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七章 白马县令

第七章 白马县令

  初平元年十月,兖州白马县,就是关羽斩颜良时的那个白马。

  李斜终于有当上老大的感觉了。

  才一年时间不到,就从一个小小的伍长升到比千石的司马,还兼任了白马县令。

  不但有军职,还有了政职,刘备此时应该也只是高唐县令。

  没想到自己竟然和三国大佬之一的刘备混到了同一起点。

  当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的。

  刘备手里有自己的兵马,而李斜手里的这一千兵马,现在也还统属于夏侯惇。

  李斜还是夏侯惇的属下,不过他自己领兵驻守一方,营中他最大现在。

  曹操为东郡太守之后,总兵力已有近两万人。

  李斜的这一千人屯在白马,主要是防备董卓洛阳方向的兵马,也相当于是前锋了。

  所谓高处不胜寒,升官了,责任也就重了。

  李斜之前的破阵营只有五百人,现在有一千人,是真正的一个营了。

  同时还有两百匹战马,李斜组建了一个两百人的骑兵队。

  虽然身为县令,但县务都交给县丞和功曹县尉去处理了,他只专心练兵。

  他知道,再过不久,黑山贼就会来侵犯东郡,之后便是一直打打打了。

  这安生的日子已所剩无多。

  天还没亮透,李斜就吹响起床号,把所有士卒都喊起来了。

  这不是他一时兴起,而是每天都是这样的操作。

  他的兵士也习惯了。

  李斜经常和兵士说笑,但军纪非常严明,有一次他自己起晚了,罚了自己一天不吃饭。

  当所有人都集合好之后,李斜例行训话。

  不过他今天想讲些不一样的。

  虽然李斜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人,但在此生活已将近一年,已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之前的那些记忆,已经变得非常遥远,遥远到似乎已经不可见了。

  他前世的兄弟朋友很多,现在的兄弟也很多。

  他笔挺地站在阵前一个五尺高的台上,看着底下那一千个兄弟。

  这些兄弟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他知道再过不久,这里的大部分人可能就不在了。

  所以,为了能让大家尽量不要掉队,他才会那么认真的让大家训练。

  毕竟自己厉害了,不但能杀敌,还能自保。

  他先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声说道:“诸位兄弟,你们之中有一半是新加入的兄弟,或许还不了解我。我对你们向来只有八个字的要求,那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李斜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接着又说道:“唔,既然你们加入了破阵营,就要记住我们破阵营的口号。兄弟们,破阵营的口号是什么?”

  “勇往无前,退后者斩。”

  一千人齐声大喊,这一句口号是他们每天都要喊的,已经喊得非常顺溜了。

  李斜底下这一千人有一半是东郡兵,他本来要求曹操给他丹阳兵,没想到曹操却反问了他一句:“你这一营兵都要丹阳兵,你意欲何为啊?”

  李斜一听懵了,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竟然会对曹操提这种要求。

  还好曹操信任他,仍然让他统兵,只是从东郡兵里给了他五百人。

  在龙亢时李斜手里的五百兵不叛不乱,曹操就知道他们全都效忠李斜。

  如果再给他五百丹阳兵,那他这一营岂不是一条心了。

  要是李斜真的反水了,那岂不是麻烦。

  给了他一半东郡兵,这些东郡兵都是家在东郡,多少也会让曹操更放心点。

  李斜接着说道:“黑山贼你们都知道吧。据我所知,他们很快就要侵犯东郡。所以你们一定要加紧训练,到时有你们杀贼立功的时候,我也希望你们杀贼了,全部都可以活着回来领赏。”

  “今年二月时,我也只是一个伍长,一年不到,我就升到了现在的官职。我相信你们也行,只要你们够勇猛,不怕死,多立功,拜将封侯那都不是问题。”

  “大家不要怪我每天那么早拉你们起来训练,我也知道你们很少有怨言,这让我很欣慰。喝酒时咱们都是兄弟,但上了战场我就是你们的长官,你们到时若有敢退后者,我必斩不赦。听明白了吗?”

  “明白。”他们齐声大喊回答。

  李斜每天都和军士们一起训练,因为他也要上战场,他想把自己练成像关羽那样的万人敌。

  到时候如果关羽不降曹操的话,就由他去斩颜良。

  为什么想要斩颜良,因为李斜知道,曹操和袁绍无论怎样都必有一战,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

  至于袁绍,他听取了曹操的谋略,现在正领兵进屯东郡顿丘。

  袁绍是渤海太守,但他并不回渤海。

  他现在是联盟军的盟主,虽然联盟已经名存实亡,他也还是盟主。

  不回渤海的主要原因是不想再被冀州牧韩馥卡脖子。

  袁绍进军顿丘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要给韩馥压力,要他让出冀州牧之位。

  他还拉拢了韩馥的部将曲义,让曲义反叛韩馥。

  韩馥征讨曲义时战败了。

  袁绍又派逢纪去联络公孙瓒,让他率兵南下,给韩馥施加压力。

  他这边又屯兵顿丘,兵马频频调动演练。

  南北夹势,给了韩馥双重压力。

  韩馥连反叛的曲义都打不赢,哪能同时对付南北公孙瓒和袁绍两军。

  压力够了之后,替袁绍说话的人出场了。

  袁绍的家世声望自不必说,他本人的声望也是响当当,很多豪杰都归附到袁绍麾下。

  韩馥是颖川人,他召了一批颖川人为属下,像荀谌、辛评、郭图等如今就在韩馥州牧府谋职。

  他属下的这些颖川谋士,却都是为袁绍设谋。

  荀谌首先就对韩馥说道:“公孙瓒已举兵南下,诸县叛而应之。袁车骑又引军北上,其意不可知量。将军如今已处危险之势啊。”

  韩馥不是不知,只是他向来少谋难断,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听荀谌这么一挑明,急忙问道:“那我该当如何?”

  荀谌道:“将军自料宽仁容众,为天下所附,可与袁氏比吗?”

  “我不如袁。”

  “临危吐决,智勇出众,可与袁氏比吗?”

  “不如”

  “世布恩德,天下家受其惠,可与袁氏比吗?”

  “我亦不如。”

  “渤海虽为郡,其实力却如州。如今将军有此三不如,而久处在袁氏之上。袁氏乃一时之豪杰,必不愿久在将军之下。况且公孙瓒又提兵南下,其锋锐不可当。如若南北两军夹击,兵临城下,则将军必临危亡。

  将军乃袁氏故吏,现在又是同盟,不如举冀州以让袁氏。则袁氏必厚德将军,同时北阻公孙瓒,定州安民。将军因此而有让贤之名,自身家人亦得安于泰山。愿将军勿再迟疑。”

  韩馥还在犹疑,毕竟以州相让,这有几人能做到。

  颖川的辛评和郭图、高干等又从旁相劝。

  韩馥经不住这些人威逼之辞的劝说,终于同意将冀州牧之位让给袁绍。

  虽然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骑都尉沮授谏阻。

  但韩馥已决定让出冀州,谁劝都没用了。

  后世很多人都认为韩馥傻,以他当时的处境,不让出冀州他也守不住,最后也只会让自己家族灭亡。

  现在让出冀州,至少他和家人还能苟活于世。

  他搬到中常侍赵忠的故舍去住,将刺史府让给袁绍。

  又让儿子亲自送印绶到顿丘去给袁绍。

  袁绍按规定以韩馥为奋威将军,但却是一个光杆将军,连一个兵都没有。

  袁绍领兵入邺城,正式成为一方大佬,加入三国争霸俱乐部。

  此时是初平元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