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三章

第三章

  (一)

  安妮和往常一样,坐在电脑桌前整理着明天开会要用的资料。办公室的人看起来都忙忙碌碌的。经过了一个周末,周一的工作量往往比平日大些。已经是下午了,安妮还堆了一堆资料没有做完。

  安妮正忙得手忙脚乱的,桌上的手机“呜呜呜”地震动起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一个陌生号码。

  她向旁边的玲珑抱怨道:“谁啊,好烦啊,这个时候打电话进来,忙死了!”说着,她拿起手机,按下了“拒绝”键。

  过了一会,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

  安妮拿起来一看,好像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谁呀?”玲珑问。

  “不知道,一个陌生号码。”

  “去接吧,打了两次了,万一有啥事呢!”玲珑说。

  “那好,我出去接个电话。”安妮悄悄对玲珑说。

  玲珑明白安妮什么意思,就是让她帮忙打打掩护。若是被上司发觉她不在工作岗位,便说她去上厕所了,诸如此类的。因为,为了防止员工偷懒,公司出了最新的规矩,上班时间不能玩手机,不能闲聊,甚至在旁边的咖啡室,都装上了一台监控。现在,大家要接个电话,都只能搞得偷偷摸摸的。

  安妮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她来到了卫生间,找了个最靠里的隔间。

  “喂,你好!”安妮接起了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安妮吗?”对方传来一个听起来很严肃的男声。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叫赵刚,是清河公安局的警察。”

  安妮心里愣怔了一下,“哦,警察同志你好,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发现了一起谋杀案,想请你协助调查。”

  “谋杀?”安妮的声音低沉而又惊讶,听起来好像对警察所说的谋杀案特别诧异,“什么谋杀案?”

  “初步怀疑,是之前和你一起租房子的女孩。”

  “她杀了人?”安妮觉得警察的话不可思议。

  “不是,她有可能是受害者。”

  “你是说——她死了?”

  “还不确定。有很多东西,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和确认,所以想请你协助调查。”

  “哦,真是没想到。”安妮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怜悯,“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全力配合。”

  “好,你现在是在上班吗?”

  “是的。”

  “那方便的话,等你下班之后,我们见一面吧,还请你告诉我你的下班时间,还有你公司的地址。我会准时过来等你。”这个叫赵刚的警察说话很有礼貌,却又透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哦,可以。地点是安靖大厦,我六点下班。”安妮从他强有力的语气之中感觉到,今天的见面是不能推脱了。便如实告诉了他时间和地点。

  安妮还没走出公司楼下的大门,一眼便看到了门外那个穿着棕色棉衣外套的男子,他看起来四十来岁,极为普通的长相里却透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气息,让安妮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他。这大概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所谓‘气质’的东西吧,安妮想,这位一定就是那位赵刚警官了。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比他年轻一些的男子,看起来,两人应该是同事关系。

  安妮走出了公司大门,她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她想,虽然即将和警察打交道让她感觉有一丝莫名的压力,但是,作为一个女性,在男性面前还是多注意点形象比较好。

  就在她抬起头来的时候,这位叫赵刚的警官和那位年轻男子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她冷不丁地吓了一跳。

  “你好,安妮姑娘,我是赵刚。下午跟你约过的。”赵刚一开始便直接开门见山了。

  “哦,我是,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安妮呢?”安妮觉得自己在这下班潮的人流中,显得如此普通而微不足道,这位警察是如何在我一出门就认出我的呢?

  “这个不奇怪,作为警察,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厉害。”安妮不知道怎么说,只是在嘴边小声说出了这两个字。

  安妮看了看赵刚,又看了看他旁边的男子。赵刚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同事,他叫秦天。我们一起负责这个案子。”

  接着,赵刚说:“我们有一些问题想要向你了解。”然后他指着街道斜对面的一间茶吧,说,“我们到那里去坐着谈吧。”看来,他之前已经踩好点了,才会选了这个茶吧。

  “哦,好吧。”安妮没有理由拒绝。

  三人来到茶吧,里面很冷清,客人很少,也许是地理位置的关系,这里处在一个角落的地方,实在不是一个太好的口岸。赵刚挑了茶吧里最靠里面的一张桌子坐下,这是一张靠角落的单独的卡座,非常安静,周围也没有人。然后,他点了三杯素茶。

  第一次被警察问话的安妮,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坐在椅子上,却感觉双手无处安放。在服务员还没有把茶端上来的时候,她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赵刚在把玩着茶桌上的烟灰缸,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只说了一句“嗯”。

  在洗手间的安妮,心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所谓的害怕。可是她不停告诉自己,“警察只是了解情况而已,别害怕。”

  秦天看着赵刚说:“老大,这个女孩好像很害怕你啊。”

  “是吗?我有那么可怕吗?”赵刚笑了笑。

  “可她看起来,像个柔弱女子,估计都是第一次被警察问话呢,看的出来,她很紧张!”

  “是吗?”赵刚不屑地说,“可是有时候,不要太过只关注人的外在形象。有的人,天生的演员,内心比外表强大多了。”

  “是吗?”

  “你做警察这么久了,连这点觉悟还没有吗?”他看着秦天,“不要看到柔弱的女子,就生出本能的怜悯来。”

  “我跟你可不一样,你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年轻姑娘见了你都害怕。不管怎样,还是不要太让人感觉害怕,这样,不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你倒是很有研究嘛!”

  “谈不上,我只是不想让别人一看到我就害怕而已。”

  两人正说着,安妮从卫生间回来了。她看起来好像还是很紧张的样子。

  “你不要紧张,也不要害怕,我们只是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而已,你知道什么就实话实说就好了。”赵刚警官像是在缓解她的这种紧张情绪。

  “嗯,没事,我还好,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我会配合你们的。”

  “嗯,好,那,我们开始吧!”

  “你能先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安妮问。

  赵刚警官不慌不忙地说:“今天下午,我们接到一起报案。报案的人是你之前的房东。你的联系方式就是他给我们的。”

  “哦……”安妮又问,“你说的,那个谋杀案,真的是和我合租的那个女孩吗?”

  “不好意思,有关案情的东西,我们不能向你透露太多。”

  “哦,”安妮似乎若有所思,她自言自语道,“如果真的是她,那太可惜了,她还那么年轻。”安妮的言语间,透出一种凄凉。

  “请问,这个房子你是什么时候租的,又是什么时候搬走的,和你合租的女孩又是怎么回事,请你把这些问题都给我们详细讲讲。”赵刚看着安妮的眼睛说。这让安妮很不自在。

  “是从头到尾吗?”安妮诺诺地问。

  “是的,尽量表述完整和清楚。”

  “完整和清楚……是什么意思?”安妮似乎没有明白警官的意思。

  “就是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事实,说到时间,地点这些东西的时候,尽量准确。”他旁边的那位叫秦天的警察对安妮说。

  “好吧,我尽量。”安妮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她端起茶杯,一口气喝了几大口。

  然后安妮开始讲述:“那套房子是我去年的这个时候租下来的,租了一年,昨天刚到期。因为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所以我就把其中一间又转租了出去,以节约一些房租的开支。可是,在租下这个房子才三个月的时候,我换了一份新的工作。工作地点就是刚才你们看到的我下班出来那栋楼。因为这个地方距我之前租的那套房子实在太远,我上下班很不方便,所以在三个月前,我就搬到了这附近,和一个同事一起合租了。”

  “你是说,你三个月前就已经搬了出来,也就是说,从那以后,都是那个女孩独自一人居住吗?”

  “是的。我搬家的时候跟她说了。至于我搬走后,她是不是独自一人居住,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知道那套房子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我差点都已经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如果不是房东打电话给我的话。”

  “房东是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说了什么?”

  “一个月前给我打过一次,当时他问我还要不要续租。我告诉他不租了,并让他到期后去收房。后来就是前两天,房子到期后,他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去收房了。”

  “后来呢?”

  “我想我说的这些,房东应该都给你们说过了吧。后来,他去收房的时候,发现那个女孩的东西还没有搬走,于是房东就又打电话给我,让我联系那女孩回去搬东西。可是,我没有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于是,我跟房东商量好,让他暂时把她的东西都收起来,如果哪天她回去了的话就让她自己搬走,如果一直到房东的房子又再次租了出去她都还没有回来搬东西的话,我就去帮她把东西取回来。”

  安妮好像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说:“这都是昨天的事了啊!当时我还问他,什么时候退我押金,他说检查了房子没有问题之后,就会把押金退给我。可是,昨天我等了一天他都没有退钱给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的等今天再看,如果今天他还不退钱给我的话,那我就要给他打电话了。”

  接着,安妮又尝试性地问:“我能问一下,她是怎么死的吗?”

  “对不起,关于案情的消息,我们不能给你透露。”

  “好吧,只是你说过,报案的是房东,今天才报的案,可是,昨天他就已经去收房了呀!”安妮觉得很疑惑。

  “你是在怀疑房东吗?”赵刚警官问。

  “不,怎么可能,我丝毫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

  “房东昨天有事耽搁了没有去收房,他是今天才去的。然后,在出租屋发现了尸体。于是,就报了警。”

  “哦,是这样啊!”

  安妮倒是显得比开始的时候放开了很多,她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但是动作已经明显不像之前的那么不自然了。

  赵刚警官又开始了新的问题:“和你合租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她的真名叫什么我不知道,她只告诉我她叫小美。”

  “小美……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我想,这个问题,之前的房东已经给你们说过了,我现在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如果有的话,早就叫她回去搬家了。”安妮好像觉得警察的问题问得有点多余。

  “你把房子转租给她的时候,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吗?”警察好像对此存有疑问。

  “我当时是在租房网上发布的出租信息,她联系我看房也是在网上用的私信,我记得当时我们好像是约定的第二天她来看房。因为那时候每天不止一个人联系我看房,所以具体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她看了房子后,问了价格,当时就定了下来,直接给了我一年的房租,还是现金,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觉得她很干脆。”

  “你们有没有签订租房合同什么的?或者写一个什么协议?”

  “没有,当时我提议过,我说我去打一份租房合同。可是,她说不用了,她说她不讲那些程序,我也觉得她既然都已经付了钱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件事情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你们都没有留一个联系方式吗?”

  “后来有,是我问她要的,我说留一个电话,以后万一有什么事方便联系。她给我报了一个电话号码,我记了下来,可是从来没有打过,因为我没有要给她打电话的事情。直到一个月前,房东打电话问我要不要续租,当时我觉得房子还有一个月要到期了,我应该提醒她一下,免得她忘记了。可是我打了那个她曾经留给我的电话号码,是个空号。”

  “也就是说,你们从来没有打过电话,你唯一的一次给她打电话才发现,那个号码是个空号?”

  “是的。”

  “除此之外,你们也没有其他的联系?”

  “没有。”安妮很干脆地回答。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警察再次确认。

  “是的。”

  “那你还能想到其他能联系到她的方式吗?比如,她有没有什么朋友之类的?”

  “没有。我对她,可以说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她叫小美。”

  “那好吧,我们继续接下来的问题。你知不知道她是哪里人?或者,听她平时说话的口音,有没有可能判断出,她是哪里的人?”

  “不知道。她说的是普通话,没有什么口音。而且,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跟她说的话,加起来总共都不超过十句。”

  “你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还没有十句话?”两位警察都对她的话感到很吃惊。

  “很难以置信,但是的确如此。我们在家里面碰面的时间很少,基本上都是各自独立地生活。”

  “碰面的时间很少?我可以理解为,是因为你们的工作时间是错开的,所以你们才不会有机会碰面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

  “你知道她从事什么职业吗?”

  “我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不过,她一般都是晚出早归。”

  “是‘晚出早归’吗?”赵刚又确认了一下,他想确认她没有说错词。

  “对,是晚出早归,不是早出晚归。她一般都在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出门,然后在早上才回来。”

  “你的意思,她从事的工作,是在夜间做的工作?”

  “我想,大概是的吧!我有几次看见她出门,都化了挺好看的妆,穿得也性感。家里的卫生间,也常被她弄的满是酒味。”

  他们都明白安妮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叫小美的,从事的也许是不太光彩的行业。

  “你有她的照片吗?”赵刚又问。

  “没有。”

  “那你能跟我们描述一下她的样貌吗?”

  “你们不是发现尸体了吗?”安妮用疑惑的眼神望着赵刚。

  “我们只是确认一下。”赵刚看着安妮,好像在说——这只是个很简单的问题。

  安妮把眼神移开了,她似乎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赵刚似乎发现了安妮好像在回避什么。

  “没有,我只是在回想她的样子,毕竟,我跟她碰面的时间很少……而且我也搬走这么久了,脑海里她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安妮说。

  “也是,那就请你好好回忆一下,给我们描述得尽量‘准确’一些。”

  赵刚特意把‘准确’两字说得很重,这给了安妮一种无形的压力。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能说个大概。她总体给人感觉挺漂亮的,身材也很好,长长的头发,烫的大波浪,很有女人味。脸型也是瓜子脸,眼睛挺大,和一般的美女差不多。”

  “你见到她的时候,她一般都什么穿着打扮?”

  “我几乎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是化了妆的,因为一般都是她准备出门的时候,穿着也挺性感,裙子,高跟鞋之类的。”

  “嗯,好。”赵刚想了一下,又接着问,“你以前,是一个人住那里吗?我的意思是,有没有男朋友同住之类的?”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

  安妮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迟疑了一下,说:“我有一个男朋友。但是他住在公司的宿舍,很少到我那里去。”

  “你们的房子有几把钥匙?”

  “房东一把,我一把,后来我又给小美配了一把。”

  “你的男朋友呢,他有没有钥匙?”

  “没有,如果他要去我那里的话,我们都会提前约好。”

  说完,安妮低下头,看了看手表,然后端起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

  “你在看表,你赶时间吗?”赵刚警官问。

  “哦,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今天是周一嘛,我们周一的工作一般都比较多,我白天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做完,晚上回去还得加个班。”安妮嘴上这么说着,可是谁都能听得出来她话里的意思。

  赵刚也低头看了看手表,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他看了看窗外,天空黑漆漆的,街道虽被霓虹灯映照得亮堂堂的,却没有什么行人,显得冷冷清清的。

  他对安妮说:“没想到时间这么晚了,实在不好意思,我请你吃个便饭吧!”

  安妮从未想过警察会请自己吃饭,她很委婉地拒绝了:“不了,我回去随便吃点就好了。我晚上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和你们一起吃饭,我也不自在。”安妮看着他们,不好意思地说。

  “那好吧,那就不吃饭了,你住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吧!”赵刚想着,不管怎么说,一个女孩子晚上单独回家还是有点不安全。

  “不用了,我家很近,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安妮没想到他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赶紧拒绝了。

  “没关系,既然很近,那送送你也没事,你一个女孩子,我们不放心。这个,你没必要拒绝吧。”说着,赵刚已经起身,他决定送这个姑娘回去。

  安妮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再来拒绝他们,只好由他们把她送到了小区门口。

  他们看着安妮刷卡进了小区。赵刚记住了这个小区的名字。这可是这附近有名的高档小区。

  (二)

  “王凯,你干嘛……动作快点……往前冲啊……”张兵正坐在电脑前,激动地敲击着键盘。

  “不行,我马上要被困住了,……遭了……装备,装备啊!……我被困了,快来救我……”王凯大叫着,他不停地胡乱敲击着键盘,大声喊叫着。

  “你太菜了……等一会……我马上回来救你……”张兵冲他喊道。

  “不行……对方太强大了……我操……又死了……”王凯生气地用力锤了一下键盘。

  “妈的,这盘我们又输了……”张兵抱怨道,“你刚才太弱了……”

  与此同时,王凯放在电脑旁的手机正一遍一遍不断播放着来电铃声。

  “快接吧,吵死了,打游戏都不能静心。”张兵见王凯的手机一直在响,而王凯一直没有要接的意思。

  这是公司分配给他们的员工宿舍。套间,一人一间房。张兵是王凯的同事,也是室友,还是哥们。

  王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就挂断了,说:“又是那个女人打来的。”

  手机上面显示的名字,是“安妮”。

  王凯最近对安妮的来电是越来越敷衍了,想接的时候就接,不想接的时候就不接。

  “怎么了,又不想接她的电话啊?”张兵调侃道。

  “最近越来越觉得她很烦,总之……就是不想接她的电话。”王凯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了。

  “你就知足吧,这年头,女朋友不好找了。”对王凯和安妮的关系,张兵了解的并不多。对安妮,张兵也只见过一次。是在安妮换了新工作后,三个人在一起吃了顿饭,算是庆祝安妮找到了一个好工作。

  张兵和王凯算是好兄弟了。两人除了上班,一般时候都会窝在宿舍里打游戏。张兵没有女朋友,自然谈不上经常出去约会了。而自从安妮换了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或者加班,王凯与她见面的时间也就少了。如今安妮又搬了新的住处,与他们也彻底相隔远了,安妮和王凯约会的次数更是越来越少。倒是张兵和王凯,在一起打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要不要再来一把?”张兵又重新坐到了电脑桌前。

  “来啊,为什么不来!”王凯一屁股往椅子上一坐,也准备再来一把。

  这时,王凯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还是安妮打来的。

  “算了,今天不打了,你接电话吧!我肚子饿了,下楼吃点宵夜,等会给你带点回来。”说完,张兵穿上了外套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公寓的门。

  王凯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你知道这是我打的第几个电话吗?”手机那头传来安妮很平静的声音。她似乎并不生气。或者说,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哦,刚才在忙事情,做一个文件,明天公司要用。”王凯的语气也很平静。也许,这样的对话,在他们之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那你可还真忙啊!”安妮带着讽刺的口吻。

  “彼此,只是也没你那么忙。”王凯也不甘示弱。

  安妮知道王凯在说什么。自从换了这个新工作,她的确对王凯的关心少了很多。很多时候下班回家实在太累了,对王凯约会的要求她总是一次次拒绝。有时,即使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她依然会以工作太累为由拒绝王凯的亲热。王凯曾无数次抱怨,说在她这里得不到男人应有的尊严。

  王凯冷冷地问:“找我什么事?”

  “我们之间没有事就不能打打电话了吗?”

  “不是啊,只是,大家都比较忙嘛!”

  “我知道你在说我。”安妮停顿了一下,她不知道下面的话要不要继续说。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王凯其实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要是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今天警察找我了,告诉我小美死了。”安妮说。

  王凯愣了一下,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他问:“哪个小美。”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安妮的语气理智得让人害怕。

  “为什么要和我说。”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

  沉默了一秒,安妮接着说:“今天警察来找我的时候,问了我一些我们以前租房子的事情和小美的事情,我都照实回答了。只是……”说到这里,安妮停顿了。

  “只是什么?”王凯想知道安妮没有说出来的话。

  “只是,警察最后问了我一个问题,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们有没有一起住。”

  “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有男朋友,但是他很少到我那里来。”安妮又想了一下,说,“我觉得他们应该会来找你问话,所以,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一声比较好。”

  “好的,我知道了。”王凯回答。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王凯又问。

  “没有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见你。”安妮说的是真心话,只是这个语气太平淡了,平淡到没有一丝温暖,让人不禁要去怀疑她说这句话的真实性。

  “你不应该问我什么时候有空,你应该问你什么时候有空。”王凯不知道是对此太不屑一顾,还是说他明白了安妮的心意却要故意这样说。总之,这句话让安妮听了不太舒服。

  “明天晚上吧,你来公司接我,我们去吃你爱吃的烤鱼。”安妮说。

  “吃什么你定吧,我随便。你定好了通知我地方,我直接去。我就不来接你了,我们在吃饭的地方汇合吧。”

  “好吧,明天再说。”说完,安妮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凯对自己又变成了这幅冷冰冰的模样。这让安妮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又想起了几个月前那个漆黑的夜晚,那犹如噩梦一般的经历时时在深夜的时候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在每一个黑夜里,备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