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四章 兵叛

第四章 兵叛

  曹操显然对李斜的预感毫不在意,他不相信这些新募之兵会叛乱,因为统兵的军候都是自己带来的人。

  他很早就在帐内歇下了。

  可是他不知道庐江和丹阳隔江相望,两地百姓向来就相互仇视,现在让他们两营人马合到一起,很快就出现了矛盾。

  下午在江边取水时,一个丹阳兵无意撞到了一个庐江兵,庐江兵不由骂道:“不长眼啊。”

  丹阳兵当时有六个人,庐江兵只有四人,丹阳兵听到他骂自己,把手中水袋往地上一扔,也不说话,直接上去就是一拳,打在庐江兵脸上。

  这庐江兵也是年轻气盛,哪受得了别人欺负,其他同伴也不可能站在旁边看啊,于是两伙人打在一起。

  不过当时谁身上都没带兵器,只是拳脚相打。

  庐江兵只有四个人,而且丹阳兵向来勇猛,肯定是丹阳兵赢了。

  庐江兵虽然受伤,但也都是皮肉之痛,几人鼻青脸肿地回营。

  回到营里,跟他们军候一说,这可不得了,庐江丹阳本来就有世仇,出来还被欺负怎么能忍。

  因为曹操带来的军候只有三位,加上李斜才四人,所以曹洪那边的军候都是从庐江兵里面挑选的。

  庐江兵的几位军候又把那些屯长找来商议,一致决定夜里袭击丹阳兵营。

  他们又向那些队率什长伍长传令,全部准备好兵器,等到半夜时候,所有人都睡下之时。

  两千庐江兵全部拿着兵器冲向丹阳兵营,见人就砍,见帐就烧。他们平时都斗不过丹阳人,打架总是输的多。

  现在突然偷袭,丹阳兵正在熟睡,很多人都搞不清什么回事,兵器都来不及拿,刚走出军帐就被砍倒了。

  友军突然的夜袭,再精锐的兵也顶不住。

  丹阳兵很快就被冲得四散,不少人到死都不知道死在什么人手里。

  等夏侯惇和曹仁组织人手抵抗的时候,庐江兵已经攻到曹操大帐外。

  曹操正在熟睡,听到帐外喊杀声四起,急忙持剑出帐查看。

  他刚起身还没走出帐门,大帐就被人从外面点火烧了起来。

  他赶紧跳出帐外,见到自己的侍卫兵已经被杀倒在地,几十人正持刀向他冲来。

  那些庐江兵此时也杀红了眼,只要身上穿的衣服和他们的不一样,就都视为丹阳人。

  他们举刀向曹操冲来,曹操忙挥剑抵挡,转眼砍倒几人。

  这时一个身材和曹操一样短小的人也拿着刀冲到,劈倒了几个庐江兵,对曹操说道:“将军快走。”

  曹操不说话,只和他一起抵挡拼杀,不一会,他们两人就杀死三十几人。其余庐江兵见他们二人太猛,没人敢再靠近,只是围着他们,想乘机砍倒。

  此时夏侯惇和曹仁也带着几十人赶到,杀退那些庐江兵,护着曹操向北退走。

  曹操的军帐是在营中间,屯在他北面的是李斜的曲部。

  李斜当晚并没有入睡,他吩咐手下那些屯长也不要睡着,他在等着新兵叛乱。

  果然,半夜的时候,喊杀声起时,他急忙提刀走出帐外。

  传令各屯长队率带人到他帐前集合。

  当五百人集合完毕,他没有下令去救曹操,因为现在太乱。他也搞不清是谁在叛乱,不知道谁是敌人呢。

  他指挥部众列成阵形,前排盾兵,二排长矛兵,三排刀兵,四排弓驽兵,严阵以待。

  当庐江兵举刀向他们攻来时,李斜先大喊:“止步,否则射杀。”

  庐江兵杀红了眼,哪听得进去,照样大步冲来。

  李斜不再犹豫,下令弓驽兵发射攻击。

  冲在前面的庐江兵倒下十几人,但他们也是勇猛,仍然向前冲。

  弓驽兵紧接着发起第二轮攻击,有几个没被射中的庐江兵冲到阵前,也被长矛刺死。

  射杀五六十人后,那些庐江兵才不敢再攻过来,转身向南攻去了。

  李斜仍然保持住阵形,他怕阵形一乱就会被冲散。

  他派人去探查曹操的情况,同时也派人去了解是谁在叛乱。

  派出去的探卒回报说是庐江兵全营叛乱,攻杀丹阳兵营。

  李斜正在担心曹操的安危,不过历史上记载他没事,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他应该也会安全。

  正在想着,夏侯惇等人护着曹操向他这边撤来。

  因为当时东面西面南面都有叛兵乱动,军帐全部被烧。

  只有北面比较安静,军帐也没被烧,所以他们向着北面撤退。

  李斜赶紧跑上前迎住曹操:“李斜未能领兵前去保护将军,请将军治罪。”

  曹操把手一摇道:“你无罪,是本将太过大意,没有相信你的预感。你能按兵不乱,已经是大功一件。我们先向北面撤退,待天明再作处置。”

  李斜领着五百人马与夏侯惇等人护着曹操向北退走。

  退出二十里后,曹操命众人原地休息,等待天明。

  曹操靠着一棵树坐下,说道:“今夜若不是有文谦在,操危矣,今夜之功,非文谦与李斜莫属。”他又转头对李斜道:“李斜,你是否及冠?可有表字?”

  原来那个和他一起杀敌的矮个子就是乐进乐文谦,他是曹操的帐下吏。

  李斜知道自己的身主还未及冠,也没有表字,他想给自己取个表字。

  现在曹操发问,他一时情急,只记得古代取表字与名字义相似。

  而斜字的字义,他一时只想到斜就是不直,于是马上回道:“李斜表字不直。”

  曹操听了哈哈一笑:“李不直,你这表字倒是清奇脱俗。”

  正说笑着,曹洪也领着十几人寻到,他一见到曹操,马上单膝跪地向曹操请罪:“今夜之事,皆是洪之责任,请将军责罚。”

  曹操伸手把他扶起来说道:“今夜之事可查清是何原因?”

  曹洪回道:“洪已查问清楚,原是丹阳兵江边取水时殴打了庐江兵,而庐江丹阳两地互仇已久,因此庐江兵趁夜袭击丹阳兵营。庐江兵乃是洪所募集,洪愿担责。”

  “这倒是操的疏忽了,之前李…不直曾有提醒,今夜之事与你等无关,乃是操的责任。”曹操说完就靠着树闭上眼睛养神了。

  李斜指挥手下兵卒四周警戒,并派出探卒查探宿营地的情况。

  经此一乱,庐江兵大多向南跑回庐江,而丹阳兵则向北跑,躲避庐江兵。

  等到天明之时,李斜手里已经收拢了三百多散乱的丹阳兵。

  曹操派人到昨夜宿营地收拾遗留残物,又将李斜收拢到的散卒归到曹仁部下统领,李斜仍然带着他的五百部卒。

  一路向酸枣进发,路上又收了不少昨夜逃散的士卒。行军到建平时,又收拢和募集到一千人。加上李斜手里的五百人,现在也有近两千人马。

  五日后,曹操军马回到酸枣。

  此时各路诸侯人马粮食将尽,已经各自带着人马回归本州郡去了。

  曹操从扬州募来的近两千人,加上此前的一千多人,现在手里也有三千多人马。

  因为各路诸侯都已经散去,他手里这几千人马也无力再攻打董卓,自己又没有地盘。

  只好休息两日后,领兵投往河内袁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