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六十八章 杀人不隔夜

第六十八章 杀人不隔夜

  “少废话!把东西交出来!”

  王泉砸吧砸吧嘴,笑了。

  这武侠味儿不就出来了嘛。

  他淡淡一笑,随手把那白衣人塞进自己怀里的包袱扔了过去。

  他对这些事情没兴趣,就算里面有什么宝物也无所谓。

  “我......在下跟那人并不相识。”王泉拱拱手,表示大家和气生财,“东西也给你们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在下希望各位不要不识抬举。”

  “找死!”

  对方其中一个灰衣人拔刀就要前冲,却被头领拦住了。

  他翻了翻包袱,抱拳道:“这位少侠,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但这包袱里是空的,我们弟兄回去也很难给上峰交代。”

  说罢,他主动把包袱里的东西抖落在地亮给王泉看。

  包袱里除了几件破衣服之外别无他物。

  王泉淡笑道:“你们要追的是什么东西都与我无关,我没兴趣,也不想知道。

  “你们要是不信,在下也没辙。”

  对方一时沉默。

  王泉心道要是自己还是风谷村那种被严重污染的状态,现在对面这几个龙套早被砍死完了。

  半晌,就在王泉觉得两边站着跟傻子似的然后没忍住踏前一步的时候,灰衣人首领踏前一步,拱手道:

  “都是误会,我相信少侠。在下乃盐帮执事临安双刀客范咎,不知少侠姓甚名谁师从何门?”

  临安双刀客......王泉想了想,也拱了拱手,“在下乃踏三山、游五岳、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专治江湖各种不服、罪恶克星、武林唯一正义巨侠王泉,无门无派,幸会幸会。”

  范咎愣了一下,下意识道:“什么?”

  “在下乃踏三山、游五岳、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专治江湖各种不服、罪恶克星、武林唯一正义巨侠王泉,无门无派,幸会幸会。”

  王泉又重复了一遍。

  范咎慢脑门黑线。

  他手下没忍住踏前一步,手中长刀直指王泉,骂道:“小兔崽子!你耍我们玩儿呢!”

  王泉依旧暖笑如春风拂面,“诸位要这么想,那在下也没有办法。”

  他眼眸微敛,秋日残阳斜照,映的他全身如同沐浴血中。

  范咎瞳孔猛缩,拦住还要喝骂的手下,拱手道:“既如此,那我等便告辞了。山不转水转,王......巨侠,咱们有缘再会!

  “走!”

  放下狠话,他一招手,带着手下便朝那白衣人方向追去。

  王泉混不在意,哼着歌便朝前方行去。

  另一边,那喝骂的灰衣人回头看了眼渐行渐远的王泉,愤愤道:“大哥!为什么放他走?他明显就跟那小子一伙的!”

  “是不是一伙的另说,但此人不好对付。”

  范咎面色阴沉,“我仔细观察过,他那一袭青衫虽然素雅,但用料极佳,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还有他手中那柄剑......定非凡品。

  “此人隐瞒师承,显然是外出游历的大门派弟子。这江湖什么情况你也了解,豪门大派、世家门阀皆护短,我们没必要起冲突。”

  那灰衣人显然也明白此事。

  他慨然长叹,失落道:“那咱们就任由他们欺负吗。”

  “所以才有盐帮,帮主创立盐帮,就是为了给穷苦兄弟们一个出身,不要给帮主惹事。”

  “我明白了。”

  ............

  王泉继续走了半个时辰,随着路人越来越多,他看到前方有个小镇。

  镇前有一石碑,上书三个大字——余杭镇。

  “余杭镇?”

  王泉双眸一亮,快步朝镇子里走去。

  他在找余杭客栈。

  可惜余杭客栈没找到,只找到个有朋客栈。

  进了店,便有一皂衣小二迎了上来,满面笑容道:“少侠打尖儿还是住店?”

  “打尖,来两斤熟牛肉,再来半斤女儿红。”

  王泉找了个临窗四方桌坐下,随手丢给他半两黄金。

  “这......”小二拿着黄金颇有为难之色,他还换了个称呼,“大爷,私自宰牛可是重罪,俺们这里没有。女儿红乃少女出嫁之时启封,我们店里也没真女儿红。”

  用假的忽悠他也不敢。

  看对方穿着跟那口剑就不像普通江湖客,这点儿眼力他还是有的。

  王泉揉揉额角,“那换成鸡或者羊肉吧,然后来点儿酒,什么酒都行。”

  “好嘞!你瞧好着吧!”小二这下放心了。

  看来这位爷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慢着。”

  王泉喊住他。

  店小二回头,只看到王泉脸上挂着淡笑,却道:“记得找钱。”

  小二:“......”

  “您稍等。”

  这位客官,可太真实了。

  稍不片刻,店小二变端着一盘卤肉一盘蒸鱼上来了。

  他身后还跟着个红光满面挺着个肚腩的富态中年人。

  这人手里还拎着一壶酒。

  放下菜,打发了小二之后,那人坐到王泉对面,掏出一沓银票递给王泉,“这位公子,您点点数对不对。”

  王泉看也没看就塞到怀里,问道:“您是此处掌柜的?”

  “掌柜的不敢当,只是区区一个老板罢了。”那人给王泉和自己都倒了杯酒,“这是老夫珍藏的天仙醉,公子不妨尝尝。”

  王泉也没见外,拿起跟他碰了碰杯子就一口干了。

  嗯,低度数米酒,没什么好说的。

  放下酒杯,王泉抬起筷子拨弄着蒸鱼,“酒不错。”

  “可老夫观公子模样似乎并未觉得是好酒。”老板一指天花板,“公子可知为何这客栈要叫有朋客栈?”

  “有朋远来,不亦乐乎?”

  “公子果然了解老夫。”老板又给王泉倒了一杯,然后举起杯子,“如此,公子可否放下戒心了?”

  王泉跟他碰了一杯,笑笑没说话。

  他觉得这儿的人都跟谜语人似的,明明他什么都没干,结果一个两个都喜欢猜来猜去的。

  之前那个范咎是这样,这老板也这样。

  不过这老板好的一点,是绝不多话。

  两杯酒喝完,他冲王泉点点头,转身便离开了。

  看来真的只是单纯喝两杯。

  王泉乐得自在。

  边吃边喝,不知不觉,天色渐暗。

  王泉真低头拨弄着还剩一小半有些微凉的蒸鲈鱼,冷不丁一道白衣身影坐到了对面。

  王泉抬头,挑了挑眉。

  这人正是那个把包裹塞他怀里的家伙。

  这人一身骚包的白色劲装,戴了个文士帽,看年龄大概二十多岁,长得倒也是剑眉星目,顾盼间熠熠生辉。

  见王泉没开口,他便主动开口道:“在下乃摘星阁少主柳星玉,兄台如何称呼?”

  王泉没接茬,而是直接问道:“你把包裹里的东西拿走了?”

  “不错。”柳星玉承认的倒挺痛快,他拱了拱手,笑道,“那是本门圣物,百年前流落江湖,这次只是恰好取回罢了。如此,还要多谢兄台帮在下拖住盐帮之人。”

  王泉夹了一筷子鱼肉送进嘴里,慢慢嚼着,然后慢悠悠道:“如果我不会武功,如果我不是他们对手......你想过我会有什么下场吗。”

  柳星玉微微一愣,然后便笑道:“可兄台不是完好无损嘛,这说明在下眼光不差。”

  “看来你确实没想过,在你眼中,他人性命似乎算不得什么。”王泉忽然对初入江湖遇到的第一件事有些意兴阑珊。

  如果按照武侠正常套路来说,这里两人应该会把酒言欢吧,然后聊到兴处,说不定还能结拜个兄弟什么的。

  但王泉没兴趣,他只看到了这人对他人性命的漠视。

  柳星玉原本热情的笑脸也冷淡下去,他皱眉道:“兄台这是何意,在下自问观人水准不差,兄台穿着打扮便像是名门之后,那些人还对付不了你。”

  “那便更是其心可诛了,你这是想引起盐帮与其他门派的冲突。”王泉温温一笑,“可惜,我无门无派。”

  话毕,王泉放下筷子。

  柳星玉面色一变,起身骤然后退!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这客栈里的客人几乎都没人看得清楚。

  可惜,王泉手中长剑更快。

  只见一道残月后发先至,温柔吻过柳星玉的咽喉。

  他眼中最后的画面,便是天旋地转,还有那一具熟悉的身体。

  只是那具身体......头颅已然不翼而飞。

  王泉收剑回鞘,眼中猩红消退。

  “江湖?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