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6章 安慕然

第16章 安慕然

  出生点是一个混乱的小镇,这让安慕然感觉到很奇怪,毕竟自己原本选择的种族应该不会是人。

  在自己的记忆或者说美坏的回忆里面,自己应该会是一个特别好看的长发飘飘的仙女,鬼知道居然会是变成现在的这个鬼样子。

  整个人看起来像是饿的,面黄肌瘦也就罢了,浑身上下还脏的乱七八糟,尤其是周围的环境一点都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虽然知道这里是末日,但归根结底自己的生活要求质量还是很高的。

  所以安慕然就选择性的把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部都给丢下,毕竟那些东西虽然看起来特别必要,但实在是太过于重了。

  除了最开始的嫌弃之外,安慕然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一点好奇,左看看右看看,这里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小箱子一样的地方,准确来说是地下室,地下室周围的环境很乱,地板上面有一大堆的垃圾,好在没有恶心的排泄物,这样安慕然,心里倒好受了一点。

  除了脏一点,总归没有到最差的环境,注意到这一点,安慕然就看到了旁边的门缝那边被扒拉开了一道白色的光线,估计是巨大沉重的铁门被拉开了一点,上面挂着一条铁链,中间还掐着一些看起来像是丧尸一样的干枯手臂。

  手臂上有很多血,不过早就已经变成了深褐色的血痂,这些都不是问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安慕然抛开了最初的心情之外,开始正视现在的这一个地方。

  按照设定,自己是有一对父母的,而在末日爆发后,居住一个安全的基地,因为比较幸运,所以才坚持到了最近,不过很遗憾的是在近期丧尸诡异,异常变得更加的厉害了之后,这里也不容久留。

  有先见之明的父母就直接把自己给带走了,虽然安慕然对于这一点认为其实是根本没有必要的,因为这一个末日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安全之地。

  想到这一点,安慕然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污,把自己的脸弄得白白净净后,看见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小脸蛋。

  让安慕然感觉到有一些差异的事,这张脸居然和自己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连续了心中纷乱的思绪,现在的这个时间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在两天后会有一场小型的丧尸潮爆发到这里,手机上面有一连串红色的黑点点,想要朝这里跑过来。

  黑点点很正常,就是一些看起来像是低等丧尸一样的东西,而丧尸潮就不一样了,因为这些丧尸潮里面包括了一些已经进化的比较高等的丧尸。

  最重要的一点是,丧尸朝所过之处绝对不可能会留下任何活口,毕竟这个地方就算是有再厉害的能力者,也绝对不可能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孤立无援的境地,所以一旦预知到这种丧尸潮就必须要率先离开。

  这个丧尸朝覆盖的地方不是很远,只是在之前的那个基地继续往前走的几十公里内,好巧不巧这一个地方就是那个30条覆盖的红区。

  像吃鸡一样跑毒,必须要在丧尸潮之前离开。

  安慕然冷静的思考了现在的这一个情况后,把身上的唯一一把枪械给掏到了口袋里面,这是父母留在自己的身边的,虽然不知道父母究竟去哪里了,但现在的这一个情况估计也很有可能已经葬身于丧尸之口。

  离开地下室费了安慕然很大的力气,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丧尸闻到了安慕然身上的味道的时候,简直将就算是发疯了一样拼命的往着一个方向冲刺过来,不过好在是因为比较低等的上市,所以在安不然的砍刀下轻而易举的被杀死了。

  没错,被杀死了。

  低等丧尸的死亡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只有原先在最初开始的时候,那些所谓的丧尸才会在一定程度上生长,为某种不知名的变异物品,或者说从一开始那些丧尸其实是具有极其恐怖的增值能力的,甚至有一定趋势,在这一个世界上想要把整个世界给覆盖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可以在短时间内直接蔓延到世界各地,除了这一个丧尸的异常变态增长能力之外,现在的这种所谓的净化更像是一种退化,不过这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儿,至少可以让她们在这一个世界活下去的几率变得更大。

  手机上标示的红点点看起来虽然稍微有一点密集,但距离还算是有一点远,让安慕然感觉到有一些意外的是,手机的左下角上面突然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

  不远不近的正在朝着一个方向靠近,不是活人?

  甩了甩脑袋,任何异常现象都很有可能会导致自己的死亡,这一点安慕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说自己的能力看起来不怎么样,而且身体素质也基础到极致,甚至就连普通的人类身体都没有达到,毕竟自己的身体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要不要去见一见这一个异常呢?

  安慕然没有来得及思考,眼前就突然间跳出了一只黑色的猫,猫尖锐的朝着安慕然的身上生了一爪子,在安慕然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之后撂开腿就直接往前跑。

  因为这只猫的动作太过于迅速那暮然也根本没有办法可以幸免,却被抓破了衣服瞬间怒从中起,直接追了上去。

  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顾虑,因为这一个地方还算是平安,低等丧尸的游荡并不能够造成太大的损害,而移动的速度,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看起来稍微有一点加快,但最终只是比起普通人而言,类似于小跑一样的距离而已。

  并没有出现一些较为强大的东西,这其实让安不然感觉到有一点疑惑的,因为论坛上面的一些帖子上面已经把这一块地区拿去标红了,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出现了很强大的丧尸丧尸里面有很多种不同样的种类。

  每一个地方全部都处于各种不同的危险标识区域,不用多说,世界地图上全部都是飘红一片,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幸免,安慕然对于这一点倒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只是这一点,在这一个地方出现却有一点不同寻常。

  追猫的过程中安慕然差点把自己的脚给崴了,而那只猫就停在远处,特别嚣张的抬起了脑袋,用速腾盯着阿木人,看起来就像是在嘲讽对方,特别弱鸡一样。

  安慕然微笑。

  然后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真等一下,在这只猫猝不及防的过程中一把扑了上去,而猫瞬间浑身炸毛,就想伸出爪子往安慕然的脸上划过去,瞳孔骤然缩紧,安慕然可不能让这一个家伙伤害到自己貌美天仙的脸庞。

  紧接着就是把手臂举了起来,因为穿的比较厚的缘故,衣服可以阻挡大部分的伤害,只是还有一点滑到了皮肤,虽然安慕然感觉到有一些后怕,不过好在这一个皮肤并没有受到其他的伤害。

  没有出血,黑猫却在这一个地方给了安默然一集之后就逃之夭夭,留下在原地的安慕然无欲望天放了个白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这一个世界实在是对自己太不公平了。

  简直就像是在坑自己,心情一点都不美妙,越想越委屈,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不仅是这里的衣服,还有一系列物资,全部都是最低的,甚至都要自己去收集。

  如果是以前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不可能会遭受到这种对待,锦衣玉食也就算了,好歹连个像样的衣服也有的穿吧,自己可是最喜欢漂亮的。

  不过暂且也没有办法,安慕然只能够仰天长叹,只能够现在努力的在这一个末日里面活下去,然后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尽管这个过程看起来稍微有一些长一点,但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有了奋斗的目标后,安慕然倒也没有太难受了,而是决定去最近的一个商场那里寻找一件不错的衣服下来穿一下,然后找一个安居的窝点。

  地图上面显示的内容,虽然看起来稍微有一点不太全面,但还是可以划分出一定的安全地带,至少是短期时间的安全。

  如果没有错的话,从这里往后继续往前走,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商场商场之外再继续折返的话会有一个小道,再继续往前走,就能够看到一个别墅和一个酒店。

  这里其实是城市最为密集的一个区域,必须要做好十二万分的准备,安慕然握紧了拳头,仔细观察了天空和周围的环境之后,发现对面有一家动物店。

  准确来说是一个动物宰杀的店,里面的血腥味很重,不得不捂住鼻子,而且这里面的东西看起来特别的凌乱,里面光着的动物基本上都死了,而且已经被分解成一定的液体。

  这些大多数的东西全部看起来都特别的恐怖,比起自己曾经看见的那些鬼屋来说,都更加的逼真,而且除此之外,在最里面的一个区域内,安慕然惊奇的发现,里面居然还有活着的动物。

  不过这些动物全部都封了,虽然封了,但是并不妨碍他们还知道一些生存下去的本能,地板上面全部都是同类的尸体,甚至还有一些骨架不对,准确来说,就是连骨架都没有剩下。

  安慕然哪里看过这种东西,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过在良好的适应情况和心态下,最终还是认真的把这一个地方的门给关上了。

  所以安慕然觉得,自己其实还是挺厉害的,毕竟普通人对于现在的这一个情况真正要接受起来,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顺着后门往旁边走,安慕然惊恐地看见了一个巨大的东西,那里是一只看起来像是特别恐怖的成年丧尸,巨大的肉堆在不断的堆砌的同时一点一点像是小山一样堆砌上去,而且在这顶上居然会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动物一样的尸体。

  许多肉流堆积在上面,而周围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丧尸,安慕然后背冒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好在那一个丧尸并没有发现自己,而是带着浩浩荡荡的小丧尸一起往之前的那个根据地过去了。

  看起来就像是经过这一个地方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还没有过保护期,所以这些东西并没有真正发现自己,而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这些东西都没有出现,或者说注意到这一个地方,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惊悚的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已经彻底僵硬,根本没有办法再去思考接下来的事情,而在那压迫性的压力,还有难以言喻的恐惧萦绕在心头上的时候,安慕然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样,瘫软在地板上面,根本没有办法再起来。

  好半会儿,安慕然才缓过神,神经质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甲,再咬出了一点刺痛的感觉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废墟。

  必须得离开。

  有这一个想法,安慕然条件反射的原路返回在经过了一片树林的时候发现了有许多摇晃的成年丧尸,虽然不知道这些丧尸里面会不会有其中一个就是自己的父母,但里面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老人家一样的丧尸。

  丧尸的动作看起来特别的缓慢,而和刚才一样,这些丧尸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甚至就连自己的味道都没有闻到,就让慕然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应该暂时性得到了保护,不过这种保护期究竟能够有多长就不得而知了,而就在此刻,草丛里面突然间爆发出一阵尖利的惨叫。

  猫叫声不绝于耳,像是被某种东西给狠狠的撞击了一样,然后闷哼了一下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注意到这一点安慕然迅速的冲了过去,结果就看见了,那只黑猫整个身体全部都像是被折成了两半一样。

  站在远处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狼人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看起来像是防护一样的护具,用力的踩了一下自己脚底上面的烟头后就离开了,转头看了一眼安慕然,那一眼就像是浑身上下都浸泡在冷水一样,让安慕然整个身体都麻木。

  不敢再做任何动作,男人似乎对这一件事情毫不犹豫,而且冷哼了一声之后就把烟头碾过,把双手放到了口袋里面大摇大摆的离开,就像自己刚才所做的那一件事情,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动作而已。

  很久,这一次真的待了很久,直到自己的双腿都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知觉了,安慕然才条件反射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一个地方站了那么久。

  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上面全部都是生理盐水,眼泪有点通红,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心里面之前积压的委屈突然间全部都爆发了,出来鬼这样的一个家伙到底是谁?

  和自己一样吗?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地板上面的猫一直在警惕的叫着,逐渐虚弱,最后了无声息,而在最后的那几秒钟的时候,这一只猫舔了一下安慕然,就仿佛是在安慰一样,安慕然瞪大了眼睛之后,心里面却感觉到有一点温暖。

  但在这一只猫彻底闭上了眼睛之后,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为什么要让自己经历这样子的事情,靠自己好端端的大小姐不做了,为什么要来这里受这种罪啊?到底搞什么鬼啊?

  明明自己也特别想要养一只猫的,为什么这里的猫看起来这么的不友好啊!

  特别委屈,所有的委屈在这一个顶点中爆发出来,让这一个女孩子浑身上下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抽去了一样,失魂落魄,而这一只猫的身体也逐渐的变得僵硬,在没有了任何生息的时候安,不然也不愿意把这一只猫给放开,因为自己好像一旦放开了就仿佛又再一次处于这一个混乱的世界中。

  可是这一个离别是终究会到来的,尤其是处于这一个地方真正能够留下的只有强者,而能活在这一个世界上的,也只有自己拼命努力得到力量的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其实真的他很想要一只猫的,结果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啊,虽然说这一个地方看起来来特别的恐怖,而且这里的人也特别的不留好不过,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其实自己可以把这一只猫给一直养好的,只要这一只猫不敌对自己的话,可在最后一秒钟安慕然的心里面却像是被某种东西给狠狠的撞击了一样。

  一直根本没有人。