着曹操让他起兵去攻打黄巾的命令。

  陈宫知道刘岱战死之后,对曹操说道:“如今兖州无主,又朝廷混乱,王命断绝。宫愿往说州中,以明府君为牧,统领州人拒讨黄巾贼。”

  陈宫是东郡东武阳人,曹操为东郡太守之后,便以陈宫为郡吏。

  曹操自然乐意,便派陈宫到昌邑去作说客。

  陈宫到了昌邑,对兖州别驾和治中说道:“如今天下已乱,州无牧主,曹东郡有安国之志,又有安民之能。若迎曹东郡以为州牧,则兖州必能得安。”

  鲍信也说道:“确实,昔日讨董,曹孟德不惧董卓兵强而往攻,虽惨胜于荥阳而气不馁。今又击黑山贼于东郡,斩俘过万,郡得安宁。如若迎之为州牧,必能救兖州于乱,击黄巾而民安。”

  朝廷没派刺史来,又有陈宫和鲍信等当地世族推荐,别驾和治中也同意迎曹操为州牧。

  于是鲍信和州吏万潜一起来到东郡迎接曹操到昌邑接任兖州牧。

  曹操此时的兖州牧只是地方自行推举,还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

  要等到兴平元年十月的时候,献帝才正式拜曹操为兖州牧。

  这时候袁绍也向朝廷上表推举曹操为兖州牧,曹操现在还算是袁绍同阵营的小弟。

  其实同时呢,朝廷得到刘岱战死的消息后,也派了金尚为兖州牧。

  可是金尚来到兖州时,曹操已经入住昌邑,行使兖州牧的职责,金尚只好投往南阳袁术。

  曹操任命夏侯惇为东郡太守,领三千人马屯兵在白马县。

  他带着麾下将军谋士和家人,率领一万五兵马前往昌邑。

  李斜也率领两千人马随行而去。

  曹操当上了兖州牧,权力大了,责任也就大了。

  黄巾在州内为乱,这是必须要打的。

  可是黄巾数有上百万,之前刘岱出击还战死了,说明这黄巾贼也不能轻视。

  因为黄巾贼众太多,东平国内到处都是黄巾,但其中很多都是被裹挟而来的流民。

  曹操率领两万人马屯营在寿张北部。

  派出去的探马找不到黄巾的主战队伍在哪。

  曹操大怒,要自己去探查黄巾敌情。

  李斜记得历史上曹操此次前去会遇到黄巾袭击,鲍信也会战死在此。

  他立即劝阻曹操道:“黄巾贼众数多,贼众也凶悍,将军不可以身犯险。斜可亲去探查敌情,将军在此等斜消息便可。”

  荀彧也劝道:“不直所言甚是,将军万不可身入险地,不直有破阵营,可让他带领破阵营前去探查即可。”

  曹操说道:“如今州人推我为州主,而民受其乱,我岂可身坐安地而避贼,诸位勿再言,操必亲往视探贼情。”

  李斜知道曹操已经决定了,再劝就不好了。

  但他想叫鲍信不要去:“既然如此,必须让子孝领一千骑兵,斜领一千破阵营护卫。鲍将军就不要去了。”

  李斜觉得有曹仁的一千骑兵和自己的破阵营护卫,遇上黄巾贼就算不能战胜,要突围逃走应该也不难。

  哪知道鲍信在一旁听了怒道:“李将军所言为何?信是惧死之人吗?我必同去。”

  李斜直懊悔,恨自己弄巧成拙了,不过不说的话他也一样会去。

  只要曹操去了,鲍信就很难不去。

  既然已难避免,只能尽量保护好他们了。

  黄巾贼现在主要在寿张东一带,上百万人散于乡野,到处都是黄巾。

  李斜带领的破阵营是步兵,曹操有曹仁领着一千骑兵护卫,胆子也更大了,走的也快,李斜让自己的兵士快步跑也跟不上。

  一般的黄巾流民看到曹操的骑兵队来了,纷纷躲避逃散。

  曹操一路猛进,却突然看到前面有一座大营。

  原来这便是黄巾的主战部队大营。

  黄巾贼也已知道敌将领兵来到,以为敌骑是来攻击自己的,急忙集众出来攻击。

  顿时,几万黄巾贼汹涌而出,很快就把曹操和骑兵队包围了。

  曹操也想不到这么快就闯入了黄巾贼的屯营处。

  曹仁带领骑兵护着曹操冲突。

  这些黄巾贼有过不少的攻城战斗经历,战斗力比那些黑山贼强悍多了。

  饶是曹仁的骑兵厉害,也一时难以冲出包围。

  曹操与众人也已被贼众冲散。

  他挥刀一路斩杀,接连杀倒十几人。

  他看到不远处鲍信已经受伤,急忙冲杀过去。

  这些黄巾却怎么杀都杀不完,包围的人越来越多。

  曹操刚砍倒了前面一人,后面有几人齐砍向曹操。

  旁边的鲍信见状,急忙拍马过去,格开砍向曹操的刀。

  但他自己也被砍中,倒于马下,立即被众黄巾乱刀砍死。

  曹操大怒,怒吼着一阵乱劈,又砍倒十几人。

  这时,李斜带领的破阵营也杀到。

  直接从外围杀出一条道,直杀到曹操的身旁。

  他连忙护着曹操,又带领破阵营杀出包围。

  曹仁也带领剩下的骑兵跟随杀出。

  这一战,鲍信战死,曹仁的骑兵战死了五百多人,李斜的破阵营也战死了二百多人。

  曹操后悔没听李斜的谏言道:“吾恨不听众人谏言,以致鲍信战死,吾之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