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五章 破阵营

第五章 破阵营

  曹操领兵来到河内,此时袁绍屯兵在怀县,河内太守王匡屯兵在河阳津拒董卓。

  王匡是河内太守,却将自己的大本营让给袁绍,自己跑前线去顶住敌人。

  并不是因为他傻,而是袁绍现在是盟主,又是四世五公的贵族世家,名望实在太大,他甘愿给袁绍当小弟。

  否则的话,应该是袁绍到河阳前线顶住董卓才对。

  袁绍闻知曹操来投,急忙出城迎接。

  曹操让夏侯惇与夏侯渊领兵入城安排宿营。

  曹操手里现在没多少兵,又没有自己的地盘,除了袁绍封的那个假奋武将军,身上也没什么正经的官职。

  但袁绍还是非常看重曹操,因为他们是一起抢过新娘的小伙伴,而且现在曹操就是来投附袁绍的小弟。

  年轻时感情深是一回事,现在都长大出来谋事业了,感情也只能排在利益之后。

  曹操是有大志向的人,不会甘心一直当袁绍的小弟。

  袁绍将曹操接到太守府,安排酒席接风。

  酒过三巡,又各自诉说逃离长安后的境况,把感情之事说完了,言入正事。

  袁绍看着曹操说道:“孟德,如今董卓挟持天子,迫迁长安,把控朝政。我们虽兴起讨董义军,但董卓兵强,恐一时难以取胜。冀州牧韩文节与我商议,欲推立幽州刺史刘伯安为尊,号令天下兵马共讨董卓,你意如何?”

  曹操一听,心想这怎么能行。你立了刘虞,其他地方也可能再立别人,那天下岂不是大乱了。

  当下愤然答道:“董卓之罪,暴于四海,我等合大众、兴义兵而远近莫不响应,因我等乃是以义动。如今幼主微弱,制于奸臣,尚未有昌邑亡国之衅,而一旦改易,天下岂能得安?诸君北迎幽州,我自西向长安。”

  袁绍心想,这哥们不同一条心呀。

  曹操既然已经这么义正辞严地拒绝,他也不好再说什么,说多了也会伤小伙伴之间的感情。

  这时袁绍为了转移话题,拿出一个玉印,伸到曹操面前说道:“孟德,你看看这一个玉印,讨董诏书即是用此印,足可以假乱真。不如我将此印给你,将来可召令天下州郡,可愿?”

  曹操没去接,只是笑笑说道:“此等好物,你且留用,我今日可未听你之语。”

  他知道这玉印是什么回事,一个假印而已。他曹操想要什么都是光明正大地去取,不会去搞这些龌龊的阴谋之事。

  仔细想一想,曹操虽然历史上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但阴谋之事他似乎并不多为。

  袁绍见曹操油盐不进,只好对曹操说道:“你遭荥阳一战,现又多是新募之兵,你且安心在此休养练兵,粮草我自会安排。”

  曹操只是呵呵哈哈地应着,傍晚时才回到军营大帐。

  李斜如今也是一位将佐军候,经龙亢抵挡叛兵一役,他知道如果将这五百兵士训练好了,别说升官发财,至少以后上战场了活命机会也会大点。

  他想到了高顺的陷阵营。

  当然,李斜知道自己不能和高顺比,但可以依样画葫芦向他学习呀。

  所以李斜将自己这五百人命名为“破阵营”。

  高顺的陷阵营有七百多人,号称千人。

  李斜的破阵营现在只有五百人,也号为一营。

  三日后,他将破阵营的五百人集合起来训话。

  经过休息三日,底下的这些丹阳兵个个精神抖擞,全都等着上阵杀敌立功领赏。因为龙亢抵挡叛兵零伤亡的战绩,让他们觉得敌兵也并不可怕。

  李斜身穿铠甲,目光巡视了众人一遍,突然大声问道:“你们想不想发财?”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整齐地大喊回答:“想。”

  “想不想拜将封侯?”李斜又大声喊道。

  “想。”

  “唔,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那你们要怎么做才能拜将封侯?”

  “杀敌!杀敌!杀敌!”

  喊声震天,把大帐中的曹操都惊来了,后面还跟着夏侯惇曹仁等人。

  “你们怕死吗?”李斜又怒吼着大声地问。

  “不怕。”五百人齐声回答。

  “我怕。”李斜刚说出口底下众人大笑。

  缓了一会李斜又接着说道:“可是怕死有用吗?面对敌军时死得最快的都是怕死之人,所以我不是怕死,我是不想死,只有把敌人杀了我们才不会死。

  就算是战死了也没什么,顶多就是个碗口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壮汉。你们说是不是?”

  “是。”

  “那你们还怕死吗?”

  “不怕。”

  李斜又盯着他们仔细地看了一会才又说道:“你们丹阳男儿都是英雄人物,是天下第一勇士,上了战场都能以一当十。虽然我们现在只有五百人,但是能战胜敌人的五千人,因为我们都是破阵营的勇士。”

  “破阵营!破阵营!破阵营!”五百人的齐声大喊,气魄震天。

  “荥阳一战,我亲自斩了十八颗首级,我相信你们比我更勇猛,我也相信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斩二十颗敌首。我们破阵营的口号是什么?”

  “勇往无前,永不退后!”

  “向前才有黄金美女,退后就只能以大刀侍候你们了,所以你们要记住了。先登者赏,退后者斩。”

  训话完后接着训练。

  丹阳兵个个精壮,个人体能训练没什么问题,李斜主要就是提升他们的勇和猛。

  勇而无惧,猛而有力,首先在气势上就要给敌军压力。

  既然是破阵,就是冲敌方战阵,只要将敌军的阵形冲散冲乱,敌军就输了。

  张辽合肥八百冲孙权十万也是这样,当然,当时孙权十万兵围城。张辽只冲一面,肯定没有十万兵,但也会有两三万。

  不过张辽兵马太少,才八百人,只能够将敌阵冲乱,却不能追击斩敌。如果当时张辽率领的是八千人,那当时肯定就会打得孙权丢盔弃甲了。

  古代两军对战时,一般都是一方列阵以待,另一方进行冲阵。

  李斜他们没有马,全部都是步卒,兵器主要有环首刀、长矛、长戟,弓和盾也有一些。

  李斜选出臂力大者持弓,力稍弱者持盾,其他人则持刀戟和长矛。

  曹操看了一会后满意地笑着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对旁边的夏侯惇说道:“李不直的破阵营很有气势,兵不在多,在精,我看不直有统兵之才。元让,你去叫军需官交付给他们一百副兵甲,如果有铁甲就尽量多给铁甲。以后若有战马,我还要给他们配备骑兵。”

  李斜得到了八十副皮甲,他将皮甲给了什长以上的军官穿用。

  李斜平时都是与军中兄弟们食宿在一起,他自己也早有铠甲,那是荥阳之战后曹操赏给他的。

  训练满一个月后,夏侯惇接到曹操的命令,让另一个曲的五百人来和李斜的破阵营比武演练,要检验一下破阵营的战斗力。

  为了不造成伤亡,双方皆以长棍和盾牌为兵器。

  李斜也身披铠甲亲自上阵,古代上战场领兵者要上阵才行,将在兵勇,将逃则兵溃。

  对方列好阵,李斜自己在阵首,领着手底下五百人向对方战阵冲去。

  冲锋时自己也要保持好阵形,如果自己的阵形先乱,那就不是破别人的阵,而是让别人破自己的阵了。

  因为是演练,没有使用弓箭,实际效果也没有显现太多,但李斜的五百人像猛虎一样冲过去。对方兵士看到那个气势,还没冲到呢他们就先乱了。

  结果被李斜的五百人一顿乱揍,揍得对方哭爹喊娘,狼狈逃窜。

  李斜的破阵营因此在曹操军中打出了名号,就差真正上阵实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