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八章

第八章

  (一)

  刚刚结束了对王凯的问询。在王凯走出咖啡馆后,赵刚和秦天后脚也走了出来。

  “赵哥,王凯这小子,刚才明显在撒谎。”秦天说。

  “我知道他在撒谎,可是,你有证据吗?”

  “正常人不可能借钱去借给别人,而且也不可能没有欠条,还不用转账的方式,用的是现金。这是明显有问题啊!”秦天抱怨道。

  “我知道啊,可是别人一句‘我乐意’,你有什么办法?你有证据吗?”

  “这要怎么去找证据啊?”

  “找不到,那就从别的方面入手。”

  “什么方面?”

  “就是搞清楚,王凯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给小美二十万。”

  “这不还是和之前一样吗?人家愿意啊?”

  “所以,我们要去找的,是为什么。为什么王凯愿意给啊!绝对不是因为小美漂亮才给的吧!”

  “如果王凯是个有钱人,那觉得小美长得漂亮,给她二十万,那我想得通。可是,就王凯这个条件,要说,他是因为觉得小美漂亮,所以给她二十万,那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的。除非,王凯是个傻子。”秦天说。

  “今天和王凯的对话,你觉得,他像傻子吗?”赵刚问。

  “每一句话都经过思考后才回答,而且异常沉着和冷静,怎么看,都不像傻子。倒像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秦天说。

  “所以,正常情况下,王凯绝不可能心甘情愿给小美二十万。”赵刚说,“除非,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难道,他是受到了什么威胁?”秦天问。

  “很有可能。”

  “小美,因为某些原因,抓到了王凯的把柄,所以,想要敲诈他?”秦天说。

  “你觉得,会是什么把柄呢?比如?”

  “比如,王凯在家偷腥,不小心被小美发现了。小美威胁他,要告诉安妮,所以敲诈他?”

  “你觉得,就这个事情,值得王凯花二十万吗?”赵刚说,“王凯和安妮又没有结婚,就算王凯出轨,大不了,和安妮分手,怎么可能给出二十万呢?如果是你,你会给吗?”

  “当然不会,正常人都不会。你说得对,最多王凯和安妮分手,他犯不着花这二十万。”秦天点点头。

  “况且,王凯和安妮都说过,王凯没有钥匙。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王凯又怎么可能在家里偷腥,还被小美撞见呢?”赵刚说。

  “如果,他们说谎呢?比如,王凯有钥匙,但是,却不想让安妮知道。”秦天说。

  “退一万步,就算王凯有钥匙,他也绝不可能把外面的女人带去安妮的家里。”赵刚说。

  “为什么?”

  “你想想,去安妮的家里,万一留下什么痕迹被安妮发现呢?或者被小美发现呢?去酒店不是更方便吗?而且,王凯平时并不住在那里,只有和安妮约会的时候才会去。所以,他绝不可能傻到把外面的女人带到那里去。”赵刚说。

  “有没有可能,王凯和小美确实是情人,而那二十万,也是王凯心甘情愿给小美的?”秦天问。

  “不可能。如果他和小美是真感情,那王凯和小美都是未婚,王凯大可以和安妮分手,光明正大和小美在一起。可是,他并没有和安妮分手,而是维持着和安妮的关系,说明他和小美,并不是真爱。既然如此,他更不可能心甘情愿给小美二十万了。”赵刚说。

  “那这么说,王凯还有什么把柄,会被小美抓住呢?他们俩平时并无交集啊?”秦天说。

  “所以,如果真的是小美抓住了王凯什么把柄,那也只能是在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发现的。”赵刚问。

  “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俩平时根本机会在一起啊!”秦天说。

  “所以,王凯如果真的有什么把柄被小美抓住了,那这件事情,只能是发生在安妮和小美住的地方。”赵刚说。

  “而且,当时,安妮并不在场。”秦天补充道。

  “没错,发生在出租屋里,只有小美和王凯两个人知道,而且这件事情王凯并没有告诉安妮,说明他一定是不想让安妮知道。”赵刚说。

  “宁愿花二十万去解决这件事,也不愿意告诉安妮,说明这件事情一定非常重大。”秦天说。

  “不错,重大到小美可以用来敲诈他的程度。”赵刚说。

  “如果是普通的事情,小美绝对不可能敲诈他二十万的。既然她开出了这个天文数字,那说明,这件事情,一定对王凯影响非常重大。”秦天说。

  “或者,可以说,王凯是花了二十万,去买了一分保障。就是小美必须保守秘密的保障。”赵刚说。

  “什么样的事情,能被小美发现,又能被她用作敲诈王凯二十万的筹码呢?”秦天问。

  “这一定是一件对王凯来说非常重大的事情。如果,这个事情公开以后,一定会他造成巨大的影响,所以,他才不得不花二十万来封住小美的口。”赵刚说。

  “这到底是件什么事情呢?”

  “先不管这件事情是什么,你想想,这件事情是怎么被小美发现的?”赵刚问。

  “怎么发现的?既然不是带女人回家偷腥,那还能有什么被小美发现?难道,是手机吗?只能是小美偷看了王凯的手机,所以发现了他的秘密。”秦天说。

  “你觉得,可能吗?”赵刚问,“小美为什么要去偷看王凯的手机?如果王凯的手机放在房间里,小美不可能看得到。除非,他放在客厅里。可是,就算他手机放在客厅里,小美看到了,你觉得,小美会打开手机,去偷看里面的内容吗?她不怕被王凯发现?”

  “也对。正常人,谁会去偷看别人的手机啊!”秦天说。

  “所以,小美不可能去偷看王凯的手机。退一万步说,就算手机里有与王凯关系重大的秘密,那也一定很隐蔽,不可能轻易被别人发现。小美,也不可能看得到。”

  “对,如果他的手机,真的有问题的话,他不怕被安妮发现吗?”秦天说。

  “所以,我觉得,问题不会是出在手机上的。”赵刚说。

  “既然不是手机,那还能是什么,那只能是人了,人,能有什么问题?”秦天问。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不用转账,而使用现金?”赵刚问。

  “王凯一定是不想让安妮知道,他自己也是这么说的。”秦天说。

  “可是,不通过转账的话,就连个凭证都没有了,万一以后,他想要把这笔钱追回来,很可能因为没有凭据而追不回来。”赵刚说。

  “也许,人家压根就没想把钱要回来呢?”秦天说。

  “为什么呢?既然被敲诈了,王凯为什么不报警呢?”赵刚问。

  “对啊,他为什么不报警呢,这么大一笔钱。”秦天也不明白。

  “因为,他不敢报警。他们之所以不使用转账的方式,是不想留下痕迹。”赵刚说。

  “从小美的角度来说,她敲诈别人,她肯定不愿意通过转账的方式。”秦天说。

  “那王凯呢,他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呢?你看他的样子,不像个冲动的人。就算是小美要求使用现金,那王凯也应该会给自己留下一些其他的证据以备不时之需的。”赵刚说。

  “他为什么不报警?难道,他被敲诈的这件事情,真的比拿回二十万还重要?”秦天问。

  “既然被敲诈,肯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之所以这么做,应该也是不想这件事情被人知道,被人查出来。”赵刚说。

  “什么事情,会害怕警察查出来,而且,又值得他花二十万去摆平呢?”秦天思考着。

  “犯罪的事情,要坐牢的事情。”赵刚看着秦天说。

  “犯罪的事?”秦天盯着赵刚。

  “你再好好想想,值二十万,怕警察查出来,犯罪的事情,发生在出租屋里,只有他和小美两个人,与手机无关,与人有关。”赵刚盯着秦天,眼里一种奇怪的眼神。

  “你是说……王凯,强奸了小美?”秦天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不错。对王凯来说,如果小美告他强奸,他一定会坐牢,名誉尽毁。他的下半辈子就毁了。所以,他甘愿被敲诈,而不选择报警。”赵刚说。

  “可是,小美呢?她被强奸了,她为什么不报警?”秦天问。

  “一定是王凯求她,并且给了她承诺补偿。而且,你知道,小美的母亲需要做手术,她很需要这笔钱。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小美张口要了这二十万。”赵刚说。

  “等等,等等,这一切都只是推测而已。你说过,王凯没有钥匙,那他是怎么进到房子里的,还强奸了小美?”秦天问。

  “这个简单,要么,他说谎,他其实有钥匙。要么,他没有钥匙,是小美给他开的门。”赵刚说。

  “那他是有预谋的?特意去找小美?并强奸了她?”秦天问。

  “他敢在那个屋子里做那件事情,说明他知道安妮当时不在家。或者,他知道安妮当晚不回来。毕竟,他们都说过,安妮工作很忙,经常加班。”赵刚说。

  “可是,强奸是犯法的呀,王凯作为一个正常人,不可能不知道,还明知故犯啊。再说,他有女朋友啊!”秦天表示自己实在不相信。

  “有的时候,犯罪,就是因为一时冲动。”赵刚说。

  “他们在那里都住了那么久了,还一时冲动啊!”秦天说。

  “那真说不好,比如,知道安妮不在家,看到小美又那么漂亮,一时心生歹意,也没什么不可能的。”赵刚说。

  “可是,王凯那个样子,看起来是很冷静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秦天说。

  “激情犯罪,往往发生在冲动,理智不清晰的情况下,比如,喝酒,吸毒,或者极度愤怒等等情况下。”

  “我看,其他都不像,喝酒有可能。”秦天说。

  “那去查吧,看看,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赵刚看着秦天说。

  “这要从哪里开始查啊?安妮和王凯我们都找过了,可是,从他们嘴里,也没问出什么东西来。”

  “先去查一下监控。王凯说过,七月一号那天是他的生日,他就是那天去找的安妮,而安妮那天临时加班,是小美陪他在出租屋里过的生日。查查监控,看他有没有说谎。”赵刚说。

  “好,马上去。”

  “赵哥,我查过了,七月一号那天,王凯的确去了安妮的住处。从监控上看,他也确实带了吃的,还有酒,还有蛋糕。他应该没有说谎。”秦天说。

  “他们那个小区有楼层的监控吗?”赵刚问。

  “没有,那是个老房子。只有小区大门口有监控。小区里面都没有。”秦天说。

  “能看到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吗?”赵刚又问。

  “夜里十二点离开的。空着手离开的。”

  “那天,安妮有没有回来?”

  “没有,从王凯进小区,到他出小区,这段时间里,安妮都没有出现过。”

  “小美呢?”

  “小美也没有出现。我还特意查看了前一天的监控,小美自从前一天晚上进了小区,就一直没有出来。到七月一号晚上,王凯进小区,和后来离开小区,小美一直没有出来过。所以,那段时间,她应该是在家里的。”

  “这么看的话,安妮,应该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赵刚说。

  “那么,你觉得,王凯就是在那一天强奸了小美吗?”秦天问。

  “王凯说,是因为那天小美陪他过生日,两个人都喝了酒,所以才发生了关系。但是,从小美敲诈他这件事情来看,我觉得,他就是在那天,强奸了小美。”赵刚说。

  “可是,既然是王凯强奸了她,而她也敲诈到了钱,那,为什么,后来,两个人还要保持那样的关系呢?”秦天问。

  “这个,我也还没有想通。按说,小美拿到了钱,这个事情就算结束了。两个人之间,应该也没有什么瓜葛了。又为什么还会保持那样的关系呢?”赵刚也很纳闷。

  “还有,王凯和小美在一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安妮,就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秦天问。

  “安妮知不知道,还真的不好说。看来,我们有必要,再去找一次安妮。”赵刚说。

  (二)

  “安妮,你今天加班吗?”玲珑伸个头过来,悄悄问安妮。

  “今天不加。都加了几天了,累死了。还好,我今天工作不多,都弄完了。”安妮回答。

  “也是,我看你最近,精神不太好,你这不是加班就是出差的,是个铁人也受不住啊!你啊,还是要注意休息。”

  “嗯,知道。其实,累一点,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很充实吗?”安妮对着玲珑笑了一下。

  “充实什么呀,我都几天没吃你做的饭了。”玲珑说道,“要不然,今天晚上,我们回去做一顿大餐吃,怎么样?”

  “今晚?来得及吗?”安妮问。

  “放心,没问题。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我今天心情好。反正我们今天都不用加班,就回家做饭吧!我现在就在京东上把食材买好,一小时送到小区,我们回去就可以直接做啦!”玲珑说。

  玲珑说着,就拿起手机翻了起来。

  “可是……”安妮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其实,她感觉很累。

  “别可是了,你看你,最近都累瘦了。我买点排骨,买点鱼,你好好补一补。”玲珑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对安妮说。

  安妮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只好说了一句:“好吧!”

  下班时间一到,两人便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今天晚上,我来给你打下手。”两人刚走出公司大门,玲珑就兴奋地拍着安妮的肩膀说。

  “算了,指望你啊,我还不如自己动手。”安妮笑笑地说道。

  “哎呀,知道你嫌我笨,不过嘛,我洗洗菜啥的还是行的。”玲珑说。

  “行,不过,要是做得不好吃,你可别怪我。”安妮说。

  “怎么会呢,你的手艺我还不知道吗?你看我,都吃胖了。主要是,你刚搬来的那一个月,我们吃得太好了,每天大鱼大肉,看,都胖成个球样了。”玲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腰。

  “怎么,你还想那样吃啊?”安妮问。

  “可别,那太补了,我们又不是做月子,还是悠着点,不然,这身材,就快控制不住了。”玲珑笑笑。

  安妮听着,没再说话,只是微微苦笑了一下。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叫道:“安妮!”

  安妮听见了这个声音,是个男人的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她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赵刚和秦天正在向她走过来。

  “你好,安妮,又见面了。”赵刚先和安妮打起了招呼。

  “你好。”安妮回了一句。

  旁边的玲珑问道:“他们是谁啊?”

  安妮转过头看了看玲珑,又看了看赵刚,说:“哦,是两个朋友。”

  “两个帅哥朋友吗?”玲珑轻轻地笑道,“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哦,你好,美女,我叫赵刚。”赵刚又指了指旁边的秦天,“他叫秦天。”

  玲珑看着秦天,笑了笑,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赵刚,说:“你们好,我叫玲珑,是安妮的同事。”

  “你好,玲珑姑娘。”秦天对玲珑笑了笑。

  玲珑顿时心花怒放。

  “你们,找我吗?”安妮的心里,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是的,我们有一些事情……”

  赵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妮打断了。“我们找个地方去聊吧,在这里站着,也不是个事。”

  “好。”

  “去对面的茶吧吧!”安妮指了指他们之前去过的那家茶吧。

  “行。”

  一行人准备向茶吧走去。

  玲珑也打算跟着去。

  “哦,玲珑啊,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们,还有点事情!”安妮看着玲珑,表情有一丝异样。

  “要不,我等你吧,说好了一起回家做晚饭的。”玲珑说。

  “今天,就算了吧,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呢,改天吧!改天我一定做给你吃。”安妮说。

  “那好吧,反正我们住在一起,我随时想吃都可以,也不急在这一天。”玲珑嘟着嘴说,“那我先回去啦!”

  “嗯好,路上小心!”安妮冲玲珑挥了挥手。

  见玲珑走远后,安妮转过头对赵刚和秦天说道:“我们走吧!”

  他们还是和上次一样,要了那张靠近角落处的桌子坐下。

  安妮要了一杯咖啡,赵刚和秦天各自要了一杯茶。

  安妮不再像上次那样紧张了,她已经很从容了。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安妮问。

  赵刚说:“也没啥,就是和你聊聊。对了,刚刚那个叫玲珑的女孩,是你的室友吗?”

  安妮微笑了一下,说:“是啊!几个月前,和她合租的女孩搬走了,我就搬了过来。”

  “上次,我们送你回家的时候,看到你进了小区。你们那个小区很不错啊,是个很有名的高档小区啊!”赵刚说。

  “还可以吧,环境不错。”安妮笑了笑。

  “那里房租一定很高吧,比起你之前住的地方,应该是之前的两三倍吧!”赵刚说。

  “这里的房租是贵了些,不过,这里居住环境更好。最主要的是,离公司比较近,更方便一些。虽然贵,但是我觉得,住得舒适更重要。我们之前那个小区,你也知道的,太破旧了。”

  “也是,花了钱,住得更舒服,也值。”

  “是啊!”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赵刚又问。

  安妮想了想,说:“去年十月十二号。”

  “这么久了,还记得清楚吗?”赵刚问。

  “记得,因为那时,刚放完了国庆七天长假。而且十月十二号,这个数字,也很好记。”安妮肯定地说。

  赵刚又问:“你,和你的男朋友王凯,感情怎么样?”

  安妮有点疑惑地说:“这个问题,事关我的隐私,我可以不回答吗?”

  “没什么,我们只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还希望,你能如实相告。”

  “你们怎么会突然问起王凯呢?他和小美并不熟啊!”安妮想了想,又问,“难道,王凯和小美的死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只是想了解更多真实的情况。毕竟,你们和小美,是曾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赵刚说。

  “好吧,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不过,王凯和小美,真的不熟,他估计,也不会知道更多的情况了。”

  “还是刚才的问题,你和王凯的感情怎么样?”

  “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一直很好?从来没有吵过架吗?”

  “当然偶尔还是会吵架的。哪有不吵架的情侣啊!不过,我们吵架之后,很快又会和好的。而且,王凯对我,也不错。”

  “可是,我听说,你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你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加班,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

  “你们是听谁说的?王凯吗?你们找过他了?”

  “他只是给我们说了事实而已。我们希望,你也给我们说真实的情况。”

  安妮想了一下,说:“其实,我跟王凯的关系,有一段时间的确有点糟糕。但是,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差!”

  “有一段时间?”赵刚低头喝了一口茶,“是指哪一段时间?”

  “就是换了工作之后的几个月,因为才到新公司,很多东西都不熟悉,工作经常做不完。再加上,我们的工作量一般都比较大。所以,那段时间,我经常加班。”

  “经常加班?那你住的那么远,晚上怎么回去?”

  “如果赶得上公交车就坐公交车,有的时候会打车,如果实在太晚,或者加通宵的话,我就不回去了,睡公司的休息间。”

  “所以,你有的时候会夜不归宿?”

  “我觉得,这个词,有点不太恰当。但是,是这个意思。”安妮苦笑着,“谁让我们给别人打工呢,辛苦也只有忍了!”

  “那段时间,你们的关系不好到什么程度了?”赵刚又问,

  “就是经常没有时间约会,有的时候约会也会被工作的事情打断。对此,王凯,是有一些意见的。”

  “你们一般,多久见一次?”

  “这个,不确定。周末一般都是要见的,平时的话,有时我下班下得早,我们也会约。”

  “那王凯,他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不一样的地方?”安妮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我们见过王凯了,他的确对你们的关系,有一些不满。那,他就没有什么表现吗?”

  “表现?对不起,你是指,哪方面?”

  “比如,有没有要求分手啊,或者,他在外面,会不会有其他的女人?对不起,问得很直接。”赵刚说。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安妮说着,很生气的样子。

  “对不起,我只是,想了解真实的情况。”赵刚解释道。

  “他是不可能在外面找其他女人的。这点,我还是很放心的。就算他对我们的关系有不满,他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你,就那么相信他吗?”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问,你就无条件地相信他吗?”

  “我肯定相信他,因为我了解他。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们关系确实很脆弱。可是,我们都在努力地改变,争取能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回到从前那样。”

  “那,你们改变了吗?”

  “改变了啊!我意识到我们的问题之后,我就很注意这方面,很在意他的想法了。我能感觉到,他也在尝试增加对我的关心。现在,我们已经变得比之前好多了。”

  “什么时候?”

  “什么意思,什么什么时候?”

  “你意识到,你们的关系开始缓和,开始变好,是从什么时候?”赵刚说。

  “在我搬家之前,他就改变了。经常对我嘘寒问暖,关心我工作累不累,每天都会问我加不加班,等等之类的。”

  “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我们已经完全好了啊!”安妮笑了笑。

  “那,你就从来没有觉得,王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赵刚又问。

  “不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王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安妮看着赵刚,眼里充满了疑问。

  “没什么,随便问问,就是想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异常,他挺正常的。”安妮说着,语气已经明显不耐烦了。

  她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安妮说着,站起身来。

  “好吧,那以后有事再联系。”赵刚说。

  “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吧!”秦天站起来说道。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回去。”安妮说完,向门口走去。

  看着安妮走出了咖啡馆,秦天对赵刚说道:“看来,安妮是真不知道王凯和小美的事啊!”

  “不一定。”赵刚说。

  “你不相信?”秦天问。

  “有的时候,人是会说谎的。”赵刚说。

  “那,如果他们一直不说真话,那我们怎么办?”秦天问。

  “你还记不记得,王凯说过,他住公司的员工宿舍?”赵刚问。

  “记得。他说过,他还有一个室友,两人同住的。”秦天说。

  “查一查他的室友是谁,去跑一趟。”赵刚说。

  “靠谱吗?”秦天问。

  “有的时候,他们不愿意说的事情,只能从他们旁边的人身上入手了。说不定,会有收获。”赵刚说。

  “好嘞!”秦天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那,刚才那个叫玲珑的女孩,是安妮的同事兼室友,是不是,也要去走一趟?”

  “当然。”赵刚回答。

  忽然,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说:“等等,这一次,我希望跟王凯的室友见面,能选在他们住的地方。”

  “住的地方?你是说,他们的宿舍吗?”秦天问。

  “对,而且,王凯不能在场。你去安排一下,要安排妥当。”赵刚说。

  “好。那,安妮那边呢?”秦天问。

  “也一样,和玲珑的见面地点,选在她和安妮居住的房子里。”赵刚说。

  “嗯。明白了。”秦天答。

  “好,去安排吧。”赵刚说,

  (三)

  “咚咚咚……”

  张兵正在激烈地打着游戏,一阵响亮的敲门声传来。

  “谁啊?”张兵双手敲着键盘,大声对门口喊道。

  “你好,找人,请开一下门好吗?”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找谁啊?”张兵又歪头吼道。

  “找你,张兵。”

  张兵听到是找自己,心里想着,谁呀,这声音,也没听过啊!

  他不耐烦地从椅子上起身,来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你们说,你们找谁?”张兵站在门口,扶着门,对门外的两个男人问道。

  “我们找张兵。你就是张兵吧?”一个男人说。

  “你认识我?”张兵一脸疑惑。

  “不认识。看到过公司里的照片。是你。”门外的男人说道。

  “是我。你们是谁呀?我不认识你们。”

  赵刚从怀里掏出了警*证,亮在张兵的面前。“我们是警察。我叫赵刚,他叫秦天。这是我们的证件。”

  张兵看到赵刚亮出了警*证,一时之间,傻眼了。

  “警察同志,你好。那个,我是守法公民,没犯法啊……你们找我,什么事啊?……”张兵有点心虚,又有点害怕。

  “可以让我们进去说吗?在这门口站着,不太好。”赵刚对着张兵说。

  “哦哦,好好,请进。”说着,张兵把两人让进了屋里,关上了门。

  “警察同志,我,我好像没犯什么事吧?”张兵怯怯地说。

  “你不用害怕。我们找你,是想了解一些关于王凯的情况。”赵刚对张兵说。

  “王凯?”张兵松了一口气,“可是,王凯,他今天不在啊,今天他们有一个精英培训会,他参加培训去了,要晚上才回来啊!”

  “我们知道他参加培训去了,还知道他去哪里参加培训了。不过,我们不找他,我们找你。”

  “找我?”张兵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是的。我们想要向你了解一些王凯平时的情况,你要对我们如实相告,不可隐瞒。”赵刚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威严。

  “好好好,你们想问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张兵连连点头。

  “那,我们坐下说吧!”赵刚说。

  “啊,好。”张兵答应着,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赵刚则坐到了王凯的桌子前。

  “这个,是王凯的桌子吗?”赵刚指了指眼前的桌子和桌子上的东西。

  “是的,你坐的那边,都是王凯的。这边才是我的东西。”张兵指了指自己坐的那边位置。

  赵刚转过头,对秦天使了一个眼色。

  秦天轻轻点了一下头,开始在宿舍里四处转悠起来。

  “你和王凯在一起住了多久了?”赵刚问。

  “啊?”

  “我是说,你们做室友,同住在这间宿舍,多久了?”

  “哦,从上班开始,我们就住在一起。我们是同一批进公司的员工。到现在有两年了。”

  “王凯一直都住在宿舍里吗?”

  “大部分时间在宿舍住,有时候,会去他女朋友那里住。”

  “他女朋友,你认识吗?”

  “认识,叫安妮,我们还在一起吃过一次饭。”

  “他们感情怎么样?”

  “感情啊,这个,我真的不太清楚。”

  “他们的感情,是不是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以前,他俩感情挺好的。后来,安妮换了工作,他们有的时候会吵架,我有时看他打电话,会偶尔听到他们吵架。有一段时间,王凯比较苦恼,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那,现在呢?”

  “这个,警官,这是别人的私生活,我真的不知道。”

  “那好吧。你是不是借了一笔钱给王凯?”

  张兵表现得很诧异:“你们怎么知道我借了钱给他?”

  “我们查过他的账户。去年七月六号,有一笔十万元,是从你的账户转过去的。”赵刚看着张兵,很淡定地说。

  “我的确是借了十万块钱给他。他当时挺急的。”

  “他有没有说,要这笔钱做什么?”

  “他说,他父亲干活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受伤很严重,等着钱做手术,要二十万。他当时钱不够,管我借了十万块。”

  “那,他父亲,后来康复了吗?”

  “后来,我问过他,他说,没有大碍了。哎,遇上这样的事,确实挺难的。那段时间,他心情特别不好。”

  “他这种……心情特别不好的状态,持续了多久?”

  “这个,我是真的记不得了。不过,好像也没有过多久,他好像就和以前一样了。应该是安妮的安慰和陪伴,才让他心情好些了吧!”

  “安妮?”赵刚听到这里,脸上出现了一种异样的表情。

  “是啊,遇到这种事,自己一个人藏在心里,那肯定不好受啊,肯定压力大啊!两个人分担,总比一个人扛,要好吧!”张兵说。

  “你是说,安妮也知道这件事?”

  “是啊!那段时间,王凯每天心不在焉,状态很差。安妮曾给我打过电话,问我王凯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她很担心他。我就只好,把王凯爸爸做手术的事情告诉了她。我想,有安妮为他分担一些,总比他一个人扛着好吧!”

  “安妮给你打电话,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赵刚问。

  “都那么久了,我不记得了。”

  “你借了十万给王凯的事情你也告诉她了吗?”

  “嗯,都说了。”

  “安妮当时,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反正,就是挺担心他的。说怎么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王凯也没有告诉她。”

  “王凯,他知道安妮给你打电话的事吗?”赵刚又问。

  “应该不知道。因为当时,我让安妮不要说。王凯要面子,不想别人知道他找我借钱的事。而且,安妮也让我不要说,她也是怕伤王凯的自尊。”

  “也就是说,你和安妮达成了默契,她给你打电话的事,你们谁都没说。”

  “对。”

  “那,王凯,到现在也不知道咯?”

  “应该不知道。”

  “嗯,好。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告诉王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说。”

  这时,一旁的秦天走了过来。他问张兵:“张兵,你们平时工作,需要用到录音笔吗?”

  “录音笔?不需要。怎么了?”张兵一副疑惑的表情。

  “哦,我看到王凯书桌的抽屉里放了两只录音笔,我就随口问问。”

  “我们又不作会议记录。只有负责会议记录的秘书才会用到录音笔。我们用不上。”

  “哦,这样啊!那你知道,王凯的录音笔是拿来干什么用的吗?”

  “这个,不清楚。我不知道他有录音笔,我没见过。我也没见他用过。”

  “哦,好。谢谢!”

  秦天问完张兵后,对赵刚点了一下头。

  “今天打扰你了。不好意思!那,我们就告辞了。另外,今天的事情,请你保密。”赵刚再次对张兵说。

  “好好,明白。”张兵连连点头。

  (四)

  “刚才,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有什么收获?”赵刚看着秦天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那两只录音笔。”

  “什么内容?”

  “我打开了,是空的。里面的录音已经没有了。”

  “两只都没有了吗?”

  “对,都是空的。”

  “你觉得,录音笔有问题?”

  “我需要再回去查看一下银行外面的监控。”

  “有问题吗?”

  “我感觉,可能和录音笔有关。”

  “好,那走吧!”

  二人从王凯的宿舍出来,便直接回警局调取了之前的监控。

  他们翻出了王凯取钱那天,银行门口的监控。

  “赵哥,你看,这个角落的地方。”秦天指着监控视频对赵刚说。

  在监控视频里的角落处,正是王凯和小美,站在一起。

  “我把这个画面放大,你看一下。”秦天对赵刚说。

  他慢慢地把监控视频放大,看到王凯在把装着钱的公文包交给小美的时候,小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递给王凯。

  “你看,小美给了王凯一个东西,虽然视频里,这个东西被包挡住了,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出来,一个长条形的东西。”秦天说。

  “录音笔?”赵刚说。

  “不错。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一只录音笔。”秦天说。

  “这么看来,小美用来敲诈王凯的东西,就在这只录音笔里。很明显,他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赵刚说。

  “只可惜,我们在王凯那里发现的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已经被清除了。”秦天遗憾地说。

  “可是,你不是说在王凯那里发现的录音笔有两只吗?”赵刚又问。

  “是的。你再看这里。小美拿了钱走了之后,王凯站在那里,他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这也是一只录音笔。”秦天说。

  “是小美给他那一只吗?”赵刚问。

  “不是。你看监控,小美给他的录音笔,他接过来后,放在了上衣的口袋里。而他刚才掏出来的那一只,是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来的。所以,肯定不是同一只。”秦天一边指着监控,一边给赵刚说道。

  “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些呢?”赵刚问。

  “之前,注意力都在钱上面去了。而且,也看不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忽略了。直到,我在王凯那里,发现了那两只录音笔,我才想起来。”

  “照这样看,小美的录音笔里应该是她用来敲诈王凯的内容。而王凯的录音笔,则录下了小美敲诈他的证据。小美拿了钱,已经构成了犯罪了。”赵刚说。

  “可是,王凯已经拿回了录音笔,为什么还要再把他们交易过程的谈话录下来呢?”秦天问。

  “因为,他也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谁知道小美的录音,她有没有备份呢?所以,王凯为了保险起见,把交易过程录下来,以防小美再次敲诈他。”赵刚说。

  “既然有了小美敲诈他的证据,为何不报警?”秦天问。

  “你忘了?他不敢报警,因为他犯罪在先。”赵刚说。

  “这两个人,就这样相互捏着对方的把柄吗?真有意思。”秦天又说,“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保持后来的那种关系呢?就这样一刀了断,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了,岂不是更好?”

  赵刚想了一下,说:“应该是,王凯反悔了。他觉得,这二十万,花得不值。所以,又转过头来威胁小美。既然给了钱,又拿不回来,那不如就此让小美作自己的情人,满足自己的私欲。”

  “你这个想法,也太不可思议了!”秦天说。

  “当然,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证据!”赵刚看着秦天,耸了一下肩。

  “如果,真的是这样,王凯一直强迫小美的话,小美可以选择报警啊!”

  “可是,她已经拿了钱,构成了敲诈的事实。所以,她不敢再报警了。”

  “那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所以,两人都有把柄在对方的手上,又都构成了犯罪,才形成了这种奇怪的关系。”

  “那,小美的录音,究竟有没有备份呢?”

  “这很难说。不过,我想,小美应该不会傻到,把录音直接就交出去。万一有一天,王凯以其他理由告她敲诈,她没有证据,很难说清楚。”

  “所以,你觉得,她应该还是留有备份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去案发现场一躺。”赵刚看着秦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