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一)

  待到王凯借好了车回到明月小区的时候,出租屋里的情景把他吓了一跳。

  只见安妮满手鲜血,卫生间的地上和墙壁上都是血迹。

  更恐怖的是,在卫生间满地的血泊里躺着那个女孩的尸体,而尸体却没有了头。

  “你……你做了什么……”王凯被眼前的情景吓地倒退了两步。

  卫生间里散发出的强烈的血腥味让他感到恶心,想吐。他用手蒙着嘴走开了。刚走到客厅,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你没事吧?”安妮见状,赶紧过来问王凯。

  “我……我受不了那个血腥味……”王凯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呕吐着。

  “我马上就快弄完了。一会我就把卫生间冲洗干净。”安妮说。

  说完,安妮又跑进了卫生间。

  王凯则继续抱着垃圾桶呕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妮从卫生间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把菜刀。

  她来到王凯的跟前,问:“现在怎么样了?”

  王凯一见安妮手里握着一把菜刀,大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哦,这个啊?”安妮收起了手里的菜刀,“我刚才用了一下,刚把它冲洗干净,准备拿去放好。”

  “卫生间的尸体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王凯惊恐地问。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安妮平静地说。

  “你把她的头砍了下来?”

  “是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凯简直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你太残忍了!”

  “残忍?那你觉得,是现在残忍好,还是等警察找上门来好?”安妮也大声地说。

  “你什么意思?”

  “我仔细想过了。平白无故消失了两个人,肯定会惊动警察的。而且,楼上的女孩什么情况我们并不清楚,她是一个人独居,还是与人同住,我们都不知道。如果有人与她同住,那她消失了,别人肯定会报警的。”

  “那又怎么样?和你砍了她的头有什么关系?”

  “如果警察真的调查起那个女孩的失踪来,很有可能会查到楼下的我们。毕竟,她是下来取衣服才消失的。不过,这段时间好像并没有人来找她,说明她在下来取衣服的时候,很有可能是一个人在家。”

  “那就是说没人知道她下楼来取衣服了?”

  “不。不要低估警察的能力。如果她是晾衣服的途中下来的,那她房间里很有可能还放着没有晾完的衣服。而且她下来的时候,手机,钥匙,钱包,什么都没有带,甚至连拖鞋都没有换。警察一定会想到她不会走远,甚至会想到她是不是晾衣服的过程中衣服掉了下去,而她只是下去取衣服。”

  “如果警察想到了这些,那就一定会查到楼下的我们。”

  “没错。我们并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她的失踪,也不知道案子什么时候会东窗事发。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她的失踪被人发现,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洗清我们的嫌疑。”

  “我还是不明白,这和砍掉她的头有什么关系?”

  “如果她是一个人独居,没有人知道她失踪的事呢?”安妮说。

  “什么意思?”

  “如果这具尸体没有了头,那么,就算有一天尸体被发现了,也无法确认她的身份。更没人知道她就是楼上的那个女孩。前提是,她是一个人独居,没有人知道她失踪的事。”

  “可是,万一有人和她一起住呢?你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吗?”

  “从我的判断来看,她应该是刚刚搬来不久的,而且目前是一个人居住的。”安妮说。

  “你怎么知道?”

  “我之前仔细想了一下,这个女孩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果她是一直住我们楼上的,那肯定偶尔上下楼梯会碰到,那多多少少肯定会有一点印象。可是,我确定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我想,她应该是我搬走之后才搬进来的新租户。”

  “小区里住着那么多人,即使是楼上楼下,那没有见过面,相互不认识,也是很正常的事。”王凯说。

  “所以,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情,我特意上网查了查,看看网上有没有楼上这个房子的出租信息。结果,还真的让我查到了一个女孩发布的合租信息。从小区的名字,楼层,还有房间的布局来看,我确定和我们这套是一模一样的户型。最后让我确定的,是有人在网上问她小区环境怎么样,她发了一张照片,我看到了那棵核桃树,正是从这个窗户往外看的情景。”

  “所以,她就是发布合租信息的那个女孩?”

  “没错。而且,我看到今天下午她还在网上给别人回信息,说房子还没有租出去。所以我断定,她一定是刚搬来不久,现在正在找人合租。而且,她在合租要求里说了,她是单身,一个人住,所以,她要求合租对象也是单身女孩。因此,可以断定,目前,她还是一个人住。”

  “可是,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保证她的失踪就一定没有人知道啊?”王凯说。

  “没有百分之百的保证。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断而已。所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之所以将她的头砍下来,就是希望有一天,如果尸体被发现了,不会那么容易就确定死者的身份。”

  “可是,如果尸体被发现了,很有可能会查到我们的。”

  “没错。”安妮看着王凯说,“所以,我们要找一个背锅的人。”

  “背锅的人?”王凯不明白安妮的意思。

  “现在这个女孩死了,已经成为了事实。而且,她的失踪也许很快就会被人知道,也许很快就会查到楼下的我们。而且,我们今天来过这里,监控里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要想彻底洗清我们的嫌疑,我们必须找一个背锅的人。”安妮说。

  “你想怎么做?哪里去找背锅的人?”王凯觉得安妮疯了。

  安妮看了一眼床上的小美,对王凯说:“不用到哪里去找了,已经有现成的了。”

  王凯见安妮望了一眼床上的小美,问:“你所说的背锅的人,就是小美?”

  “没错。”安妮说,“我想过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计策。我们可以伪造成是小美杀了她,然后小美便畏罪潜逃了。这样的话,大家找不到小美,也不会觉得奇怪,只是会认为她一定是躲起来了。没人会知道她已经死了。”

  “可是,如果警察觉得小美是凶手,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找小美的。”王凯说。

  “没错。可是,他们是不会找到小美的。因为,真正的小美已经死了。”安妮说。

  “真正的小美?”王凯越听越糊涂,“什么意思?”

  “警察要找小美,一定会去查监控。如果他们查到,小美进了小区之后,没有再出去过。那他们一定会怀疑,小美是不是已经死在了小区里面。所以,我们必须要让他们从监控里面看到,小美是走出了小区的,她是消失在小区外面的。这样的话,他们才会相信小美是畏罪潜逃。”

  “可是,你怎么把这个事情推到小美身上呢?”

  “将计就计。”

  “什么意思?”

  “楼上的女孩失踪了,警察很有可能会查到楼下的小美。如果,在这个房间里,找到了楼上女孩的尸体。那么,就可以认定,女孩是死在这个房子里的。那就一定和小美脱不了关系。而在这个时候,小美偏偏又失踪了,那么,他们就会相信,小美一定是畏罪潜逃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证明,就是小美杀了她啊?”

  “所以,我还会伪造另一个证据。”

  “什么证据?”

  “我会用她的指甲,在小美身上挠一道深深的印记。在她的指甲里,留有小美的皮肉组织。这样的话,小美如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嫌疑了。”

  “真是太可怕了!”王凯看着安妮,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什么太可怕?”安妮看着王凯的眼睛问,“我吗?”

  “你的想法。”王凯说,“你的想法太可怕了。听起来,好像毫无破绽。但是,却让人感到害怕。”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安妮说,“你一定觉得,我太残忍,面对这样的情况,还能这么理智。而且,我还能想到方方面面的东西,这让你觉得,我这个人很恐怖。就像……杀人狂魔一样。”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王凯不敢看安妮的眼睛。

  “很简单。如果我们不想到这些,警察就会想到这些。如果我们不提前做好准备,你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安妮说。

  王凯陷入了沉思。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一片空白。要么,他们认罪。要么,他们就想办法撇清自己。

  王凯埋下了头,问安妮:“你说吧,你的计划是什么?”

  安妮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已经将那个女孩的头砍下来了。我们就将她的尸体放在冰箱的冷冻室。”

  王凯一听,大跌眼镜:“你说什么?放冰箱?……”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是死在这间房子里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嫁祸给小美。”安妮说。

  “那头呢?既然这样,你为何还要砍下她的头?”

  “我会把她的头,埋在后面那个荒废的小花园里。”安妮说。

  “为何?你不是多此一举吗?警察既然已经发现尸体了,你还把头拿走干什么?”

  “为了给他们增加一点难度。”安妮说。

  “真是无法想象。”王凯的语气充满了愤怒。

  “其实,我这样做,是为了警察不会那么快确认死者的身份。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知道,小美杀死她的动机。”

  王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对啊!小美杀死她的动机是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设的局你不知道?”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是最真实的。连我们都不知道小美为何要杀她,那警察就更不会知道了。因为,小美根本就没有杀她,又何来动机一说呢?这样的话,警察只会陷入一个怪圈里面,去寻找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答案。”安妮说。

  “那,如何才能让警察相信,是小美杀了她?”

  “小美的凭空消失,就是最好的证明。你想想,如果不是畏罪潜逃,小美为何要凭空消失呢?越是找不到小美,警察就越会相信她是凶手。”

  “可是,你刚才说,要让小美消失在小区的外面,还要在监控里能看到她走出小区。这怎么做得到?”

  “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我可以假扮她走出去。”安妮说。

  “假扮她?”

  “没错。我和小美的身高体重都差不多。只要穿上她平时喜欢穿的衣服,打扮成她平时喜欢打扮成的样子,稍微遮一下脸,没有人会认出来的。”

  “可是,小美是长发,而你是短发。”

  “没关系。我买了和她的发型一模一样的假发。就放在我的包里。”

  王凯吃了一惊,没想到,安妮竟然能想到这些。“所以,你其实早就想好了,要让小美背锅,是吗?”

  “没错。我在进来之前,就已经全部想好了,并且,买好了所有需要用到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觉得,没有必要。你太优柔寡断,我一个人做了反而更干脆。”

  “也包括——砍头,这件事吗?”

  “你现在问这些没有意义了。现在,你只需要按我的计划去做就可以了。”安妮不耐烦地说。

  “那我们先去把尸体埋了吧!”王凯说,“我看着她们在这里,瘆得慌。”

  “不着急。一个头而已,很快的。”安妮说。

  “一个头而已?”王凯不知道安妮又在搞什么,“那小美的尸体呢?”

  “小美的尸体不能埋在小区里。”安妮说。

  “为什么?”

  “如果小美的尸体在小区里被发现了,那,找她背锅的事情,就不可能了。小美的尸体,必须埋到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让你去借车。”安妮说。

  “埋在哪里?”

  “往你们老家的方向走,越远越好,越偏僻越好。”安妮说。

  “我不知道你说的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说的哪里。我也不需要知道。你知道就可以了。也不要告诉我。”安妮说。

  “什么意思?”

  “当你觉得,你已经开得足够远了,而且,又是偏僻的,荒无人烟的地方。你觉得,那个地方可以了,而且,也不会被人发现。那你就把她埋在那里。”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王凯问。

  “不。”安妮说,“尸体埋好了以后,你也不要告诉我地方。”

  “为什么?”

  “如果我们两个人都知道埋尸的地方,那如果有一天,真的被警察查到,我们很有可能会因为招架不住而和盘托出。所以,我不知道更好。无论他们用何种办法,他们也不可能从我嘴里套出埋尸的地点,因为,我是真的不知道。”

  王凯想了一下,说:“这样的话,警察就有可能从我嘴里套出来了?”

  “所以,不要告诉我,这样才更好。你要始终记住,这个地方,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只要你不说,没人会知道的。不管怎么样,他们也套不了你。”安妮说。

  王凯想了一下,不知道安妮的办法,是好还是不好。

  “所以,我一个人开车去埋尸?”王凯问。

  “是的。在你出去之后,我会呆在这里。在半夜的时候,打扮成小美的样子,走出小区。”安妮说。

  “那我现在就去吧!”王凯说,“时间也不早了。”

  “不急。”安妮说,“接下来的这一个小时,你还不能走,我们必须在这里,一起打扫卫生。”

  王凯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打扫卫生?”

  “没错。”安妮说,“下午的时候,我们曾在这里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然后抱了两盆花出去。可是,如果只是来搬花,是不需要这么长时间的。所以,我们必须找个合适的理由,说清楚我们在这一个小时里都干了什么。我想过了,唯一合情合理的理由,就是我们把这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

  “你不是会留下吗?你一个人打扫也可以啊!”王凯说。

  “不行。这件事情,必须我们两个人一起做。只有真正一起做过的事情,在警察问起来的时候,才会毫无破绽。”安妮说。

  “行吧,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王凯说。

  “现在,你先帮我,我们把尸体抬进冰柜放好。”安妮说,“冰箱刚才我已经收拾好了。”

  正在王凯准备去搬动尸体的时候,安妮突然大声地说:“等一下!”

  “干什么?”王凯被安妮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

  “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

  “什么最重要的事?”

  “我们必须把尸体处理干净了再放进冰箱。”安妮说。

  “处理干净?怎么处理?”

  安妮转过身,去她的包里,拿出了两副手套。一副给了王凯,一副戴在了自己手上,说:“刚才她挣扎的时候,很有可能抓到了我们。我们要把她的指甲缝彻底清理干净,让她的身上不留下半点我们的痕迹。然后,再用她的指甲在小美身上挠一道伤痕。”

  说着,安妮开始放着水,仔细清洗着女孩的双手。

  而王凯看到这尸体,却如何也下不了手,只能呆在旁边看着。

  接着,安妮开始脱下女孩身上的衣服。

  “你干什么?”王凯见状,赶紧把头瞥向了一边。

  “我要把她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把她裸体放进冰箱。”安妮说。

  “为何要裸体?”

  “穿着衣服的话,很容易识别身份。而且,裸体的话,更能说明女人之间的仇恨。有可能,她们是情敌呢!你没看那么多原配抓小三的,都是扒光别人的衣服吗?”安妮假设着。

  王凯虽然不知道安妮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反对,只能任由安妮去做。

  过了一会,安妮说:“好了。现在,我们把她抬到冰箱去。”

  于是,两人一起,将这具没有头的,冲洗得干干净净的女尸,放进了冰箱。

  “现在,我们去把小美的尸体清理干净。”安妮说。

  二人来到了小美的跟前。此时的小美,还躺在床上。

  就在王凯伸手准备把小美的尸体翻过来的时候,他好像突然觉得小美的样子和之前的有些不一样。

  “你动过了她吗?”王凯问安妮。

  安妮不知道王凯要说什么,便问:“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她的样子看起来和之前有些不一样。”王凯说。

  “没什么不一样啊!”安妮看了一下说。

  “不对呀,她之前,好像不是这个姿势啊!”王凯始终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是这个姿势啊,你看花眼了吧!”安妮停了一下,说,“可能是刚才,我本来想理一下被子的,也许不小心碰到她了。不过,她一直是这么躺着的。行了别说了,赶紧把她弄下来吧!”说着,安妮一下子就将小美的尸体翻了过来。

  此时,小美的衣服上,已经染上了一大片血迹。床单和枕头上也是大片的血迹。

  “像刚才那样,我们得把她的衣服脱下来,全身冲洗干净,清理干净。”安妮说。

  两人将尸体抬到了卫生间。

  同样是安妮在清理着尸体,王凯在旁边看着。

  一会,安妮就把尸体清理好了。

  “小美的尸体怎么办?王凯问。

  “什么怎么办?拉出去埋了啊!”安妮说。

  “我是说,装在哪里?总不可能,就这么抱上车吧!”王凯说。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早就准备好了。”安妮说。

  说完,安妮进屋,拿出来了一个大大的行李编织袋。

  “哪儿来的?”王凯问。

  “小美的阳台上的。应该是她搬家时候用了的。”安妮说。

  “你怎么知道她阳台上有编织袋的?”王凯问。

  “我在下午取衣服的时候看到的。本来我想买个新的编织袋来装的,不过,想到她这里有,我也就没买了。还省事了。”安妮说,“快来帮忙,先把尸体放进去。”

  两人一起,将小美的尸体放进了编织袋。

  接着,两人开始收拾床上的东西。

  “这床上这么多血,怎么办?”王凯问。

  “把这些床单被套枕头,全部拆下来,然后带出去扔掉。再重新换上她的干净的床上用品。我检查过她的衣柜了,里面有干净的。我们直接拿出来铺上就行。”安妮的样子看起来,极其冷静。

  说完,安妮开始收拾床上的东西。

  她的动作很麻利,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很快,她就把床铺得整整齐齐的了。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要一起做了。”安妮说。

  “什么事?”

  “打扫卫生。”安妮说,“把这里所有的地方全部打扫干净,看得见的地方全部用抹布抹一遍。这样做,一是给我们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二是把我们的指纹和脚印之类的东西全部清理干净。总之,这个屋子里,不能留下半点我们的痕迹。”

  接着,两人开始打扫卫生。他们把每一个房间,包括厨房,客厅,卫生间,全部打扫得干干净净。把所有眼睛能看到的东西,所有他们触摸过的东西,全都用抹布擦拭得干干净净。确保屋子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任何痕迹。

  安妮看着时间,打扫卫生的时间,差不多就是一个小时左右。

  安妮看着王凯,说:“如果有一天,警察真的找到了我们,问起了我们,就只要说我们打扫厨房,卫生间,客厅,及我们那间房就可以了。不要提到小美这间。”

  “我知道。就是按照平时打扫卫生的习惯说就是了呗!”

  “没错。还有,不要流露出我们想要清理痕迹的想法,就是普通的拖地,擦拭就行。”

  “嗯,知道了。”王凯说,“现在,可以走了吗?”

  安妮想了一下,说:“你把那个编织袋提下去,还有那个包,里面是她们的衣服和床单被套。记住,把这两个袋子埋在不同的地方。我留下来看看还有什么忽略的地方没有,晚点我会乔装成小美的样子出去。”

  “那……那个头呢?”王凯问。

  “那个你不用管。等会我自己拿下去埋了。”安妮说。

  “你行吗?”王凯问。

  “没问题。”安妮说。

  说完,安妮好像又想起了啥,她又跑到小美的阳台,拿出了一把种花的小铲子。

  “拿着吧,你用的上。”安妮将铲子递给了王凯。

  “这个,太小了吧!”王凯说。

  “先拿着吧,能用就用,用不上就算了。”安妮说。

  “那我拿走了,你等会怎么办?”王凯问。

  “那里还有一个。”安妮指了指阳台。那里确实还有一把铲子。

  “好吧!”说完,王凯将铲子一起装进了编织袋。

  “嗯。你去吧,路上小心。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尽量不要联系。事情办好了之后,就到我们之前分开的那个天桥下面去等。我也是一样,办好了我就会去那里。我们在那里汇合。”安妮说。

  “为什么不要联系?”

  “你忘了吗?我们现在应该是一起呆在酒店里的。我们有联系的必要吗?”安妮问。

  王凯想了一下,说:“好吧,那我走了。”

  说完,王凯看了一眼编织袋,提着它下了楼。

  王凯走后,安妮也提着那个被装进袋子的头颅,准备去楼下屋后荒废的花园。

  她知道那里有一堵墙挡着通道,她还特意带了一条小板凳。并带上了一条长绳子,将绳子的一头绑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头绑在板凳上。

  安妮来到那堵墙的面前。她将板凳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站在板凳上,手够着上面,再用力往上一跃,腿一抬,安妮就骑上在了这堵墙的上方。

  她顺着身上的绳子,将板凳拉了起来。接着,又顺着绳子,将板凳从另一边放了下去。

  然后,她轻轻一跳,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她来到那片荒废的小花园,寻找着合适的地点。

  她看到了一颗铁树,铁树的树叶长得很茂盛,也散得很开。她决定将它埋在铁树的下面。

  她看了一下,在角落里还放着两把破旧的铲子。

  她又看了看手里握着的从家里带出来的小铲子。为了节省时间,她毫不犹豫地拿起了旁边的大铲子。

  她动作很迅速,很快,便在铁树下方挖了一个坑。

  她拿起那个装着头颅的袋子。没有丝毫犹豫,干净利落地将它埋了进去,又在表面覆盖了厚厚的泥土。

  她看了看,表面的泥土太过新鲜了,看起来特别显眼。她又在旁边铲了一些杂草,连草带泥覆盖在了那新鲜的土壤之上。

  她又看了一下,觉得比之前好多了。

  小心翼翼地做完这一切之后,安妮又快速地回到了出租屋。

  安妮开始化妆,她找出了小美常穿的衣服和短裙,戴上假发,把自己打扮成了小美的模样。

  接下来,安妮开始再次清理现场。

  她重新戴上了手套,拿起了抹布,把房间里里外外全都擦拭了一遍。又把客厅和厨房的所有东西都擦拭了一遍。接着,又把所有的地面都拖得干干净净。她必须确保,房子里没有留下他们的指纹或者脚印及其他痕迹。

  安妮环视了一下房子的每个角落,她觉得,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她脱下了手套,又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来到了门口,准备换鞋离开。

  就在她弯腰准备去拿鞋的时候,她还不忘往小美的房间望了一眼。因为,小美房间的门,正对着客厅门口的鞋架子。

  这一望,她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墙上的那一排钉子上。

  一排钉子整齐地排列着。只是,最边上的那颗钉子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洞在墙壁上。

  安妮想起了之前,小美就是从这个地方倒下去的。

  她忽然恍然大悟。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小美是因为头撞到了墙壁而流血的。现在,她明白了。小美是因为头撞到了那颗钉子。

  可是,刚才他们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掉落在地上的钉子。安妮一下子明白了,那颗钉子,现在应该还在小美的脑袋里。

  安妮掏出手机,准备给王凯打电话,让他把钉子取出来。可是,她转念一想,又把手机收了回来。

  自己这个时候给王凯打电话并不合适。何况,只要王凯把尸体埋了,钉子也就不重要了,反正也没人知道了。

  只是,安妮看着眼前这个墙上的小洞洞,若有所思。她觉得,这个洞在这里,太明显了。

  必须想办法把这个洞盖住!不能让人发现这里少了一颗钉子!

  她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再钉一颗钉子进去。可是,眼下,她去哪里找钉子呢?

  她又转念一想,不行!如果是新买的钉子,钉进去了也很容易被看出来。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怎么做,才能万无一失呢?安妮的脑袋飞速地运转着。

  这时,她注意到了鞋架子上方的墙上,用来挂钥匙的挂钩。

  她顺手取下了一个挂钩,将它粘贴在了墙上那颗钉子掉落的地方。

  挂钩粘上去之后,完美地覆盖住了之前的小洞洞。

  安妮叹了口气,这才安下心来。

  她重新换好了鞋,出了门。

  (二)

  安妮来到了之前两人约定好的见面地点。

  这是一座立交桥。桥下除了偶尔过往的车辆,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很显然,王凯还没有回来。这在安妮的预料之中。

  夜已深,城市已经开始入眠。

  可此时的安妮,却没有一丝睡意。

  冬日里的夜风,有一种侵入心底的寒冷。这种寒冷,让人无比清醒。

  今天发生的一幕幕犹如电影般在她脑海里一一闪过。

  她开始觉得害怕,觉得愧疚。她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她就会想起小美的模样。

  她想起她压在小美的身上,捂着她的口鼻的时候,小美瞪得大大的眼睛。那双眼睛在哭诉,在祈求,祈求眼前的这个人可以松开手,给她一口呼吸的空气。

  那眼神里充满了祈求,惊恐和绝望。

  可是,安妮并没有松开捂住她口鼻的手。

  她并没有告诉王凯,小美曾经苏醒过。

  更不可能告诉王凯,是自己亲手杀了小美。

  想到这些,安妮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她无法想象,自己竟能下得了手。

  怪谁呢?安妮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又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自己。要怪,就怪她自己吧!如果不是她昏迷了,我们也不会以为她死了,也就不会杀死下来取衣服的女孩。如果不是小美醒来之后看到那个被杀死的女孩,自己也不会杀了她。所以,要怪,就怪她自己吧。

  可是,为什么自己要杀死两个活生生的人呢?那可是两个鲜活的生命啊!

  安妮开始对自己的冷漠和无情害怕起来。

  此时的她,心如刀绞,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笼罩着她。此时,她才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些,令人发指!

  怎么办?安妮望着漆黑而冰冷的天空,开始流泪。

  她想来一句声嘶力竭的喊叫,可是,她不敢。她甚至不敢哭出声来,因为她怕,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如今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安妮知道,现在,一切都太晚了。既然错了,只有一直错下去。

  她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这一耳光,扇的是对自己的失望,扇的是冷漠的人心。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归来的王凯。之前王凯看她的表情,就像看见一头怪兽一样,充满了恐惧。她知道,自己做的一切,吓到他了。

  安妮埋下了头,在这寂静而寒冷的冬夜里,孤独地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叫声把她从沉思中唤醒。

  “走吧!”不知何时,王凯出现在了安妮的面前。

  安妮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事情办完了吗?”

  “办完了。”王凯冷冷地回答。

  “顺利吗?”

  “还好。”

  “哦。”

  接着,两人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王凯对安妮说道:

  “走吧!”

  “我刚才又想到了一些事情,我觉得应该告诉你。”安妮对王凯说。

  “什么事?”

  “一些细节。我想了一下,我们还有一些地方需要完善。这样,才能做到天衣无缝。”

  “你说吧!”王凯也坐到了花坛边上。

  “今天的事情,我们基本已经处理完了。我们进出小区的时候,都经过了乔装打扮,应该问题不大。只是,为了在以后警察找到我们的时候,洗清你的嫌疑,你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安妮说。

  “什么事?”

  “继续回明月小区去找小美。”安妮看着王凯。

  “你疯了吗?还让我回去找她?她都已经……”王凯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她是已经不在了。但是,你要记住,你并不知道这件事。”

  “你是让我假装不知道小美已经死了?”

  “对。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你的嫌疑。所以,你还必须再次回到明月小区去找她。而且,最少要去两次。以你们之前的关系,你最少还应该去找她两次,两次都见不到她,这样,你就会觉得也许是她真的不愿意再见你了。这样,你就有了以后不再去的理由。”

  “警察会相信吗?”

  “警察会查看监控的。他们会在监控里看到你去找她。如果,他们真的推测出了楼上那个女孩的死亡时间,再联系到小美的失踪,他们就会把嫌疑锁定在小美身上。而你在小美失踪之后,还去找了她两次,说明你并不知道她失踪的事,这件事情也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王凯的脑子很乱,他惊讶于安妮在此时还能保持如此清醒的头脑。

  “你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王凯说,“我不像你,没有那么清醒的头脑。”

  安妮看了一眼王凯,王凯的眼里是一种奇怪的表情。

  “你,是在责怪我吗?”安妮问。

  “不是。”

  “你就是,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你了。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王凯停了一下,“事情过了就算了吧,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你可以不按我说的做,你甚至可以去自首。”安妮看着王凯,“反正我已经无所谓了,我这辈子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我知道你现在很嫌弃我了,何况,我以后连孩子都生不了了。你说,我的人生,还有什么盼头呢?其实,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安妮,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一切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事情也不会发生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现在,已经不想再去怪谁了。得过且过吧!至于我们俩的关系,我知道,分手是必然的。只是,为了大局考虑,我们现在还不能分手。起码,眼下,我们必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还是和之前一样。”

  “安妮……是我对不起你。我会努力补偿你的。”

  “不用了,我知道你做不到的。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害怕和恐惧。你对我的所作所为,一定特别失望吧?你一定觉得,我像一个疯子一样。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只会让你感到害怕,你只会觉得,我是一个极其残忍的人。”

  “我不会的。我会努力,努力忘掉这一切。”

  “你忘不掉的。你不要再勉强自己了,我知道你现在真实的想法,那就是离我越远越好。因为,我让你感到害怕。”

  “我没有……”

  “不用掩饰了。我看的出来。”安妮说,“就这样吧,我们回去吧!”

  “去哪里?”

  “酒店。怎么出来的,就怎么回去。回去好好睡一觉。”安妮说。

  此时的王凯,虽然感觉异常疲惫,但是,却睡意全无。

  “车子怎么办?”王凯问安妮。

  “你借车的时候,说的什么时候把车子还回去?”安妮问。

  “我没有说。阿芳的老公正好这几天出差了,不用车。但是,她还是说最好尽快还回去,因为她老公不允许她把车借给别人。”王凯说。

  “那就直接开去酒店。后天退房后,你再把车子还回去。”

  “这样,合适吗?要不,尽早还回去吧,我有点心慌。”

  “你借车的时候,是说的什么理由?”

  “就是你告诉我的理由,说我妈病了,我着急赶回老家。”

  “那就对了,哪有今晚着急回去,明天就回来的?后天去还吧,也还说得通。”

  “那好吧!”

  两人上了车。朝着酒店的方向驶去。

  大家都没有说话,车里显得特别安静。一辆辆车子从行车记录仪的影像屏幕里闪过。

  安妮看着行车记录仪,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伸出手,在行车记录仪上面摸索着。

  “你干什么?”王凯问。

  “我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取出来,以防万一。万一有一天,警察查到了这辆车,那行车记录仪的内容,我们就说不清楚了。所以,这个内存卡必须毁掉。在还车的时候,装一张新的内存卡进去。”安妮说。

  说完,安妮取出了内存卡。

  她把内存卡放在手心里看了一下。又转头看了一眼王凯。

  接着,她掏出了包里的钥匙串。钥匙串上面有一把折叠的小剪刀。她展开剪刀,将内存卡剪碎,然后,一把扔出了窗外。

  散落的小碎片很快就随风消逝了。

  “你干嘛把它剪了?”王凯问。

  “不剪,难道留着当证据吗?”安妮说。

  “算了,毁了就毁了吧,毁了就没人知道我的埋尸地点了。”王凯说。

  “所以,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任何人都诈不了你,包括我。”安妮说着,看了一眼王凯,“不要相信任何人。”

  “什么意思?就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承认,是吗?”

  “对。你要记住,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回来只是去搬了两盆花,打扫了一下卫生而已。”安妮说。

  “知道了。你已经说过了。”王凯说。

  “不过,有一件事情,你要承认。”安妮又说。

  “什么事?”

  “你和小美的事。”

  “我和小美的事?你要我承认?”

  “我是说,如果警察查到了你进出小区的踪迹的话。而我已经搬家了,你没有理由再回去。唯一的理由,你是去找小美的。”

  “可是,我和小美的这种关系,你要我怎么承认?”

  “你就说你们是情人就好了。就是普通的情人。其他都不用说。”

  “心甘情愿……的那种吗?”王凯有点结巴。

  “情人,当然是心甘情愿的。这是你和小美的秘密。你明白了吗?”

  “知道了。就说我是瞒着你的,对吧?”

  “有哪个男人在外面找了小三,还要告诉原配的吗?”

  “行了,我知道了。”王凯的语气,有点不高兴了。

  “总之,就是这个意思。你自己领会就好了。”安妮说。

  两人又再次陷入了沉默。车子里又回到了寂静无声的状态。

  过了一会儿,安妮又开口了:“等等,我们现在还不能回酒店去。”

  王凯下意识踩了一下刹车,问:“为什么?”

  安妮看了看表,说:“现在这个时候,说是夜晚,已经太晚了。说是早上,又太早了。我们这个时候回去的话,很容易引人注意。而且,车子最好也不要停到酒店的停车场。”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去哪里?”王凯问。

  安妮想了一下,说:“去河边吧!”

  “河边?”

  “没错。以前我们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经常去散步的那个河边。我们去那里吧!”安妮说。

  王凯想了一下,眼下,如果不去酒店的话,他们确实没有地方可去。

  “好吧!”他把车子掉了个头,向着河边驶去。

  凌晨的河边已经没有人了,连过往的车辆都几乎没有了。

  王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车子停了下来。

  “下去走走吗?”安妮问。

  她望了望河对岸,河边高楼大厦的灯光在夜里显得格外耀眼。

  沿河的路灯照在平静的河面上,别有一番风味。

  王凯向窗外忘了一眼,这里的夜景的确很美。

  可是,此时此刻,他早已疲惫不堪,也早已没有了心情来欣赏这美景。此时的他,只想安安静静地闭上眼睛。

  “不去了。休息一会吧!”王凯说。

  说完,他放平了汽车的座椅,将身子躺了下去。

  当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头脑一片空白。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到他都已经快要记不清了。

  他努力地回忆着,大脑又显得很疲惫。他想保持清醒的头脑,却越来越迷糊。

  安妮看着躺下的王凯,满脸的倦意。她没有再叫他。

  她也放下了座椅,躺了下去。

  安妮的心里也很乱。

  此时的两人,心里都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就这样,大家都没有说话,怀揣着各自的心思,熬到了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