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三国反曹操 > 第一章 扭败为胜

第一章 扭败为胜

  李斜醒来时,耳中传来满天满地的喊杀声和惨叫声。

  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有两个人,一人手里拿着刀,另一人手里拿着个麻袋。

  然后那个拿刀的人,正在举刀用力砍那些横躺在地上的尸体首级。偶尔有还喘着气的,他们也会捅上一刀再割首。

  当然,他们割的都是所穿军服和他们不一样的,敌军的首级。

  这每一颗敌军首级都是军功,他们一般以屯或曲为单位,冲在前面的兵士只管杀敌,后面有人专门割首记功。

  李斜赶紧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军服,发现自己穿的和被割首的一样。

  吓得他一哆嗦,心里顿时握了一万棵草,马上翻身站起来。可是他才翻到一半,看到自己左肩上竟然插着两支箭。

  看到了箭,他这才感觉到身上箭伤处的疼痛。

  但他现在也顾不得疼痛,站起来之后,发现自己四周都有敌兵。

  他已经来不及多想,急忙捡起旁边尸体手中的环首刀,照着那两个正在割首的敌兵砍去。

  那两个敌兵正在割首,等他们看到李斜的刀砍来时已经晚了。

  也是奇怪,李斜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竟然一挥一劈,就把两人之首给砍下来了。还掉滚到了他脚边,他吓得急忙跳开。

  此时离李斜不远处还有几十个正在割首的敌兵,他们见李斜突然站起来杀了自己人,全都拿着刀围拢过来。

  李斜来不及多想,生死存亡时刻,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怕死,举起刀就冲向那些围拢过来的敌兵。

  那些割首的敌兵本来也没那么勇,真正勇猛的都冲到前面杀敌去了。

  他们见李斜不跑掉反而冲来,一时吓得不敢再动。

  因为李斜的样子着实可怕,他此时左肩插着两支箭,而且满脸和满身都是鲜红的血,就像是一个刚泡过血的人一样。

  当然,他身上的血主要都是别人的,他虽身中两箭,但其实并没有多少血流出。

  他刚才砍掉那两个首级,血就喷洒到他身上和脸上了。

  只见他快跨几步,又砍倒两个敌兵。虽然没有砍掉首级,但也是砍死倒在地上了。

  其他敌兵见状纷纷后退,而李斜此时已杀红了眼,竟然去追着敌兵砍。

  在距李斜几百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姿貌短小之人,左肩膀上也插着一支箭。

  没错,他就是曹操,此地就是荥阳,他行军时突然遇上了董卓部将徐荣的部队。

  他的坐马已受伤倒地,他挥刀连斩了十几个冲来的敌兵。

  此时曹洪拍马冲到他身边,跳下马来,和曹操杀退几个围过来的敌兵。

  曹洪急对曹操说道:“将军速上马走。”

  曹操辞道:“让马与我,你如何走?”

  曹洪一把将曹操扶上马背道:“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

  事态紧急,曹操也不再推辞,上了马背,刚欲拍马走,但是想再看看自己刚募集来的兵马最后一眼。

  一回头却无意中看到了远处满身是血,身上还插着两枝箭的李斜正在追砍敌兵。

  看到自己招募来的士卒如此英勇,他一下子意气奋发,怒目圆睁,举起手中之刀,拍马大喊着冲向敌军:“贼不可惧,诛贼即在今日,杀啊。”

  曹洪也忙随在曹操马后,挥刀奔跑向敌军杀去。

  此时夏侯惇、夏侯渊、曹仁和曹军士卒全都看到李斜一人身负两箭,还在勇猛追杀敌兵。

  特别是看到了曹操拍马冲向杀过来的敌军,在战场上,将勇则士卒勇。将不惜命,士卒才能甘心舍命。

  曹操曾有过多次战场逃亡经历,这也说明了他身先士卒,总是冲在战场前线。在与袁绍官渡决战时,他更是亲率五千步骑奔袭乌巢,斩杀淳于琼等八员大将。

  一时间,所有人都由刚才的败退之势,转为怒奋之勇。全部回身,杀向敌军。

  而徐荣的军马本来杀得曹军四处逃窜,此时却被曹军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一时惊住。

  待曹兵杀至面前,才想起要抵抗,却已经是失去攻势,被不要命的曹军追着砍了。

  冷兵器战场上,个人靠勇,全军则靠势。而势盛则兵勇,此时的曹兵个个勇猛异常,由退转攻。

  曹操又连斩了十几人,拍马杀到了李斜旁边,此时李斜也已经砍倒了十几个敌兵,却仍在追杀着那些败逃的敌兵。

  敌兵看到他这个恐怖的样子,别说和他搏杀了,全都不敢靠近,都绕着远远的跑开。

  此时,李斜就像一个战神。

  当然,他并不是战神,他只是刚刚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

  刚穿越来就看到这种情景,他本应该是吓得不敢动的,但人都有求生欲。

  他不杀人就会被人杀,而且他穿越的身主也还有身体本能反应,知道怎么去使用兵器格挡搏杀。

  他穿越的身主也是叫李斜,今年才十九岁,正是年轻力壮时,是曹操从陈留召募来的。

  当时身主身中两箭之后,与一个敌兵搏斗时两人兵器全部脱手。

  于是两人展开肉搏战,扭打在一起。最后因为身主负伤无力而不敌敌兵,被敌兵给活活掐死了。

  不错,他就是被掐死的,所以李斜算是运气好,魂穿过来后身体还能用。

  如果是被砍死的,他穿越过来后估计刚醒就又要死去了。

  李斜不要命的打法,完全震住了那些割首的敌兵。

  俗话说得好: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

  用古话来说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李斜的勇猛和不要命,也激发了曹操心中的奋勇之气,曹操又激发了全军的奋勇之气。也因此,将本来欲败之战变为胜利了。

  当然,胜也是惨胜,因为曹军已经战死了三千多人。

  这一仗从中午打到了晚上,散家财助曹操募兵的陈留孝廉卫兹也在此战中战死。

  徐荣看着自己的兵士四处逃窜,他连斩几名退逃之兵,也止不住这溃败之势。没办法,他也只能随着逃了。

  此战中,徐荣军中战力爆表的西凉骑兵也被败逃的步卒冲击,一千骑兵竟损失了五百多骑。

  夏侯惇等人领兵追杀徐荣军马十几里后才收兵,清点战场时杀敌也有三千多。以未经训练的新卒战精兵,此战也算是胜了。

  而因为李斜的穿越,将战局扭败为胜,曹操历史上本来要骑着曹洪的“白鹄”马逃走也就不存在了。

  曹洪家业丰盈,骏马成群,他的这匹“白鹄”马,走时惟觉耳中风声,足似不践地。逃至汴水边时,曹操让曹洪也上马共济汴水。后行数百里,瞬息而至,马足毛不湿。时人谚曰:凭空虚跃,曹家白鹄。这是王嘉《拾遗记》中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