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二章

第二章

  一)

  两个月后的一天,正值周末,又是冬日里难得的大暖阳。安妮和玲珑都在家,享受起了舒服的周末日子。

  安妮看起来心情很好。大冬日的早晨,又是周末,本该是女孩子赖在被窝里的大好日子。她却早早地起了床,做了一顿丰富又营养的早餐。

  她煮了一锅小米粥,又煎了两个荷包蛋,然后用面包机烤了面包,又用咖啡机做了两杯现磨咖啡。甚至还准备了一小盘泡菜。

  然后,她敲了敲玲珑的房门,喊道:“懒猪,起来吃早餐啦!营养丰富又美味!”

  其实,玲珑早被她在厨房的响声弄醒了,只是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安妮做一顿早饭着实花了一些时间,厨房那些叮叮咚咚的响声听着竟像催眠曲一样,被吵醒的玲珑竟然又睡了一觉。

  听到安妮敲自己房门的声音,玲珑才又醒了来,她知道安妮一定是已经把早餐做好了。听到安妮叫自己,玲珑回答:“好了。马上起来啦!”

  玲珑看着餐桌上放着的这一堆丰盛的食物,对安妮说:“自从你来了以后,我感觉我的生活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那是,你厨房那么多料理设备,你都不用,真是太浪费了。”安妮有种搬来晚了的口气。

  “机器有什么浪费的!又不是食材。机器放在那里,又不会烂掉。”

  “怎么不会烂掉呢,机器也会放坏啊,也会生锈啊,等到不能用了,你就会叹息‘早知道,我就多用几次了’,所以啊,我准备把你家的这些好东西统统都给你利用起来。”

  “那我求之不得,我只要享受你的成果就行了。”

  “应该在它们有限的生命里,把它们的价值发挥到最大。就像我们人,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享受活着的每一天。”

  “人一辈子那么漫长,你就好好去享受每一天吧!”

  “再漫长能有多长啊,”安妮喝了一口手边的咖啡,说,“还不是过一天少一天啊!”

  “那,你就尽情的发挥,我希望每一天都能享受你辛勤劳动换来的高品质生活!”玲珑讨好似的对安妮说。

  “我做这些可不是为了取悦你啊!”安妮开玩笑地说。

  “是是,知道,你啊是为了取悦你自己,我呢,只不过是顺带沾了你的光而已嘛。”玲珑转身拿起一片面包塞嘴里,“不过啊,我一点都不介意。”她又咬了一口面包,“嗯,真香。”

  两人用过了早餐,已经接近晌午了。太阳已经完全照进了她们的大阳台,虽是大冬日,阳台的角落依然有一盆月季开的火红火红的。

  “今天的阳光真好啊。”安妮站在阳台上伸了一个懒腰。刚刚吃饱喝足了,此时,能再在这里晒晒太阳,那才是人生幸事。

  “知道你要干嘛。今天的躺椅让给你,不和你争,让你晒个够。”玲珑指的是阳台那张舒服的单人躺椅。她最喜欢的就是在阳光暖和的时候,躺在上面享受阳光,闭目养神。

  “你不去晒晒?”

  “不去,我要看电视。”说着,玲珑打开了电视机,今天有一档她喜欢的综艺节目。

  安妮则去到了阳台,她满足地往躺椅上一躺,很快,便舒服地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妮隐隐约约听到玲珑在叫自己。

  “喂,安妮,醒醒……你的电话……”玲珑在安妮身边喊叫着。

  安妮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一副朦胧的眼神,说:“嗯?怎么了?”

  “你的电话在震动,我给你拿过来了。”

  安妮看到玲珑站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她的手机,手机还在发出“呜呜呜”的震动声。安妮想起自己手机还是昨晚开的震动。一定是她睡着了,没听见震动,所以玲珑给她拿了过来。

  “哦,谁呀?”说着,安妮伸出了一只手,准备从玲珑手里接过手机。

  “显示的是房东。”玲珑把手机递过去。

  安妮愣了一下,她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从玲珑手里接过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安妮接听着手机。她有意无意地抬头看了一眼玲珑,玲珑正在摆弄角落里的那盆月季,她把花架子上层的一盆多肉取了下去,把这盆月季放了上去,又不断调整着月季的朝向,让新开出来的花朵朝向了太阳。

  打电话来的是安妮之前的房东。安妮之前租的房子还没有到期,眼下,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房东打电话来,是问她是否需要续租。

  “不了,等下个月时间到了,你直接过来收房吧。”安妮对着电话里讲道。她又看了一眼玲珑,玲珑又把另一盆花搬到了花架子的上层。安妮又对着电话里补充了一句,“那个,我的押金到时候会退给我吗?”

  安妮又对着电话嗯了几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玲珑已经把花架子上的多肉都撤了下来。

  “你是准备把这些花花草草都摆弄一下吗?”安妮问道。

  “是啊,我看今天天气挺好,我准备把这些角落里的花花草草都搬到花架子上去,让它们也晒晒太阳。”玲珑一边说一边忙碌着。

  阳台边有一个几层的花架子,这是最能晒到太阳的地方。以前玲珑总是把多肉放在上面,说的是多肉要多晒太阳,这样才能养出好看的颜色。而阳台角落里的花花草草则被冷落了,有些都开始焉了。

  “也是,你也该管管你脚下的那些花了。不然,你的多肉是漂亮了,这些花都得死了。”安妮说着站了起来,准备去帮忙。

  “是啊,还好你时不时地会买一些新花回来,我们这个阳台才能一直生机勃勃。今天让它们换换位置,把它们都搬到花架子上来晒晒。”玲珑说着,又搬起了地上的一盆。

  “刚才打电话的,是你以前的房东?”玲珑和安妮闲聊着。

  “嗯,对。”安妮想着,既然她都看到名字了,这也不是什么好隐瞒的事情。

  “你那边的房子,还没有退掉吗?”玲珑想着,安妮都已经搬过来住了两个月了,她以为她以前的房子早就退了。

  “嗯,还没,没到期呢,当时签的是一年的合同,还有一个月才到期。”安妮说。

  “那你搬过来的时候,没有给房东说要提前退房吗?”

  “说了,可是房东不同意,他说要到期了才能退。因为我已经付过了一年的房租,房东不肯退钱。”

  “你没有说你已经不在那里住了吗?”

  “我说过我不打算在那里住了,可是他说要提前退房也可以,但是只退押金,不退房租。我想了想,不划算,也就没再给他提退房的事了。”

  “这个房东也真是的,一点都不近人情啊!”玲珑对安妮之前的房东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

  “哎,都那样,一切向钱看。已经交了的钱,人家肯定不愿意退给你嘛。”安妮说。

  “那你多不划算啊,等于一直交着两份房租啊!”玲珑不禁为安妮抱不平,“你可以把那边的房子转租出去啊?”

  “我当时也想过,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没几个月了,短租的话也不好租,而且也麻烦,懒得去费神费力。另一间房不是还住着一个女孩嘛,就当她在那里看家了,反正我跟她说过,时间到了,她也就搬出去了。”安妮端着手里的一盆花,问玲珑,“这盆放哪啊?”

  “嗯,这个,放第二层吧!”玲珑叹息着说,“哎,你遇上这样的房东,也算是倒霉。”

  “没办法,反正只有一个月了,到时候,能把押金拿回来就行了。”安妮一副自认倒霉的语气。

  “那必须的啊,房租不退也就算了,房子到期了,押金总归是要退的吧!”玲珑好像在安慰安妮一样。

  “妈呀,这盆大的好重,快来帮我抬一下,我搬不动。”玲珑大声喊着安妮。

  安妮正在整理着从花架子上拿下来的多肉。听到玲珑的喊声,她赶忙回头一看,玲珑正蹲在阳台最角落那个最大的花盆面前。她双手环抱着大大的花盆,正准备把它搬起来。可是,它实在是太重了,玲珑一个人搬不动。

  “别动……快松手……”安妮看到玲珑现在的样子,赶忙冲过来拉开了她。

  “怎么了?”玲珑说,“我正准备把它搬起来呢!”

  “这盆别动。”安妮又对玲珑说,“我说过,这是我最喜欢的,除了我,谁也不能碰它。”

  这是一盆玉坠,属于多肉的一种。玉坠已经爆盆了,一颗颗绿色的小珠子结成串连在了一起,特别漂亮。它们长得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把偌大的花盆口围得水泄不通。只是这个花盆看起来实在是太大了,又是特别重的那种材质,看起来显得很笨重。

  玲珑看到安妮的样子,她觉得安妮可能生气了,因为安妮曾经对她说过,那是她最喜欢的多肉,没有她的允许,绝对不能碰。

  玲珑尝试向安妮解释:“我没想碰。我知道你说过不能碰。这不是看你也在这里嘛,我就想着给它搬起来晒晒太阳,没有别的意思。”

  安妮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可能有些过度了吓坏了玲珑。她回头对玲珑笑了笑,说:“没关系,我没生气,因为它比较重,我怕搬的时候不小心摔坏了,所以才说不要碰它。毕竟,这个东西是很脆弱的,稍微一碰,上面的小珠子就掉了,就不好看了。那样我会很心疼的。不用刻意把它搬起来,其实它在那里也是能晒到太阳的。”

  “我知道了,都怪我,你没有生气就好,以后我再也不会碰它了。我理解你呵护它的心情,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玲珑想着,只要安妮没有生气就行。

  “没事,只是小事而已,以后这盆你不用打理,我自己会照顾好它的。”安妮笑着对玲珑说。

  “以前我也没有碰过它的。我真的只是刚才碰了一下,也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才敢去动的。”玲珑还想再多解释一些。

  “没事,别介意。我知道。我又没有怪你。”安妮开始安慰起玲珑来。

  安妮望了一眼那一盆满眼的绿色,它们的颜色好像比之前更加翠绿了。

  (二)

  又过了一个月后,安妮再次接到了房东的电话。这一次,房东问她,是否可以去收房了。

  “你去吧,”安妮说,然后她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别忘了把押金退给我。”

  “放心,我先去收房,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会退给你押金的。”

  安妮应了一声“好”,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她进了房间。她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化好了一个淡妆,换上了一件漂亮的外套。

  “你要出去吗?”玲珑问。

  “是啊,出去买点东西,”安妮一边穿鞋一边说,“这段时间我总是出差,好久没有出去采购了,家里都快断粮了。”

  “谁让你要做大好人呢!隔三差五的出差,这样又苦又累的差事,大家都不愿意去,你倒好,每次都主动申请去,你看看现在,一有出差就找你,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了。”

  “哎,没事,谁让我是新员工呢,没办法,只有多做些这样的苦差事,看看能不能博得上司和同事们的好感。”安妮一脸无奈地说。

  “同事们倒是挺感激你的。苦活累活都让你干了。”

  “我倒是无所谓,这样的生活才充实呢!”安妮不以为然地说。

  “还无所谓呢,再这样下去,男朋友都被你耍掉了,你还是上点心吧!”玲珑倒是为安妮的生活担心起来。

  “没事,他不用我操心,我们好着呢!”安妮说着,拿起钥匙放进包里,对玲珑说,“我走了!”

  “真是辛苦你了,又要忙工作,还要顾及我们这个家里有没有断粮。”玲珑坏坏地笑了一下,“那我就等着你采购回来,给我做大餐咯!”

  “好嘞,等着吧!”安妮说着,踏出了门。

  安妮没有直接奔向采购的超市,而是来到了超市旁边的一个小广场。

  按说,今天是周六,广场上应该有很多人才对。可是,也许是由于天气的原因,广场上并没有多少人。平日里,若是天气好,就算不是周末,广场旁边的露天茶馆也是人山人海的,人们都喜欢在这里喝茶,晒太阳。广场上有一个喂鸽子的地方,天气好的时候,也会有很多小朋友在这里玩,广场上会充满嬉笑打闹的欢歌笑语。可是,今天虽是周末,却天公不作美。天空阴沉沉的,还有一股股刺骨的寒风时不时吹来,吹在脸上让人感觉到疼。这样的天气,大人小孩都不愿意外出,毕竟,呆在温暖的家里,实在比呆在这空旷的广场吹冷风要舒服多了。广场上的椅子上没有一个人,显得空旷又冷清。

  安妮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这里有一颗大树,大树下有一排木质座椅。座椅上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明显的灰尘,看来,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坐过了。她从包里掏出纸巾,仔细擦干净了上面的灰尘,坐了下去。

  安妮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没有消息,也没有未接电话。她把手机又放了回去。但她又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把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

  这样的天气实在太糟糕,寒风一阵阵的,难怪人们不愿在这样的天气出门。很快,安妮觉得冷风都已经钻进了她的裤腿,她抬起一只腿,翘起了二郎腿,好像这样,她能觉得不那么冷。她手心握着手机,把手揣进了羽绒服的口袋里。虽然寒冷让她有点咬牙,但是,她却强迫自己要呆在这样的环境中,这样,她会更冷静,更清醒。

  没过一会,手里的手机响了。安妮从衣服口袋里把手拿出来,看了看手上的手机,打电话来的是之前的房东。

  她不慌不忙地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抱怨的声音:“喂,小妹,我是房东啊!我今天过来收房了,可是,有一间房间里好像还有人住着啊!”

  “是吗?不会吧,她应该已经搬走了啊!”安妮用很诧异的语气说道,她又问,“房间里面有人吗?”

  “没有人。房门是开着的,可是房间里面没有人,家里也没人,但是东西什么的都在。好像住在这里的人没有搬走啊。”房东的语气听起来很疑惑,“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的房子不是租给你的吗?”

  “是租给我的没错,那间房是我转租给另一个女孩的。我已经搬走了,我搬走之前跟她说过房子到期的时间,我说在到期之前她必须要搬出去,她答应过我的。可是,她现在还没有搬吗?”

  “看这样子,她肯定还没有搬啊!你赶紧让她来把东西搬走吧,房子昨天就到期了,我要赶紧收房,收拾好了之后我还要继续出租的啊!”房东似乎开始了不耐烦。

  “可是,我也联系不上她啊,”安妮也很无奈地说,“她以前只给过我一个电话号码,我打过,是一个空号。”

  “你们住在一起,你不知道她在哪里吗?为啥她还没搬走?”

  “我真的不知道。我跟她也不熟。而且我三个月之前就搬出来了。之后,都是她一个人在那里住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三个月之前就搬走了?”房东很生气,“你搬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的房子可是租给你的!”

  “你难道忘了吗?”安妮好像也很生气的样子,“我当时跟你说过的,我说要提前退房,可是你不肯退钱啊。你不退我钱,我就没有钱退给她,那人家自然要继续在那里住下去的啊。”

  “那时你的房子没到期,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我不退钱也是理所应当的。难道,我按照合同办事,还有错了?”房东的语气听起来咄咄逼人。

  “我没说你按合同办有错……算了,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了,”安妮听起来也很烦躁。

  “那现在怎么办,你们总不能一直占着我的房子吧!”

  “不是我们,我已经搬走了。”安妮语气很强势。

  “那我不管,我的房子是租给你的,我只认你。”房东看来是认死理了。

  “我也找不到她啊!”安妮很肯定地说,她又想了想,“要不然,你把她的东西收拾好,然后暂时堆在客厅的角落吧。我之前是给她说过退房时间的,她不退房,那也不能怪我啊。如果她回来了,看到东西被收起来了,她也应该知道怎么回事。”

  “你们这样办事,真的是很麻烦。”房东又说,“要不然这样吧,我再等一天,明天我再来收房。你想办法联系一下她,让她尽快把东西搬走。如果明天她还没有搬的话,那就照你说的,我只有给她收起来了。我这样做,算可以的了吧!”房东表现得好像他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一样。

  “那好吧,我尽量。”安妮说完,挂了电话。孤独的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三)

  正在客厅看电视的玲珑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她想,会是谁呢?

  她没有回应,而是来到房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去。作为女孩子,玲珑的安全意识还是可以的。透过猫眼,她看到安妮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站着门外气喘吁吁。

  她打开了门,接过了安妮手中的大袋子,确实很沉。

  “怎么不用钥匙啊?我还以为是谁呢!”玲珑说。

  “你看我这大包小包的,我还能腾出手来掏钥匙吗?”安妮赶紧把手里重重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

  “也是,不过,你敲门的时候说句话嘛,只敲门,不说话,你想吓人啊?”

  “就这样就把你吓着了啊?”安妮看着玲珑,好像刚才她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我可没你胆子大。”玲珑也把从安妮手里接过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接着说,“再说了,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可怕的。”

  安妮盯着玲珑,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她,说:“那,做了亏心事的人,就一定会怕了?”

  “那可说不好。不过,敢做亏心事的人,胆子应该都不小吧。既然敢做,那自然也就不怕。”玲珑一边说着,一边把购物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整理好。

  “你说的也对!”安妮迟疑了一下。她帮着玲珑把购物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分类整理好。

  那天晚上,安妮照旧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按她的话说,要充分利用厨房里的现有资源,要好好享受每一天的美好生活。

  第二天是周日。天气越来越冷,每天早上让人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冬天的人们越发地赖床了。安妮知道玲珑也一样,何况是周末,不睡到中午,她是不会起来的。

  不过,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做好了早餐后去敲玲珑的门,叫她起来吃早餐。

  玲珑似乎仍然是从被窝里发出来的声音,说:“我不起来,我不吃了,你不用管我。”

  安妮意料之中的。以前,她早上做好了早餐,玲珑还会起床吃一点。自从天气越来越冷,玲珑越来越不愿意起来了。这几周的周末,她都没有再起来吃过早饭。可是安妮,还是照旧每次都会去叫她。虽然她知道,结果都一样。

  安妮自行吃过了早饭。玲珑还没起床,安妮又来到她的房门前,问她:“你要不要起来,我们出去逛一逛。”

  安妮知道玲珑会怎么回答。果然,听起来同样是被窝里的声音:“我不去,你去吧!”

  安妮说:“那好吧,我自己去啦。”

  “嗯。”玲珑回答了一声,便又没有声音了。

  安妮同样化了一个淡妆。她出门前照了照镜子,镜子中自己的脸蛋看起来就像一件精致的作品。安妮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似乎对这件作品很满意。

  她又来到了昨天同样的地方,在同样的长凳上坐下了。今天的天气虽说没有热烈的太阳,但天空还算明朗,也没有如昨天一般刺骨的寒风,偶尔,还会有一点微弱的阳光。

  安妮靠在长椅上,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安妮睡的很沉,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昨晚,她辗转反侧,整晚难以入眠。而刚才,她则很快就入睡了,而且这一觉,睡的特别平静。安妮感觉睡梦中的自己飘了起来,飘在了高高的天上。她的身体很轻,身上没有一丝负担,她正安然地俯视着这个世界,就像在巨大的落地窗玻璃前俯瞰着这个城市一样。

  安妮正沉浸在这最美好最放松的梦境中,她却陡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梦醒了,她感觉心头就像有一大块大大的石头,让她从高高的天上猛然坠地。

  是房东打来的电话,她接起了手机:“喂……”

  “你还没有联系上她吗?东西还没有搬走呢!”房东大声地说着。

  “没有,我找不到她。”安妮很平静地说。

  “那怎么办,照你昨天说的,把东西给她收好,放在客厅?”房东好像已经决定了要这么做。

  “就这么做吧。”安妮平静地说。

  “如果到时候别人回来,再说什么东西掉了之类的,那我可是不负责的啊!我只认你,不认别人。”房东把话先说在了前头,他是怕惹什么麻烦。

  “好,是我让你这么做的。”安妮说,“我也是不得以,我告诉过她房子到期的时间,她也答应了我在这之前搬出去,所以,这怪不得我们的。”

  “行,可是,那东西也不可能一直放在这里啊,我把这房子打扫出来后,还要准备继续租出去的。”

  安妮明白他的意思,说:“这样吧,放到你把房子再租出去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回来取的话,那,我就来帮她取走吧。”

  “那你不能现在来取走吗?”房东倒是显得很急切。

  “现在不行,万一人家回来了呢,回来了发现东西不见了,那可不好。如果她回来了,就让她自己拿走,如果她一直不回来,我再来取吧。”安妮说得好像也很有道理。

  “可是……”房东还想再说什么,被安妮打断了。

  “不要可是了,我说了,房子如果你租出去了,我就帮她把东西取走。在这之前,放在那里,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你就当与人行个方便吧!”

  安妮都这样说了,房东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对了,”安妮好像想起了什么事,“那个,押金,你看?”

  “放心吧,我检查一下房子,没有问题的话,明天我就退给你。”

  安妮挂断了电话。她的内心似乎忐忑不安。她想好好再睡一觉,最好能像之前那样——再做个美梦。可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看起来心神不宁,独自在这条长椅上坐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