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根在东方 > 第114章 酒色联袂

第114章 酒色联袂

  “大英雄,你是闻到了野兔的香味才肯下山的吧?”

  柳昚见柳义章回来立即有了兴致,他朝义章身后望了望,没见李淑贞,就跟柳义章附耳低语,“雨桐的醋瓶子说翻就翻,别怪我没提醒你,谨防河东狮吼,你要娶得可是一只喝醋长大的小母狮,北朝鲜女孩别有异域风情,可也容易突发险情哟。”柳义章佯装要踹柳昚,柳昚急忙躲避,柳义章也是对柳眘附耳低语,“兄弟,趁现在有闲心,赶紧把晓菲拿下,战事一起,她可就回兵团了。”

  “义章,回来了?快进屋喝口水。”李文忠热情地招呼柳义章,柳义章朝他笑着点点头,但并没有进屋。

  柳义章指着忙着炖野味的柳兴章和柳徽章,跟柳昚开玩笑地说,“这俩兔崽子,自从傍上了雨桐,现在连我也不放眼里了。”柳徽章耳尖,他赶忙跑过来解释,“三哥,你可冤枉死俺哥俩了,我俩是看你和柳秘书谈正事,就没敢打扰你,是不是兴章?”柳兴章正忙着给炉子添柴火,他低着头大声地说,“三哥,我是真没工夫搭理你,我忙着给我三嫂炖鸡汤呢。”

  “谁给我的炖鸡汤呢?”说曹操曹操到,吴雨桐连蹦带跳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宋晓菲。

  “淑贞呢?”义章有些奇怪,三个女孩本来有说有笑的,一下子少了一个,感觉怪怪的。

  “淑贞都走到山门口了,她非要回家吃,说地方**不允许她们打扰志愿军。”吴雨桐跟李淑贞一见如故,真心想留她一起吃饭。

  “那下午的课她还来吗?”柳义章又问,他觉着李淑贞确实是个练武的好胚子。

  “当然来了,淑贞说了,她和她的那十几个民兵吃过午饭就立马过来。”吴雨桐边说边找宋晓菲陪她上茅房,进屋一看,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宋晓菲与柳昚又黏在一起,大谈李清照的词。

  只见宋晓菲闭目低吟,“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柳昚摇头晃脑地评论道,“晓菲,你可知道?李易安是咱中华文坛的一个传奇人物,被誉为千古第一女词人,她写这首词时也就是你和雨桐的年龄......”

  “晓菲,一起上茅房去。”吴雨桐拽着宋晓菲就往外走,宋晓菲边走边回头说,“柳昚,一会儿再听你点评。”

  柳昚看着吴雨桐和宋晓菲的背影,得意地对义章讲,“义章,你看到了吧?这就是雅俗之分,雨桐不是想着吃,就是急着拉,而晓菲呢?就是要如厕了,也想着诗词呢。”

  “雨桐吃饭,到了晓菲这儿成了进膳;雨桐上茅房,到了晓菲这儿成了如厕,难怪雨桐不爱搭理你,就你这张贱嘴,一会儿吃饭我们吃肉,你就喝点羹吧。”柳义章看不惯柳昚故作酸腐的样子。

  李文忠也随声附和,“柳秘书,你看人家义章不说不道,三下五除二就把雨桐搞定,你呢?也姓柳,对晓菲也没少下功夫,但活儿全在嘴上,一点实惠也没捞到。”

  “野味来喽。”柳兴章端了满满一大盆兔子肉和鸡肉走进法堂。

  李文忠拿出上次没来得及喝的朝鲜烧酒,笑着对义章说,“上次你和柳秘书有任务在身,咱哥仨没喝成,今天你正式到五三五团报到,也算为你接风洗尘了。”说着就要给柳义章和柳昚倒酒,柳义章赶紧推辞,他诚恳地对李文忠说道,“李团长,下午我要给队员们上课,一身酒气影响不好,还是让柳昚陪你喝吧。”李文忠一心想跟柳义章喝酒,可柳义章每次都有拒绝的理由,正在俩人争持不下的时候,吴雨桐和宋晓菲回来了,吴雨桐在门口就听见了他俩的对话,她笑呵呵地对李文忠说道,“李团长,把酒尽管给义章倒上。”说完后,跑过去搂着义章的胳膊,佯装盛气凌人的模样,揶揄道,“义章,按照你的逻辑,你这一辈子也没机会喝酒了,你告诉我,你那天没事?喝!”

  柳兴章在一旁也跟着起哄,“三哥,听三嫂的准错不了!再说了,下午的课我和徽章都能教,那些基本动作,好多年前你就教过我哥俩了。”柳昚为讨好吴雨桐,也笑着说,“军长自从去年夏天因心脏病动手术,才把酒戒了,以前也是天天喝,是吧,雨桐?”吴雨桐也不搭理柳昚,继而妩媚地对柳义章说,“我还没看你喝酒的样子呢,山东武二郎喝了酒都能打死老虎,你呢?”

  宋晓菲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对柳义章说道,“会须一饮三百杯,惟有饮者留其名。义章哥,酒可是文人雅士的灵丹妙药呢。”吴雨桐听宋晓菲喊义章哥,心里极不舒服,她瞪了宋晓菲一眼,见她正含情脉脉地盯着柳义章,吴雨桐登时醋意大发,她朝着宋晓菲的后背就是一巴掌,宋晓菲疼得哎呀一声,“雨桐,你疯了。”吴雨桐摊摊手,坏笑着说,“我打不识趣的苍蝇呢。”晓菲知道雨桐又在吃自己的干醋,也没跟她计较。

  柳义章见众人都劝自己喝酒,他不忍扫了大家的兴,就松了口,笑着对李文忠说,“李团长,要喝咱就喝个尽兴,今天我和柳昚好好陪你喝!喝高了,我就教战士们打醉拳,雨桐,那武二郎在景阳冈打虎用的就是醉拳,一会儿我打给你看。”

  李文忠见柳义章松了口,心中大喜,一瓶酒刚好倒了三碗,他端起酒对柳义章和柳昚说道,“我李文忠虚长几岁,俩位贤弟一文一武珠联璧合,在七十七军那是无人不晓,义章用枪杆子在前面冲锋陷阵,柳昚用笔杆子在后面摇旗呐喊,配合地天衣无缝,今天有幸在我种子山齐聚,整个文香寺都蓬荜生辉哪,按说咱哥仨应该喝个一醉方休,但我这儿就这一瓶酒,义章,你说这酒怎么喝?”柳义章听李文忠那附庸风雅的祝酒词忍不住想笑,他看看怀表,离下午开课时间很紧了,必须尽快结束这无聊的酒局,想到这儿,他端起碗,一本正经地对李文忠说道,“李兄,我和柳昚能得到你如此高的评价,酒还没喝,已有些飘飘然了,俗话说的好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就把这一碗酒当千杯万杯一饮而尽,义章先干为敬!”说完柳义章咕嘟咕嘟跟喝水一样把一碗烧酒一饮而尽,李文忠端着碗不知所措,他见过喝急酒的,没见过柳义章这么猛的,这一碗可是三两多烧酒,心想早知道柳义章这么个喝酒法我就换小杯子呀,柳昚见李文忠一脸尴尬,就帮他解围,“李兄,这喝酒跟打仗一样,能者多劳,你若不能喝,就匀给义章些嘛!”说着就把自己碗里的酒倒给了柳义章一大半,柳义章也不推辞,他端起碗向李文忠说道,“李兄,我和柳昚一起敬你!”说完一仰脖,大半碗酒又下肚了,李文忠见柳义章如此豪爽,两句话的工夫就喝了近两碗酒,咬了咬牙咕嘟咕嘟也把一碗酒喝了下去,大都鼓掌叫好。

  吴雨桐没想到柳义章这么能喝酒,小爹吴祥森也喜欢喝酒,可每次都不超过三两,而柳义章喝酒就像评书里的武二郎一样,豪爽大气,心里很欢喜但又担心他喝多失态,她赶紧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到柳义章碗里,笑着调侃道,“义章,你喝这么多酒,真想上山打老虎呀?”柳义章微微一笑,“上山打虎还差点火候,这样的酒再来十几碗还差不多。”吴雨桐一听心里放心了,她看李文忠一碗酒下肚后,脸红脖子粗,醉态毕现,柳义章呢,谈笑自如,反而豪情更盛,男子汗的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

  宋晓菲痴痴地看着柳义章,芳心彻底被义章所掳,眼前的三个男人高下立判,这时她从内心里开始嫉妒吴雨桐,暗怨老天不公,没让自己遇到柳义章这样的奇男子。

  柳兴章和柳徽章哥俩则淡定的多,因为他俩知道三哥的酒量太大了,无论是柳老爹,还是柳义章的师傅常振春都是好酒之人,特别是柳老爹,不但自己好喝,也从小培养柳义章的酒量,柳仁章是滴酒不沾,逢年过节,家里来了客人,柳老爹都让柳义章上席陪酒,在双柳村无人不晓,这就造成了柳义章年龄不大,酒龄却很长,至少喝了十年以上,师傅常振春也喜欢不时与柳义章对酌几杯,柳义章的醉拳更是深得师傅真传。

  李文忠没吃几口饭就摇摇晃晃地睡觉去了,柳昚笑着说,“李团长完美地演绎了什么是叶公好龙,每次见了义章都吵着闹着要喝酒,结果不是‘三碗不过岗’而是一碗床上躺。”义章笑着对柳昚打趣道,“柳大秘书,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

  柳昚把眼一瞪,搂着柳义章的肩膀附耳低语,“义章,你这么说,可不地道,你枪杆子已经够硬的了,就别抢我的笔杆子了。你没发现?晓菲都被你迷得丢了魂,你想害死我呀,不许再卖弄风骚!”

  柳义章刚要回应柳昚,吴雨桐拿着一块鸡骨头扔向他俩,“好事不背人,被人没好事,俩个大男人挤着脑袋说话,恶心不?”

  柳兴章立即附和道,“三嫂说的太对了,三哥对柳秘书好的有点过分了。”柳义章朝兴章一瞪眼,骂道,“啥事你都跟着起哄,滚,吃饱了干活去。”

  柳兴章见三哥真火了,拉起柳徽章抬腿就跑。

  宋晓菲慵懒地对柳眘说道,“柳大秘书,咱俩还是上山转转去吧,免得在这儿当电灯泡。”说完后,招呼也不打,站起身就往外走,柳昚赶紧跟着宋晓菲离开了文香寺。

  法堂里只剩下柳义章和吴雨桐,两人相视一笑,柳义章走过来搂着吴雨桐的肩膀就要亲她,吴雨桐一把推开义章,站了起来,正色道,“义章,你若就这点定力,以后不许喝酒了,这是啥地方呀?”柳义章心里高兴,他是故意试探吴雨桐的反应,表面上却装作不满,吴雨桐柔声地安慰,“忍一忍,晚上回到牧鹿原,我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