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一)

  还没到下班时间,赵刚便早早来到了安妮的公司楼下等候。

  他又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他今天下午第几次看表了。

  他看了看表,时针马上指向六点。

  马上就到安妮的下班时间了。

  他又打起了精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公司大门的出入口。以防安妮出来,他却没有看到。

  大概过了十分钟,安妮从公司大门口出来了。

  “嘿,安妮!”赵刚马上迎上前去,挡住了安妮的去路。

  安妮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吓了一大跳。

  她回过神来一看,是赵刚。

  “怎么是你啊赵警官,你吓了我一跳。”安妮虽然心有不满,仍然微笑着对赵刚说。

  “不好意思啊!对不起!”赵刚道歉道。

  “找我什么事啊?”

  “你知道的,还是那个案子的事。”

  安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明显变得不耐烦了。她说:“我所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你们再问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还有些情况,我们还想再了解一下。

  “这个案子和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我早就已经搬出来了。真不知道怎么会摊上这一摊子事。”安妮开始抱怨起来。

  “要不,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再聊聊吧!”

  “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

  “这是刑事案件,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赵刚的表情,表现出了一股严肃。

  安妮看了看赵刚的脸,他的脸色不好看。安妮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还是去对面那家咖啡馆吧,我觉得,那里还不错。”赵刚又说。

  安妮看了看赵刚,虽然她很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答应去了咖啡馆。

  二人来到咖啡馆,还是在之前的老位置坐下了。

  二人照例,安妮点了一杯咖啡,赵刚点了一杯茶。

  “赵警官,我再说一次,那个案子,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今天,你就一次性问完吧!”安妮很不耐烦地说。

  “我知道这样来找你很麻烦。可是,有些事情,我需要你确认。”

  “需要我确认?我和小美并不熟。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赵刚看了看安妮,说:“这些问题,是关于你的。”

  “关于我的?我能有什么问题?”安妮表现得不以为然的样子。

  “请问,去年双十二的时候,你在哪里?”

  “去年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去年的双十二,也就是才一个月以前。”

  安妮想了想,说:“那个时候,我在出差。”

  “什么时候去的,去的哪里,去了多久?”

  “双十二的前一天去的。去的三亚。去了五天。星期天回来的。”

  “记得这么清楚?”

  “记得清楚很奇怪吗?我是星期一上班去公司报的道。”

  “你再好好想想,你有没有记错?”赵刚看着安妮说。

  “你什么意思?”安妮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你不相信我说的?那你可以去公司查证啊!”

  “我们已经去你们公司查过了。你说的没错。”

  安妮不经意地笑了一下。

  “”可是,我们还查到,你在十三号的时候,已经坐飞机回来了。这怎么解释?”赵刚又说。

  安妮的微笑没有了,脸上出现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她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抬起头说道:“因为我约的客户家里出了事情,所以他临时取消了见面。我这才提前回来了。”

  “既然见面取消了,为什么不向公司报备?”

  “之前,我本来是想在三亚玩几天的。我的客户也说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公司,让我在那里好好玩几天。所以,我也就没说。”

  “那为什么又提前回来了?”

  “因为我想去见王凯。想利用这难得的两天时间,好好陪陪他!”

  “可是,那两天是周末,就算公司知道你提前回来,你还是可以享受周末的假期的,并没有什么影响。”

  “我说过了,因为我三亚的客户同意帮我隐瞒我提前回来的消息,加上那时我并没有考虑到周末的问题,也就没有在意。”

  “那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谎?”

  安妮看了一眼赵刚,说:“我说谎是因为我不想让公司知道。如果被公司知道我提前回来没有报备,而且我还报销了期间的机票和酒店住宿费用,那,我的工作可能就保不住了。这,很难理解吗?”

  “可以理解。”赵刚说,“那你回来之后,你们又去了哪里?”

  “我回来的时候,突然想起,我之前的出租屋里还有两盆花忘了搬走。于是,我约了王凯,和我一起去把花搬走。”

  “你把花搬回了你住的地方?”赵刚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花放在了王凯的宿舍。因为想到,我的阳台上已经有很多花了,而他那里空空的,所以我就把花放在了他那里。”

  “你们去搬花是一起进的小区吗?”

  “不是。他先到。他就在楼梯上等我。我比他晚到一会儿。”

  “你们去的时候,小美在家吗?”

  “不知道。她的门关着的。”

  “你们回去之后,做了些什么?”

  “搬花和打扫卫生。”

  “打扫卫生?”

  “因为房间里落满了灰,我们就顺便打扫了一下。”

  “能说说细节吗?”

  “什么细节?”

  “打扫卫生的细节。”

  “这有什么好说的?”

  “比如,你们都打扫了哪些地方,先打扫地哪里,后打扫的哪里,两个人分别都干了些什么。尽量说得详细点。”

  “警官,你是在怀疑我们吗?”

  “我们只是在调查。希望,你能尽量给我们描述详细些。”

  “你们警察查案真的很奇怪。连别人打扫卫生也要问得那么清楚。”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安妮笑着说。

  “行,那说吧!”

  “那天我们去了之后,打开了我那个房间的门,觉得里面有一股霉味。于是,我就把窗子打开通通气。结果,发现窗台上落满了树叶。我就说打扫一下。后来我们发现客厅里也很脏,茶几上都落满了灰尘。我们就顺便一起打扫了……”

  接着,安妮把打扫房屋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打扫完之后,你们就离开了?”

  “打扫完之后,我们搬了花就走了。然后,把花搬去了王凯住的地方。”

  “再然后呢?你就回家了吗?”

  “没有。本来我回来就是想和王凯在一起的。所以就没有回家。”

  “你们去了哪里?”

  “酒店。”

  “哪个酒店?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离开的?”

  “星星酒店。十三号下午去的,十五号中午离开的。”

  “中途,你们还去了哪些地方?”

  “哪里都没有去。我们一直呆在酒店里没有出来。”

  “一直没有出来?不用出来吃饭吗?”

  “我们去之前就准备了好多吃的。所以,就在房间里吃零食,看电视。”

  赵刚“哦”了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你和王凯现在的感情怎么样?”赵刚又问。

  “我记得上次你也问了这个问题,我已经给你们说过了,我们感情很好。”

  “我记得你说过,你们感情很好。可是,我感觉,他对你并不好。”

  “感觉?”安妮笑了笑,“赵警官,他对我好不好,你怎么能感觉出来呢?这不是只有我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吗?”说完,安妮又笑了起来。

  “如果,他对你好的话,为什么你去做流产手术的时候,他没有陪你去?”赵刚看着安妮,眼里透出了一股不可思议的神情。

  “你说什么?……”安妮听到这话,刚才还在微笑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极其难看。

  “你是不是曾到美好妇产医院做过流产手术?”赵刚又问。

  安妮低下头,双手紧紧抱着桌上的咖啡杯。

  她的脑袋在飞速运转着,这件事情,除了自己,没人知道。警察怎么会知道呢?他们又查到了些什么?

  安妮不禁想得入了神。

  “安妮!”赵刚又叫了她一声。

  安妮这才回过神来,把手里握着的咖啡杯端起来,喝了一口。

  赵刚发现,安妮的脸色,很难看。

  “你没事吧?”赵刚问道。

  “我没事。”安妮回答。说着,她把头转向了窗外。

  “刚才那个问题……”

  “你们不是都查到了吗?还来问我做什么!”安妮的声音透着一股苍凉。

  “我只是觉得奇怪,既然你和王凯感情很好,为什么他还会同意你流掉这个孩子?”赵刚问。

  “年轻人嘛,意外怀孕很正常,做流产手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安妮冷冷地说。

  “可是,你有多囊**综合征。如果这个孩子流掉了,以后很难再怀孕了。你就舍得吗?”赵刚再次逼问。

  安妮没有说话,她低下了头。看得出来,她很悲伤。

  “王凯为什么没有陪你去做手术?”赵刚又问。

  安妮还是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赵刚又说:“王凯这样做,是很不负责任的做法。他就不能为你的身体考虑考虑吗?他有没有想过,这个孩子没有了,如果以后不能再怀孕,你怎么办?”

  安妮依然保持着沉默。

  “是不是,你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赵刚又问。

  安妮抬起了头,说:“我们的感情很好,没有问题。”

  “那,为什么他没有陪你去做手术?他为什么还会同意你流掉这个孩子?”赵刚再次问道。

  安妮依然没有回答。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回答,那我只有去问王凯了。”赵刚说。

  “不要去问他。”安妮突然说道。

  “为什么?”

  安妮轻声地说:“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要去问他。”

  “他这么不为你的身体考虑,你还要维护他吗?”赵刚问。

  安妮沉默了一会,说:“他不知道这件事。不怪他。”

  “不知道?”赵刚表示很诧异,“你怀孕的事情他不知道?”

  “是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赵刚又问。

  安妮喝了一口咖啡,没有说话。

  “孩子不是王凯的,是不是?”赵刚问。

  安妮抬起头看了看赵刚,说:“这是我的私生活,你不要再问了好吗?”

  “你在外面有人是吗?所以,你和王凯的感情并不好。”赵刚说。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安妮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那是什么?”

  “我不想说。”

  “希望你不要隐瞒。所有与案子有关的问题,我们都要搞明白。”

  “这件事情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你和王凯是跟小美最直接相关的两个人。”

  “这和我们的感情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

  “王凯和小美的事,你知道吗?”

  安妮愣了一下,说:“他们什么事?”

  “他们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你不知道吗?”

  “你在胡说什么?怎么可能!”安妮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模样。

  “我没有胡说。王凯已经亲口承认了。”

  “你说什么?”安妮突然激动起来,“这怎么可能?他们俩怎么会?……”

  “你真的不知道吗?”赵刚问道。

  “我不知道。你这样说,是因为小美死了,死无对证,你想冤枉王凯是吧?想挑拨我们俩之间的关系?”

  “我为什么要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目的。”

  “王凯说他爸爸做手术需要花二十万的事情,你之前说过,你知道这件事情。可是,你知道,这笔钱去哪儿了吗?”

  “去哪儿了?”

  “给了小美。”

  “给了小美?……简直是笑话。王凯和她又不熟,怎么会给她二十万?”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他们俩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

  “那王凯也用不着给她二十万啊!”

  “这其中,还有其他的原因。”

  “什么原因?”

  “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什么意思?你话说到一半又不说了?”

  “你刚才不也是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吗?”

  “这不一样。刚才那是我的私人事情。”

  “这也是王凯的隐私。”

  “快告诉我,王凯为什么要给她二十万?我一直想不明白。”

  安妮说着,激动得快要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这个问题,是她一直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可是,到现在为止,她依然不知道答案。很显然,眼前这个警察,是知道答案的。

  “你先坐下,冷静一点。”赵刚站起来,把站起来的安妮摁了下去,让她好好坐着。

  “你说吧,他到底为什么给她二十万?王凯不是一个不理智的人。就算小美是他的情人,他也不可能随便给她二十万。”

  “你刚才说漏了嘴。”赵刚提醒道。

  “什么?”安妮脸上掠过一丝不安的表情。

  “你刚才说‘王凯为什么要给她二十万?我一直想不明白。‘其实,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是吧?”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安妮把头转向了一边。

  “你听不懂没关系,可是我听懂了。你说你一直想不明白,说明你早就知道王凯给了小美二十万。也早就知道他们俩的不正当关系。只是,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她二十万。所以,刚才你才那么激动,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答案。”

  “我听不懂你的自我揣测。”

  “所以,其实你和王凯的感情并不好。你告诉我们你们感情很好,都是在撒谎。”

  “我为什么要撒谎?我们的感情好不好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你撒谎的目的,是为了掩饰。你知道了王凯和小美的关系,并知道王凯给了她二十万。所以,你想要报复她,就杀了她。”

  “你的想象力真的可以。你这么说,不觉得太牵强了吗?”

  “你其实已经做好了和王凯闹僵的心理准备。因为你外面已经有人了。你想让王凯人才两空。”

  “我说了,我在外面没有人。你不要侮辱我。”

  “那孩子呢?孩子是谁的?”

  “我不想说。你别问了……”安妮又开始烦躁起来。

  “如果你在外面没有人,那孩子就是王凯的。可是,你在没有告知王凯的前提下,并且冒着以后不能再怀孕的风险,也要打掉这个孩子。可见,你对这个孩子,对王凯,有多恨!你打掉孩子,是因为你对王凯已经极度失望了,你这是对他的报复!”

  “不是这样的……”安妮哆嗦着摇摇头。

  “一个对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如此残忍的人,你说你没有报复心,没有杀害小美,有谁相信?”赵刚语气越来越急促。

  “不是的……”安妮的声音开始抽泣。

  “你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能下手,他可能是你这一生唯一的孩子了,你怎么忍心!可见,你的心肠有多歹毒。一个如此狠毒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赵刚步步逼问,不给安妮留一点后退的空间。

  “我歹毒?我残忍?你以为我愿意吗?你知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里有多痛?”安妮哭着说。

  “你心痛?你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你一心只想着报仇,哪里还能顾上自己的孩子?”

  “你不是女人,你不会明白我当时的痛苦。明知自己以后可能再也无法怀孕,可是却不能留下这个孩子。我的心里比刀割还要痛!”

  “虚伪的女人。手术是你自己去做的,不是别人绑着你去做的。如果,你真的心疼孩子,为什么还要去做手术?”

  “我不能留下他……”安妮哭着说,她的声音在颤抖。

  “为什么?这不是王凯的孩子对不对?”

  安妮轻轻点了点头。

  “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也不知道。”安妮哭着说。

  “什么意思?”赵刚听到安妮的话懵了。

  “我被强奸了……孩子是那个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决意要打掉这个孩子……”安妮已经泣不成声。

  “你说什么?……”赵刚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安妮的话,实在让他大吃一惊。

  “这下你满意了吗?”安妮哭着看着赵刚,满脸泪痕。

  “那人是谁?”赵刚问。

  “不知道。”

  “报警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报警?”

  “那个晚上黑漆漆的,我什么都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身高,体重,长相,我一概不知。那段路上也没有监控。报警也是没有用的,抓不住他的。”

  “你只要报警,警察会想办法破案的。抓不抓得住,不是你说了算,是警察说了算。”

  “如果破不了案呢?那我的名声不是全毁了吗?王凯知道了,会怎么看我?我自知破案的希望渺茫,经过慎重的思考之后,我才决定不报案。”

  “所以,你不报案,是不想失去王凯?”

  “是。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我居然怀孕了。可是,我不能留下这个孩子。明知自己以后可能无法再怀孕,我还是不得不打掉这个孩子。你说,我的心里痛不痛苦?如果你是我,你怎么办?你根本无法体会我的痛苦。”安妮哭着说。

  “对不起。我知道你很难过。”

  “说这些有什么用,都已经过去了。”

  “那件事情,是什么时候的事?”赵刚问,“你把当时的时间,地点,前后经过,详细告诉我。我给你立案。”

  “不用了。已经过了那么久了,我已经忘记了。”

  “难道,你就这样让那个非法之徒逍遥法外吗?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能怎样?立案了,你们能抓住他吗?”

  “警察会去查的。如果抓住了呢?那他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难道,你不想将他绳之以法吗?不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吗?”

  “想又能怎么样!可是,如果抓不住呢?那我的名声全毁了。我不想我和王凯的感情再节外生枝。”

  “放心吧,我们会保护受害者的隐私。这件事情,王凯不会知道的。”

  安妮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咖啡。

  她很犹豫。

  “你不用再考虑了,也不要再犹豫了。你想想你自己,想想那个无辜的孩子。你应该为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安妮思考了良久。然后,她把杯子放下,说了一句:“好。”

  “那个黑暗的夜晚,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是九月十五号……”

  ……

  安妮慢慢地讲述着,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赵刚。她的声音很低沉,听得出来她很难过。

  她像陷入了那个黑暗的夜晚,无法自拔。

  讲完之后,她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咖啡。

  “然后呢?”赵刚问。

  “我决定不报警之后,就自己回家了。后来,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好,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不会告诉王凯。”

  “谢谢!”

  安妮沉默了一会,抬起头。她的眼睛红红的,脸色看起来特别悲伤。

  “你,没事吧?”赵刚问。

  “没什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休息了!”安妮说。

  赵刚想了一下,说:“好吧!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说完,安妮站起来离开了。

  看着安妮走出了咖啡馆,赵刚心中涌过了一丝无法言说的感受。

  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然后,他戴上手套,小心地把安妮喝过的咖啡杯和咖啡勺装进了随身带着的证物袋里。

  接着,他走向了收银台。

  (二)

  同样是下午六点,秦天早已守候在王凯的公司楼下。

  待到王凯从公司出来,秦天便快步上前叫住了他。“王凯,请等一下!”

  王凯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看到了秦天。

  “你是那个警察?”王凯问道。

  “你记性不错。我们见过面的。我叫秦天。”

  “哦,秦警官。有什么事吗?”

  “关于那个案子,还有些情况想找你了解一下。”

  “该问的你们不是都已经问过了吗?”秦天开始在脸上显露出不悦的表情。

  “还有些问题,我们想要核实一下。”

  “我很忙,没有太多时间。”说着,王凯便想要离去。

  秦天一下挡在了他前面。“问几个问题就好了,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希望你能配合!”

  王凯看着秦天的表情,很坚决。王凯想,看来,今天不和他聊一聊,自己是走不了了。

  “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王凯不耐烦地说。

  “我们还是去找个地方坐一会吧!”

  “就在这个地方说不可以吗?”王凯很不悦。

  “这个地方,你觉得合适吗?毕竟,这可是你们公司门口,应该有认识你的人吧?当然,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那我也没问题。”

  王凯想了想,说:“去上次的茶楼吧!”

  “可以。”秦天答道。

  说完,两人便去往了上次他们见面的那个茶楼。

  二人来到茶楼,找了个最隐蔽的地方坐下。

  服务员来到两人跟前,问道:“请问两位喝什么茶呢?”

  “我要一杯素茶吧,谢谢!”王凯对服务员说道。

  这时,秦天赶紧说道:“我听说他们的竹叶青茶不错。就喝竹叶青吧,我请客!”

  王凯看了一眼秦天,说:“那随便吧!”

  于是,秦天对服务员说道:“来两杯竹叶青!”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答道。

  很快,两杯竹叶青就被端上了桌。

  嫩绿的茶叶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根根竖立,看起来特别有档次。

  茶一端上桌,秦天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有什么事就快说吧!我真的很忙。”一坐下,王凯便开始催促起来。

  “行,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直入主题吧。请问,去年十二月十三号你是不是去了安妮和小美租住的出租屋?”秦天问。

  “去年?已经太久了,不记得了。”王凯很随意地说。

  “也就才一个月而已。”秦天说,“我提醒你一下吧,是安妮从三亚出差回来后。”

  王凯想了想,说:“她回来后我们的确去过一趟之前的屋子。”

  “去做什么?”

  “去帮安妮搬东西。”

  “什么东西?”

  “她有两盆花忘了带走,让我去帮她搬。”

  “花呢?”

  “花放在了我的宿舍。安妮说她新租的房子里已经有很多花了,所以这两盆,她让我养着。”

  “哦,”秦天想了一下,又问,“小区里的流浪猫还在吗?”

  王凯愣了一下,“什么流浪猫?”

  “听说,那个小区里有一只流浪猫,你们见过吗?”

  王凯不耐烦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没见过。”

  “没见过?难道,是死了吗?”秦天很惊讶地问。

  “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问一些正常的问题?”王凯觉得秦天简直莫名其妙。

  “哦,没见过就算了。我之前去你们小区调查的时候,还看到过一眼呢!”秦天说。

  “无聊。”王凯对着秦天瞪了一下眼睛。

  “那,继续刚才的问题啊!你们放好了花之后,又去了哪里?”

  “去了酒店。”

  “什么酒店,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走的。说详细一点。”

  “警官,你们是查户口吗?我们去酒店是我们的个人隐私。”

  “案子需要,请你配合一些。再说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们吗?”

  “所以,为了证明你们的清白,你更要把情况说清楚了。”

  王凯看了一眼秦天说:“星星酒店。我们放好了花就去了。十五号离开的。”

  “期间,你们一直呆在酒店里没有出来吗?”

  “没有。”

  “那你们怎么吃饭呢?”

  “我们去的时候买了零食去。然后,就一直呆在房间里看电视。”

  “你们去搬花的时候,是一起去的吗?”

  “我们约好的。可是我先到,就先进去了。安妮比我后到。”

  “你没有房子的钥匙。你先到了怎么进屋呢?”

  “我没有进去。我在楼梯上坐着等她的。”

  “你们去的时候,小美在家吗?”

  “不知道。她的门是关着的。我们也不知道她在不在屋里。”

  “你们回去呆了多久?”

  “没呆多久。我们回去看到窗户上落满了落叶,就清理了一下。客厅和厨房都积了很多灰,我们顺便打扫了一下卫生。弄完之后,我们搬了花就走了。”

  “安妮都已经不住那里了,还要打扫吗?”

  “安妮是一个比较爱干净的人,她看到屋子里落满了灰,就想清理一下。她说毕竟那个房子还没到期,如果弄得太脏的话,以后不好退房。”

  “能说具体些吗?你们打扫卫生都做了些什么?”

  “就是扫地,拖地,抹灰之类的。”

  “能再具体些吗?比如,先做了什么,后做了什么,哪些是谁做的,等等。”

  “你们警察问话真的很奇怪。打扫卫生有什么好说的,都过了那么久了谁还记得。”

  “你尽量回忆一下,说准确些。”

  “好吧!安妮先把地上都扫干净了,我负责拖,她负责把茶几桌子等擦干净。”

  “你们是先清理的落叶,还是先打扫的卫生?”

  “先清理的落叶。然后打扫了安妮的房间,最后打扫的客厅和厨房。”

  接着,秦天又问了一些细节,王凯全部都回答清楚了。

  秦天想了想,又问:“那个时候,安妮知道你和小美的事吗?”

  “应该不知道。”

  “那现在呢?她知道吗?”

  “应该还是不知道吧!”

  “那天之后,你还有没有去找过小美?”

  “去过两次。不过,她都没有见我。”

  “她说了不想见你吗?”

  “不是。是我去敲的门,没有人答应,也没有人开门。”

  “你是什么时候去的?”

  “记不清楚了。”

  “大概时间呢?距你们去搬花有多久?”

  “大概两三天之后去了一次!然后隔了几天又去了一次。”

  “没人给你开门,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没什么奇怪的。有的时候,她不愿意见我,也不会给我开门。”

  “那以前你去的时候,如果她不愿意开门,她会在里面告诉你吗?”

  “会。如果她不想开门,她会在门口叫我回去。”

  “那后来你去的两次,既没人开门,也没人答应,是吗?”

  “是的。”

  “你是怎么想的?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怎么想的,就是她不愿意见我了吧!”

  “然后你就没有再去过吗?”

  “自从那两次去了都没有见到她之后,我也在想,她是不是不想见我了。我也想了一下,这种关系毕竟不是长久健康的关系。说不定就这样,慢慢也就淡忘了。所以,我也就没有再去了。”

  “你和安妮的感情,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什么状态?就那样吧!”

  “就那样吧?是哪样?”

  “就是,不温不火吧!”

  “你是说,你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我没有说我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感情现在很稳定,只是比较平淡,没有了刚开始的激情。其实,这应该是很多情侣的日常状态吧,毕竟,在一起时间久了,感情都会慢慢趋于平淡。”

  “所以,你还是要和安妮继续走下去吗?”

  “经历了小美这件事情以后,我也不想再去招惹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我也想通了,平平淡淡才是真。”

  “你们要结婚,要生孩子吗?”

  “当然。”

  “你喜欢孩子吗?”

  “喜欢啊!”

  “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这个,没有准备。顺其自然吧!”

  “这么说,如果安妮怀孕了,就算是没结婚,你也是要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吧?”

  “那当然了。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我们马上就可以去结婚。”

  “那,就祝你们早得贵子!”

  “谢谢,借你吉言。”

  随后,秦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他发现,王凯面前的那杯茶还没有动过。

  于是,秦天喝了一口茶,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赞叹道:“嗯,他们这儿的竹叶青果然名不虚传,好喝。”他见王凯还是没有动,便继续说,“你不尝一下吗?真的好喝。相信我。”

  于是,王凯端起了手里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

  “怎么样?”秦天问。

  “嗯,还不错。”王凯回答。

  “还不错就多喝两口。说了这么久的话了,润润嗓子。”

  说完,秦天又开始端起茶杯喝起来。

  王凯见状,也开始端着茶杯,喝了几口。

  接着,王凯说:“那个……警官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秦天想了一下,说:“暂时没有了。今天谢谢你。”

  “好,那我走了。”说完,王凯便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秦天看着王凯走出了茶楼。便回过头,将王凯喝过的杯子小心地装进了随身带着的证物袋里,然后,向着收银台走去。

  (三)

  在公安局的办公室里,赵刚和秦天正在核对他们与安妮和王凯的谈话内容。

  二人都分别把谈话过程叙述了一遍。

  他们发现,两人说的基本吻合,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地方。

  “连细节他们都准确说出来了。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啊!”秦天说。

  “他们所说的这些事情,应该是真的。不然,不可能连细节都说得那么毫无破绽。”赵刚说。

  “那看来,凶手应该不是他们啊!那么短的时间,打扫卫生都够呛。哪有时间去杀人啊,还要分尸,还要打扫现场。那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秦天说。

  “你刚才说,王凯不知道流浪猫的事情?”赵刚觉得很奇怪。

  “是啊!我问他流浪猫的事情,他的反应很奇怪,他根本不知道流浪猫的事。”

  “这么说,安妮在撒谎了。”

  “那,安妮所说的‘因你而死’是什么意思?谁死了?”秦天说着,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他们说的是房子里的那具尸体?”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们一定就是凶手了。否则,他们不可能知道有人死了。”

  “可是,他们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破绽啊!”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查一查,确定一下他们有没有说谎。”

  “从哪里查?”

  “你说王凯说过,那天之后,他还去找过小美两次,是吗?”

  “是的。只是,他都没有见到小美。”

  “那就去查一查监控,看看他是否真的去过。如果他真的还去了两次,说明他应该不知道小美失踪的事,应该也不知道尸体的事。”

  “行。如果他真的去了,基本就可以排除他的嫌疑了。”

  “还有,查一下九月十五号晚上的监控。安妮说过,她在那天晚上被人强奸了。查查监控,看看她说的时间点对不对。”

  “好的。”

  “现在你先去星星酒店,把那里的监控调出来。我把那两个杯子送去物证科检验。晚点与你汇合。”

  赵刚说完,就带着那两个杯子走出了办公室。

  他不知道,这一次,他们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赵刚将杯子送去了物证科之后,便去和秦天一道查起小区门口的监控来。

  没过多久,他们就在搬花之后几天的视频里,发现了王凯的身影。

  “赵哥,是王凯。十二月十七号,他去过一次。但是,十分钟就出来了。应该是没有见到小美。”秦天说。

  “继续往后面看。看看他还有没有再去过。”赵刚说。

  秦天按照王凯所描述的大概时间,又一次在监控视频里看到了王凯的身影。

  “有了!二十号,王凯又一次去了那里。还是只有十来分钟就出来了。”秦天指着监控视频的画面,对赵刚说道。

  接着,秦天把这两段视频截取了出来。

  赵刚凑近看了看,画面中的这两个身影的确是王凯。

  “看来,王凯没有说谎。他确实还去找到小美两次。那说明,这个案子,可能真的和他没有关系!”秦天说。

  “把这两段先保存起来。再看看关于安妮的那段。”赵刚说。

  于是,秦天又把视频调到了九月十五号晚上。

  很快,他们在半夜十二点的视频里,发现了安妮。

  画面中的安妮披着头发,险些完全遮挡住了她的脸庞。不过,从她半遮半漏的脸庞里,还是很明显能辨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安妮。

  此时的安妮看起来心情低落。她双手紧紧裹着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

  “赵哥,的确是安妮。时间点也没错。这个时间到家,应该是下了公交车后在路上耽误了一段时间。而且,看她的状态,很符合她那时候的心情。”秦天说。

  “看来,那个孩子真的不是王凯的。”赵刚说。

  “我们不是早就知道那个孩子不是王凯的了吗?只是,我们还以为她在外面有人了。结果,没想到,她竟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哎,被人强奸,还怀了别人的孩子。关键,自己以后很可能不能再怀孕了。你说,这事搁谁身上谁受的了啊!”

  “也是啊,我一个男人都觉得无法接受。安妮这遭遇,真是让人同情!”

  “你说,如果是你,能怎么办?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啊?所以,我们都无法体会安妮当时的痛苦。”

  “哎,真是造孽啊!”

  在两人热烈地讨论着安妮的遭遇的时候,监控视频还在继续播放着。

  赵刚瞥了一眼,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监控视频里一闪而过。

  “停下,停下。”赵刚指着视频,赶紧叫住秦天。

  秦天赶忙摁下了暂停键,问道:“怎么了?”

  “倒回去。”赵刚说。

  “哦。”秦天将视频又一点一点倒了回去。

  “好,停!”赵刚大喝一声。

  这时,两人一看,是王凯,出现在了监控视频里。

  “再往后倒一点。”赵刚说。

  秦天将视频又往后倒了倒。能清晰地看到,王凯是从小区里面走出来的。

  “看看时间。”赵刚说。

  两人看了一下,时间是夜里十二点半。

  “是安妮被强奸那天吗?”赵刚问。

  “是。安妮进去半小时后,王凯出现了。”秦天说。

  他又把监控视频往后倒了倒,就看到了刚才那段安妮进小区的视频。

  “这是怎么回事?”秦天问。

  “不对啊,王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赵刚脸上出现了不解的表情,“安妮说过,那天晚上,她本来是要加班加通宵的,而且,她告诉过王凯。王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呀!他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可能。”赵刚说。

  “那就是王凯是去找小美的。因为他知道安妮加班加通宵,他以为安妮不会回来,所以才去找的小美。”秦天说。

  “没错。可是,从视频上看,王凯是在安妮回家之后才出来的。那么,”赵刚看着秦天,说,“安妮很可能在那个晚上发现了王凯和小美的事。”

  “我的天啦!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对她来说,不是雪上加霜吗?”秦天感叹道。

  “如果,她真的在那个晚上发现了王凯背叛她的事情。很难想象,她心里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上一秒被人强暴,下一秒就发现男朋友出轨。简直是晴天霹雳啊!”秦天感叹道,接着他又说,“难道,她就没有把王凯抓个现行吗?”

  “应该没有。不然,王凯不可能还一次又一次去找小美。说明,他并不知道安妮已经发现了他们的事。”

  “安妮为什么不当场揭穿他们啊?如果是我,当时肯定就爆发了。”秦天越说越气愤。

  “安妮当时的情绪,她可能没有精力,没有心情来处理这件事了。或者,她已经失望之极了。甚至可以说,生不如死,伤心欲绝。我们现在无法体会,她当时经历了怎样的煎熬。”

  “有没有可能,安妮当时没有发现呢?”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王凯和小美听到了安妮开门的声音,那他们很有可能安静地躲在房间里,这样的话安妮没有发现也是可能的。”

  “可是,安妮说她不知道啊!她不承认怎么办?”

  “但是,我在和她交谈的时候,她却不小心说漏了嘴。虽然她一直不承认,但是,我感觉她应该是知道的。”

  “那怎么证实她到底知不知道呢?”

  “在第一次发现男友出轨之后,没有揭穿也没有吱声。可能是因为当时她没有心情处理,或者她并不确定王凯是不是真的出轨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应该还会找一次再次确认的机会。”

  “你是说,安妮还会再一次去抓王凯和小美的现行?”

  “不确定。”赵刚想了想,说,“去把那天之后,所有王凯和安妮出现的视频,全部提取出来,一个一个慢慢看。总能发现蛛丝马迹。”

  “我明白了。如果王凯单独进了小区,随后安妮又跟了进去,那很有可能安妮就是去捉奸的。”

  “先看看再说吧!”

  “好,我现在就去把有他们俩出现的视频全部都提取出来。”秦天答应道。

  “对了,上次让你去查星星酒店的监控视频,查了没有?”赵刚又问。

  “查了,也看了,没有问题。他们的确是十三号下午入住,十五号上午离开的。大厅的监控拍得很清楚。”秦天说。

  “中途他们没有离开过吗?”

  “没有看到他们离开过。”

  “好,我知道了。”赵刚说,“你先去把小区门口的监控提取出来吧!”

  “好,我现在就去。”

  说着,秦天离开了办公室。

  赵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头靠在椅子上,开始养起神来。这个案子看起来扑朔迷离,让赵刚觉得头疼。

  (四)

  很快,秦天把小区门口有王凯和安妮出现的视频,全部都整理了出来。

  二人开始坐在电脑前,顺着时间线,慢慢地往后看着。

  忽然,一个画面出现。只见监控视频里,安妮提着一个行李箱,和王凯一起走出了小区。

  “还提着行李箱,看来,是要去出差吧!”赵刚说道。

  “应该是。安妮不是说过,她经常都要出差的嘛!”秦天说。

  二人再继续往下看。

  可是,下一个安妮出现的画面里,她却没有提箱子。

  “暂停一下!”赵刚对秦天说。

  秦天赶紧按下了暂停键。

  “退回刚才那个安妮拉着行李箱的画面。”赵刚说。

  秦天把视频往后倒了倒,定格在了安妮拉着行李箱出现的画面。

  “怎么了?”秦天问。

  “我看一下时间。”赵刚说。

  赵刚看了看监控视频上的时间,九月二十五号的早上七点。

  “好,放到下一个安妮出现的视频。”赵刚说。

  秦天又把视频快进到了下一个安妮出现的视频。

  “往后倒一点点。”赵刚说。

  秦天把视频往后倒了一点点。

  这时,他们看到王凯也出现在了视频里。时间是安妮进去前十分钟。

  “赵哥,是王凯。他比安妮先进去。他进去十分钟后,安妮进去了。”秦天说。

  “我知道。你看,安妮这次为什么没有拉行李箱呢?她的箱子呢?”

  “对啊,上一个视频她是拉着箱子出去的呀!怎么这次她回来,没有拉箱子呢?”

  “看看日期。”

  “十五号晚上七点。”

  “早上出发,晚上就回,这不科学。如果出差这么短的时间,那根本不需要带箱子。”

  “你是怀疑?”

  “先往后看看再说。”赵刚说。

  于是,二人接着视频往下看。

  他们发现,安妮进去后十分钟左右就出来了。而王凯是在安妮离开后一个多小时才从小区出来的。

  “他们不是一起出来的。安妮进去就出来了。王凯进去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秦天说。

  “如果我没猜错,安妮应该是跟踪王凯进去的。”赵刚说。

  “她是去确认王凯究竟是不是出轨了?”

  “应该是。”赵刚停了一下,说,“再往后看。”

  再往后看,安妮再次出现,就是第二天的晚上了。她拉了一个行李箱进了小区。

  “这是怎么回事?她出差中途跑回来捉奸?”秦天问。

  “如果我没猜错,她根本就没出差。所谓的出差,只是做给王凯看的,好让他放下戒心。”赵刚说。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女人心思也太细了!”秦天感叹道。

  “问一下他们公司,那天安妮有没有出差。”赵刚说。

  “好。我有他们公司的电话,马上核实。”秦天说。

  说完,秦天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安妮公司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你好,我是清河公安局的警察。请你帮我查一下,去年九月二十五号到二十六号,安妮是否有出差的记录?”秦天对着电话里说道。

  “好的警官,请稍等。”电话里回答。

  “好,麻烦你了。”

  秦天没有挂断电话,他在等待着电话里的结果。

  很快,电话里就有声音传来。

  “你好警官。”

  “嗯我在。什么结果?”

  “我刚才查了一下。那两天安妮没有出差,都是正常上下班的。”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客气。”对方回应道。

  说完之后,秦天就挂断了电话。

  “确认了,那两天安妮没有出差,正常上下班。”秦天转头对赵刚说道。

  “这就很好解释了。早上的时候,安妮拎着行李箱和王凯一起出的门。她一定是告诉王凯自己要出差,而且晚上不回来了,所以才会拉个箱子。而王凯相信了,所以当天晚上,就去找了小美。而安妮则在门口等着他。等他进去了,安妮也就进去了。所以,安妮并没有拉箱子。因为她只是想确认一下。结果,很快她就出来了。应该是,她已经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赵刚说。

  “这样的话,安妮是已经确认了王凯和小美的关系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

  “那,她没有捉奸在床吗?”

  “应该没有。从时间来看,她进去的时间很短。而且,王凯出来的时间是一个多小时后,还有,从王凯出来时走路的步伐和表情来看,并没有什么异样,甚至有一种轻快的感觉。我想,安妮应该没有揭穿他们。”

  “安妮是怎么想的?这么好的机会,竟然没有揭穿他们?”

  “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心思很奇怪。从她做事的风格来看,她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

  “我还是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就不抓住。”

  “也许,她对王凯还抱有一丝幻想吧,不想双方撕破脸。”

  “都这样了,还抱有什么幻想?”秦天的语气里充满着气愤。

  “还有一种可能。”赵刚看着秦天,脸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神情。

  “什么可能?”

  赵刚停顿了一刻,说:“也许,她有了其他的想法。”

  “其他的想法?什么想法?”

  “报复。”

  “你是说,她不揭穿他们,是因为她想到了其他办法来对付他们?”

  “从安妮当时的角度来看,自己遭遇强奸的当晚就发现男朋友出轨,如今又再次确认了男友出轨的事实。她的心里肯定很不甘心。可是,如果就这样揭穿,她除了闹一闹,还能怎么样呢?”

  “你是说,她当时已经有了报复的想法了,就是杀死小美?”

  “我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想的。不过,因为这件事情,就要杀死小美,也许太夸张了些。”

  “那她想怎么报复他们?”秦天又问。

  ‘“我不知道。也许当时,她自己也没有想好。她那天去的目的,只是要确认王凯是否出轨。至于确认之后,应该怎么做,也许,她自己都还没有想好。”

  “哎,女人的心思,真是捉摸不透。”秦天说道。

  赵刚想了一下,说:“去查一下。看看安妮给张兵打电话是什么时候。”

  “你是想确认,安妮在那个时候知不知道那二十万的事情?”

  “不错。如果只是单纯的王凯出轨,那么事情或许没有那么复杂。可是,如果加上那二十万的事,再加上安妮怀孕的事,事情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你是说,如果只是王凯出轨,安妮或许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是,如果加上后两件事的话,就不一定了是吗?”

  “有的时候,仇恨是很可怕的。而有的事情,可能就是催化剂,会让仇恨变本加厉。”

  “所以,我们现在要理一条时间线出来。搞清楚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

  “不错。先把这些时间和事件都整理出来,然后再分析。”

  “行,我马上查安妮打给张兵那个电话。”

  很快,秦天就查到了那个电话的时间。

  “赵哥,安妮给张兵打电话是九月二十八号。刚好是安妮第二次确认王凯出轨之后的两天。”秦天说。

  “安妮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应该是想从张兵口中套出关于王凯出轨的一些信息。没想到,竟意外得知了那二十万的事情。”赵刚说。

  “这件事情当时一定让她很诧异。她一定很想知道王凯拿这二十万做了什么。”

  “上次我们去美好妇产医院,医生说安妮第一次去看病是十月十号,对不对?”赵刚问。

  “没错,十月十号。”秦天答。

  “现在,我们可以把时间线理一理了。”

  说完,赵刚拿起一张纸,开始梳理起来。

  7月1号——王凯生日,强奸了小美。

  7月4号——小美威胁王凯。

  7月5号——张兵给王凯转账十万。

  7月6号——王凯取款二十万给小美。

  7月12号——王凯威胁小美。

  9月15号——安妮被强暴,并发现王凯出轨。

  9月25号——安妮假出差,再次确认王凯出轨。

  9月28号——安妮给张兵打电话,得知了二十万的事情。

  10月9号——给玲珑发信息说要和她合租。

  10月10号——安妮请假。第一次去美好妇产医院。

  10月12号——安妮搬去玲珑家里。

  10号20号——安妮做流产手术。

  12月12号——小美最后一次出现在“缘分”KTV。

  12月13号——王凯和安妮去搬花,下午入住星星酒店。晚上小美最后一次出现在小区监控里。

  12月15号——王凯和安妮离开星星酒店。

  12月16号——两人正常上班。

  12月18号——王凯独自进小区。

  12月23号——王凯独自进小区。

  1月10号——房东报警。

  赵刚看着纸上罗列出来的这一长串事件,问秦天:“看看,什么想法?”

  秦天想了想,说:“法医推断尸体的死亡时间是十二月十号左右。但是他说过,因为尸体经过冷冻,所以时间会有偏差。这么看来,我觉得十二月十二号之后的事情,很有可能跟案子有关。”

  “没错。这个时间段和死者的死亡时间最为吻合。”

  “可是,我们查了小区门口的监控和酒店的监控,王凯和安妮并没有什么嫌疑啊!”

  “有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忽略了的地方?”赵刚说。

  “在小美失踪后,王凯还单独去找过她两次。说明王凯并不知道小美已经失踪的事。那基本上,也可以排除他的嫌疑了。”秦天说。

  “安妮呢?”

  “小美是十三号晚上失踪的,安妮和王凯十三号下午就已经入住了星星酒店,十五号才从星星酒店退房离开,十六号两人就正常上班了。安妮后来也没再进过小区。所以,她的嫌疑也基本排除了。”秦天说。

  “那也就是说,他们俩很可能不是凶手。如果他们是凶手,只能是在搬花的时候作案?”赵刚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那时间也不够啊,说不通啊!”

  “就是啊!两人进去才不到一个小时时间,这么短的时间,要杀人,分尸,还要打扫现场。那根本不可能完成啊!而且,两人下午就已经离开了小区,晚上小美还出现在小区监控视频里,这怎么解释?”秦天问。

  赵刚想了想,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如果,王凯和安妮是凶手,那他们的动机是什么?”秦天问。

  “王凯应该没有杀死小美的动机。因为钱已经给了小美,杀了小美也不可能把钱拿回来。他为什么还要杀小美呢?这么做对他没有半点好处。而且,目前小美只是失踪。而死者和王凯究竟有没有关系,到现在还不能确定。”

  “你是说,就算小美死了,凶手也不可能是王凯?”

  “王凯没有杀她的动机啊!”

  “那就是安妮了?”

  “如果就动机来说的话,我觉得安妮更有可能。毕竟,安妮的遭遇让她的心里充满了巨大的仇恨。她完全有动机报复杀人。”

  “可是,他们的口供都是严丝合缝的。我们没有证据啊!”

  赵刚想了想,说:“你还记得流浪猫的事吗?”

  “记得!”

  “王凯不知道流浪猫的事。这就是他们的漏洞。安妮在这件事情上说了谎,这一定有问题。”

  “你还是觉得,安妮是凶手?”

  “我不确定。我只是感觉不对劲。”赵刚停了一下,又问,“我们上次送去检测的杯子,结果出来了没有?”

  “我去问过了,还没有。最快也要今天下午才能有结果。”秦天回答。

  赵刚叹了一口气,说:“希望这两个杯子,能给我们带来破案的线索。”

  “是啊!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秦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