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根在东方 > 第113章 刎颈之交

第113章 刎颈之交

  “雨桐,他俩不会是同性恋吧?”宋晓菲越听越觉着柳昚有问题。

  “去你姥姥的,你脑子里除了性还能装点别的吗?”宋雨桐忍不住对宋晓菲爆了粗口,她觉着宋晓菲这么说更是在侮辱柳义章。

  “我让你骂,有了柳义章就不拿我当回事了。”宋晓菲人高马大,比吴雨桐足足高出了一个头还多,她搂着吴雨桐的脖子,把她压在自己怀里,用手轻轻地拍打她的屁股,吴雨桐蜷曲在宋晓菲的怀里,脸紧贴在宋晓菲丰满的胸脯上,憋得喘不过气来,她挣脱开晓菲的‘欺压’,看着宋晓菲高耸丰满的胸脯哂笑,宋晓菲见吴雨桐对自己的身材一脸讥笑,就反嘲到,“怎么了,嫉妒我了吧?就你那一口还不够啃的山桃,用不了三天柳义章就吃腻了。”

  吴雨桐也不恼怒,她和宋晓菲相处一年多了,在南京的日子俩人整天黏在一起,宋晓菲把吴雨桐当男孩看待,除了闺蜜之情,也多少有些异样的情感,特别是宋晓菲受到语文老师的猥亵后,吴雨桐挺身而出为她打抱不平,颇有男子汉的仗义,从那以后她俩就成为死党,经常在一起耳鬓厮磨,当她听到吴雨桐谈起柳昚与柳义章走得如此之近的时候,就不假思索地喊出了同性恋这样变态的话。

  “雨桐,那他俩就是很铁的哥们关系呗?”

  “晓菲,你这么说还是靠点谱,但要比这种铁哥们关系还要好,你仔细想一下,我俩从兵团来牧鹿原的时候,义章出发前,就把柳昚安排到后车厢跟我们待在一起,名义上是让柳眘保护我们女兵,我们乘坐的汽车三面包着铁皮外面罩着帆布,帆布上面还有一层树枝,是最安全的,相比于义章骑着马突在最前面,那才是最危险的,敌人一个冷枪就立马能要了他的命,但义章嘱咐柳昚一旦出事不要管他,让柳昚看着我们别跳车,晓菲,你仔细想想,假设真是出现那种危险情况,是你会跳车还是我会跳车?跳车就是找死嘛,当然不可能跳了,而义章之所以这么安排,其目的就是不动声色地保护了柳昚,把可能牺牲的危险留给了他自己。”宋晓菲听明白了,仔细一想还真是吴雨桐分析的那样,柳义章对所有人的关心就像春雨一样,润物无声,不留痕迹,她终于理解了吴雨桐为什么对柳义章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求!

  “晓菲,不瞒你说那天晚上你跟柳昚一见钟情,聊得如醉如痴,我却一直被看不见的义章所吸引,他在对敌人的脏话连篇中就轻松地消灭了敌人,他明明知道我的身份,却对我不卑不亢,令我折服,男人就应该这个样子,就是要顶天立地,铁骨铮铮!”

  “雨桐,那你告诉我,义章与柳昚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他俩有血缘关系?”宋晓菲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他俩不可能有血缘关系,这俩人是我小爹身边最重要的助手,政治部对他俩都做过最为严格的政审,柳昚籍贯天津,义章籍贯山东,家庭背景更是南辕北辙,柳昚出身书香门第,老父亲更是鼎鼎大名的执业律师,而义章出身耕读之家,以种地养家,以读书立世,两家毫无交集,姓柳纯属巧合。”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哪能是啥?雨桐,你也不知道吧。”

  “晓菲,我告诉你他俩的关系,但你必须说出你的秘密。”

  “行,雨桐,我的好奇心被你吊的都快爆棚了,快说吧。”

  “柳昚与义章的交情在当今社会确实罕见,即使在古时也非寻常之交,你听说过管鲍之交,知音之交,还有一种交情是刎颈之交,柳昚与义章就是刎颈之交。”

  “雨桐,怪不得义章能为你急火攻心差点丧命,原来你这么有学问哪!”

  “别给我打岔,现在你告诉我当时在语文老师的宿舍里,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吴雨桐的小胳膊夹着晓菲的脖子,逼她说出难以启齿的秘密。

  宋晓菲被夹得喘不动气,连声告饶,“雨桐,放开我,这就告诉你。”吴雨桐的手刚松开,宋晓菲迅速跳下石头,起身就往山上跑,吴雨桐一看又被宋晓菲给耍了,她也跳下石头追了上来,没跑多远,就碰见了下山的柳义章与李淑贞。

  宋晓菲笑着躲到了柳义章的身后,吴雨桐被气得满脸通红跳着高打宋晓菲,没打中宋晓菲,巴掌都落到了柳义章身上,柳义章一把抱住吴雨桐,转身看着一脸得意的宋晓菲,知道吴雨桐肯定又被宋晓菲欺负了,吴雨桐挣开柳义章,挠了挠头,指着宋晓菲恶狠狠地骂道,“你这大木瓜,你看我怎么给你戳个大窟窿。”柳义章回头看着宋晓菲,疑惑地问道,“晓菲,这季节你哪来的木瓜?”

  宋晓菲也不说话,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脯,然后娇羞地看着柳义章,柳义章瞬时明白了,脸色一红,赶紧移开目光,尴尬地笑了笑,“雨桐,谢谢你,给我介绍了淑贞这位女英雄,枪法真是一流。”

  “义章,那你就收淑贞为徒呗,她就住在附近的新滩里,来种子山找你学武也方便。”柳义章正有此意,这样与李淑贞交往,吴雨桐也不会多心,于是满口答应。

  吴雨桐高兴地跑到李淑贞身边,挽着她的胳膊兴奋地说,“淑贞,还不赶快叫师傅!”李淑贞看着柳义章,心想刚刚还叫他三哥,以后就得叫师傅了,心里很不情愿,但还是对柳义章大声地喊道,“师傅在上,受弟子李淑贞一拜!”说着就要跪下磕头,被柳义章伸手拦住,“淑贞,不必行跪拜大礼,我也只是对你稍加指点,将来战争结束了,我会正式收你为徒!”吴雨桐傲娇地说,“还是我吴雨桐慧眼识珠,成全了义章与淑贞这对师徒,正所谓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

  “啥?没读几天书,还好意思卖弄风骚!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宋晓菲挽着李淑贞的另一只胳膊,对吴雨桐一阵冷嘲热讽。

  “你个大木瓜,不就当了几天语文课代表嘛,臭显摆啥呀?”吴雨桐对宋晓菲是反唇相讥。

  “你俩就别闹了,快回去吃饭啦。”义章大步流星地先走了。李淑贞痴痴地看着柳义章的背影,心里默想着俩人的秘密约定,表面上还要与柳义章的保持距离,暗地里则跟着他钻山林,一种偷情的画面在脑海中浮想联翩。

  文香寺的团部里,李文忠闷闷不乐地坐在凳子上吃烟,柳义章上午当着吴祥森和王石光的面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自己的‘礼让’,他是从内心里希望柳义章能指挥五三五团,自己给他当副手,通过砥辛里战役,他心里很清楚,要对付武装到牙齿的美帝,用过去的作战方法已经不灵了,必须创新,五三五团在砥辛里战役中伤亡最小,不是自己的指挥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五三五团不是主攻团,也没分兵给吃紧的凤头里和双荆里,稀里糊涂地保存了实力,而第五次战役说不定啥时候爆发,种子山是牧鹿原的最前沿,届时将不可避免地恶战连连,国难思良将,自己未雨绸缪,把义章‘抢到’了种子山,就是为了让他挑大梁,他事先跟五三五团政委韩兆斌也反复沟通过,韩兆斌当时就料定,柳义章肯定不会答应代替李文忠指挥五三五团,他的理由是,柳义章晋升团级军事主官是早晚的事,没必要越俎代庖,柳义章在大公无私,也不会傻到做那种出了力,却授人以柄的事,他还说你李文忠能把柳义章挖到五三五团当营长,就已经比别的团抢了先机,人心就是这样,往往得陇望蜀,看到柳义章与邱伟真的到一营走马上任了,李文忠就迫不及待地当着两位军首长的面提出让位于柳义章的想法,结果弄得自己灰头土脸,当然他敢贸然行事,也是看准了两位军首长对义章的器重和微妙的人际关系,武术别动队的队员们几乎公开地喊吴雨桐三嫂,就足以说明柳义章成为吴祥森的乘龙快婿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李文忠不担心军长会对自己有意见,目前韩兆斌到兵团参加政治部组织的政工干部学习班,已去了十几天,自己连找个能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柳昚呢?虽然同样是吴祥森的心腹,但他的眼里除了义章,根本没把自己这个团长放在眼里。

  柳昚在法堂的院子里来回踱步,偶尔看看柳兴章、柳徽章哥俩炖野味,柳昚从柳兴章嘴里得知柳义章跟李淑贞在山道上溜达,他就猜到柳义章肯定在做种子山防御的文章,柳昚同柳义章的关系就像雨桐所说的那样,‘穿一条裤子的人’,在柳昚这个自诩为文豪的嘴中,他是说不出雨桐那样粗俗的比喻,他的说法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他想上山迎迎柳义章和李淑贞,结果刚跨出山门,就看见吴雨桐与宋晓菲坐在大石头上扯闲篇,于是又悄悄地退了回来,从昨晚到今天他仔细揣摩了吴祥森对义章态度上的细微变化,他断定柳义章与吴雨桐昨晚肯定行了周公之礼,昨天半夜柳义章回厢房睡觉时,柳昚其实并没睡着,但他可不想在柳义章与吴雨桐的私事上掺和,他太清楚了,柳义章和吴雨桐,这俩人都是人精,哪一个自己也招惹不起,他唯一的底线就是柳义章无论受到谁的攻击,他都会挺身而出,他不知不觉中把保护柳义章当成了一种使命与责任!

  “柳昚,又在构思什么大作呀?”柳义章跨进法堂的大院,看见柳昚正低着头,踱着四方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