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7章 秃了挺好

第17章 秃了挺好

  我默默的把刀放在床头,床上躺着闭着眼睛的小女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肌肉紧绷,睁开眼的一霎那,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刀子,气势凶猛地朝我的脸捅过来。

  动作极其迅速,吓了我一跳,但还是被我条件反射用手死死的抓住了手臂,缩紧用力,骨头内肌肉膨胀,有着这一个年纪的女孩不该有的爆发力,身体很强壮,绝不像表面上表露出来的那一眼看起来虚弱无力的样子。

  也是了,都能够随随便便把活体宰杀放血的女孩,又怎么可能会像表面上表露出来的那个样子?终究只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我在暗地里面叹了一口气,下一秒眯起了眼睛。

  小女孩瞳孔涣散,就像真正进入了深度睡眠一样,刚才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躯体的神经反射而已,令我微微感到诧异的同时,我摇晃了一下小女孩手上握着的刀子。

  在我用力一拧的同时,手臂松软,柔弱无骨的掉了下去,刀子也顺势从空中滑落,落在我的脚边,发出清脆的响声。

  还有,我有一点纳闷的看着躺在床上睡得跟猪一样的小女孩,这家伙现在怎么还没有醒?我这么大个人是不够分量吗?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居然还在睡,还是说这人有什么毛病?

  想到第1次见到小女孩的时候,我就深感怀疑这一个家伙肯定有什么问题,除了脑子有问题之外,在这个时代,说不定还真的是这种人更加有优势,毕竟能够活下来的人,还能够单纯简直不可思议。

  我看了一眼手掌心上生起来的茧子,不免感叹,从最初就连出门都能够被丧尸给吓得腿软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直到现在能一看到丧尸脑子里面就自动分析出对方的致命弱点,甚至还点亮了分析的技能。

  估摸着现在的我才是以前的我根本不敢想象的吧,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女孩后,我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地板上面的刀子,明明是一把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刀子,却在光线的折射下看起来有一些金光。

  一个小女孩有这么锋利的武器,等一下,话说就算没有末日,这种东西也应该算得上是被列为管制刀具吧?

  用手捡起掂量了一下,重量不错,薄如蝉翼的同时却能够稳稳的黏在手上,让我想起了荆轲刺秦,刀身上面雕刻着一条金色的小龙,在阳光的反射下隐隐约约在游动着。

  啧。

  好刀。

  用力的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破空之势,听起来的声音就特别的清脆悦耳,看得我有点羡慕嫉妒恨,不过因为我本来就已经有了,否则的话我说不定很有可能会对这一个刀产生邪念。

  锋利程度,类似于削铁如泥的那一种。

  对了,这刀怎么看起来越看越眼熟?

  卧槽!

  来不及多想,我迅速从口袋里面掏出了自己随身配备的匕首,匕首上面的铁锈味闻起来特别的腥臭,但在冷光下也放着白森森的阴暗,把那把刀子放在桌子上面对比出了另外一把上面看起来特别的华丽之外,两把刀子简直一模一样。

  我说怎么手感摸起来好像挺舒服的,合着这是一个纯属的高配版和低配版的区别?

  停顿了一会儿,我有点心虚的转头看了一下在床上躺着的小女孩,对着刀子咽了咽口水。

  然后默默的把高配版一点一点塞到了裤兜里,脸色阴沉的把另一把脏的不成样子的小刀拿起,想到高兴的事情就不由自主的弯起了嘴角,危险的想法一闪而过。

  没有迟疑,我拿起刀子,朝着小女孩的侧脸边……

  女孩的睫毛很翘,茂密的头发,配上洗干净后洁白莹润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

  正午的太阳在乌云的遮盖下看起来就像是血色的夕阳一样,让人感觉到不详。

  地板上面大片大片的血迹凝结成痂,时过境迁,干净的总统套房里面又被弄得乱七八糟,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肢体一样的东西,散乱在房间里面的各个方向。

  血腥浓郁的味道萦绕不绝,并不是我愿意闻着这种恶心的味道,而是我不愿意把窗户打开,原本我是不想要闹出这种动静来的,实在是一念之差。

  我叹了一口气,悔恨的甩了甩脑袋,然后认命的对着洗衣板上面搓着自己沾染上血迹的衣服,这皮衣还挺难搓,费了我老大劲,才把其中一块清洁的差不多。

  我还挺舍不得这件衣服的,其他的衣服说丢就丢算了,反正稍微找一个商店就可以在里面随便挑选,前提是里面没有太多丧尸,这件衣服不一样,厚实而坚固的触感,让我穿着挺有安全感。

  “啊啊啊!”

  就在我准备把血水端到厕所里面冲了时,惊天的惨叫声骤然响起,如果能够把声音的分贝也当做一种武器的话,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聋了!

  砰的一下,脸盆摔在地板上面彻底报废,还没来得及惋惜,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蹲着抬头捂着自己的耳朵,看过去时我只看到一片模糊的黑色影子,紧接着整个人就被用力的甩在了墙壁边,鬼知道在我整个人的身体都被这家伙提起来的时候,内心究竟有多么的震惊。

  我擦,再怎么说我这么一个大男人,好歹也有120斤吧?就这么随随便便单手提起真的好吗?

  “啊啊啊,我的头发头发!我的天到底你干了什么?我的头发啊啊啊!”

  声音污染的传染源就这么在我的耳朵旁边,直接来了一个超强力的攻击,差点没把我送走,浑身上下直翻白眼,要是可以,我甚至觉得自己都在口吐泡沫。

  努力睁开眼睛,就只见到一个白的能反光的鸡蛋在我眼前不断的晃悠,往下看就看到没了眉毛,只剩下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的小女孩在疯狂咆哮。

  原本上是比较可爱的小脸蛋,都在这种极度愤怒之下变得极端扭曲,看起来极为滑稽,所以我毫不给面子的直接疯狂捂着自己的肚子大笑了起来,后背隐隐作痛也不管了,笑岔气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

  “哈哈哈哈咳咳!”

  脸色通红,拳头抵在嘴边疯狂咳嗽,我去,这难道是报应吗?

  小女孩站在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然而顶着一个光秃秃的脑袋,看起来极为萧瑟,也不来找我麻烦了,而是哆嗦着看着旁边的一个镜子,用手一点一点摸上了自己的脑袋。

  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一样,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闭上了眼睛后又睁开,结果还是看到一颗光秃秃的大鸡蛋。

  瞬间崩溃大哭。

  “我的天哪!我的头发……本小姐的头发……我只不过睡觉而已,结果转眼起来就发现自己的头发没了?没了,没了……”

  小女孩僵硬着的脑袋一点一点扭转过来,脸色难看,嘴唇哆嗦,从震惊和打击中回过神来,仔细的看着我的脸,下一秒又陷入了另一种更为震惊的情况中。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帅气,彻底震慑印刻在这一个还不知道这一个世道特别险恶的未满10岁的女孩子心里,让对方在这一个世界上以我的帅气来评判他人,但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想我应该会有一点负罪感的。

  疯狂咳嗽中,脑子里面都在跑偏想这些有的没的,扶着旁边的墙壁,把自己的身体给撑了起来,倒不是因为刚才一不小心闪着自己的老腰的缘故,而是我怀疑说不准这个小女孩会对我做出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是你!大,大叔居然是你?你怎么还没死?”

  小女孩指着我的鼻孔,震惊的后退了两步,然后条件反射的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东西结果却掏了个空,这个下意识的举动却并没有被我放在心上,反而是这家伙的这种反应让我确认了一件我并不愿意确认的事。

  我?

  卧槽!

  就盼着我死呢?

  看来现在的小孩子是应该要好好教育一下了,然而鉴于刚才对方单手就能够把我给提起的那股力气,我又有点怂。

  输人不输阵,我充分的调整好脸上的表情,然后一脸淡定而深沉的站了起来。

  “怎么?我没死,你很失望?”

  最后在小女孩一脸难以言喻,而复杂的表情中,我擦干了一下身上沾上的血污和对方坐在了客厅的桌子前,小女孩盯着我的目光,还是带着些许的愤怒,又有一点郁闷,不过最终都被接下来的事情打断。

  一张桌子也就那么长,然而我们两个人都分别各自占领了最远的那一端,毫不掩饰的相互戒备,让我松了一口气,至少我可以确认小女孩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也在忌惮着我。

  经过刚才的那一件事情,我彻底确认小女孩身上应该有所谓的能力者痕迹,现在不清楚的就是对方是否认为我同样有其他所不知道的能力。

  把手搭在桌子上,让自己看起来更具威胁性和压迫性,这是心理学上面的一个小技巧,慢悠悠的拿起了旁边的水,其实我已经很渴了。

  “安慕然。”

  顿了一下,我就听见小女孩的名字,转而特别顺畅的直接把水一瓶饮尽,上辈子我应该是一头水牛。

  “唐林。”

  闭上眼睛,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最终我报上了这个名字。

  我之前说,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根本不需要相互了解,名字根本无所谓,但就在我想要回答的时候,却只能够想到一片空白,等等,我的名字?

  一阵莫名的恐慌迅速蔓延,像是为了确认什么,我直接把自己脑海里面最清晰的那个名字给报了出来,那是之前的一个男人的名字,是的,这不是我的名字。

  但我的名字是什么?

  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可以精确的清晰的展现,但细节性的一些东西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巨大的框架下一片空洞,没有任何回忆可以填充。

  其实回忆还是有的,只是那种全部都千篇一律,仔细回想起来,我现在可以把里面的所有片段全部都毫无遗漏的写出来,唯一一点不同的就是这一年也来过的看起来生不如死的生活,却诡异的让我感觉到自己是在真正的活着。

  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解答,对面的小女孩就惊讶的叫了起来。

  “你叫唐林?”

  心里一沉,难道这个小女孩真的是之前的那一对男女的女儿,可姓根本不一样!难不成是私生女?又或者说是外遇小三?

  得亏我这一年以来看过的那些狗血剧根本不多,毕竟是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瞬间脑海里面就有各种各样有关这一个小女孩真正身份的阐述。

  控制好呼吸,让自己看起来特别平淡,微微抬头算计好角度中我皱起了眉,这样让我看起来更威严。

  “怎么?”

  小女孩有一些稀奇的看着我,但也只是看着,然后嘴里面嘟囔着不像,也不害怕我会听见,拿起手机就是一通操作,低头看了看手机,又抬头看了看我最终确认我并不是对方心中所想的那一个人。

  如此来回之后,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最后明显对我的戒备放松了下来,只不过是一个破手机而已,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网络,就算想要去查询其他的东西,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啊,啊没事儿。”

  我眼尖的看见小女孩手机上面的屏保,尽管隔着这么长的距离,但我的视力却在一定程度上更拓宽了范围,就像只要我愿意的话,甚至可以直接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收入眼底。

  上面是一个红色的数字符,因为倒转过来的缘故,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不过在正中间,有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看起来很青涩。

  可那是一个男孩子,并不是这个女孩子本人。

  我一边瞄着对方手机上面的东西,一边开始进行套话,光明正大,一点都不害怕被对方发现,小女孩却没有注意到我的窥视,而是在一边有样学样的,把水全部都喝掉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朝我问了一句。

  “对了,我睡了多久?”

  “一天。”

  把杯子放下,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我提了一下这段时间里面我干了什么,聪明人不需要废话,这里究竟谁先来后到一目了然,至于地板上面的血迹还有堆起来成了一座小山的尸体,无非就是有几只小虫子一不小心闯了进来,尽管这里是顶楼包厢的总统套房,但还会有一些节外生枝的物体,尤其是在我打开门的时候。

  有的时候没有关紧,或者说在关门的时候会出现一些意外,一些其他的东西趁机跑进去,谁让这里只剩下清醒的只有我,所以我只能够认命的把这些东西全部都给搞定。

  说到这里,小女孩突然间兴奋了起来,一拍桌子然后拿起手机在旁边的尸体上拍了好几张照片,闪光灯咔嚓咔嚓发出了细微的声响,莫名的听得我耳朵有点疼,看起来是之前的那个后遗症没有消除。

  只是小女孩还没兴奋到两秒就瞬间失望,翻了一个白眼,又摇摇晃晃的离开。

  “低级变异老鼠,切,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变异动物和变异丧尸根本没得比,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我也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小女孩的身边,虽说是这么做,但实际上我还是很好奇小女孩盯着手机到底是在看什么。

  只有我自己的手机,鬼知道里面的所有软件的功能早就已经被我给翻烂了,我都没有找到有任何有用的信息的价值,至于用耳机实时监控信号范围,那玩意儿全部都是假的。

  随口附和,把之前听到的消息一并说了。

  “我也得到一个消息,这里的怪物变异等级并不高,出了这个城的外围,看起来似乎变异丧尸的等级挺高的,所以我们现在暂时可以先在这一个地方停顿下来。”

  眼神不爱控制的往手机上方瞟了过去,那是一个特别简洁的界面,简洁到就只剩下黑屏。

  嗯?黑屏?

  一眨眼就看见小女孩盯着我的眼睛,我讪笑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过好在小女孩没有把这一件事情拿来当话茬,只是对我笑了一下。

  就在我诧异的同时,只感觉那笑容里面怎么看都透露出不怀好意的样子,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身后就突然间遭受到剧烈的撞击,五脏六腑都仿佛被碾碎,剧烈的疼痛让大脑短暂性失忆发蒙,等到我吐出一口碎肉的时候,才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内脏好像真的碎了!

  安、慕、然!

  不,不是她。

  小女孩站在我的前方,目光惊愕,看着我突发性的动作朝前屈膝,往地上面重重一搁,疼得我又是脑袋发昏,恐惧的后退了一步。

  天知道我到底是怎么看清楚对方眼底的反光折射的,在我的身后矗立着一个庞然大物,巨大的黑色阴影把我牢牢的包裹在原地。

  操,这tmd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