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 第三十一章 忆往事

第三十一章 忆往事

  说到颜玉欢,商部集会之后,溪留与颜玉欢接触不少,她曾许诺给颜玉欢带货,后来也的确这么做了。她发现,颜玉欢小小年纪,但为人处世样样不差,有时说话一针见血,但总归是轻轻柔柔的,也会开一些小玩笑,相处起来十分舒服。更难得的是,他与溪寻年纪差不多,但为人却比溪寻靠谱许多,给人一种踏实感。最重要的一点,他的亲事,自己做主,听起来比父母做主可靠许多。可难也难在,他这个人,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意思,不是轻易就能成亲的。

  各自忙活,闲时饮酒,日子不算特别好过,但总归不算差。走在南水的大街小巷上,手持一把竹骨伞,迎接秋风冬雨,也算别有风流。就这样度过春夏秋冬,又来到了一年尽头。秦离国茶铺新建,溪峰忙得回不了家,故而今年的溪府,只有溪寻和溪留,以及安清明与他的妾室们。原先大家已经做足了过年的准备,可安清明偏偏不安生,竟死活闹着要去京城。

  年末,大端发生了一件大事,老国师因病去世,少师继位。大端是一个与别国不大相同的国家,其权利最顶端平坐着两人,一个乃是皇帝,而另一个便是国师。两者有着各自的势力,多年来,相互协作,也相互抗衡,时有相争,但立国至今,地位不曾变过。皇室和国师派系势力相当,但其质完全不同。皇室由血脉继承,立嫡立长。而国师派系则是以天作引,择出一个天选之子。每届国师继任,皆会以龟作卦,选出一个少师,以备来日,极其神秘,在少师继位之前,除了国师派系里的人,谁也不会知道少师是谁。在处理国务上,皇室与国师派系也全然不同。皇室主政,国师主察,但凡皇室行事荒唐,国师便会插手。当然,为了匹配两方的权力,两方各备军队,皇室的军队便是大端上上下下的将士,至于国师的军队嘛,无人见过,但听问,来无影去无踪,乃是天兵下凡。

  溪留听到少师继位的消息时,微微出神。少师,她其实算是知道的,便是那个隐藏了很久的名字—问花。

  溪留长到二十来岁,遇到过不少人,但其中最为金贵和最令她惶恐的,莫过于与少师相关的这群人了。如若不是她机灵,恐怕早已丧命。

  三年前,北疆路上,银汉迢迢,因为开心,她半夜睡不着觉,她想,刚从湖边回来,想必问花弟弟也不曾睡着吧,于是便找他聊天去了。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带着商队,没有父亲在旁,加上北疆路途艰险,难免有些害怕,幸好路上遇到了搭伙的人。她仔细观察过,那伙随从,纪律严明,不像是普通人,她也仔细观察过那位金贵的小公子,像是富贵人家里奔亲的,加上他们说的话都是大端话,算是同胞,于是她结交同行。说起来,那小公子也十分爽快,她开了一口,他便答应了,因而她非常开心。

  北疆路远,她一个姑娘家,也没有什么能说体贴话的人,商队里都是些大佬爷们,不好与他们说过多细碎的话,生怕丢了少东家的威严,但又耐不住长途寂寂,她只好去寻那小公子聊天,毕竟在她看来,这公子年纪尚小,心思应当也简单得很,一来二去,她与他便熟悉了起来,路上便也添了不少乐趣,虽然小公子十分冷淡,但他的冷淡给她十足的安全感,反而更安然了。就这样,他成了她心中的第一个“朋友”。

  以前同父亲走商队,她偶尔也认识几个人,但也仅仅是认识几日,不曾这样长路相伴过,加上她对人不敢轻易接近,她只把他们当做路人而已。但问花不一样,他年纪小,在他旁边,她没有那么多防备的心思,同行久了,话说多了,便不知不觉依赖起他来,不论是去探什么有趣的小景,她总拉着他一起。

  那晚,她睡不着,便像以往一样,去找他说说话,行至他帐篷后面,却不小心听到了两个随从的对话。

  随从一说:“京都来信了,江先生的意思,找机会把商队干掉,一个不留。”

  随从二惊讶:“怎么会?少师先前都已经止了暗杀令,江先生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随从一回:“不太清楚,但信中吩咐,元月十五之后再动手,元夜十五乃是公子生辰,在此之前,不宜见血。”

  随从二继续道:“瞧这些日子,少师与那少东家关系不错,怎么会?”

  随从一回:“这我们就管不着了,来时国师便吩咐,少师的安全得听京里的意思,马虎不得,说不定京里是跟少师商议后下的令,你知道的,认识少师的外人,不能留活口,少师以前不也吩咐过将商队干掉么?只是被那少东家拦了一把,估计到分开路段,少师也不会留下他们,不过是路上无聊,留人解解闷而已……”

  那时,蹲在棚子旁边的她十分骇然,又十分惶恐,害怕到全身颤抖,快要蹲不住来,怎么会这样?这是她完全意料不到的。

  那夜,她直蹲到半夜,等到随从换了一批,才悄悄离去,之后趴在自己账中,苦思冥想。立即离开肯定是不行的,这些人身手那么好,根本跑不掉,反而一个不小心,打草惊蛇,全都死翘翘。绞尽脑汁一个通宵,最终她选定了上元节。

  先得把问花引开,从而引开他随从的注意力,毕竟他们最在意的,是他的安危,趁着这个时间,让商队悄悄离去。她再把问花灌醉,与他处在一起,迷惑他的随从,给商队的离开争取时间,之后,她再找借口离去,去找商队汇合。问花一旦醉了,一个晚上便难得醒来,他的随从便会把精力都放在他身上,因为他这样的人,醉酒也是很危险的,这样,便没人发现商队的异常,等第二日发现,他们也早就走得远远的了。

  那日她把问花灌醉后,等到了大半夜,才吩咐他的随从将其扶回,下了酒楼,她借口肚子难受,嘱咐他们先行,只留下自己的人等她上茅厕,之后,带着跟着自己的人火速离开,才侥幸逃脱。

  回想起那件事,她总会忐忑惶恐,甚至在归途上,做了好几次噩梦,毕竟是生死一线间。后来,她强迫自己忘记,重新努力生活,渐渐地,也就忘记了,连人的模样也记不得了,只记得个名,其实北疆的路途是她走过最有意思的长途,人也算是,只是结局,未免太过惊悚,所以问花这号人物,在她心里就如一根刺一般,让人又喜又疼。那小公子笑意荡漾,那小公子也满身尖刺,便如那红艳的玫瑰花,靠近不得。

  安清明要去京城,溪留原是不同意。溪氏商队开了很多路线,在许多城池也有铺子,但从未想过要去京城开铺子,就算有些线路需要通过京城,他们也会想办法给绕过去,因为他们家,实在是怕京城。可让溪留意想不到的是,溪峰竟然来信,让溪留陪安清明去京城,唤溪寻来南水看货即可。

  溪留算是明白了,溪家勤勤恳恳,大概就是为了风风光光地给安清明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