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三章 募兵

第三章 募兵

  回到酸枣,曹操安排各部安扎好营寨。

  李斜现在是统属于夏侯惇部下,虽然他已经升为屯长,但经荥阳之战后兵员所存较少,他手下其实只有三十几个兵。

  酸枣城外,屯住着十几万兵马,有陈留太守张邈、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广陵太守张超、济北相鲍信。

  当时渤海太守袁绍与河内太守王匡屯兵在河内、后将军袁术在南阳、冀州牧韩馥在邺城、豫州刺史孔伷在颖川。

  而并不是像演义里那样,十八路诸侯齐聚酸枣,上将潘凤,关羽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那都是没有的事。

  公孙瓒和刘备也都不在,公孙瓒当时还在辽东拒讨乌桓,刘备也还在高唐当县令。

  刘岱军营大帐内,各路大佬齐聚一帐,正畅怀欢饮。

  曹操看着众人饮酒高歌,自己闷了半天才开口说道:“诸君起义兵讨董贼,如今却在此地滞留饮酒高歌。莫不是想要醉打董卓呀?”

  张邈把手中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说道:“孟德兄,董卓兵强,你在荥阳已亲身体会,我们虽然人多,但盟主袁绍今在河内。盟主不动,我们哪里敢动。”

  曹操叹了一声道:“本初也是,竟屯兵不动。若他引河内之众临孟津,我们再出兵守成皋、据敖仓,塞轘辕、太谷,把要险之地全部占据。

  再让袁公路将军率南阳之军进丹水、析县,入武关,以震三辅。董卓兵强,我们可勿与之交战,皆高垒深壁,互为疑兵,示天下之势,以顺诛逆,即可立定。

  如今诸军却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所望,操实为诸君耻之。”

  众人默然,继续饮酒,不把曹操的话当回事,他们即使是有心的也没办法。

  如今袁绍是盟主,论名望是二袁最高,要说话也是他们二人先。

  曹操气得起身离帐,回到自己营内。

  他回到大帐即把众将召来说道:“如今各军屯兵不动,我们经荥阳一战,损兵大半,所以我欲再去扬州募兵。夏侯妙才领军在此休养,其他人随我去扬州。”

  李斜知道曹操要去扬州募兵后,他记得曹操此次募兵回来路上会兵谋叛变,于是待众将散去后,来到曹操大帐外求见。

  侍卫兵入内禀报:“将军,屯长李斜求见,说有要事禀报。”

  曹操先愣了一下,才想起这个李斜就是荥阳勇猛杀敌之人。

  “让他进来吧。”

  入了大帐,李斜向曹操揖手施礼道:“拜见将军。”

  “你说有要事禀报?”曹操看着他说道。

  “将军是否将去扬州募兵?”

  “唔,是的。”

  “李斜自小预感颇为灵验,预感将军此次扬州募兵归来路上恐有新兵谋叛,只望将军格外提防在意。”

  曹操听了哈哈大笑,笑了好一会才说道:“我曹操从来不信鬼神感应之说,想我昔在济南府时禁绝鬼神祠祀,吏民得安。今日我且不治你蛊惑之罪,但你须随我前去,若未应验,必治你蛊惑煽乱之罪。”

  李斜退出帐外,他知道要让曹操相信预感之说很难。只希望这次募兵真像历史记载的一样,否则自己就真的小命难保了,看来以后话还是要少说啊。

  第二日,曹操带上夏侯惇、曹仁、曹洪,还有李斜等几十人出发。

  虽然曹操不太相信李斜的预感之说,但他还是带上几位曲军候和屯长,让他们去统带新募之兵。

  两日后到了扬州,曹操带众人直接去丹阳,曹洪因为与扬州刺史陈温相熟,他便去了寿春。

  丹阳是精兵之地,丹阳山险,民多果劲,好武习战,高尚气力,又山出铜铁,自铸甲兵。

  所以大将军何进曾派遣都尉毋丘毅到丹阳募兵,恰好当时刘备鞭打督邮弃官逃走,路上同行,至下邳遇贼,力战得功,刘备才又当上了下密丞。

  后来刘备带兵去助陶谦时,陶谦说要给他四千丹阳兵,刘备便马上背弃公孙瓒和田楷,投附于陶谦,可见丹阳兵有多重要。

  孙策后来能够起家,靠的也是丹阳这个兵源之地。先时是他母舅吴景为丹阳太守,被刘繇迫走后,袁术委任周瑜叔父周尚为丹阳太守。

  而孙策与周瑜当时已是发小哥们,因此周瑜从丹阳带兵随助孙策,从而拿下江东。

  但现在的丹阳太守是周昕,周昕之弟周喁此时在曹操军中,是曹操的军师。因此曹操才能到丹阳募兵,否则无缘无故怎么能够到丹阳募兵。

  有了这层关系,事情就好办多了,过了十几日,太守周昕帮曹操募集到两千余兵。

  后来周昕又继续为曹操输送了上万名兵员,如果周昕不被孙策和吴景打跑,曹操或许会发展强大的更快。

  曹洪之前曾任过荆州江夏郡蕲春县长,蕲春与扬州庐江郡相邻,因此他与扬州刺史陈温比较熟,与庐江郡守也相熟。

  所以他也很轻易地在庐江募集到两千上甲兵,领着两千兵来到龙亢与曹操会合。

  龙亢在豫州沛国境内,与扬州九江郡相邻,曹操安营在此等候曹洪。

  李斜依稀记得曹操募集到的兵马,就是在龙亢这个地方叛乱。

  他此时也已被军司马夏侯惇提升为曲军候,手里统领着五百兵。

  夏侯惇并不知道李斜与曹操说的事情,募集的新兵需要自己的人统领,除了屯长队率那些低级军官是从新兵中挑选,曲军候全部是自己带去的人担任。

  李斜本来才刚刚升任屯长,但夏侯惇见曹操点名要他同去,以为是曹操有意要提拔他,所以便任他为曲军候了。

  李斜一直在思索着募集的新兵为什么会叛变,因为历史上也没有详细记载。

  当他见到曹洪也带着两千庐江兵来到时,他明白了。应该是丹阳兵与庐江兵相互不服,产生矛盾,从而才会作乱叛变。

  他想去告诉曹操,让他将两地兵分开屯营,这样或许可以避免兵乱叛变。可又转念一想,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的预感就不灵验了。

  他现在不是想避免新兵叛乱,倒是希望他们真的叛乱了,毕竟保住自己小命要紧。

  但别人的兵可以叛乱,自己统带的兵不能叛乱啊。

  到了龙亢安营夜宿时,他把自己手下那些屯长队率全部召来帐内集议。

  没有酒,也没有肉,他只能把荥阳之战后曹操赏给自己的一万钱全部拿出来,放在众人面前说道:“众位兄弟,我现在也只有这一万钱,今天拿出来给大家平分,只希望和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以后大家征战立功也好,得赏也好。只要我有肉吃,大家绝不只是喝汤。”

  李斜手下的这些丹阳兵都是乡野山民,出来当兵就是为了发财,有钱才好说话,有钱也才有忠诚。

  拿忠君大义和他们说道理是没用的,所以他们把钱分了,全都信誓旦旦地对李斜说道:“唯听李军候吩咐。”

  李斜听了很满意:“很好,今夜不管发生什么状况,大家管好自己手里的兵,皆不许乱动,一切听我号令。”

  众人齐答:“遵军候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