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七章

第七章

  (一)

  在这件事情过了一个星期之后,一天中午,张兵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你好,哪位?”正在食堂用餐的张兵接起了电话。

  “你好,张兵,我是安妮。王凯的女朋友。我们一起吃过饭的,你还记得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

  “安妮啊,当然记得啊!”张兵知道安妮,但接到安妮的电话他还是有些意外。“你找王凯吗?可是他现在不在。”

  “我知道王凯不在,我刚问过他了,他在外面吃饭去了。我是专门找你的。”电话里的安妮说。

  张兵有些疑惑,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事情,说来有些复杂。”安妮想了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关于他的问题,我想问问你。”

  张兵并不知道安妮想问什么,但是,作为王凯的兄弟,他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是这样的啊,安妮,我呢,你知道的,我和王凯是兄弟。我不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不一定能回答。”张兵有点为难地说。

  安妮明白王凯的意思,她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调查他什么东西,也不是说要你出卖他。在这方面,我还是很相信王凯的。我想问的,不是这方面的事。”安妮特意加了最后一句话,想以此打消张兵的顾虑。

  安妮隐隐地有一种感觉。她觉得张兵好像知道王凯和小美的事情。

  “那你想问什么?”张兵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王凯最近有点怪怪的。你有没有发现,他最近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安妮问道。

  “有什么不一样?没有啊!挺正常的他。”张兵说。

  “有的时候,我看他有点心不在焉的,我很担心他,问他怎么了,他又说没什么。”

  张兵想了一下,“哦,可能他心情不好吧!”

  “我能感觉到他心情不好,”安妮又说,“是他工作上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你们一个公司上班,你知不知道?”

  张兵一听,看来,安妮真的只是担心王凯。“工作上倒是没什么,也许是其他方面吧……”

  张兵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既然工作没问题,那他是怎么了?我真的很担心他,我怕他再这样下去,会生病的。”安妮一副十分担心王凯的语气。

  “安妮,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既然王凯没有告诉你,肯定有他的原因的。”张兵欲言又止。

  张兵的话,引起了安妮的注意。安妮感觉,张兵好像知道什么。但是,究竟是什么呢?

  “张兵,”安妮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告诉我?”

  虽然安妮不知道张兵会不会说,但是,她还是想尝试着问一下。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放心吧,我不会说是你说的,我也不会去问他的。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瞒你的。他之所以不告诉你,应该是怕你担心吧!”张兵说。

  安妮感觉,张兵想说的,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

  “是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他吗?我真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真的想跟他分担一些……”安妮听起来很心疼王凯的样子。

  张兵看来是被安妮的真情所感动了。他想了想,这也没什么不好让安妮知道的。

  张兵说:“其实,是他家里的事情……”

  “家里的事?”安妮听了,愣了一下,和自己想的完全是两码事。

  “能不能告诉我,他家里出什么事了?”

  “这个……”张兵欲言又止。

  “张兵,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想帮他的。”安妮听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是他的爸爸。他爸爸干活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很严重,做了手术,花了二十多万。”张兵想了想,又问,“他是不是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情?”

  “没有。”安妮回答,“我完全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安妮自言自语道。

  “也许,他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吧!”

  安妮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问:“二十万?他没有那么多钱啊!他一定是为这个事情烦恼,是不是?”安妮又问,“他是不是借了很多钱?”

  张兵想了想,说:“是借了一些。我想,他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心情不好的。”

  “嗯,我知道了。”安妮又想起了什么,问,“他是不是也找你借钱了?”

  张兵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想了想,说:“我是借了些给他。不过,你不要告诉他。毕竟,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我不想他认为,我把借给他钱的事情到处去说。你明白吗?”

  “我明白,放心吧,我不会提你一个字的。”安妮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希望,你也不要把我给你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他,我不想让他知道,他这个人,就是爱面子。”

  “好吧,我不说,哎,摊上这摊事,他心里也挺苦的。”张兵哀叹道。

  “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了。放心吧,以后我一定会多关心他一些的。”安妮说。

  “不客气。其实,这样的事情,两个人一起面对,总比一个人独自承担要好。”张兵说。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说完,安妮挂断了电话。

  安妮陷入了沉思,她思考着王凯的话。王凯没有理由对自己说谎。

  安妮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王凯妈妈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阿姨爽朗的笑声,听起来,她的心情好像很不错。

  “喂,阿姨,我是安妮。”

  “安妮啊,我知道是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听王凯说,你换了新工作,挺忙的啊!”电话那头传来播放电视剧的声音。

  “哦,是挺忙的,但是再忙,也得要给你们打电话啊!”安妮说。

  “忙就别惦记我们了,我们挺好的,你们好好工作吧!”阿姨笑着说。

  “叔叔呢?”安妮问。

  “他也挺好啊,我们正在看电视呢!”

  “哦,那个……叔叔的身体……也挺好的吧?”安妮试探着问。

  “好啊,我们都好,你们就别担心了!”说着,电话那头又传来了笑声。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们的身体呢!”安妮想了一下,又问,“最近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出什么事?没有啊,挺好的。”

  “哦,我的意思是,你们在家钱还够用吗?不要省,该吃吃,该喝喝,钱不够花了我给你们打。”安妮说。

  “不用,我们有钱。你们的钱,你们自己存着吧,以后,你们用钱的地方还多呢!”

  “那好吧,那你们要保重身体啊!”

  “嗯,我们都好,放心吧,挂了啊!”说完,那头就挂断了电话。

  安妮看着手里的手机,她的脑袋飞速运转着。

  无数个问题浮现在她的脑海。

  (二)

  今天的天空又飘起了蒙蒙的细雨。

  安妮心不在焉地敲击着键盘,她的心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

  昨天的电话里,张兵说的话,还有王凯妈妈说的话,让安妮心里充满了无数个问题。

  她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望着窗外的细雨发起呆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凯和小美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究竟拿了那二十万做了什么?

  是给了小美吗?

  那王凯这段时间对自己关心的态度呢?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吗?

  只是为了确认我不在家方便他去和小美约会?

  安妮想着,感觉细思极恐。

  小雨把天空压得越来越阴沉。

  安妮望着这阴暗的天空,又想起了那个黑暗的夜晚。

  他们在肆无忌惮地享受欢乐,而自己却在承受锥心的痛苦。

  安妮不禁鼻子一酸,一股热泪夺眶而出。

  她赶紧从桌子上抽出了一张纸巾,轻轻地附在脸上。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给王凯发了一条信息:亲爱的,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今天不用加班!

  过了一会,王凯回了一条信息:好的,你快下车的时候,告诉我,我来站台接你!

  安妮看着信息,苦笑了一下,王凯果然还是装成一副暖男的模样。

  她拿起手机,回了一条:不用了,我自己回来。你在小区楼下等我吧!

  安妮又想起了那个夜晚,和那条充满噩梦的巷子。

  她不想再行走在那条路上。她决定自己打车回去。

  她放下手机,陷入了沉思。

  她在思考是否就这样直接摊牌?

  可是,还有很多东西自己都不知道,这些王凯瞒着自己的事情,他会心甘情愿地告诉我吗?

  安妮想,他一定不会。既然处心积虑隐瞒,又怎么会告诉她呢?

  还有那二十万,她究竟要怎样,才会知道这二十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安妮刚走到小区的门口,就看见了王凯。

  她朝着王凯走过去。

  “怎么不进去啊?”安妮问。

  “你都没回来,我进去能去哪里?”王凯笑了笑。

  “也是啊!”安妮想了想,自己问得有点多余了。

  “要不,”王凯想了一下,说,“你给我配把钥匙吧,这样的话,有的时候我来得早,可以在家里去等你。”

  安妮看了一下王凯,没有说话。

  “你看,这小区外面也没坐的。我一个人在这多无聊啊!我不是想着,有一把钥匙,能方便些吗?”王凯又说。

  “方便什么?”安妮看着王凯,眼神怪怪的。

  “当然是方便我在家里等你啊!”王凯很自然地说。

  安妮心里想着:是吗?是为了方便等我,还是方便你去约会啊?

  她看了看王凯,说:“不是我不给你配,实在是没有这个必要。你看,我们家还住着一个女孩呢。你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个人去家里等我,那多不方便啊!你说是吧?”

  王凯看着安妮的眼神,那眼神充满了一种异样。

  “其实,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王凯想了想,“你说的也对,你不在家,确实不方便。那就别配了!”

  安妮看着王凯,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们去吃什么?”安妮问。

  “去吃烧烤吧,你不是喜欢吃吗?”王凯笑着搂了搂安妮的肩。

  “行,还是那家,走吧!”安妮说着,拿下了王凯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她独自向着烧烤摊的方向走去。

  王凯愣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

  安妮找了一个角落的地方坐下。

  “干嘛坐这啊?这是角落里。换个地方吧?”王凯说。

  “别,就这里。”安妮说,”这周围没人,更有安全感。

  “安全感?”王凯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缺安全感了?”

  安妮看了一眼王凯,没有说话。自己坐了下去。

  他们点了平时自己爱吃的东西,服务员很快就端上了桌。

  安妮看着这些自己平时喜欢吃的东西,却突然没有了胃口。

  “我们喝点酒吧?”安妮说。

  “喝酒?”王凯吃了一惊,“你不是不喜欢喝酒的吗?”

  “不喜欢也不是不喝啊!偶尔喝喝还是可以的。”安妮说。

  “你怎么了?有事啊?”王凯拿了一串五花肉,大口吃进了嘴里。

  “没事啊!就是想喝点酒而已。”安妮说着,叫了几瓶啤酒。

  “来吧,一起喝!”安妮给了王凯一个杯子,给他倒满了。

  “行,那就喝!”王凯端起酒杯,一口就干了。

  安妮也端起酒杯,干了。然后,她给两人的杯子又倒满了酒。

  安妮又喝了一杯酒。她感觉身上的血开始热了起来。

  “王凯,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趁着酒劲,安妮开口问。

  王凯嘴里正吃着烤串,他愣了一下,说:“什么心事?没有啊!”

  王凯说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

  “我看你最近,有的时候,好像在发呆一样!”安妮又说。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

  “有,有的时候,你就像想什么出了神,有几次我叫你,你都没有听见。”安妮说。

  “哦,那,可能是没听到吧!”王凯看了安妮,笑了一下。

  “你最近都瘦了好多?你没有发现吗?”安妮说。

  “可能是最近工作有点累。”王凯解释道。

  “那你,真的没有什么事吗?”安妮又问。

  “你什么意思啊?”王凯突然加重了语气。

  “我,我没什么意思啊!”安妮解释道,“我只是看你有时心不在焉,我担心你啊!”

  “你别想多了,我没事!”王凯不耐烦地说道。

  “那好吧,也许是你工作太辛苦了!”安妮喝了一口酒,“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嗯!”王凯敷衍地应了一句。

  安妮知道,自己再问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

  她知道,王凯什么都不会说。

  安妮又喝了一杯酒。她想了想,对王凯说道:“明天我要出差,你要照顾好自己!”

  “出差?”王凯一脸诧异。

  “是的。以后,出差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安妮说。

  “去几天啊?”王凯很平静地问。

  “这次去两天。以后的不知道。”

  “什么时候走?”王凯问。

  “明天一大早。”安妮说。

  “哦,好吧!”王凯说着,又拿了一串烤串塞在嘴里。

  安妮看着王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她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悲伤。

  “今晚,你就不用去我那儿了吧。我明天一早就要走。”安妮对王凯说。

  “嗯!”王凯想都没想,就应下了。

  突然,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今晚,还是去你那儿吧,明天一起走。”

  “可是,我有点累,想好好休息。”安妮一边说着,一边在猜测王凯的反应。

  “没事,我不会打扰你休息的。明天早上,我送你。”王凯又说。

  安妮不好再拒绝。

  她想着,这样也好。让他安心,自己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第二天早上,安妮拖着行李箱,和王凯一起离开了小区。

  王凯把她送到了站台。她在和王凯告别后,坐上了去车站的公交车。

  公交车行驶了三个站后,安妮下了车。

  她拖着行李,来到对面,坐上了相反方向的前往公司的公交车。

  (三)

  “安妮,你怎么还拖个行李箱啊?”玲珑看到安妮拖了个箱子进来,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哦,给我同学带了些东西,她住附近。下了班我给她送过去。”安妮不好意思地说。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要搬家呢!”

  “哦,不是的。”安妮笑了笑。

  说着,安妮把行李箱塞进了自己的办公桌下。

  她转头看了看窗外,朝阳才刚刚升起。

  她想着,希望自己即将得到的答案也如这朝阳般明亮。

  这一整天,安妮都心不在焉。

  她不断地拿起手机,又放下手机。

  她看着时间,在一分一秒中度过。

  她恐惧,她害怕,她又期待……

  “你有什么事吗?一次次的看时间!”玲珑问道。

  “哦,今天约了朋友。”安妮答道。

  “和男朋友约会啊?看你一天魂都没了。”玲珑取笑道。

  “不是,就一老同学。”安妮说道。

  “男的女的?”玲珑好奇地问。

  “女的。你想哪儿去了?”安妮笑着说。

  “女的?你有没有搞错啊?”

  “怎么了?和女同学约会不可以啊?”

  “今天七夕节,你不约男朋友,居然去约一个女的?”玲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啊?今天七夕节吗?”安妮问道。

  她真的已经忘记了今天是七夕节了。

  “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记了啊?”玲珑笑道,“你男朋友没约你吗?”

  “哦,他最近忙得很,估计也是忘了吧!哎,都不是小年轻了,还过什么节啊!”安妮苦笑着说道。

  “也是,找对了男朋友,天天都是情人节。”玲珑笑着说。

  “所以啊,对我来说,不重要。”安妮说道。

  “行了啊,知道你们两口子感情好,可别在我面前秀了啊!”玲珑说着,端着杯子,去了茶水间。

  安妮拿起手机看了看日历,今天真的是七夕节。

  这么重要的节日,王凯居然只字未提。

  难道,他真的和我一样,也忘了吗?

  安妮不知道。她也不想去猜测。

  她知道,很快,她就能知道答案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煎熬中度过,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

  安妮拿起包,迫不及待走出了办公室。

  “安妮,你的箱子忘了拿!”玲珑对着刚出门口的安妮喊道。

  “哦,今天不拿,明天拿走。”安妮已经远去,只有一个声音传来。

  “和谁约会啊,跑这么快!”玲珑笑着说道。

  安妮到了公司楼下,着急地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忙地坐了上去。

  安妮在自己小区门口的斜对面下了车。

  小区的斜对面大概一百米有一个咖啡店。安妮下车后直接走了进去。

  她径直走到那个靠窗的位子处,坐了下去。然后,朝窗外望了望。

  视野正好,刚好能看到小区的大门口。

  安妮点了一杯咖啡,一份意面。

  她想,不知道要在这里坐多久,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服务员很快将东西端了上来。安妮一边吃着意面,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区门口。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什么异样。

  安妮看了看时间,她告诉自己,现在还早,不要着急。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安妮感觉眼睛开始有些吃力了。还好小区门口的路灯,能让她看清楚那些进出小区的人。

  她揉了揉眼睛。长时间地盯着小区门口,她的眼睛已经很疲惫了。

  揉完眼睛后,安妮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咖啡已经完全凉了。

  她想,也许这样,能让自己精神好些。

  她刚放下杯子,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是王凯发来的短信:

  亲爱的,你那边顺利吗?

  安妮回了一条:很顺利。我马上就可以回酒店了。你在干嘛?

  王凯回:顺利就好。我和同事们在外面吃饭,今晚大家聚餐。

  安妮又回:那好,你少喝点酒,早点回去休息。

  王凯回:嗯,好,你也要早点休息。先不说了,我在吃饭。

  安妮回:嗯,好。

  安妮放下了手机,正在她以为,自己今天可能会没有收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小区门口。

  安妮又揉了揉双眼,她仔细看清楚了,那个人,是王凯。

  她看见王凯把手机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然后走进了小区。

  那一瞬间,安妮的心里,犹如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了一下。

  十五分钟后,安妮走出了咖啡店,进了小区。

  今天,她特意穿了一双轻薄的平底鞋,走起路来,没有一点声响。

  今晚,没有风。

  可安妮的心里,却犹如一阵阵大风刮过,在她的心里,搅起了一阵阵旋涡。

  她轻轻地走上了楼梯,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前。

  安妮的心里很忐忑,她不知道,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场景。

  她向客厅大门的门缝望去,没有光透出来。那说明,客厅里没有开灯。如果开灯的话,会有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她又把耳朵贴在大门上,听了听,没有听到声音。那说明,客厅里也没人。如果有人在客厅里说话的话,门外是可以听得到的。

  她轻轻地把手伸进包里,掏出了钥匙。又轻轻地打开了客厅的门。

  客厅里一片漆黑,没有开灯,也没有人。

  她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照了照放在门边的鞋架子。

  早上王凯穿的那双运动鞋,又出现在了鞋架上。

  这一刻,安妮的心,已经乱了。

  她已经知道,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但是,她还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小美的房间门口。

  她再次把耳朵悄悄贴在了房门上。

  果然,那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再次从小美的房间里传出来……

  这一刻,安妮的心,彻底死了!

  她轻轻地走了出去,又轻轻地关上了门。

  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小区里转悠着。她在思考着——她到底应该怎么做。

  她拿出了手机,点开了王凯的微信,发起了视频通话。

  “滴滴滴”的声音想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有人接听。

  她又给王凯发了一条信息:亲爱的,我已经弄完了,准备休息了。你那里结束没?

  信息发出去了,可是一直没有回信。

  她又发了一条:今天是七夕节,可惜,不能陪你一起过!

  信息发出去了,依旧没有回信。

  安妮不想再继续转悠了,她找了个坐的地方,她想靠在椅子上,想闭上眼睛,想好好思考。

  自己此时,还有什么能做的呢?

  去打开门,捉奸在床吗?

  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分手。

  可是这样,对安妮公平吗?

  想着自己在那个黑色的夜晚所遭遇的耻辱,想着那时,他们正在床上亲亲我我,安妮的心里就涌起一阵阵伤痛。

  如果,就这样分手了,自己太不值了。

  自己所失去的,所痛苦的,难道就该自己默默承受吗?

  安妮想,绝不!

  那要怎么办?

  就这样任由他们欺骗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安妮想,为什么自己要受这样的委屈呢?

  绝不!

  她双手捂着脸,将头往后仰,靠在椅子背面,望向天空。

  天空,是一片寂静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