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十章

第十章

  (一)

  “美好妇产医院。就是这里了。走,进去吧!”在美好妇产医院的门口,赵刚看着门口大石头上几个大字,对秦天说道。

  二人随即走进了医院的大厅。

  大厅里装饰豪华,人员也不多。与大医院简单的装修和病人排成长队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医院环境真是不错啊!装修又好,又很安静。”秦天感叹道。

  “私立医院就这样。环境漂亮,当然,收费也漂亮。”赵刚开玩笑地说。

  “我们去哪里?”秦天问。

  “三楼医务科。来之前已经和院长打过招呼了。”赵刚说。

  “还是您想得周到。”

  二人很快来到了三楼的医务科。医务科有几间办公室,其中一间办公室的牌子上写着“医务科主任”的字样。

  “应该就是这里了。”赵刚说着,站在门口敲起了门。

  “请进!”办公室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

  赵刚推开了门,说:“你好,请问是赵主任吗?”

  正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的女性抬起了头,问道:“我就是。请问,你们是?”

  “你好,我们是清河公安局的警察。我叫赵刚,他叫秦天。”

  赵主任连忙站了起来,说:“哦,二位警官好,院长之前已经打过招呼了。二位请坐!”

  待赵刚和秦天坐下后,赵主任又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水。

  “谢谢!谢谢!”两人接过水杯,分别向赵主任道了谢。

  “不客气。我就是这里的医务科主任,我姓赵。院长之前说了,要我配合二位警官的工作。不知道,你们想了解什么?”

  “哦,是这样的。我们目前,正在调查一件案子,涉及到一个叫安妮的女人。我们想查一下,贵院有没有她的就诊记录。”赵刚说。

  “好的,你们稍等一下。”

  说完,赵主任来到了办公桌的电脑前。

  “名字就叫安妮吗?”赵主任问。

  “是的。一个年轻女孩。”

  “好,我查一下。”说着,赵主任就在电脑系统里开始查找起来。

  很快,赵主任就有了发现。

  “找到了。确实有一名叫安妮的女孩子,在我们医院来就诊过。”

  “什么时候来的?她来看什么病?”赵刚问。

  “第一次来是十月十号。做手术是十月二十号。做的是无痛人流术。”

  “十月十号到二十号,中间间隔了十天。为什么会间隔那么长时间?”

  “等一下,我查一下她的病例。”

  很快,赵主任就查到了安妮的病例。可是,她的脸上,却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奇怪啊!怎么会这样呢?”赵主任看着安妮的病例,自言自语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赵刚问。

  “她的病例上写着,她有多囊暖巢综合征。从B超单子来看,她的确有这个病症。”赵主任说。

  “多囊**综合征?什么意思?”赵刚问。

  “得了多囊**综合征的女人,是很难怀孕的。病例显示,这也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流掉了,她以后想再怀孕也是非常困难的。她为什么还会选择做流产手术呢?”

  “你是说,得了这个病,很难怀孕?那,这个孩子又是怎么怀上的呢?”赵刚又问。

  “这个病并不是百分百不能怀孕,只是几率很小。她这次能够怀上,很可能是意外,或者说是运气吧!”

  “那这么说的话,你们为什么还要给她做流产呢?万一,以后不能怀了怎么办?”

  “作为医生,我们只能给病人建议。最终做决定的,还是病人自己。我们只能尊重病人的选择。一般这种情况,医生都会把情况和可能导致的后果详细告诉给病人,让病人自己做决定。”

  “那,我们可以见一见她的主治医生吗?”

  “可以的。你们稍等。”

  说完,赵主任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邵医生吗?我是医务科赵主任。你现在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急事找你。”

  说完,赵主任就挂断了电话。

  “二位等一会,邵医生很快就来。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她。”赵主任说。

  “好的,谢谢!”

  没过一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赵主任回答。

  一个女医生推门进来,问道:“赵主任,你找我啊?”

  “啊,邵医生啊,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们两位是清河派出所的赵警官和秦警官。他们想找我们了解一些情况。你知道什么,就如实回答。”

  “好的。”邵医生答应道,她转头面向着赵刚和秦天,说,“二位警官,想了解些什么?”

  “你先来看看这个病例。”赵主任对邵医生说,“这个病人,你还记得吗?”

  邵医生看了看病例,说:“我记得!因为她的情况比较特殊。”

  “你能给我们详细讲讲吗?”赵刚问。

  “好的。这个叫安妮的女孩,是个年轻女孩。当时她第一次来,是我给她看的。她说她怀孕了,想要做流产手术。可是,我在给她检查之后,发现她有多囊**综合征。一般这种情况,我们是不建议流产的。因为,这种情况,想要怀孕是很困难的。”

  “你有给她讲清楚这些吗?”

  “讲清楚了。我说她这次能够怀上,是很幸运的。如果流掉了,以后可能怀孕的几率就很小了。而且,她说她和她男朋友一直都没有采取过避孕措施,她也一直没有怀孕。所以,她这次能怀上,实属意外。所以,我也劝过她留下这个孩子。”

  “那她为什么还要流产?”

  “当时,她不知道是被我说动了还是什么的,说是回去考虑一下。我也就以为她想通了。没想到,过了十多天,她又来了。这一次,她的态度很坚决,坚持要流产。”

  “她有没有说,为什么一定要流产?”

  “我问过她,她不肯说。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病人不愿意说的话,我们是不会强迫追问的。看的出来,她做这个决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怎么说?”

  ”她第二次来的时候,我给她照了B超。因为时间比较长了,能看到胎儿在子宫里面发育得很好。我把报告给她看,告诉她胎儿发育很好,让她再好好想想。当时,她流下了眼泪。但还是很坚决地说要流掉。于是,我就给她安排了第二天的手术。第二天她来做手术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都是红肿的,应该是头天晚上哭过了。”

  “谁陪她来做的手术?”

  “她一个人来的,没有人陪同。”

  “没有人陪同?那,做手术谁给她签的字?”

  “是她自己签的。因为她本人强烈要求并再三恳求,我在询问了我们科室的主任之后,主任同意,我们才给她安排的手术。”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她说她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才决定拿掉这个孩子的。她二次来的时候距她第一次来间隔了十天,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纠结,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最终,她才决定拿掉的。”

  “她明明知道自己怀孕很困难,甘愿冒着以后不能怀孕的风险也要拿掉孩子,为什么?”

  “我当时也再三提醒了她。可是,她态度很坚决。她说她还年轻,没有了孩子,以后还可以想办法再要,可是,如果留下这个孩子,那她的下半辈子就毁了。”

  “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她不肯说。我们也不能强迫她。她强烈要求要做流产手术,我们这才给她做了。”

  “那,你们以前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你是指什么?”

  “就是,明知自己很难怀孕,可是,意外怀上了,却不想要了的情况。”

  “这种情况,还是有的。”

  “那以你们的经验,你们觉得她会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要这个孩子的呢?”

  “这很难说。从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遇到这种情况,是肯定要留住这个孩子的。除非,这个孩子不是她老公的。有的时候,脸面和尊严会比一切都重要。”

  “好吧!我们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邵医生在回答完了赵刚的问题之后,便离开了。

  “那情况我们也了解了,谢谢你了赵主任,那我们就先走了!”赵刚站起来对赵主任说。

  “好的。那二位慢走!”赵主任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二人随即下了楼梯,走出了医院。

  “赵哥,你觉得,安妮是因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的?”秦天问赵刚。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女人。也许,真像邵医生所说的,这个孩子不是王凯的。就算她和王凯的关系再怎么不好,两人也还没分手,而且安妮又有这个病,无论如何她也不应该放弃这个孩子。除非,孩子不是王凯的。或者,安妮对王凯已经极度失望了。”

  “可是,从安妮的表现,还有玲珑所说的话来看,安妮对王凯还是有感情的。不然,她也不会委曲求全去讨好王凯。如果,这个时候,她能拿孩子做筹码,不是更有胜算吗?又怎么可能打掉呢?”秦天问。

  “所以,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孩子不是王凯的。”

  “难道,安妮在外面有人了?王凯对她表现冷淡,会不会也是这个原因?”

  “这个,真的说不清楚。也许,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可是,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告诉我们!”

  “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去看看U盘和挂钩什么情况吧!”

  (二)

  赵刚和秦天从医院出来,便回到了局里,来到了物证鉴定中心。

  “小刘,忙着呢?”赵刚一进门,便和这里的技术员小刘打起了招呼。

  “哟,赵哥呀!不是很忙。倒是你,不忙啊?”小刘一边摆弄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对赵刚回答道。

  “忙啊,这不刚从外面回来嘛!”赵刚回答道,“我们送来的东西,有结果了吗?”

  “有了。马上给你!”小刘回答道。

  “这么快啊?”赵刚惊讶地说道。

  “你送来的东西,肯定要快点给你弄啊。你可是‘赵哥‘,谁敢怠慢啊!”小刘笑着说。

  “还是小刘你最乖了,人又漂亮,又这么懂事!”秦天开玩笑地说。

  “得了吧,你可别给我带高帽子了!”小刘说着,从架子上取下了鉴定报告。

  “那个U盘里的内容,你们都看了吗?”小刘问道。

  “还没有呢!因为怕上面留有指纹,想着应该先提取指纹。所以拿到的第一时间就送过来了。”赵刚回答。

  “专业!”小刘赞叹道,“拿回去慢慢听吧!”

  “这就是鉴定结果吗?”赵刚指着小刘手里拿着的报告单。

  “是的。你们过来看。”小刘把赵刚和秦天叫到了跟前。

  “在挂钩和U盘上都分别提取到了指纹。加上之前在出租屋里提取到的房东的指纹,和在尸体上提取到的指纹,一共就有四组指纹。可是,这四组指纹各不相同。”小刘说。

  “也就是说,这是四个人留下来的。”赵刚说。

  “不错。”小刘答。

  “好的,我们知道了,那谢谢你啦小刘!”赵刚向小刘道了谢。

  “不客气!”小刘笑呵呵地说。

  然后,赵刚和秦天便走出了鉴定室,来到了办公室。

  “把U盘插进电脑,看看里面什么内容。”一回到办公室,赵刚便吩咐秦天道。

  “好嘞!”秦天答应道。

  很快,U盘在电脑上被识别出来。

  “什么内容?”赵刚问。

  “只有一段录音。”秦天说。

  “放出来听听。”

  秦天点开了播放键,小美和王凯的对话从里面传出来……

  录音听完后,赵刚和秦天互相看了一眼。

  “看来,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王凯真的强奸了小美!”秦天说。·

  “那其他的推理也都说得通了。小美正是通过这段录音,向王凯敲诈了二十万。”赵刚说。

  “在银行门口的监控视频里,王凯把钱交给小美,小美离开之后,王凯从身上拿出来的另一只录音笔应该就是录的他们的交易过程。”秦天说。

  “然后,王凯又拿这段录音来威胁小美,以此和小美保持情人关系。所以,才有后来两人的关系。”赵刚说。

  “可惜,我们无法找到王凯那段录音。”秦天说。

  “总有一天会找到的。”赵刚说。

  “那四组各不相同的指纹呢?”秦天问。

  “一组房东的,一组死者的,U盘那组肯定是小美的,挂钩上那一组有可能是凶手的。”赵刚说。

  “凶手,会不会是安妮?或者王凯?”秦天问。

  “不好说,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必须要拿到他们的指纹做了比对之后再说。”赵刚说。

  “接下来做什么?”秦天问。

  “查一下安妮双十二前后的行程。据玲珑讲,双十二的前一天,安妮出差去了三亚,大概四五天才回来。先去核对一下,看看安妮是不是真的去了三亚。”赵刚说。

  “好的。”秦天答道。

  (三)

  “赵哥,你让我查的安妮的行程,有结果了!”秦天一进办公室,就对赵刚说道。

  “说说看!”

  “我们查了航空公司的记录。她在十二月十号的时候,定了两张机票,分别是十一号飞往三亚,和十五号从三亚返程的机票。她也的确在十一号乘坐飞机去了三亚。可是,我们发现,在十二号晚上她又购买了一张十三号上午从三亚返程的机票。并且,她乘坐了十三号的飞机提前返程。”

  “难道,是因为行程变动了吗?”赵刚问。

  “可是,她十五号的返程机票并没有退票。”秦天说。

  “她公司那边,查过了吗?”赵刚问。

  “查过了。财务说,安妮在报销的时候,是报的十一号和十五号的机票,还有四个晚上的三亚酒店的住宿。”

  “也就是说,公司的人并不知道她提前返程了?”

  “是的。按照计划,她是十五号才应该返程的。而且,她也确实是十六号才去公司报的道。”

  “也就是说,她实际上只去了三天。而玲珑说她去了四五天,公司也说她是十六号才去报道的。说明,她返程之后,并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公司报道。那么,这两天,她去了哪里呢?”赵刚看着秦天说道。

  “难道,就是这两天的时间,她制造了出租屋的凶案?这么看来,她是早有预谋?”秦天表情疑惑。

  “一般来说,公司安排出差,时间应该都是规划好了的,应该不会有这种大幅提前的现象。就算有,公司也应该知道才对。”赵刚说。

  “要么,她就是早有预谋,精心安排,故意杀人。要么,她就是提前完成了工作,正好有时间,临时起意杀人。”秦天说。

  “既然,她的公司并不知道她提前返程了,自然,也就不知道她提前回来的原因。把她的通话记录调出来,我要看看她去了三亚之后,都去见了哪些人。”赵刚说。

  “好的。明白!”秦天说着,就走出了办公室。

  很快,秦天就拿着赵刚要的东西回来了。

  他把一张通话清单放在赵刚面前的办公桌上,说:“这就是安妮手机的通话记录。”

  赵刚仔细看了看,十二号那天,她打出去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三亚的号码,一个是本地的号码。

  “十二号她打出去的这两个号码,机主都是谁?”赵刚问道。

  “查过了。那个三亚的号码是三亚一家食品公司的销售经理,姓安。本地的那个是她的男朋友王凯。”

  “那,三亚这个号码应该就是她去出差要见的人了。”赵刚说。

  说完,他拿起电话,拨打了这个号码。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好,是三亚红红食品公司的安经理吗?”赵刚问道。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们是四川清河派出所的警察。想要向您了解一些情况。”

  “警察?什么事啊?”

  “请问,在十二月十二号,你是否见过一位叫安妮的女士?”

  “十二月?那么久了,我不记得了。”

  “她是四川奥奥食品公司的员工,来三亚和你谈工作的,你还记得吗?”

  “我想想……你说,是几号来着?”

  “十二月十二号。”

  “哦,我记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件事。那天我们本来是约好了见一面的,但是,那天因为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就没有见她。”

  “你没有提前告诉她见面取消吗?你知道她来了三亚吗?”

  “这个事情,确实怪我。因为十一号那天我父亲突然过世了,我一直在忙着处理父亲的后事,没顾得上工作,忘记了告诉她见面取消的事情。结果,第二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三亚,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面,我那时才告诉她见面取消的事。”

  “哦,是这样!那,这件事情,你有告诉她四川的公司吗?”

  “没有。当时,安妮说,她一次来三亚,还想着工作间隙可以出去玩一玩。这下见面取消了,她也只能回去了,想出去玩玩都不行了!我说,那你就好好在三亚玩几天吧,我不和公司说我们见面取消的事情。她当时很高兴。一个小姑娘嘛,爱玩,也没什么,我也就没和公司说这件事情!”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你!”

  “不客气!”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赵刚放下了手里的电话,说:“看来,安妮并不是蓄谋已久,见面是临时取消的。”

  “既然,她说想好好在三亚玩一玩。为什么又要提前回来呢?”秦天问。

  “她在和安先生通完电话之后,接着就拨打了王凯的电话。这个通话时间有半个小时,也许,是因为这个电话,她才决定回来的。”

  “那,他们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让安妮要提前回来?”

  “那我怎么知道。也许郎情妾意,思念对方了,想要温存一下二人世界。也有可能,两人吵架了,她没有心情再玩,所以回来了。至于究竟是为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从安妮和王凯的感情状态,还有王凯和小美的关系来看,两人吵架的可能性更高。”

  “去查一下事发小区的监控。看看安妮十三号回来之后,有没有去过之前租住的小区。”

  “好的,马上去。”

  (四)

  二人再次调出了之前小区的监控视频。

  “仔细查看十二月十三号到十七号的监控视频。安妮是十三号回来的,而法医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十七号以前。而小美消失的时间也是十三号。看来这个时间段非常关键,我们再仔细看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赵刚说。

  “好。”秦天回答。

  于是,二人便坐在监控录像前,仔细查看起来。

  突然,他们看到监控视频里,出现了王凯的身影。

  “赵哥,你看,是王凯。十三号下午,他又去了那个小区。”秦天说。

  “王凯曾经说过,他最后一次见小美是在大约一个月前。他去找小美,也不奇怪。”赵刚说。

  二人再继续查看下去。很快,他们又发现了问题。

  “赵哥,这不是安妮吗?”秦天指着视频里的那个人对赵刚说道。

  赵刚仔细看了看,的确是安妮。只见,安妮一个人进了小区。

  “安妮怎么会去那个小区呢?她不是已经搬走了吗?”秦天疑惑地问道。

  “就是啊,安妮怎么会来呢?还是在王凯进了小区之后!”赵刚也有疑问。

  “难道,她是在跟踪王凯?”秦天说,“难道,她知道了王凯和小美的事?”

  “还不清楚,先记下他们进去的时间。”赵刚说。

  “好。”秦天看了看监控视频里的时间,赶紧拿笔记本记了下来。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两人又一起从小区出来了。

  “赵哥,他们俩出来了。还是一起出来的。”秦天说。

  赵刚看了看,距他们进去的时间一个小时左右。

  两人出来的时候,一人手里抱了一盆花。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

  “这是什么情况?进去这么短时间就出来了?还抱着两盆花。”秦天说。

  “看来,这次他们应该是约好了的,一起去搬花。”赵刚又一想,“不对呀,安妮不是早就搬家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又突然回来搬花啊?”

  “也许,人家之前搬家的时候忘记了吧!这突然想起来,就回来搬了呗!”秦天说。

  赵刚总觉得有一点奇怪的感觉。不过,秦天说的也不无可能。

  他想了一下,说:“继续往下看吧!”

  再继续看下去,安妮和王凯就没有再出现过了。接着,就到了十三号晚上,小美出了小区。再然后,一直到十七号,监控里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三个人的身影。

  “从监控上看,安妮十三号从三亚回来后,确实去过之前租住的小区。不过,她好像是和王凯一起去搬花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啊!”秦天说。

  赵刚想了想说:“他们从进去到出来,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杀人,分尸,处理掉尸体,那是不可能的。而且,尸体没有头颅。可是他们出来的时候,除了手里的花盆,并没有带走其他的东西。”

  “这么说,他们俩也许并不是凶手。相反,十三号晚上离开的小美,倒是嫌疑更大了。”秦天说。

  “我总觉得很奇怪。安妮既然从三亚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去她现在住的地方呢?她和王凯搬了花之后,又去了哪里?”赵刚说。

  “应该是去了王凯那里。他们搬的那两盆花,我见过,在他们宿舍的客厅里。”秦天说。

  “是吗?那看来他们是把花搬回来了王凯那里。可是……还是不对呀!”赵刚又想到了什么。

  “哪里不对?”秦天问。

  “你看看,十二月十三号那天,是星期几?”赵刚问。

  秦天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说:“十三号是星期五。”

  “问题就在这里了。安妮回来的那天是星期五,而她去报道的那天是星期一。正常情况下,周六周日也是放假的。就算公司知道她提前回来了,她也是不用去上班的。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还要隐瞒提前回来的事呢?”赵刚说。

  “就是啊!她没有必要啊!实话实说就好了,又没什么影响。隐瞒公司还要冒风险。万一被发现了,说不定工作都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秦天也觉得奇怪。

  “那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赵刚看着秦天。

  “难道……是为了多报销几晚的房费?”秦天想了想说。

  “可是,她多花了一张机票钱。比房费贵了。”赵刚说。

  “那我就想不通她为什么这么做了。”

  “如果说,安妮真的是凶手,她用这个时间杀了人,那她隐瞒自己的行程,我还可以理解。可是,从监控来看,她并不是凶手,那她隐瞒的动机是什么呢?”赵刚越想越觉得奇怪。

  “这个,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秦天说。

  “看来,我们很有必要再去找一次安妮和王凯。”

  “好,什么时候?”

  赵刚想了一下,说:“这次,我们分开去。并且,在同一时间询问他们。”

  “你是,怕他们串供吗?”秦天问。

  “总之,保险一点好。这样做,也没什么坏处。”赵刚说。

  “好,按你说的做。”

  “等会,我会和你详细说说我们要问他们哪些问题。你一定记住了。到时候,我们再回来对一下口供,就知道她们有没有说谎了。”

  “好的。你交代的我一定照做。”

  “我们这次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赵刚又说。

  “什么任务?”

  “想办法,拿到他们的指纹和DNA。”

  “你是,要去和挂钩上的做比对吗?”

  “对。挂钩上和U盘上的指纹,我们一直没有搞清楚是谁的。还有,张法医说过,在死者指甲缝里提取到了不属于她自身的皮肤组织。所以,我想试一试。”

  “好。希望这一次,不要让我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