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六章 东郡太守

第六章 东郡太守

  董卓自袁绍起兵,并且当选为联军盟主后,马上收押太傅袁隗、太仆袁基等袁绍家族五十余人,又尽数杀死。

  全部埋在青城门外东都门内,后来又怕有人盗走袁家尸体去厚葬,又将袁家人尸体全部迁到郿坞藏起来。

  这还不够,董卓还派遣大鸿胪韩融、少府阴循、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循、越骑校尉王瑰等人去晓谕袁绍和袁术。

  杀人家族还派人去告知,董卓也够狠。

  他这也算是借刀杀人立威,派去的这几人,胡母班、吴循、王瑰三人被袁绍指使河内太守王匡杀死。

  胡母班和王匡还是亲戚,是王匡的妹夫。

  王匡也没办法,谁让他是袁绍的小弟呢。

  少府阴循也被袁术杀死,只有韩融因素有德名而幸免于难。

  王匡领一万泰山兵屯在河阳津,董卓先派牛辅带一万人从平阴渡河,引王匡领兵来拒。

  同时又令吕布暗中率二千精兵从平县渡河,从背后偷袭王匡。

  王匡抵挡不住吕布所率领的精兵,大败,士卒死者略尽,他只身逃回泰山。

  因为王匡兵败,董卓兵势强盛,袁绍虽然也有近两万人马,却也料难抵敌,急忙找来曹操商议。

  董卓兵马到底有多强,曹操有亲身体会,现在自己又只有这么点兵,哪里舍得再往战场上送。

  袁绍也想保存住自己的实力,决定退军到延津,曹操退军至白马,两军彼此间相互呼应。

  延津在兖州境内,就在酸枣县北。

  董卓因为洛阳南边孙坚勇猛激进,北边不想用兵,没有继续追击袁绍与曹操。

  王匡手下有一个从事叫韩浩,字元嗣,河内人。

  他曾经带领县里民众抵抗山贼,王匡闻名召为从事。

  韩浩跟随王匡在河阳津拒董卓,韩浩母舅杜阳当时是河阴县令。

  河阴就是平阴,河阴是后来魏文帝曹丕才改名的。

  董卓将河阴令杜阳抓起来,让他召韩浩来降,韩浩不从,回复说“忠君大义先于亲情”。

  王匡兵败后,韩浩逃回乡里。

  夏侯惇听闻了韩浩的事情,亲自去找到韩浩。

  对他说曹将军慕爱人才,忠君事主,虽力薄亦向董卓进军。只可惜遭荥阳一战损兵折将,主要就是缺少像你这样的领兵人才。

  韩浩本来也就有一颗报君之心,王匡兵败走还泰山,如今曹操正在河内,投到曹操麾下倒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他随着夏侯惇回到军中,夏侯惇直接任命韩浩为曲军候,就是和李斜比武输的那一曲。

  这样韩浩就和李斜是平级了。

  当夏侯惇介绍他们认识的时候,李斜差点喊出来:你不就是那个不顾夏侯惇生死,要杀劫匪,后来还建议曹操屯田的韩浩吗?

  他没有喊出来,他非常尊重韩浩,每次遇到都是尊称一声“韩兄”。

  韩浩的出现,也让李斜有了一些思考。

  他觉得自己既然了解了历史的发展,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些先知,为自己谋一些利益呢。

  比如刘岱杀桥瑁后,是否可以让曹操当上东郡太守,这样曹操得到东郡就算是自己的功劳了。

  甚至曹操之后当上兖州牧,自己也可以出一把力,到时功赏肯定不少。

  现在的东郡太守是桥瑁,曹操借住在人家的地盘里,心里总是闷闷不乐。

  李斜有一日见曹操一人站在大帐外惆怅,他觉得这是个机会。

  他主动走过去对曹操说道:“将军面有愁容,是为何啊?”

  曹操见是李斜,如今李斜是他手下除去曹氏和夏侯氏之外,最看重的外姓将佐了。

  曹操叹道:“如今董卓迁天子都长安,我等讨董又不得进,退又无可据之地。不直,你之前曾预感兵叛而应验,现在是否有何预感?”

  李斜想了一下,觉得总是说预感也太玄乎,不如说是自己的分析好点。

  “如今我们身在东郡,东郡太守桥瑁以己有传诏起兵之功,负众怙乱,陵蔑同盟,忿嫉同类,常蔑视刺史刘岱,出言相轻。

  斜私以为,刘岱将欲杀太守桥瑁。只是如今将军屯兵白马,让刘岱有所顾忌。不如将军使人与刘岱交好,让刘岱无所忌,则他杀桥瑁之后,或可以将军为东郡太守。”

  “唔,你与我所想亦同,只不知当使何人去与刘公山交好。”

  “将军若信过李斜,斜愿往见刘兖州。”

  “我自是信你,只是你现在官职只是军候,若让你去则会让刘公山以为我轻于他,我寻思还是让元让去为妥。”

  李斜本想自己表现一番,可他倒没想过自己的身份过于低微,让自己去也实在是不尊重刘岱了吧。

  夏侯惇现在虽然官职也只是司马,可他毕竟是曹操的心腹之人,他足可以代表曹操了。

  不过曹操也没亏待李斜,夏侯惇去昌邑后,曹操又升李斜为军假司马,暂代夏侯惇领兵。

  军假司马其实也就是副司马。

  虽然只是微升一级,但对李斜来说也是又进一步了。

  夏侯惇到山阳郡昌邑见过刘岱,向他说明曹操与刘岱立场一致。

  而且白波军与黑山贼屡屡侵犯东郡,曹操愿意在东郡拒讨山贼。

  其实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刘岱也是聪明人,他受桥瑁所轻蔑,已想要杀他,只是曹操突然退兵至白马,这让他有所顾忌。

  现在曹操既然已经说明,那就先杀了桥瑁,再表曹操为东郡太守。

  夏侯惇去见刘岱之时,曹操也已派人告知袁绍。

  曹操现在也算是袁绍的同盟小弟,做什么事也要跟大哥说一声先。

  袁绍对此也是非常支持,曹操如果得到东郡,对袁绍夺冀州也会帮助很大。

  所以,袁绍那边再派人跟刘岱说过之后,刘岱起兵两万,直往东郡濮阳。

  桥瑁得知刘岱领兵来讨,急忙派人向曹操和袁绍求救。

  可曹操与袁绍已经与刘岱为同盟,又怎么可能去救桥瑁。

  救他的人没有,杀他的人倒有不少,刘岱的兵马还未围城,濮阳城内桥瑁的部将已经将桥瑁斩首,将首级送到刘岱军中。

  在刘岱率兵抵达濮阳之时,曹操也起兵离濮阳五十里安营。

  刘岱本想以王肱为东郡太守,别驾从事万潜马上说道:“明使君先前已与曹孟德,还有袁渤海相通。

  如今若以王肱为东郡太守,只怕会引起袁曹二军以明使君擅杀太守而起兵讨伐,到时明使君岂不是得不偿失了。不如表荐曹孟德为东郡太守,却也可以得他一个人情。”

  刘岱思虑之后,觉得也只能如此,便表荐曹操为东郡太守。

  袁绍为了曹操能帮自己逼韩馥让冀州,让曹操以东武阳为郡治所。

  曹操对李斜说道:“幸得有不直,使我得主东郡,这都是你的功劳。我升你为司马,领任白马县长,如何?”

  李斜一听自己又升官,连忙高兴地说道:“将军如此厚爱,李斜愿终生追随将军,万死不辞。”

  曹操沉吟了一下问道:“不直,依你之见,兖州……”

  李斜知道曹操是想问他兖州是否可得。

  他思索了一下,现在是初平元年,刘岱是初平三年死于黄巾之手。

  “若李斜料想不错,将军三年之内必得兖州,将来即使河北之地……”

  听到这,曹操急忙打断李斜的话:“本初曾与我言起欲得冀州,不直,你觉得本初能得冀州吗?”

  李斜想了一下,虽然历史上袁绍明年才能得到冀州,但现在曹操已提前得东郡,袁绍或许也可以提前得到冀州。

  “必得,如今将军已得东郡,只需本初将军进兵顿丘,再使人联络公孙瓒将军领兵南下,给韩馥压力。韩馥部下颖川诸士早已心归袁将军。只需让他们进言逼劝韩馥,本初将军便可立得冀州。不过,将军你到时可以给韩馥去书一封,劝他让州避祸,则本初将军得冀州之功便有将军一份。”

  曹操听完大笑:“善。”

  夏侯惇因功升为折冲校尉,领四千兵马屯濮阳。

  李斜也由假司马转为司马,领兵一千屯在白马,同时兼任白马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