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六章

第六章

  (一)

  一个星期后,小美意外接到了王凯的电话。

  “怎么是你?……”电话里的小美显得很意外。

  “是我,怎么了?”王凯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心情不错。

  “找我干什么?”小美不耐烦地问道。

  “我想见你。”王凯很干脆地说。

  “见我?”小美有点怀疑。“见我干什么?”

  “我有事情找你……很重要的事。”

  “什么很重要的事?你电话里说吧。”

  “不行,”王凯马上回绝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必须要当面和你说。”

  “到底什么事?”小美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耐烦,“你不说就算了,我挂了。”

  “等等……”王凯连忙制止,“你先别挂。”停了一会他又说,“这件事情是关于你的。很重要。我必须当面告诉你。”

  小美迟疑了,没有说话。

  她在思考着,王凯说的会是什么事。

  “你别想了,也别猜了,见面你就知道了。如果……你不见我,你一定会后悔的。”王凯冷冷地说。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你最好见我一面。”王凯的语气透着一种无言的压力。

  小美想了一下,说:“那好吧,在哪里见面。”

  “今晚,你家。”

  “今晚?我家?”小美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你不怕安妮知道?”

  “放心,安妮出差了,明晚才会回来。”

  王凯说完,便挂了电话。

  小美拿着手机,她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咚咚咚!”一阵不急不躁的敲门声传来。

  小美往门口忘了一眼,问道:“谁啊?”

  “是我。”门外传来那个熟悉又让人恐惧的声音。

  小美想了想,还是打开了房门。

  “你来干什么?”小美看着王凯,没好气地说道。

  “当然是来看你的。”王凯开玩笑似地说。说着,他便自己踏进了房门。

  “不是说我俩再无瓜葛了吗?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小美问道。

  “再无瓜葛?你敲诈了我二十万,想就这么算了?”

  “你什么意思?”小美听到王凯的语气有些不对,她有些害怕地问。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就这么睡一觉就二十万,我太亏了。”王凯的声音听着让人害怕。他自己走进了小美的房间。

  “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小美看着王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只能靠在门背后。

  “当初我那是被你逼的,我没办法。

  “你反悔了?”

  “是反悔了。不过嘛,”王凯停顿了一下又说,“我想了更好的办法,这样对你我都好。”

  “你什么意思?”小美不知道王凯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很简单,我不过是觉得二十万睡一觉太亏了,既然这样,”王凯说着,色眯眯地看着小美说,“那就多睡几次。”

  “你想怎么样?”小美看到王凯狰狞的模样,开始害怕起来。

  “我想你做我的情人,”王凯看着小美,笑着说,“当我需要你的时候,我可以随时来找你。”

  “你做梦……简直是神经病!”小美觉得王凯不可理喻。

  “我是神经病,那也是被你逼的。”王凯说着,一把抓住了小美的肩膀,“你知道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吗?负债累累……我每天一睁开眼就是那二十万,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疯子……你再这样我报警了……”王凯抱着小美,小美死死挣扎着。

  “报警?呵呵……”王凯松开了握着小美的手,坐到了床边上。

  “我还是给你听个东西吧,作为,对你的回礼。”说着,王凯阴笑着。

  他不慌不忙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录音笔,开始播放起来……

  这段录音机这样播放着,空气里安静得要命,小美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这段录音,竟是那天他们在银行门口的对话。

  小美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偷偷地录了音?”小美生气地质问道。

  “别那样说嘛,说来,这招还是跟你学的呢!”王凯一副现学现卖的样子。

  “你录音干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小美已经有段快招架不住了。

  “我只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王凯的平静和此时小美的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时,小美一把冲了过去,试图夺下王凯手里的录音笔。

  王凯一把把小美推到在了床上,说:“你想要啊?……别抢啊,想要就说一声,我还存了好多份呢!”

  “你还留了备份?”小美大声骂着,“你这个疯子!”

  “随你怎么骂,你敲诈我的证据就在这里。钱你已经拿了,已经构成了犯罪。”王凯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威胁我?拿去报警?”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报警。报警对你我来说都没有好处。我是强奸罪,你是敲诈勒索罪,大家都跑不了。”王凯语气很平静地说。

  “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大家相安无事不是挺好吗?”

  “我不甘心啊……二十万啊,这不是一笔小钱。”

  王凯又说:“小美,我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大家威胁来威胁去的,没有意义。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让你偶尔陪陪我而已。对大家都没有什么坏处。总比,大家都去坐牢,要强吧?”

  “所以,你的意思,要么鱼死网破,要么我就这样沦为你的玩具?”

  “小美,怎么能说是我的玩具呢?”王凯站起来,向小美走去。

  他轻轻地把小美拉过来抱在胸前,在小美耳边温柔地说:“你不是我的玩具。你是我的宝贝……”

  “你别这样……你放开我……”小美无力地挣扎着。

  “小美,别挣扎了……你太美了……我是真的喜欢你……”说着,王凯便撩起小美的头发,开始亲吻她的脸颊……

  小美想挣脱,却无能为力……

  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恐惧,王凯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烙在了她的心里。

  (二)

  城市的夜晚静悄悄的,充满了冷漠的气息。人们大多已经躲回了家里,只剩一闪一闪的霓虹灯还在这个夜晚孤独地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安妮抬头看了看外面,路灯装饰过的马路,犹如一条条闪着金鳞的巨蟒,盘踞在城市的中央。

  此时,办公室里其他的人都已经走了。只剩下玲珑和安妮还在加班。

  这时候,安妮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王凯。

  “喂……”安妮接起了手机。

  “喂,亲爱的,今天又加班吗?”王凯问道。

  “是啊,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安妮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敲着键盘。

  “什么时候回来?我来接你吧!”电话那头的王凯说道。

  安妮看了看自己剩下的资料,想要弄完,还早得很呢!

  “算了,今天不用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呢。今天加会班,明天还得继续做,今天回来肯定已经很晚了。”安妮看着电脑前那一大堆资料说。

  “明天还要继续做吗?”王凯想了一下,说,“明天是周末,我想好好和你过个周末,可不想又被你的工作打扰。你知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一个清净的周末了。”王凯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埋怨的样子。

  安妮知道,因为工作的原因,自己的确已经有好久没有好好陪过王凯了。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周末时间,也常常被各种各样的工作问题打乱。

  “我知道,都怪我太忙了……”安妮小心地说着。

  “行,你忙吧,反正在你的眼里,工作永远比我重要。你每个星期有七天,却没有一天时间是属于我的。”王凯在电话那头冷冷地说,“那你忙吧,没什么事我挂了。”

  “等等,别挂!”安妮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样吧……明天,明天我一定好好陪你过个周末,绝对不把工作带回家。”

  “你不是说,你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完,明天还要接着做吗?”王凯问道。

  “我决定,今晚加个通宵,把这些东西赶出来。明天回来,我就在家好好陪你,什么都不做了,怎么样?”安妮对电话里的王凯说道,她心里充满了愧疚。

  “那,你今晚不回来了?”王凯又问。

  “今晚肯定是回不来了……我必须要把这些东西做完。明天,我尽量早点回来,好不好?”安妮安慰着王凯。

  “那好吧,辛苦你了,明天你回来的时候告诉我,我到站台来接你。”王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望。

  “嗯,好。那明天见!”说完,安妮挂断了电话。

  此刻的安妮,心里充满了对王凯的亏欠。她知道,因为自己越来越忙,陪王凯的时间越来越少。

  可是,王凯却没有责怪自己。相反,他最近越发地关心自己了。经常打电话,关心自己什时候下班,什么时候回家。而安妮因为经常要加班,一次次拒绝了王凯的约会。

  这让安妮越来越过意不去,她总觉得,自己辜负了王凯。

  这时,旁边的玲珑好像想起了什么,问安妮:“刚才听你打电话,你还要加多久的班啊?”

  “就这些,搞不好通宵。”安妮看着桌上堆积的资料,“我要抓紧把这些资料做完,明天才能过个清净的周末。”

  “那你今天肯定是弄不完的了!”玲珑说。

  “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今天大楼贴了通知,要检修管道,十点前所有人必须离开大楼。”

  “啊?我怎么不知道?”安妮一脸疑惑。

  “电梯口都贴通知了,你没注意看吧!”玲珑说。

  安妮想了想,可能自己真的没看见。

  她又低头看了下表,离十点只有半个小时了。

  “这马上就快十点了啊!”安妮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是啊,你别做了,准备走了吧。”说着,玲珑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披上了外套。她看着安妮说,“你也快点走吧!一会该关门了。”

  “可是,我刚刚还给我男朋友说明天好好陪他。现在,这工作做不完,怎么办啊?”安妮看起来,一副发愁的样子。

  “哎,带回家做吧!在这加班也是做,回家也能做。大不了,回家里加班呗!我走了,你也快点吧!”说着,玲珑拿上包向门口走去。

  安妮想了想,没办法了,只能带回家做了。她又看了看时间,快到九点了,赶紧收拾起资料来。

  走出公司的大楼,安妮在门口的站台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每天,只有在公交车上,安妮才是松闲下来的。暂时告别了那些让人头晕眼花的资料,此时,安妮可以自在地闭上眼睛养养神。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准备给王凯打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天不加班了。

  安妮正准备将电话拨出去,又犹豫了。她想着,自己今晚到家也是要加班的。而王凯一向不喜欢自己把工作带回家。到时候,他知道了,又不知会怎么想了。反正已经跟他说过今晚不回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只需要今晚把工作做完,明天再好好陪他便是了。

  想到这里,安妮又把电话放回了包里。

  她看着窗外不断闪现而过的车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这段回家的路程足够长,足够她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三)

  不知何时,公交车已经到达了终点站,这是安妮要下车的地方。公交车师傅叫醒了她。安妮已经习惯了每次上车直接睡到终点站,再由公交车师傅把自己叫醒。

  她揉着朦朦胧胧的双眼,走下了公交车。

  从下车的地方到安妮的家,要穿过几个小巷子。已经快到十二点了,此时的路上空无一人。路灯的光显得特别昏暗,连路边的建筑物都看不清楚。

  安妮东张西望着,每晚走在这条回家的巷子里,总让她感觉心里发毛。

  平时不加班的时候,回来不是太晚,她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下了车自己就走回家了。有的时候,实在太晚,她会提前让王凯到车站来接自己。而最近,王凯也很殷勤,也很乐意在晚上到车站来接她。

  这天,没有了王凯来接自己,又是在深夜,安妮感觉后背一阵阵发麻。

  她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跟着自己一样,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再往前走,又好像有人在自己身边。

  安妮越想越害怕,不禁加快了脚步……

  突然,安妮“啊”地大叫了一声……

  一个黑影快速地从她身后袭来,一双大手迅速而有力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大声呼叫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个黑影野蛮而快速地把安妮拖到了巷子旁边一栋待拆废弃的房子里面。

  然后,她听到了这个人用脚把门踢过去关上的声音。

  这个房子里面没有灯,四面黑漆漆的。只有数十米外路灯昏暗的灯光,通过门的缝隙透了一丝进来。

  安妮什么都看不清楚。

  很快,她的嘴巴被缠上了几层胶带,她什么都喊不出来。

  这个黑影把她按倒在了地上。安妮感觉自己躺到了一块木板上。

  一个男人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他在她的耳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疯狂亲吻着她……

  安妮的心里在绝望地求饶,她有无数的话要说,可是,她除了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个野蛮的男人像野兽一样,疯狂地撕扯着安妮身上的衣服……

  安妮闭着眼睛,流下了绝望的眼泪……

  一阵疯狂的发泄之后,黑影扬长而去,迅速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里……

  只留下赤身裸体的安妮,躺在冰冷的木板上,瑟瑟发抖。

  安妮想哭,却怎么都哭不出来了。她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大大的石头。

  虽然此时的屋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安妮能够想象,自己此时的狼狈模样。赤身裸体,蓬头垢面,像一只刚被玩弄过的小猫。

  委屈,愤怒,悲伤,绝望,如此可怜而又无助。

  安妮摸索着捡起地上的衣服,她的手在发抖。她抱着衣服,将头埋进胸前,无声地痛哭。

  安妮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她想了想,应该怎么说。

  周围一片漆黑,自己全程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模样,甚至连他的身高都没看清楚,更谈不上他的长相了。而且,他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如果硬要对那人进行描述,除了知道是个男的,安妮便一无所知了。

  而且,这周围并没有监控。这些都是又破又旧的待拆迁的房子,根本没人注意。这样的巷子,在晚上几乎是无人出入的。所以,在以前下班晚了的时候,安妮才会让王凯来接自己。他们曾经讨论过,如果在这个地方发生了凶杀案,那多半是查不到凶手的。

  安妮思考了一会,将手机收了起来。

  如果报警,很大可能抓不到凶手。没有监控,不知道凶手从哪里出来,又回了哪里去。在这个深夜里,连只野猫都没有,更没有目击证人。而最关键的,作为受害者的安妮,提供不出任何一丁点有效的线索。

  如果被王凯知道了,那他会怎么想?

  他会怜悯我吗?还是会觉得我咎由自取?他曾无数次抱怨过我的工作,也曾无数次告诫过我,不要深夜独自在这些巷子里穿梭。

  如今出了事情,自己要如何向他交代?而他,又是否能接受这个事实?

  对于王凯是否会嫌弃自己,安妮真的很难说。本来她和王凯的关系,表面看起来大家都还在努力维持,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已经走到了冰冷的边缘。

  安妮想着,好不容易,最近大家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些。王凯好像在尝试改变自己对安妮冷漠的态度,开始渐渐关心起安妮来。

  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档事,王凯是否能承受?两人的关系是否又要回到从前那样的冷漠,直至分手?

  这件事情,会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无数的问题在安妮的脑海里盘旋着。她想象着那些场面,想象着自己去警察局狼狈不堪的样子,想象着王凯听到这件事情的表情,想象着以后王凯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他可能都会想起这件事情,他那痛苦和备受煎熬的表情……

  安妮实在无法再想象下去。

  既有可能抓不住凶手,还有可能失去自己最爱的男友,那就等于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声音在安妮的心里响起,它不断地告诉她: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要说。这样,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还是如从前那般一样。

  安妮的心里经过了剧烈的挣扎。她想了好久好久,最终,还是收起了电话。

  安妮起身,伸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她慢慢穿好了衣服,又整理了一下。

  然后,她拖着疲惫而不堪的身子,卖着沉重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

  (四)

  安妮心不在焉,她慢慢地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客厅的大门。

  然后,顺手在门边的鞋架子上拿起了自己平时在家穿的拖鞋,准备换掉自己的运动鞋。

  这个时候,安妮注意到,在鞋架子底部,一双鲜明的男士球鞋安然地躺在那里。

  安妮一眼就认出了那双鞋子。上个月王凯生日那天,自己忘记了他的生日。后来,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和诚意,她给他买了这双限量版球鞋,作为补给他的生日礼物。而这个礼物,花了她半个月的工资。

  看到这双鞋子,安妮心里闪过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她轻轻地把自己的拖鞋又放了回去。又轻轻关上了客厅的大门。

  她轻轻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前。伸手拧了拧门把手,门还是锁着的。她拿起手里的钥匙,轻轻打开了房间的门,里面空空如也。

  此刻,安妮仿佛完全从刚才的悲伤中清醒过来了。

  一个强烈而可怕的想法,充斥着她的脑海。

  她悄悄地来到隔壁小美的房间门前,将耳朵轻轻贴在房间的门上……

  一阵阵男欢女爱的呻吟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那个男人的声音,安妮再熟悉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