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小美之死 > 第一章

第一章

  (一)

  十月的午后,阳光暖暖的,光线照进办公室偌大的玻璃窗户,轻轻落在大家疲倦的脸庞上,让人觉得舒服而又慵懒。比起炎炎夏日那让人燥热的毒辣的太阳,此时的阳光就像经过一曲酣畅淋漓的舞蹈后安静下来的少女,多了一分温柔,少了一分热烈,那种感觉刚刚好,让人忍不住想和她多呆一些时光。

  安妮正在电脑前整理着资料,这是上司在上午交给她的任务,今天下班前她必须要把这些资料都整理出来交上去,否则今天晚上又得加班了。明天是周六,她可不想浪费这大好的休息时光去完成这些本该在上班时间才应该做的工作。她拼命地敲击着键盘,想着如论如何也要在下班前把这些东西都搞定。只是自己已经在电脑前坐了一下午了,连厕所都没有去一次,她已经感觉到了相当的疲乏。

  安妮的办公桌正好在靠落地窗的位置,视野和光线都极好。若是不忙的时候,她大可以闭着眼睛好好享受这如同小可爱一样在她脸上跳跃的阳光。可是现在不行,再好的阳光她也无暇顾及,眼睛盯着电脑的屏幕没有移动过。可是这些小可爱似乎在挑逗她一样,温暖地照射在她白皙的脸庞上,让她觉得越来越舒服,之前还勉强睁开着的眼睛也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眼皮开始打架。她努力想要自己保持清醒,可千万不能睡啊,否则这些工作该怎么办啊!该死的讨厌的阳光,该死的讨厌的工作,她心里默默地抱怨着。可是大脑还是干不过疲倦的双眼,她竟然支撑不住地打起盹来。

  “嘿……安妮……”旁边的玲珑见她打起盹来了,便叫了她一声,并使劲摇晃了一下她的胳膊。

  貌似刚刚睡着的安妮被她这么一叫,猛地抬头,一脸紧张地问:“啊!怎么了?”

  “你睡着了啊?”

  “哦……就是啊,刚才实在是太困了,就眯了一下。”安妮好像还没有从那朦胧的睡梦中完全清醒。

  “可别睡啊!等会被上司看见了又要挨一顿骂了!”玲珑悄悄地说,“早上开会才说了有的人上班时间打盹呢!虽然不是说的我们,但还是小心点,别被别人抓住。”

  “嗯,我知道了。就是太累了,连着几天加班,没有休息好。”安妮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也是,这公司的工作量也太大了。你来了才几个月,对公司很多东西都不了解。等你在这呆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以后啊,你加班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多。”玲珑就像一个老前辈一样对安妮说。

  “难道现在加班的时间还不算多的吗?”安妮想着,自己虽然才来几个月,但是明显这里的工作量比以前的工作大多了,她记忆中自己在这里的加班次数并不少。

  “这算什么啊!你现在还算新人,公司对新人一般都比较照顾,要是一来就天天加班的话,那谁还愿意干啦!”玲珑坏坏地对安妮说,“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你是说我以后加班只会越来越多吗?”安妮抱怨着。

  “那肯定的呀,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你不觉得很多时候你都比我们下班的时间要早吗?我啊,早都习惯了。”

  安妮想了想,的确,好多时候自己都下班回家了,玲珑还在工作。她当时还觉得,这个女孩真是厉害!

  “你不累吗?”安妮问。因为她觉得自己即使现在这样的工作状态都已经觉得非常疲惫了。

  “累啊!但是还好,我住得近,加班晚点也没关系,我啊,早都习惯了!”玲珑不以为然地说。

  “既然觉得累,为什么不换工作啊?”

  “换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啊!再说了,现在工作多难找啊,薪酬又低。老实说,其实这里的薪酬真的是非常不错的了,虽然经常加班,但毕竟钱多啊。你出去换个工作试试,能有这么高的薪资吗?”

  安妮想了想,玲珑说的句句在理,自己当初之所以选择到这个这么远的地方来上班,其实也是看中了这里薪资高的原因。不然,谁愿意为了上个班每天要花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在路上啊!

  “我看你啊还没适应,时间长了就好了。我去帮你冲一杯咖啡提提神吧!”玲珑说着就要从座位上站起来。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去吧,正好我也起来活动一下,坐久了,腰酸背疼。”安妮说着已经从椅子上下来了。可能是坐得太久的缘故,她起来的时候还费了些劲。她心里想着,干这工作,迟早自己都得搭进去。

  安妮先去上了个卫生间,然后去员工专用的咖啡室冲了一杯咖啡。这次她没有加糖,她想,咖啡的苦味能让自己清醒些。

  安妮端着刚冲好的咖啡,来到咖啡室的落地窗前。这是一扇和办公室一样的大大的落地窗,咖啡室在办公室的旁边,朝向也一样,因此拥有和办公室一样的采光和视野。这里是这栋大厦的25楼,可以说眼下的城市一览无余,是个绝美的欣赏城市风景的地方。不论是高楼大厦,还是低矮平房,无论是车水马龙,还是如蚁的行人,在平日里,在安妮看来,这些都是构成这个城市的点点滴滴的风景,是这个城市的生命脉络。只是在办公室里大家都太忙,无暇顾及这窗外的美好风景,而咖啡室则不一样,这里人少,非常安静,站在窗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晒着太阳,这实在是绝美的享受!

  可是,此时的安妮,实在没有心情在这里坦然享受这份安逸。她望着马路上来往穿梭的车辆和那些行色匆匆的路人,平时她视为组成这个城市风景的这些生命,此时在她眼里,都失去了生命该有的灵动,变成了犹如机械一样动作僵硬的木偶,没有丝毫美感。

  她手里端着咖啡,一口没喝。

  刚才去上卫生间的时候,安妮特意留意了自己的*裤,上面还是干干净净的,依旧没有出现她期待的红色痕迹。她的月事已经推迟了整整十天了,这在以前是从未出现过的事情。自己的月事一向都是非常准时的,就算偶尔不准,也最多两三天的浮动,像如此长时间的推迟从来没有过。难道是自己这段时间加班太累了,所以……?

  可是,她的内心却在抗拒着这个自我安慰。

  一个更可怕的担忧强行充斥着她的脑海。

  安妮陷入了回忆和沉思……

  直到玲珑的喊声,让她回过神来。

  “安妮,”玲珑推开了咖啡室的门,望着窗前发呆的安妮,“你果然在这里。”说完,玲珑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嗯……怎么了?”安妮回过头望着刚推门进来的玲珑,低下头喝了一大口咖啡。

  “没事,我就是看你好久没有回来,担心你会不会累得出了事,所以来看一看。”

  “哦,谢谢,我没事。”安妮笑着说,“这里风景好,我在这里看了会风景。”

  安妮反应过来,自己的确已经在这里呆了有好一会了。

  “这里风景是不错,可是,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忘了我之前提醒你的啦,早上开会才说了那么多纪律问题,今天实在不是欣赏风景的时机。”玲珑再次提醒安妮。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辜负这大好时光,只是看了入了神,一时忘了时间。”安妮说着,快速喝完手里的咖啡,准备和玲珑一起返回办公室。

  “这里的风景有什么好看的啊,还没有我家阳台的风景好看。”玲珑说着,又催促着安妮,“你快点吧!我先回去了。”

  “好,我洗完杯子马上来!”

  安妮拿着杯子到了洗漱池。玲珑则回到了办公室。

  安妮想着玲珑刚才说的那句话,她家阳台的风景比这里还好看,那一定是一个绝佳的观赏美景的地方。

  安妮初到这里工作,跟同事们并不是很熟,即使有,也只是工作上的往来。对同事们的私生活,更是知之甚少。有时,会有女同事邀请她下班去玩,或者去逛街等,但是因为安妮住的地方太远,回家的路上要花费不少的时间,而她的男朋友也不喜欢她太忙,总是希望她下了班能早点回去,她不得不婉拒了同事们的邀请。就这样几次之后,大家知道她的难处,也就不再邀请她了。她和同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除了工作上的言语,几乎没有关于生活的。只有办公桌和她邻桌的玲珑,才会偶尔和她聊一些生活的事。安妮也乐于和玲珑扯一些闲话家常。

  安妮回到办公室,坐在电脑桌前。可是,各种繁杂的事情涌入她的脑海,她怎样也不能集中精力了。索性不要做了,先休息一下,大不了今天再加个班。她想起刚才玲珑的话,倒不如聊聊天,分散一下精力,不要再去想那些令人担心而头疼的问题。

  想到这里,她把椅子转向旁边的玲珑,问:“玲珑,你刚才说你家阳台的风景比这还好看?”

  “是啊!楼层和这里一样高,但视野比这里还好,而且有一个开放式的大阳台。我在那里种了很多花,天气好的时候,喜欢在那里喝茶,看书,晒太阳!”玲珑骄傲地说。

  “听你这么一说,你可真会享受啊!”安妮想象着玲珑家阳台的样子,不禁开始羡慕起来。

  “这算什么,我最喜欢的,还是晚上下班回家后,累了,泡一杯茶,往阳台的躺椅上一躺,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在那里看星星。”玲珑一脸享受的样子。

  “看星星?”

  “是啊,当然,是在有星星的夜晚。如果没有星星,”玲珑遗憾地说,“那就只有看我挂在阳台上的星星灯了。”

  “星星灯?”安妮想象着玲珑家阳台的样子。在阳台上挂满星星灯,那也是非常浪漫的吧!

  安妮一边想象着,又想起自己的生活,每天下班回家已经深夜,脱了鞋,洗漱好,上床就睡了,毫无品质可言。而玲珑所描述的生活,则是她向往已久的生活。

  她羡慕地对玲珑说:“看星星,我从来没奢望过。我每天回家收拾好就半夜了,能看星星灯,对我来说,都是想象中美好的事情了。”

  “像你住那么远,回去肯定很晚了。还是像我们,住得近,生活,工作都更方便。”

  “你住的地方离这里有多远?”安妮问。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近。五百米,我每天都是走路上下班。”玲珑说。

  “那可真是太方便了,每天节约多少时间啊。哪像我,每天公交车上下班,路上就浪费好几个小时了。”

  安妮对自己住的地方离公司太远这一件事越来越心烦了。

  “可惜呀,这么漂亮又这么方便的房子,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住下去了。要是重新换地方的话,肯定找不到比这更好的房子了。这真是一个让我头疼的问题。”玲珑也开始有点抱怨起来。

  “怎么回事?”安妮不明白,那么好的房子怎么就不能继续住了呢?

  “我那个房子是合租房,两室一厅的,另一间是一个女孩在租住。一个星期前,她已经搬走了,搬去和她男朋友一起住了。我们那个房子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可是,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我想续租,可是,如果找不到合租伙伴的话,我一个人承受不住那么贵的房租。到时候,还是只有搬出去。我们那个房子,说实话,真不错,就是租金高了些。”

  “你可以再转租一间房出去啊!”安妮说。

  “我发了合租广告了,问的人倒挺多,但是都觉得价格太高,都说考虑考虑,到现在也没个定下来的。估计悬,要租出去很难。”

  “你那房租多少钱?”

  “一套六千,一间就三千。附近的一般价格就是两千左右,所以很多人觉得贵。但是房子是真正好,我觉得还是值这个价,大家都能接受它的品质,却承受不住这个价格。”

  “是挺贵的。你过的真的是贵族生活。”安妮听玲珑说了房租,先不说房子怎么样,价格确实挺高。

  “也怪我,其实这个价格对我来说,也是很高的,按说,我这个工资水平,不应该享受这么高档的房子。可是,我确实一眼就看上了。在那住了两年了,各方面都满意,更是不想换了。”

  “也是,要是我,估计我也不想换呢!”安妮笑笑地对玲珑说。

  “没办法,看情况吧,能找到合租的最好。实在找不到,也只好忍痛割爱了。”玲珑开玩笑地说。

  (二)

  整个下午,安妮都再无心思工作了。她的脑袋里想了很多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就像一张张被撕碎的小纸片,杂乱无章地出现在她脑袋里。她实在不想去想这些,可是这些烦人的碎片总是强行出现在她的思想里。这让她根本无法专心工作。

  大姨妈推迟的事情让她很担心,很害怕。玲珑的房子的事情,又让她多了一些其他的想法。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或者说,因为一些她似有若无的想法,她思索着,自己要不要干脆搬去和她一起住。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冲动了?有没有这个必要?自己真的是因为这个房子好,就要去把它租下来吗?她知道,不是这样的。那么,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

  她觉得她的心底住着一个魔鬼。这个魔鬼让她产生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个魔鬼洞悉了她心底一些不为人知的心思。这个魔鬼在操纵着她的大脑。她想挣扎一下,她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为,她正努力地和这个魔鬼在做着斗争。她不知道,最后,谁会战胜谁。

  她心不在焉,敲击键盘的手指屡屡出错。她知道,这样的效率怎么能按时完成工作呢。看来,今天又要为自己的胡思乱想付出代价了——那就是又要加班到深夜了。除非她不想要这份高薪的工作了,那样,她就不必在如此心烦的情况下,还要逼迫自己完成这些工作。可是,她不想失去这份高薪的工作,因为,她觉得,这份工作已经让她失去太多东西了。如果再把这份工作丢了,那么那些失去的东西不就白白失去了吗?

  “不,不能这样白白失去。”每当这个时候,心底的魔鬼就会跳出来告诉她。

  这样的情况在这段时间里频频出现。

  安妮每天都在这样的纠结和不安中完成那些她觉得枯燥又乏味的工作。她每次都用同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工作,是为了钱和生存。

  安妮又是今天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这段时间,她成了公司里加班最晚的人。不过,她好像已经习惯了,又或者,她觉得自己是自作自受。如果自己不胡思乱想,认真工作,其实这些工作本是可以在上班时间完成的。所以,没什么可抱怨的。

  她走出了公司的大楼。对面,是一家药房,此时,药房的灯依然亮着。每次安妮下班回家,都能看到大楼对面这家药房亮着的灯,不管多晚,这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房。

  她没有犹豫,径直走进了药房。她知道,一直烦恼自己的问题,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店内已经没有一个顾客了,只有一个营业员,她正坐在收银台前玩着手机。见到安妮进来,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既没说“欢迎光临”,也没问“需要点什么”,连一声最基本的招呼也没有,只是看了一眼,便低头继续玩起了手机。

  说来,这个营业员安妮也很熟悉。平时有个感冒咳嗽什么的,她也都是下班后顺便就在这家药房买了。也有几次都是这个营业员招呼的她。安妮想,也许,她并不记得自己吧。或者,即使记得,但是对她来说,这样深夜来店的顾客,即使不问好,客人应该也不会在意。不像白天,对顾客要保持十二分的热情态度,如果态度不好,还很有可能招来投诉。可是,在深夜,几乎没有这样挑理的客人。也或者,她知道深夜来店的客人一般都买什么东西,大多是避孕套,紧急避孕药,或者伟哥什么的,大多直接买了就走,不会多说什么。所以,她对自己毫不理睬的态度,安妮并不介意。

  她直接走到放着验孕棒的货架前,拿了两盒,然后到收银台结账。

  她把东西放在收银台上,营业员扫了商品的条码,安妮打开了手机的付款码,营业员扫了一下,付款成功。安妮把东西装进包里,转身走出了药店。两人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安妮想,这种感觉真爽,如果人与人之间都能这样,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能不说话就不说话,那生活将要减少多少麻烦啊。人为什么就不能独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呢。

  虽然白天的阳光还是暖洋洋的,但是夜晚却充满了一丝丝凉意。已经到了深秋,昼夜的温差明显开始加大了。还好带了一件外套,安妮想着。因为上班路途遥远,她不得不比别人早出发,而下班回到家也已经是晚上了,早出晚归成了她的常态。所以,当大家都还只穿一件单衣的时候,她往往多带了一件外套。因为她知道,对她来说,这是多么必要的东西。安妮把外套套在了身上,又一阵凉风袭来,安妮不禁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夜晚的城市充满了独特的魅力,灯光璀璨,车水马龙。城市的交通也很发达,即使到了深夜,依然还有夜班公交车运行。安妮曾经还非常夸赞这个城市的交通,因为正好有夜间运行的公交车通往她住的地方。虽然下车后还要步行一段路程,穿过两个巷子,才能到她住的地方,不过,对她来说,深夜还能搭乘这样的公交车回家,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了。毕竟,不是每条线路都有夜间公交运行的。对她这么远的路程来说,这趟夜间公交实在是太方便了。当然,这只是从省钱的角度来说。如果打车的话,当然更快更方便,能直接坐到楼下。但是,这毕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以她的加班频率来说,如果每次都打车回去的话,她的薪资条件还不允许她这样“挥霍”。

  安妮曾在无数个夜晚搭乘这样的夜间公交。它们自在地穿梭在比起白天来说稍显冷清的街道,但没有了白天的拥挤和堵车,这些车在夜间反而好像被解开了束缚一样,倒多了一分自在。深夜的乘客很少,寥寥无几,整个车厢看起来空荡荡的。安妮倒是很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互不干扰。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可能才刚准备开始夜生活,还在兴奋地玩着手机,疲惫的上班族可能已经累得快要瘫痪,一上车便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而安妮则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喜欢在夜晚的公交车上,欣赏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致,那些璀璨的闪烁的霓虹灯,在向大家昭示着这个城市夜晚旺盛的生命力。

  一辆公交车停靠在了安妮跟前的站台。公司门口的这个站台是她一直以来乘坐公交车的地方,而这辆车,也正是开往她回家方向的那一辆。

  可是,安妮并没有上车。公交驶离站台后,一辆出租车紧随而来。安妮挥了挥手,出租车停靠在了她的旁边,她坐进了出租车里。

  事实上,安妮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乘坐过这样的夜间公交了。

  如果没有二十天前发生的那件事,安妮现在依然会选择乘坐夜行公交车回家。

  (三)

  出租车停在了安妮租住的房子楼下。安妮付过了钱,下车后,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昏暗的路灯外,空无一人,空气安静得可怕,安妮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赶紧裹了一下衣服,快速地向单元楼的楼梯口走去。

  这是一片老旧得不能再老旧的城区了。虽说是市中心,却因为太过老旧,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在这里,楼房和平房间接排列。楼房是很老式的楼房,外墙只糊了一层水泥,已经脱落得七七八八,就像长满了老年斑的老太太一样,这些楼房看起来又老又丑。那些低矮的平房更不用说了,一看就知道是这里最老的房子了,如果不是那些房子外墙上写着的大大的红色的“拆”字,这些破旧不堪的房子矗立在这里,大家都会觉得挡了大家走路的道。这些平房大多已经无人居住,显得摇摇欲坠了。把这些高矮不一,破烂不齐的房子串连起来的,便是几条乌漆墨黑的小巷子。虽说乌漆墨黑,其实,也是有几盏路灯的。只不过,这些路灯的年纪似乎并不比这些房子年轻多少,它们发出的灯光极为昏暗,犹如小时候家里点的一盏煤油灯一样,发出微弱的光芒。这些光太昏暗了,甚至都照不见五米以外的地方。而这些巷子的两边,则分布着这些无人居住的低矮房子,还有一些堆积着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旧沙发,破板凳,烂电视,等等,一堆无人认领的杂物。

  安妮快速上楼,打开了房门,打开了房间的灯,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是安妮年初的时候来到这里租下来的。当时,为了房租能便宜一点,她租了一年,房东才给她减免了一个月的房租,而她也一次性付给了房东一年的房租。随后,她又将其中的一间转租给了另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安妮并不认识。她只是看到了安妮发出的租房广告,才找到了这里。她的话很少,来看了房子后,直接就交了一年的房租给安妮。安妮收了钱后很满意,她问那个女孩:“怎么称呼你?”女孩只是回答:“叫我小美就行。”安妮看了看她,的确长得很美。

  安妮和小美之间,除了初次的对话,平时并无交流。小美的性格看起来很内向,她不爱说话,甚至有时在家里打了照面,她也从未向安妮打过招呼。有好几次,安妮试图向她打招呼,可是安妮话还没说出口,她便转身进屋关了门,丝毫没有要和安妮交流的意思。自己原本是出于礼貌的问候,可是别人根本如此不屑,这让安妮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这样几次之后,安妮也不再和小美打招呼了。

  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她们加在一起说的话,总共不超过十句。她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冷得像冰,也可以说是互不干扰。还好,两人碰面的时间并不多。不然,真的很难理解,两个女孩子,她们是如何做到住在一起却一句话不说的。

  安妮打开了客厅的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偷偷往隔壁房间望了一眼,没有灯光从门缝里照射出来。安妮知道,小美又不在家。对此,她已经习以为常了,或者说,她已经对小美的行踪了如指掌了。这个奇怪的女孩!

  在安妮还没有换工作的时候,她的工作很轻松,虽然工资低,但是朝九晚五,比较规律。那时,小美总是在安妮回家后出门,在早上安妮出门前回家。现在安妮换了工作,回家的时间晚了,早上出门的时间早了,虽然看不见小美几时出门,但她知道,小美总是在她要出门前才回家。

  安妮并不愿意去猜测小美的私生活,她并不感兴趣。而且,对这样一个冷漠的人,没有必要去了解这些关于她的东西。况且,了解别人的私生活,应该是一件让人十分讨厌的事情。

  但是,从不关心小美生活的安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有意无意地留意着小美。她下班回家后,总要去望一眼,看隔壁房间有没有亮灯。虽然知道房间里没人,安妮还是要在心里默默地骂一句:肯定又出去浪去了。早上,听到小美回来开门的声音,她也要在心里骂上一句:贱货。

  看到隔壁房间没人,安妮照例又在心里骂了一句:又出去浪了。

  安妮骂骂咧咧回到房间,一下子瘫软在床上。周围的人怎么都变得这么讨厌,这个该死的世界是怎么了,总是让人不如意。安妮最近总是这么烦躁。

  她拿出了包里面的两支验孕棒。她知道,这本应该是用晨尿进行检测的,那样准确率更高。可是,她实在忍不住了,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为了保险起见,她买了两支,今天用一支,明早用一支。

  安妮觉得自己很累。她看着手里的检测棒,很害怕。那种期待又恐惧的心情,那种想要答案,却又害怕答案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很纠结,她期待着一个答案,但是,她更害怕,因为她知道,答案,多半会是那个让她感到最恐惧的那一个!

  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拿起检测棒,走进了卫生间。

  这几分钟的时间,犹如一根被拉长的弹力绳,越拉越长,好像没有终结的意思。这漫长的等待煎熬着她,她闭着眼睛,一次次数着自己的心跳。直到她强迫自己睁开双眼,豁然看到上面两根鲜明的红杠杠。

  她思考了十分钟。

  其实,这十分钟对她来说,都是多余。这段时间,在公交车上,在出租车里,在工作的时候,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在吃饭的时候,在无聊的时候,她已经思考了一万遍。

  十分钟之后,她拿起手机,给玲珑发了一条信息:

  亲爱的玲珑,下午听你说起你家房子的事情。我对你的房子非常感兴趣,不知你是否愿意我和你一起合租呢?

  还不到一分钟,玲珑便回了信息:

  那当然好,求之不得!可是,我们这里的房租比较高,你要不要先来看看房子?

  安妮回了一条:

  不用看了。我直接搬过来。你的合租伙伴不是已经搬走了吗?那,我就这两天就搬过来吧!

  玲珑回:

  也行。反正房间已经空出来了,你随时来都行。

  安妮看着手机上的信息,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